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慢慢補充的………每五篇一回………


01.雲春

他們倆絕對不可能會是情人吧!

看著兩人坐在同一張凳子上,阿綱心中有了這個疑問。

啊啊啊!!小春和雲雀學長同吃一根冰棒!!!

阿綱快昏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誰能告訴我這是一場夢啊!!!


「十代首領!」獄寺向往常一樣帶著笑臉出現了。
「啊!是獄寺啊!」阿綱連忙轉頭應道,獄寺則是探頭去看阿綱背後親密坐在同一張凳子上的兩人,忍不住大聲問道:「那個蠢女人怎麼會和雲雀在一塊啊!!」

聞聲,小春抬頭,「啊!是阿綱先生和很沒禮貌的獄寺先生。」

「喂喂喂!臭女人,你說誰沒禮貌啊!」
「除了你還有誰啊!」小春忽視掉很不爽的灰髮抽煙男孩,笑笑的問阿綱:「阿綱先生怎麼會來這裡啊?」

「沒什麼,路過而已。」阿綱連忙回應,接著,問出了他心中積壓很久的問題:「為什麼小春會和雲雀學長在一塊啊?」

「因為小春和恭彌是情侶啊!」
「『情侶』?」怎麼可能啊啊!!!雲雀學長竟然會喜歡像小春這樣的女孩!!!

「臭女人,別自作多情了!雲雀不可能會喜歡你這種聒噪女的!」
「怎麼不可能!!」

小春正想起身和獄寺互罵,但雲雀壓著小春的肩膀,不讓她站起來。

「恭彌不要擋住小春,我一定要和這個討厭鬼理論!」
「讓我來。」

雲雀起身,把手中的冰棒交給小春後,狠狠得瞪了兩人一眼。

為什麼我也要被瞪啊啊---

阿綱的第六感超直覺告訴他,他也會有生命危險。

「再打擾我和春---一律咬殺。」

啊!我好像看到雲雀學長的手已經伸進外套中拿拐子了耶………


於是乎,阿綱很任命得拉著獄寺走人了。

不久之後,小春身上也常常披著一件別有風紀委員字條的並盛中學的外套。
據說是並盛的咬殺王親自贈送的。
                                                                                                                                       fin.

02.犬髑

『從今天起,我們是一家人囉!』
『大家要好好相處哪!』


「什麼好好相處嘛……」城島犬一臉不爽得趴在桌上。

自從三天前六道骸發出了這個訊息後,犬就一直對這件事耿懷於心。

像那種沒有用的女孩留在身邊不是只會礙手礙腳的嗎?
況且她從頭到尾都是彭哥列的人嘛!

「幹嘛要親彭哥列首領啊………」

他還是很不爽那個吻啊!

在旁邊安靜看書的柿本千種歸納出了這個結論。
那個吻倒真的是很令人驚訝就是了。

「現在又和骸大人玩………」
「不怕打擾骸大人看書嗎?………」

千種靜靜的回了一句:「是骸大人把她拉過去玩的。」

「為什麼連千種都要吐我槽啊?」
「好無聊啊----」

「閉嘴。」

犬乖乖地閉嘴,雖然心裡還是再碎碎念。
從骸大人到彭哥列的十代首領又到了那個吻---全是繞著髑髏轉。

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她的?
不知道、不曉得,但這也不重要吧!

反正就是很喜歡就是了。

「阿犬!我們來玩吧!」

抬頭,看見黑眼罩。

「骸大人呢?」
「找彭哥列首領去了。」庫洛姆笑了笑,「我們來玩吧!」

犬站了起來,和髑髏笑嘻嘻得去玩了。
千種在心裡為彭哥列的十代首領默哀。
                                                                                                                     fin.

03.獄春(和01有關連……)

才剛和澤田綱吉分開走,獄寺馬上就罵出靠字。
他很不爽、很不爽。

很不爽那女人竟用那種態度對他。
很不爽那女人竟然和雲雀這麼好。
很不爽那女人竟然和雲雀是情人。

很不爽自己幹嘛要那麼在意她。

他覺得自己真的好蠢。
就像他平常覺得三浦春很蠢地感覺自己是個笨蛋。

現在才知道已經太晚了。

「我果然是孤單的一個人。」

點起一根煙,雙手插在褲口袋走遠了。
                                                                                                                      fin.


