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圖。
*綱吉生日快樂哪!原來10/14是小兔子的生日啊……我會記住的。
*這篇和阿桃的文是沒有關係的,至於歌詞則是跟阿桃借來的。
*人物性格扭曲有。
*十年後設定有

─────────────
說不出口
─────────────

和你兩人在一起 變成是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害怕自己逐漸遲鈍的感情 只好假裝一無所知

「小春。」澤田綱吉輕輕的叫著正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女孩。
阿綱先生有事嗎?」她習慣性的笑了笑,問道。

搖頭,只是笑笑的回應著她。
原本只是看她頭一直低著,所以下意識得叫了她。

「沒事嗎……」她又低下頭,陷入自己的幻想中。

或許我是寂寞的
曾幾何時空白的時間 只是不斷的流過

她不知道在想什麼。
從剛剛上車就一直低著頭。

綱吉看她很反常的什麼話都不說,便又將視線轉向車外。

「獄寺,還要多久才會到啊?」綱吉隨口問問。
「十代首領,再過五分鐘就到了。」彭哥列的嵐守兼司機回答。當初來到義大利時,獄寺就堅持要自己幫他開車。

『放心吧時代首領,全義大利沒有我不熟的地方!!』獄寺拍胸脯保證。
『那不知道是誰今天下飛機時還問說這在哪裡呢!』六道骸笑笑的問著獄寺,後者則是在山本的制止下才沒能把炸彈丟過去。
『骸,別這樣。』綱吉微微斥了一下六道骸,又轉向獄寺:『獄寺,我覺得我不需要,只不過是個司機而已,用不著找你……』
『十代首領請你不要和我客氣,我一定會做得很好得!!』
『真的不用……』

就在獄寺得強烈堅持下,阿綱就隨他去了。

綱吉看向隔壁座的女孩。三浦春,你究竟在想什麼呢?
他將視線轉向車外,獄寺不知是有意無意,盡挑些風景不錯的路面開。
無話可說呢……綱吉感到無奈,平常都是小春開口的,自己也被這樣的氣氛壓得喘不過來,和其他家族談判無往不利的他現在竟然會感到詞窮。

啊……里包恩要是在就好了……綱吉嘆了口氣。
 
真是的,十代首領你害羞個什麼勁啊!
獄寺搖搖頭,又瞄了眼後視鏡偷笑。

「獄寺先生,請不要一直往後看,小春會覺得很不安心。」
「什麼?獄寺你這樣很危險呢!」

「十代首領對不起!!」獄寺馬上來個將近一百五十度的大轉身看向後座,剩下的三十度則是友愛於椅背及安全帶的緣故。雖然說能轉到一百五十度已經很厲害了。

「獄寺!你不要整個人都往後轉啊啊!!」
「獄寺先生,請問你是要害死我和阿綱先生嗎?」
「吵死了蠢女人,你給我閉嘴。」
「獄寺你快點轉回去啦!」澤田綱吉很沒形象的抱頭大喊。我還不想死啊!!
「是,十代首領。」
「那就轉回去啊!」

三浦春偷偷的笑了。
在阿綱和獄寺為了「轉不轉回去」的問題而爭吵的時候。

她相信這就是她所認識阿綱先生。
那個溫柔、帶著能令人愉悅氣勢的澤田綱吉。
雖然她還是有些擔憂……

她抬起頭來,正想問綱吉問題時……
「獄寺先生!!前面、前面哪!!」

獄寺轉頭,正好看見自家車正衝向山崖。

「獄寺!你!!」澤田綱吉開始後悔叫獄寺開車了。他還不想英年早逝啊!!連遺書都還沒寫呢!!
「沒關係,看我的!!」獄寺快速得轉動方向盤,趕緊使回原來的路面。他轉頭向後座的人信心滿滿得說道:「你看吧!我的開車技術可是──」

