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魔十題指定之--Snow

                                                         Aki 指定  

文種:小甜
配對:亞連×利娜莉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每次看到雪,我就會想起亞連呢!」少女快樂得接著從天空中飄落的雪花。
「每次看到雪,我就會馬那。」少年仰頭看天。

─────不知道,馬那會不會原諒我。

「那………」少女微微頷首,緩緩說道:



「亞連只要在下雪的時候想到我就好啦!」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Snow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喂,亞連,聽說外面下雪了呢。」
「是嗎?」以飛快的速度解決前面如山般高得餐盤,亞連的心思全在食物上。
「喂喂喂,你不陪我去玩雪嗎?」眼睛發光,拉比已經想好要玩什麼了。
「可以啊!先吃完再說。」吃飯皇帝大,拉比你要去玩自己玩啦!
「啊──亞連好無情啊───」落淚,拉比開始演戲。
「死兔子,要玩不會自己去哪?」多大了還在耍幼稚啊!
「不會吧!!!連阿優都要欺負我!!!!」
「那、那個拉比,這應該沒有必要讓你哭到這種地步吧!」柯洛利看著拉比在地上躺著大哭,忍不住插了一句話。
「不會吧!連柯洛利都不瞭解雪的魅力嗎?」
「吵死了,吃個飯也要看你這隻死兔子鬧脾氣是怎樣啊!」冷鋒來襲,拉比瞬間結凍。
「死豆芽菜,你吃完了沒啊?」
「吵死了,馬桶蓋男孩,不要吵我用餐。」
「你說什麼?!」神田拔刀,直直指向仍專心用餐得白髮小鬼。「死豆芽,再說一次你就給我試試看!」
「好了好了,不要吵不要吵。」小小的手心對神田得肩頭施出了不可思議得強大蠻力,逼的神田不得不乖乖坐好。
「咦?利娜莉妳怎麼這麼晚才來啊?」幫著逐漸融化的拉比熱敷,米蘭達關心得問利娜莉。

───────是什麼事情可以讓利娜莉這麼晚才來呢?


「啊………」彎起一抹微笑,利娜莉笑道:「因為,下雪了嘛!」

────下雪?
────────難道?

三人很自動得將視線轉移到剛剛解凍完得橘色兔子身上。

「拉比你是不是對利娜莉催了什麼眠啊?」
「死兔子竟然敢教壞教團僅有幾名女性,活得不耐煩了是吧!」劍鋒轉移目標。
「拉、拉比你也太扯了吧!竟然這樣對女孩子!」

拉比基於被神田的氣勢、柯洛利的胡言亂語(?)加上米蘭達那令人難以形容的表情嚇到,又倒了下去。

─────喂喂喂,我說拉比啊,裝虛弱不是這樣裝得啦!大家都知道你是強壯到去醫院廂房就會在十秒內逃跑的傢伙啊!(?)


「啊!飽了飽了!」滿足得拍拍肚子,亞連將視線移到三個背後似乎有強大怨靈得三個人,再將視線移到手捧百合花得拉比,最後相視線佇足在臉上雖然在笑,卻又似乎掉了三條黑線的利娜莉臉上,然後,問了一個近乎白痴才會問的問題:「發生了什麼事啊?」

─────亞連,你是在裝白癡,還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

看著其他四人的背後似乎快被黑線佔滿了,亞連乾笑得換了個話題:「對了,我記得拉比剛剛說下雪了………」

「沒錯沒錯!外面下雪了!」馬上把手中的百合花丟到一旁,拉比從地板上跳了起來,興奮得問:「大家要不要去玩雪啊?」


「不要。」
「我沒意見。」
「好啊好啊!」
「這個嗎……我沒玩過雪呢,要怎麼玩?」
「我、我行嗎我?」


你們就不能再有鬥志點嗎?
難道現在的年輕人都忘了雪的魅力?

拉比欲哭無淚得躲到角落去畫圈圈。


「我要去玩雪!有誰要去嗎?」利娜莉開心得一一點名:「亞連?」
「好啊!聽起來還不錯,我去。」
「神田?」
「我也去。」
「柯洛利?」
「聽說還蠻好玩得,我去。」
「米蘭達?」
「我、我當然會去!」

「拉比,大家都要去,那我們走吧!」

看著態度有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得四人,外加上背後充滿黃色小雛菊的利娜莉,拉比開始考慮哪天是不是要開個投票看看自己的人氣是不是最低的那個。

「好,出發!」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說到玩雪,若不打雪球真的就太過意不去啦!