04. 雲髑(實際配對雲→髑←骸)(十年後場景有)

「雲雀先生討厭骸大人嗎?」
「嗯。」

托著下巴,雲雀用鼻音回答了庫洛姆的問題。

「為什麼?」
「就是這樣。」
「喔……」

他們的交流不多。
對話總是在幾句內就結束了。

「為什麼這樣問?」
「因為……」

因為自己好奇?因為自己想知道?因為……自己曾經也是六道骸的半身?

「因為?」

雖然對話少,但雲雀不討厭她。
總比另外兩個整天為了「蠢」字而鬧得此處不安寧的好。

他不討厭這個愛沉默的女孩。


「啊!親愛的庫洛姆原來你在這啊!」

嗟!來了個咬程金!

雲雀恭彌一臉不爽得看著那個笑笑的熱帶水果(?)。

「咦?骸大人有事找我嗎?」庫洛姆放下手中的咖啡,匆匆得站起身來跑到六道骸的身邊。

「啊--我突然很想吃庫洛姆親手做的蛋糕耶--」六道骸很自然得將手放在庫洛姆的肩膀上,將她拉近自己些。
「啊!那我馬上就去做!」
「呵呵呵,庫洛姆你真可愛。」

聞言,庫洛姆的臉變得像蘋果一樣紅。

「骸、骸大人!」
「真的很可愛喔!」


以上,看在雲雀恭彌的眼中全被解釋為:

某個熱帶水果變態(?)在調戲良家婦女(?)。

這時,六道骸突然一臉挑釁地看著雲雀。

呵呵呵,想和我搶庫洛姆,門都沒有。

雲雀則是高傲得瞪回去。

也許等下可以請澤田品嚐一下鳳梨沙拉了……


坐在首領辦公室的澤田剛吉打了個噴嚏。
                                                                                                                                                       fin.

05.里拉(十年後設定有)(嬰兒成人版(?)有)

他輕輕的挑起了咖啡的把柄,半玩弄的在提著馬克杯。
她則是握住了馬克杯的把柄,輕輕的啜了一小口。

他們坐在這裡喝了將近十分鐘的咖啡,卻一句話也沒跟彼此說。
偶爾他們會跟往來的侍者再要一杯咖啡,但就是不說話。

「拉爾很冷漠呢,什麼都不說。」他還是開口了,聲音中帶有著調戲的意味。
「說話幹什麼?反正你都知道了。」

他撐著頭微笑,他很明白拉爾話中的含意。
他喝了一口咖啡,認真的看著對面的拉爾。

「我並不是什麼都知道的喔?」
「哦?」她被里包恩這句含意不明的話挑起了興趣。「例如?」
「例如說,拉爾的過去、拉爾的未來跟……」

他頓了一下,她束耳傾聽。

「拉爾的心意我也不知道喔?」

唰!
女教頭的臉紅了起來,她刻意迴避里包恩的眼神。

「要是這也知道了那還得了。」她小小聲的說著。
「喔~我知道了唷~~」里包恩突然冒出了這句話,讓拉爾的臉色泛紅的厲害。「哇~拉爾妳臉很紅喔!」
「少、少囉唆!!」
「人人聞之變色的女教頭也會有這一天哪!」里包恩調戲的說著,「想不到妳會臉紅呢~~」
「閉嘴!」拉爾氣得臉色漲紅,「不准說!!」

「喔~~」看他那種半弔子的模樣,拉爾青筋跳動,想要衝上去狠狠揍他一拳。


「拉爾,打人不是淑女該有的行為喔!」

噗滋!!
唉呀!好像有什麼東西斷掉了耶!
                                                                                                                                                                fin.


後語://

結束了的感覺真好!!

第一篇家教竟然會是雲春………虧我策劃了犬髑這麼久…………

第二篇得犬髑根本只有犬沒有髑嘛!(只有幾秒啊!!!)我要小髑髏啊…………啊!對了6927有。(影超迷6927這個配對啊!!雖然ALL剛也不錯!雖然都是BL的……)

第三篇的獄寺很憂鬱哪………沒辦法,小春已經是雲雀的了,下次可能會補償獄寺來偏獄春或獄京吧……

第四篇根本就是雲→髑←骸吧!這不叫做雲髑啦!!!其實當初就是想讓克羅姆對雲雀問「為什麼雲雀
先生會討厭骸大人」,結果還是沒讓她說出口……

第五篇的里拉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寫完的,但是因為草稿一直沒帶回家來發,所以害大家等了這麼久,抱歉了。(鞠躬)我很喜歡里包恩那種欺負人的思想,總覺得拉爾這樣子很可愛。至於拉爾喜歡的人呢……請各位慢慢想吧!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