*本篇為上篇。下列補注於其他回也可見。


*是說2/14過了這麼久才出現這篇甜文,我真的太混了啦……請大家併著3/14一起慶祝(?)
*所謂的ALL髑其實只有首領和六位守護者啦……別要求太多(了髑、雲髑的部分卡了好久)
*十年後場景有、戒指尚未破壞有、小藍波時空旅行亂入有
*補償物:小藍波在十年後被各位安慰(?)的片段解說(?)


------------------------------------

巧克力(上)

------------------------------------
先是獄寺

叩叩叩。
清脆的敲門聲響起,獄寺準人看著手中的任務資料,喊了聲進來。「雷諾法,我不是說了有急事手機聯絡嗎?怎麼又來了?」他頭也不抬的拋出了問句。

「那個……抱歉。」熟悉的女聲讓他的視線從手上的紙移開,「我不知道獄寺先生你現在不方便……那麼我先去找其他人好了。」
「妳為什麼會在這啊,髑髏?」獄寺口中的煙蒂掉了下來,他沒料到她的到來。
「咦?」她眨了眨紫色大眼,「我剛敲門進來的啊!」
「我不是問這個!」獄寺拾起掉在桌上的煙蒂,指著庫洛姆說:「我是問妳為何會出現在這!妳來做什麼!」
「我來送獄寺先上我做的巧克力。」她從手中的紙袋拿出一個小盒子,「今天是西洋情人節,請收下。」

唰!
獄寺的臉瞬間脹紅發熱。他忘記今天是二月十四日了。

「呃……那個……呃……」在獄寺苦無字彙可用的情況下,接下了那個巧克力。「……謝謝。」
「不會,那就祝獄--」她邊說邊走向木門。
「等一下!」獄寺猛地從未子上站了起來,辦公椅喀拉喀拉的離開原先的位子,停在牆邊。
「有事嗎?」庫洛姆好奇地看著獄寺。
「這個--」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會叫住她,「呃--這不是六道骸做的吧?」

一陣靜默。

「--什麼?」她剛剛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呃--我的意思是--呃--那個變態鳳梨沒有附在妳身上做這個巧克力吧?」這是什麼鬼問題啊?獄寺有股要挖地洞的衝動。
「怎麼可能!」庫洛姆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骸大人已經有自己的身體了,何必再附身在我身上做巧克力呢?」
「也、也對……」完蛋了,窘態百出。
「那,獄寺先生沒事了吧?我先走了。」這次不給獄寺有機會叫住她,答答答地跑走了。



「真尷尬……」獄寺甩了甩頭,打開手中的盒子。「嵐之戒!」他驚呼。

是一個用巧克力做成、和獄寺手上一模一樣的嵐之戒。
他輕輕的拿起來。

「好厲害……」他將戒指拿到眼前,子細看著每一個雕刻細紋。「一模一樣……」

這是庫洛姆˙髑髏親手做的。
此念頭一起,他彷彿又聞到那股薰衣草香。

「好香。」他將戒指放回盒子,腦海中則浮現出庫洛姆身穿圍裙……



鋼琴旋律響起。
手機想了,打斷了嵐守的妄想

「真是的……手機在……」獄寺很習慣的將手伸向辦公椅背上的西裝外套口袋,並緩緩坐下--但他忘記那椅子走就滑走了。


碰咚。


「痛……」獄寺邊揉著臀部,邊將自己挪進外套,從中拿出手機、按下通話鈕。

『喂?嵐守大人,我是雷諾法,您要--』
「媽的!死雷諾法!現你五分鐘之內到辦公室報到!」不顧對方的咦聲,獄寺掛掉了手機,把椅子拉回原位。


是說,擾人清(?)夢的罪行是很大的。




其次山本

「山本先生……」庫洛姆站在雨守的辦公室大門前,緊抱著手提袋。從剛才敲了幾次門沒人應的情況來判斷,雨守現在不在辦公室。

怎麼辦?
要等嗎?還是先去找別人?