「哇!!獄寺左轉、左轉哪!前面是山壁、山壁哪!!」獄寺又再次快轉方向盤。
「右轉、右轉!!你轉太多了、要掉下去啦!」「等一下,前面……」「左邊……」

只見一輛黑色轎車在山路上橫衝直撞的。
在後座的兩人站起來了不知道多少次。

相遇的喜悅 相愛的意義
希望你能以無限的溫柔來傳達給我

「到了。」

獄寺這句話讓兩個人連忙趕緊下車。
剛才的刺激真的不是心臟所能負荷的。

「獄寺謝謝你了。你先回去吧!我到時候在聯絡你。」我想我會叫山本或是骸來開車偕我們。綱吉忍住這句話沒講出口。
「是。」

獄寺在駕駛席的位置向綱吉比了個大拇指便開車走了。
小春望向前方的樹林,感到困惑。

「阿剛先生要帶我去哪?」
「往前走就是啦!」

溫柔的笑著,帶頭走向樹林,小春連忙跟上。
就這樣,兩人一前一後的走著。

好幾次,小春想要開口卻又說不出口。她好害怕。
怕她一閃神,綱吉就會消失不見。
更怕他真的會……

「小春,妳怎麼了?」綱吉注意到小春在後頭,走去關心她。「來。」
小春望向綱吉向她伸出了手,輕輕得把手放上去。「謝謝你,阿綱先生。」
「別這樣叫了,你已經這樣叫叫了十年了。」綱吉握著她的小手開始走。「別太拘束了。」
感覺到自己右手的溫熱,小春紅著臉。「知道了……綱。」

最後一個字小小聲得吐了出來。很小聲,彷彿到了嘴邊就消逝了。
綱吉的耳根子紅了。

請緊緊將我擁在懷裡 讓再見從此無法說出口
用言語不足以表達的情感 將我的心綁住

「閉上眼睛。」綱吉柔柔的對小春說。他拉著她往前走。

小春聽見風的吹拂、聞到花的芬芳、感覺到陽光的溫暖,眼瞼外究竟有著什麼?
「我可以打開眼睛了嗎?」像個小女孩,踮著腳問說聖誕老公公會不會來。
「可以了。」綱吉看著她充滿期待的臉蛋,笑微微的答應了。

「哇!!好美啊!!」當眼睛適應了強光,三浦春讚嘆著眼前的美景。

眼前的湖泊映著天空上的白雲,旁邊的草地開滿了小白花。
小春沒有想過世界上也有如此美的地方。

「這是我請風太找的。」綱吉不自在的搔了搔頭。「我希望能讓小春記住義大利的美。」
「謝謝你。」小春望著湖水,滿心歡喜。

「那下次小春來義大利時,我再帶妳來好了。」

下次?
不會吧……

小春突然將視線轉向綱吉,咄咄逼人的問道:「你會困擾嗎?小春會帶給你困擾嗎?」
不能理解小春的話,綱吉支支吾吾得回答:「妳在說什麼啊,小春?」
「沒什麼,只是想說澤田先生會想見到京子而已。」小春背像綱吉,不讓他看到自己的淚水在眼眶打滾。
「小春?妳到底再說什麼?」為什麼會提到京子?京子只是他的初戀哪!

「小春有個問題想問澤田先生。」三浦春的聲音在顫抖,「你的心中究竟有沒有我?」
會回答沒有吧!小春暗想著。一切都如夢境一般……

「以前的日子真好」 雖然口吻像是在說笑
其實緊緊扣住心口的情感好痛

令我不禁邊笑邊哭 為了逃離這份寂寞

我考慮是否該分手 卻遲遲無法踏出那最後的一步

在夢裡,他和她來到的一個地方。

小春:哇!!好美啊!!
阿綱:這是我請風太找的。美嗎?
小春:嗯!真的好漂亮、好漂亮!
阿綱:那下次京子來義大利時,我也帶她來這裡好了。小春妳覺得呢?

三浦春從床上坐了起來。她還記得澤田綱吉眼裡得笑、問她京子會不會喜歡時的笑容。
她哭了,覺得自己是個包袱、一個讓拖累綱吉和京子的包袱。

在車上她想過要不要問、走在樹林裡時她也想問。
她一直緊緊得盯著他,怕自己會失去。
當他握住她的手時,她曾經心安過;但剛剛的場景卻又像夢中一般令她畏懼。

他的究竟是把她當成什麼了呢?是一個協助他和京子感情的好人嗎?

她知道他喜歡京子。
她知道他在離開日本時已放棄了京子。

但她不知道他現在是如何。

雖然那個很沒禮貌的獄寺先生曾在電話中和她說過:「想不到十代首領最後會選擇你這個蠢女人,我還以為那個草皮頭的妹妹才會是首領夫人。」
她當時沒有聽得很懂,但她記得很清楚她馬上就回他一句:「小春有東大的文憑,一點也不蠢!!」

雖然那個開車技術不錯但眼睛絕對有問題的獄寺先生在開車前趁著阿綱先生不在,無緣無故得對了她說一句:「蠢女人,幸福把握不住就是妳的腦袋問題了」。
她仍然不懂,但她聽到了後面幾個字便馬上回說:「小春有東大的文憑,一點也不蠢!!腦袋也沒有問題!!」