因為拉比這句似是而非得大道理,或該說是預謀好的計畫,六人就被拉比分成紅白兩組。

紅組:神田、利娜莉、拉比
白組:亞連、米蘭達、柯洛利

「我要抗議。」
「亞連請說。」拉比讓亞連發問。
「我們這組有兩個人沒有玩過打雪仗。」
「那亞連去教就行了啊!」
「我也要抗議。」
「阿優請說。」
「為什麼我要和你這隻死兔子在一組啊?」
「這個問題真的真的很深奧………」
「神田,你不想和拉比一組,對吧!」喔喔喔,機會來了!亞連兩眼發光得問神田。
「廢言,和你這隻白痴兔子在一組,智商也會降低得。」
神田,你的智商本來就沒高到哪去才對吧!「那,我用柯洛利和你換拉比好不好?」
「為什麼不是米蘭達啊?」利娜莉好奇得問。
「那這樣太便宜神田了。」死馬桶蓋,我是不會讓你擴大你家後宮得!「柯洛利,你說呢?」
「我?我都可以。」
「那就這麼決定啦!拉比,你過來吧!」
「咦?為什麼不問我的意願?」偏心偏心!
「兔子是沒有選擇權得。」毫不考慮得就把拉比給踹了過去。




十分鐘過後,雙方開始努力得製作雪球和搭牆。
只見大家都很努力得在揉揉揉、堆堆堆。

拉比在推牆,米蘭達正用光速製造一顆又一顆得雪球。
另一邊的話,神田和柯洛利一人搭牆一人揉雪球。

忽然,一陣香氣從鼻間飄過。
亞連往後一看,正好看見一抹黑影離去。

想都不想,亞連放下手中得球,追了上去。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o 
「咦?亞連你怎麼跟來了?」

轉頭,黑眸裡盡是吃驚之意。

「沒有啦,就是跟來啦!」

總不好罵她說,跑這麼快,害我跟得這麼辛苦吧!

「喔。是喔。」
「利娜莉────妳來這做什麼啊?」
「看雪。」

蹲下,輕輕捧起了雪。
亞連跟著蹲下,靜靜的看著利娜莉。

「利娜莉───真的很喜歡雪呢!」亞連笑笑得說道。
「是呀。」
「為什麼呢?」
「因為,雪讓我想到我生命中很重要得兩個人。」利娜莉抬頭,看著亞連。「一個是哥哥。因為有一次我吵著要喝熱豆漿,當時外面下著大雪,但哥哥還是穿上了大衣出去幫我買。」嘴角輕輕彎起,「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得。當哥哥回來時,我從他冰冷冷的手上接過熱豆漿時,他臉上那滿足的表情。」


──────原來,科穆伊先生若沒有這麼「那個那個」的話,其實人還是很好得嘛!

「那另一個人呢?」

利娜莉站了起來,柔柔得笑了。
亞連看呆了。那笑容,是多麼得甜美哪!

「啊!下雪了………」伸手接住掉下來的雪花,利娜莉感到很開心。

「其實………每次看到雪,我就會想起亞連呢!」利娜莉快樂得接著從天空中飄落的雪花。「我會想到亞連得白頭髮和亞連白色的眼睛,它們都和雪一樣,是白中帶銀得呢!那……亞連呢?」

───下雪啊………

「每次看到雪,我就會馬那。」亞連仰頭看天。

─────不知道,馬那會不會原諒我。

「那………」少女微微頷首,緩緩說道:



「亞連只要在下雪的時候想到我就好啦!」


「想到妳?」我沒聽錯吧?
「嗯!這樣亞連就不會悲傷了!」
「是嗎?」展開笑容,亞連說道:「利娜莉,謝謝你。」


─────也許,雪天也是個可以令人感到快樂的日子呢!
───────妳說對吧,利娜莉?

                                                                
SNOW  全文完〉


(插曲:)

躲在大樹後面得四個人正在想辦法找個好位子看戲。

「你們看吧!我就說亞連和利娜莉消失一定有原因!」
「那個死豆芽菜………我會去向室長告發他的!」
「喔喔喔,阿優吃醋囉!」
「拉比!小聲一點!」
「原來,神田也喜歡利娜莉啊!」
「柯洛利你才知道喔!我跟你說喔!其實啊,神田他的房間裡可是擺滿了───」
「死兔子,再講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被圍巾悶死!」
                                                                            
END

後記//
想不到,竟然有2780多個字………
請夕姊來收文囉!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