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裡站著兩名男人,一個是皇宮裡得普通士兵,另一名則是大名鼎鼎得天狼星˙布萊克,新上任的佩妮公主貼身護衛,也是一名劍術精湛的騎士。


天狼星在房裡不停的來回踱步,他不喜歡士兵傳來的消息,一開始就提到是「國王陛下說」,他早就看那個老頭不爽很久了,總是突然冒出一個怪想法,上次說要去平民世界玩,結果就消失了整整一個月,害大家忙得天翻地覆,好死不死得,天狼星當時就是負責找人的其中一名騎士。

至於那老頭最後是在一間酒吧理被找到得,而天狼星很幸運(雖然他本人一點也不覺得幸運)的就是那位找到他的人。天狼星會當上貼身護衛原因也很簡單,也是靠著一些特殊原因,雖然一點也不羅曼蒂克。



那名士兵說了很久很久,才講到重點:「………所以,十三歲的雷木思˙路平將會當上莉莉公主的貼身護衛。」




什麼?十三歲?




天狼星只聽到那個完全不符合規定的歲數,馬上就開始反擊。

「開什麼玩笑!」佩妮公主的貼身護衛不滿得抱怨,他一臉不高興得看著傳話的士兵。「為什麼我要和一個剛成年的小鬼頭一起工作,有沒有搞錯?」

「沒……………」被天狼星這麼一嚇,那傳話的士兵講起話來也開始結巴了起來。「是………聽說是………因為莉莉公………

「管他什麼莉莉公主!」天狼星用力得拍了下木桌。「哪有人就這樣亂違反規定得啊!」

天狼星走到了牆邊開始踢牆洩恨。
「那個………」士兵又開口了。
「怎樣?」天狼星馬上轉向那名士兵,原本俊俏得帥臉現在卻是殺氣重重的,嚇得那個士兵又開始結巴了。

「呃……國王昨天有宣布說現在貼身護衛得限定年齡降到十三歲,所以路平先生並沒有違法,莉莉公主指能算是提名了一個人選而已………



這是什麼國王啊啊啊啊!!!
哪有法律隨你改得啊!!!!




天狼星完全進入絕望狀態。


「那個………」士兵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得道:「請問,我可以回去了嗎?」
「滾滾滾!」天狼星不耐煩得大叫,一隻手不停得揉著太陽穴,「全都給我滾!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那名士兵如獲大赦式得吐了口氣,下一秒鐘就消失在天狼星的眼前。

爽啊!終於離開那個不是人的傢伙啦!

這是士兵離開天狼星辦公室得唯一感言。

。。。。



「什麼爛國王啊………」天狼星再次向牆角洩恨。我踹、我踹、我踹踹踹………「哪有法律說改就改得啊………而且還挑在任用路平得前一天………完全都是陰謀嘛……………等等,路平?」


這個性可真熟啊!


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天狼星馬上停下踹牆的動作(牆已經黑了),快速衝到辦公桌前,從桌上那一大堆歪七扭八的資料中(「那些女僕是不會整理是不是啊?」)找到了騎士團得名簿。他跳過前面約八頁左右的騎士首則,直接翻閱到騎士團團長的地方。

「果然、果然…是凱恩˙路平,那那個要當莉莉公主護衛得就是他兒子囉!嘖,我還記得那個傢伙,當時一直要我練習揮砍的動作,只因為我當時在旁邊打混……真是的,我只不過是去上個廁所就被說是去打混,雖然我真的是只上了一分鐘的廁所,在附近晃了九分鐘啦………但也太過火了吧……罰到我現在肩膀都還酸痛著………」

天狼星坐了下來,開始回憶起被凱恩訓練得不成人樣得痛苦回憶。

。。。。



面提到得,天狼星和雷木思一樣,並不是完全靠自己實力得到這份職務的。他的特殊原因,真的不是他願意要找到那位老國王的,而是一群巧合,一連串的巧合。



他當時只是因為口渴走進那間酒吧,為了找那個時常玩性大發的瘋癲老國王,天狼星已經找了一整個上午,不口渴也難。

走進去後,他坐在吧台上,向酒保點了杯威士忌。才喝了兩口就嗆到。

「啊啊啊!!!!」天狼星指著酒保大叫著:「天啊!你、你不就、就是
────
「年輕人,慢慢喝,免得嗆到了。」酒保摸了下他那長及腰得白色山羊鬍說道。

「你是阿不思國王陛下啊!!」



你要我怎麼慢慢喝啊!!!!!


天狼星同時抱有兩種想法。



只見那位假扮酒保得老國王推了下那閃閃發光的半月牙眼鏡,說:「年輕人,好眼力。每天這麼多人進進出出都沒有人發現,結果就只有你注意到,像你這麼好得……」鄧不利多打量了一下已嚇得魂飛得天狼星,「騎士不多了,所以我打算多讓你為國家報效一下,這樣好了,你就當我大女兒的騎士護衛吧!我知道你很高興,年輕人,這是莫大的榮譽啊!」

一切都是由鄧不利多本人說出,非常的自然順口,尤其是在提到天狼星想法的時候連問都不問,你說,現在還有這麼會察言觀色的國王嗎?

「年輕人,你叫什麼名字啊?」鄧不利多又推了下老花眼鏡,繼續說道:「啊,我看到了,天狼星˙布萊克是吧!就是那個布萊克家得人啊!想當年,你老爸也有著好眼力,果真是其父必有其子啊!這個保護公主的職務就非你莫屬了!」

在接收一大堆有得沒得的訊息後,天狼星的腦袋快爆炸了,不過,他還是聽到了鄧不利多最後一句話。基於他「打死不近女色」得個人約束,他馬上反彈,不過,既然對方是國王,當然口氣要好啦!所以,他很優雅得拍了拍身子,向國王鞠躬後站直說道:「陛下,在下雖然很高興能為公主服務───」

「我就知道!好,我們回宮吧!我馬上就發佈消息。」鄧不利多馬上把之前就準備好得行李拿起,大步大步得踏出酒吧,「天狼星,我們回宮吧!~」

天狼星真後悔自己幹嘛要這麼注意禮節。


就這樣,天狼星順理成章得成為了佩妮公主的護衛。後者高興得要命,因為有個帥哥騎士來保護她,但前者則是標準得「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清」啊!

。。。。



現在想想,那個叫路平得似乎比自己幸運多了,竟然沒有受過這種恥辱,真是太可惜了,應該要………



天狼星得腦中立刻浮現一個既可以讓自己脫離佩妮公主的魔掌,又可以讓路平吃吃苦頭得好方法,他闔上那本騎士團的名簿,嘴角露出了一抹奸笑。


好戲要上場啦!






後記 //

影知道這一篇是有一點無理頭啦……不過,希望大家會喜歡!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