究竟澤田綱吉是把小春當成什麼了呢?
究竟在他心中有沒有我呢?小春暗自想著。

追了十年了,她、三浦春也累了。
若答案仍是否定,她會很高興得將一切放下來。


「讓我們永遠在一起」
隨著這句話買的那對戒指 和當時一樣的燦爛閃耀


既然你離我這麼近 就請你好好握住我的手

有些情感無法用言語傳達 那些珍貴的情感


「小春,妳剛剛就是在想這個嗎?」綱吉看著身體在顫抖的小春,他嘆了口氣,輕輕得將小春拉入懷中。
「咦?」她吃了一驚,沒想到會被他給抱住。她的臉紅得像顆蘋果了。

「妳還是沒變哪!」背對著綱吉,小春看不到他的表情。「一天到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但這也是我喜歡的小春哪!」

她剛剛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那、那我的問題呢?」小春在他的懷裡不安分得扭動著,她要看到他的臉,「澤田先生還沒回答我耶!」
「我不是說過了,不用這麼拘束嗎?」小春不停得轉著頭,想看到後面人的臉。「至於小春的問題,我的回答是:小春,我喜──」

「恭喜十代首領和十代首領夫人!!!!!」

一群人從他們剛剛進來的樹林衝了出來。
仔細一看的話帶頭得還是獄寺隼人,剛才喊最大聲的人就是他。

「十代首領,恭喜你了!」獄寺一臉興奮得對著苦哈哈笑著的綱吉說話。
「小春小姐,真是恭喜妳了。」這是藍波。「這個送妳。」他拿出了一個糖果。
「藍波你不要鬧了!」一平馬上就把藍波的頭壓得低低的,「小春小姐,真是對不起,我回去會好好得跟藍波說的。」
「啊,謝謝妳。」小春還是從藍波手中拿走了糖果。「這個我還是收下好了。」
「想不到我們之中最早婚的是阿綱呢!」山本一個大手揉亂了綱吉的頭髮。
「首領,恭喜你。」克羅姆張大了眼睛、紅著臉對綱吉恭喜,至於紅著臉的原因是因為某個鳳梨頭仁兄剛剛摟住了她。
「想不到澤田綱吉你竟然也會摟人呢。我每次抱克羅姆你都會說不可以呢。」六道骸那深不可見的笑容讓綱吉只打哈哈笑。
「恭喜。」雲雀只是飛快得對了兩人說了聲恭喜,便大步走向六道骸和他用武器理論「隨意摟住女性的腰是不好的行為」。

「那個,小春有件事很好奇。」小春吸了口氣,大聲的問:「請問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是啊啊啊啊!!!!
大家都愣住了,甚至雲雀和六道骸都停下了手邊的工作,接著山本才一臉茫然的問說:「他還沒說嗎?」
「說什麼?」小春一臉狐疑,大家連忙把視線轉向綱吉。
「我還來不及講。」綱吉一臉無奈。
「喔………」骸刻意拉長了音,「那現在就讓你講吧!」

靠!這傢伙百分之三百是故意的!!綱怒目瞪視著骸。

在眾目睽睽得注視下,澤田綱吉深吸了幾口氣:「小春,我喜歡妳。我更希望妳可以留在義大利一起陪我還這裡看風景。所以───」他跪了下來,從西裝口袋拿出了一個精美的小盒子,裡面裝著一顆鑽戒。


「請妳嫁給我好嗎?」

小春害臊得點了點頭,等了十年不就是為了這句話?
眾人吹口哨歡呼,澤田綱吉笑盈盈得替她戴上戒指。

「替十代首領和十代首領夫人歡呼吧!!!!!」


相遇的喜悅 相愛的意義
希望你能以無限的溫柔來傳達給我


請緊緊將我擁在懷裡 讓再見從此無法說出口

用言語不足以表達的情感 將我的心綁住


那些珍貴的情感


                                                                                                        (全文完) 

後記 // :

這篇文章叫做拖很久的賀文。都已經十二月啦!!!
話說大家的個性似乎(不是似乎)都扭曲的頗嚴重的。

12/5是髑髏妹妹的生日、12/22是貝爾王子的生日,前者我打算寫一篇雲髑,後者我打算寫一篇貝春,但前提是我得有時間啊!!!

可能要很久、很久以後才看得到了(會寫歸會寫、什麼時間出現我就不知道了)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