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魔十題指定之六--Legend

                                                         鬼魑梗 指定  

文種:結局一定要是喜劇
配對:克勞斯×安妮塔


☆☆☆☆☆☆☆☆☆☆☆☆☆☆☆☆☆☆☆☆☆☆☆☆☆☆


「克勞斯先生,你沒聽過七夕的故事嗎?」我手上抱著他剛買給我的洗髮精,問道。
「沒有耶……」他吸了口菸,又吐了出來,霧濛濛得。

「那,七夕就是一個有關仙女和一個凡人的故事喔!織女本是天上的仙女,有天在洗澡的時候,被一個牧牛得叫做牛郎得人發現了,因為牛朗很喜歡織女,所以就把織女得羽衣拿走了--」

「羽衣是什麼?」
「羽衣就是織女只要穿了就可以非起來的東西喔!只要被拿走,就不能飛回天庭了!所以牛郎把織女得羽衣拿走後,織女逼不得已,只好答應和牛郎結為夫婦。」

「好奸詐的男人。」
「你們男人不都是一個樣?還好意思罵自己的同類。」我油嘴滑舌得趁機嘲弄了克勞斯一番。

「別亂講。」他輕輕敲了敲我得頭,「我和他們不一樣。」

「好啦好啦,不過牛郎和織女可是活得很快樂耶!他們還生了兩個小孩。不過,由於織女在人間的是被玉皇大帝知道了,所以就把織女抓走了,牛郎和他兩個小孩馬上追了上去,但玉皇大帝卻變出了一條銀河擋住了後面三人----」


「救命啊啊啊啊啊!!!!!!!!」

一道刺耳的尖叫生打斷了我的話,我確定我的心臟漏跳了一拍。

娘!!
那是娘的聲音!

發生的什麼事?


我本能上得站了起來,衝向房子,但克勞斯把我擋住了。

「安妮塔,別去!」
「可是………」

碰!!

一個龐然大物衝破的屋子,黃土製的牆壁碎成一塊一塊。那個物體是兔子形狀,頭上戴著禮帽。

「是惡魔……」我聽見克勞斯小聲得說話聲,他從大衣裡拿出了………一把銀製手槍!

「你是驅魔師對吧…………」那個龐然大物說話了,我又往後退了幾步。克勞斯大步向前走去。

「克勞斯先生,別去啊!你、你會死的!」
「放心,安妮塔,我會沒事的。你快逃。對了,記得要用我買給妳的洗髮精洗頭髮喔!」

這傢伙………都什麼時候了,還在講這種話。

「真是感人啊……驅魔師,你很快就會和屋子裡的那個女人一樣死去了,還在安慰你的女友啊?放心,我會帶她下黃泉的。」

「很抱歉,我不是驅魔師。」克勞斯先生舉起了那把銀製手槍,「我是一名元帥。兩個是不一樣得。」他射出了兩發子彈。

「安妮塔,快跑!!」他朝著仍然楞在那得我吼道:「我一定會在來找妳得!一定!我會等著妳把故事說完的!我想知道那個叫流浪的是怎麼救他老婆得!」


是牛郎啦!我在心中小聲抱怨。但我還是快快得跑走了。

「惡魔,我們繼續吧!」

背後,我聽見克勞斯先生對惡魔大吼。





這一別,別了六年。

☆☆☆☆☆☆☆☆☆☆☆☆☆☆☆☆☆☆☆☆☆☆☆☆☆☆

七夕的故事到最後是什麼,其實就是很簡單,因為玉皇大帝很可憐牛郎,所以就答應他們在七月七日時利用喜鵲搭乘的橋樑見面,一年只有一次。

但是,這只是神話。我和克勞斯之間,也會有這麼圓滿的結局嗎?

我有回到家鄉看看,但,什麼都沒有,頂多找到娘最愛的髮圈,那些答應要在我成人時送給我的髮圈。

娘………

手中緊緊握著那幾個髮圈,眼淚再次不爭氣得落了下來。

什麼時候,我已經是一個人了?
爹死了,娘也步上他的後塵,克勞斯也像是從人間蒸發了。

我,究竟為了什麼而留在這個世界上?

七夕的傳說太美好了,絕對不是用在我身上。

克勞斯會回來找我嗎?會向牛郎那般癡情嗎?
亦或是這一切全是我個人的幻想,我們之間更本就沒有愛情過?

我,能成為織女嗎?
這個神話,會有被實現得一天嗎?


『別亂講,我和他們不一樣。』

那句話,猶在耳畔。

克勞斯口中得不一樣,究竟是什麼得不一樣?是指自己不像牛郎那般狡猾陰險,亦或是指自己不向牛郎那般死心塌地得愛著織女呢?

我搖了搖頭,想把這一切忘卻。


既然是自己一個人,那更要走下去。我不能辜負眾人對我得期待。


我硬是扯出了一個微笑,離開了這個傷心之地。

神話………我能擁有自己的神話嗎?
我能夠有個美麗且美滿的神話嗎?


眼淚,自眼角緩緩落下。


克勞斯,你會來找我嗎?
☆☆☆☆☆☆☆☆☆☆☆☆☆☆☆☆☆☆☆☆☆☆☆☆☆☆

再次他,真不知道該說是喜還是憂。

喜是在見到他。
憂是他還記不記得自己。

不過,在聽到他那般白目得回答後,我深深相信他還是沒變。所以,我很自然得衝去找他理論。

「敢問克勞斯元帥是不是沒用過洗頭水,怎麼可能用一瓶用了六年呢?」
「若安妮塔小姐有小心使用的話,應該還是會有勝得。」
「你多久洗澡啊?你難道不知道我們女人洗澡都會順便洗頭得嗎?」
「所以我才說女人麻煩。」

好,你敢說我麻煩是吧?

「抱歉,先生,我想你認錯人了,我不是安妮塔。告辭。」我轉身要離去,雖然說心中徠是有點不捨,不過,我也不想認識白目得人。

啊勒?是誰抓住我得手啊?

接著,我像是顆陀螺,被克勞斯拉了回來。



這傢伙也太明目張膽了吧?竟敢在大街上抱我?


「放開我!」啊勒?他怎麼越抱越緊。
「不要。」
「我說,放開我!」
「不行,我不想再次失去妳。」

這句話,讓我的武裝全數卸下。

「我找了妳找了六年了,我不想再失去你。我到現在還是我不敢相信我又見到妳,真的。我好想妳。拜託,別走。」

在他的懷裡,我可以感覺到他的心跳是如此得快。

「我………」
「況且,我還沒聽完流浪的故事呢!」
「是牛郎啦!」





就像是神話一樣,我也有了一個美滿的結局。
這就是我和克勞斯先生的神話。


                                                                                                                                              (全文完)



後記 //

這篇拖了好久好久,雖然第八及的結局好悲傷,但是影相信安妮塔和克勞斯的精神會永遠在一塊得!

好啦!請鬼魑梗徠收文吧!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