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The Moment That I Want To Protect You(想要保護你的那一瞬間)

壽星:秋雪
配對:帝奇×蘿特 小悲
指定內容:以帝奇個人思想為主,很單純的描述出帝奇對蘿特的感覺。很淡很淡的悲文。

P.S:此篇乃附加指定文!!

 

 

----------------------------------------------------------------------------------------------
也許,在你心目中,我只是你的家人之一。
也許,在你心目中,亞連是你擁有的一切。
也許,在你心目中,諾亞是你所重視的人。

也許,在你心目中,我永遠永遠不及白髮小子來的重要。

但,我只求在我離去時,你也能為我落淚。
-----------------------------------------------------------------------------------------------

 

「司金死了。」你語重心長的對我說。
「對啊,甜食黨死了。」我搖搖頭不表態。

「帝奇,你知道嗎?當初是我和千年公去找他的唷!」
「所以?」
「所以,他才會和我一樣啊!」
「一樣?」

天啊!如果說蘿特和司金長得一樣,那天是不是該下紅雨啦?

「一樣愛吃零食。」看到我吃驚的表情,你不滿的補一句。「帝奇真的好笨。」

「抱歉啊!我可沒讀過書。」
「這跟讀不讀過書沒關係。」你吐了吐舌,不滿意我的回答。「是智商問題。」

智商不就是靠讀書來提升得嗎?「好啦好啦,所以你們兩個就打算要建造一個充滿糖果的世界嗎?」

「才不是勒!」你嘟著嘴,很不高興。「帝奇,你的智商是不是比狗還低啊?」
「那是怎樣?」
「我是說,因為我和千年公去找司金,所以,我和司金是好朋友。」
「家人不本來就要相處融洽?」
「那你和賈絲大衛兩人相處得可真融洽啊!」你語帶挖苦得說:「上次他們不就變出了一大堆蟑螂在你的衣服裡嗎?」
「他們年紀小,不需要去計較。」

「那在上上次,他們放火燒你房間呢?」
「你還不是幫我修好了?」你可是一下子就變一個新房間給我耶!「況且,是他們來找我麻煩耶!」
「誰叫你要把他們最愛的麻糬吃掉。」
「那又不是我的錯!那些麻糬就好端端得放在那,我只不過順手拿起來吃了而已啊!」

「帝奇,不要把話扯遠了。」我說蘿特啊,一開始是你把話題給扯到雙胞胎身上的耶……「你知道嗎?司金其實很孤單得呢。」
「會嗎?我看他一人吃蛋糕吃得很開心呢。」
「帝奇一點也不細心。」你搖搖頭:「帝奇會被扣分喔!」

你當小學老師打分數是吧?

「帝奇覺得司金是個怎樣的人?」
「愛耍自閉的甜食愛好者。」
「就這樣?」
「就這樣。」
「唉,帝奇你這科會不及格的。」

又是分數。

教蘿特的是那個老師啊?哪天一定要好好得和他懇談一下是怎麼教我們家的蘿特的。


「司金,是個因為身材過度龐大而無法融入人群的孩子。其實他是很溫柔、細心的,和帝奇你完全不一樣。」

「……」


「他很貼心的呢。總會在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問我要不要吃棒棒糖。他總是說:『糖果是甜的,可以讓人一整天感到甜滋滋的,心情很好呢。』,他總是會從左邊的口袋中拿出一大把糖果,塞到我得手裡讓我吃………」

你的聲音又哽咽起來了。
司金的死一定讓你很難過。

 

「你,很難過,對吧?」
「………白痴問題。」你的臉躲入了毛巾裡,但那悶悶的聲音讓我確定了你還是很難過。

「蘿特,我問你,你很喜歡那個叫亞連得白髮小鬼對吧!」你點點頭,「那在你心目中,諾亞和亞連,誰比較重要呢?」
「………亞連吧。他是我的愛。如果沒有諾亞的家人,我會很孤單;但如果沒有他,我什麼都不是了。」

聽得出來,你還是在哭。
司金對你很重要,亞連對你很重要………那我呢?

「蘿特。」我開口。
「什麼事?」

「……沒事。」

唉呀呀,問不出口耶……
是在怕答案吧!

如果連諾亞都排在亞連下面,如果連司金得死都能讓你這麼傷心,也許,我在你的心目中真的是微不足道吧!

 

只是,我不想看到你哭的樣子啊!
如果可以,我願意用一切來換回你的笑靨,就算是要我的命也可以。

 

還記得,初次見到你的時候,你那陽光般的笑靨直直得打入我的心坎。

『歡迎你得加入,帝奇!從此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唷!』

 

「一家人」這個名詞真的很微妙,真的。
我從小就是個手腳不乾淨的浪蕩孤兒,不懂得何謂家庭的溫馨。

謝謝你讓我瞭解,蘿特。


看著你仍將臉埋在毛巾裡,我竟興起了一個有趣的想法。

 

這輩子,我從沒想過要保護什麼。
但我覺得,我從現在起有義務要保護你的笑容。

保護住你那純真的笑容。

 

不論是誰,只要是讓你落淚的都是我的敵人。
就算是那白髮小子也一樣。

 

我想,我愛上了你那純真的笑容了。
真的。

 

也許,在你心目中,我只是你的家人之一。
也許,在你心目中,亞連是你擁有的一切。
也許,在你心目中,諾亞是你所重視的人。

也許,在你心目中,我永遠永遠不及白髮小子來得重要。

但,我只求在我離去時,你也能為我落淚。

就像司金一樣。

 

 

我伸手摸向左邊的褲口袋,從中摸出了一個糖果。
那本來是要給依茲的,但我想,有個人更需要它。

 

 

 

「蘿特,你要不要吃糖果啊?」

(The Moment That I Want To Protect You 完)

 

 

後記//:

影真的是文筆退步了,這叫哪門子的小悲啊…………
得要好好磨練磨練了………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