庫洛姆看了看兩邊空的走廊,嘆了口氣。「只好等會兒再繞路回來了……」


「什麼『再繞路回來』?」一個高大的陰影突然遮住庫洛姆瘦小的身軀。「妳找我有事嗎?」
「山、山本先生!」庫洛姆倏地轉過身去,「你終於回來了!」
「……我只不是去找阿綱一下,怎麼被妳說的像是出任務出了三個月才歸來啊?」山本搔著頭無奈地說。
「呃,抱歉,我太高興了……」省了一趟路!

不過「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從山本那抹意義不明的笑容看來--他誤會了。不過庫洛姆倒是沒注意到就是了。

「妳手上那一袋是什麼?」山本的心情異常的好,笑得很開心。
「啊!對了!」庫洛姆這才想起被自己緊抱住的袋子,急急忙忙的掏出綁著絲帶的小盒子,「請收下。」
「這是?」課著庫洛姆手上的盒子,山本好奇的問。他的生日還沒到為何會有禮物?
「這個是我親手做的巧克力,」庫洛姆甜滋滋地笑道:「祝山本先生情人節快樂。」
「謝謝妳,髑髏。」一想到是她親手做的巧克力,山本靦腆地笑著。
「那、那個,山本先生會討厭吃巧克力嗎?你的笑容好怪。」庫洛姆盯著對方的臉問。山本立刻收起了斜笑
「啊?不會啦!」山本溺愛地拍了拍庫洛姆的頭,「妳的手藝可好了呢!」露出笑容。
「那就好。」她又甜甜的笑著。「我花了一整天作大家的份呢!」

山本的笑容僵住了。
大家的份?

「那,我先走囉!」庫洛姆轉身要走,卻被山本一把抓住手腕。「咦?」
「妳說妳做了大家的巧克力?」山本嚴肅的看著庫洛姆。
「呃--對呀,因為京子小姐和小春小姐今年沒有來義大利,讓碧洋琪小姐做又會有健康安全上的顧慮,所以今年是我一個人做。」庫洛姆疑惑地眨眨眼。

山本先生的表情為何這般凝重?
他剛剛不是還在對我笑嗎?

「所以--這只是義理巧克力囉?」山本舉起另一隻手中的盒子問。
「對呀,每個人都有的。」庫洛姆點了點頭,「那個,我可以先離開嗎?」還有五個人要送。
「等一下,妳的本命巧克力會給誰?」山本部放棄的追問。
「呃--這個……我……山本先生!」她脹紅了臉小聲怒斥。
「好啦、好啦,剛才只是鬧妳的。」山本放開的她的手腕,臉上又掛起了微笑。「快去吧!謝謝妳的巧克力。」
「那、我先走了,山本先生再見。」庫洛姆緊抱著袋子匆匆跑走。


帶庫洛姆離開了視線,山本才把笑容收起來。
他輕輕打開的盒子,在看到裡面的雨之戒巧克力時嚇了一跳。


這只是義理巧克力罷了。
他提醒自己,一股無力感襲捲全身。

庫洛姆那毫不做作的笑靨再次浮現眼前。
山本的心又揪了起來。


他很清楚她的本命巧克力會給誰。
只不過--還有一絲妄想罷了。


山本的心痛得讓他皺眉。
他收起盒子,走進辦公室。

他還有公事要辦。
                         tbc.(媽媽我竟然打了這個字)


後語://

很久沒有更新了,真是對不起。(鞠躬)
是說影只能在週末用電腦,再加上影的打字速度並不快,所以……真的很抱歉。

獄髑的部分我想要捉弄獄寺,一定很可愛。(本來這段是雲髑,不過寫完第一句話我就改成獄髑了)
山髑的部分是比較沈重的,雖然向巧克力這種甜甜的題目不該打這種會令人感到不快的文,不過我還是寫了。

之所以在這裡分段主要是因為皆下來的一篇感覺很輕鬆(是說獄寺的也蠻輕鬆的,還沒到甜),所以在此分開。


中篇是了髑和藍髑。
下篇是雲髑、綱髑和骸髑。


希望今天發得了中篇。發不了就得請大家等一個禮拜了。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