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魔十題指定之七--Ocean
                                                         拉拉喵 指定  

文種:大悲
配對:拉比×利娜莉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一望無際得大海,
                                  蔚藍得令人刺眼。

曾經,那裡裝滿我倆快樂的回憶,
                                                                此刻,卻是讓我感到心痛的地方。

現在,我站在這裡,就像往常一樣,
                                                                   只是,身邊少了妳,讓我倍感寂寞。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男子緩緩得走在這個斜坡上。這裡到處布滿的樹林,路也陡得難走。
男子有好幾次打算放棄用徒步的方式登頂、有好幾次手不自覺得伸向右腿上的袋子。

但他忍下來了。要見她,一定要用走得才行。

再往前走了幾步,眼前的樹林越來越少。
再往前走了幾步,地上的雜草越來越少,彷彿是有人除去過的。

終於,男子停下了腳步,眼前是一個墳墓,上方有著一個銀色的大型十字架。
而搭配著這一個墳墓的背景是一片海,一片蔚藍得令人刺眼得海。

誰也不會想到會有驅魔師的骨灰被埋在這吧!
竟然會在這種偏僻的背海懸崖上,誰會想得到呢?

男子理了理那頭橘色得亂髮,露出硬撐出來的微笑說道:

「利娜莉,我來看妳了。」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海洋--Ocean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看著手上已經看過一遍又一遍、破損嚴重的信紙,橘髮男子面對十字架坐了下來,再次閱讀。

給我最愛、最愛的拉比:

是的,橘髮男子的名字叫做拉比。

你有沒有想我?
我已經出任務出了快一個禮拜了,真希望能快點回到教團。
真希望能快點見到好久不見的大家,尤其是能見到拉比!

「是啊,我是很希望你能快點回來啊!但,我希望回來的是會對我笑、對我撒嬌的利娜莉,而不是一個冰冷冷的利娜莉啊。」

拉比看到此,忍不住得輕輕說出這一句話。
眼睛又開始濕潤了起來。

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們有說好要一起在夏天結婚得唷!
所以,我回來就要穿結婚禮服了耶!
到時候,我要請亞連來當神父、阿優來充當我的父親,然後要米蘭達當拌娘,柯洛利當伴郎。

對了,絕對不能告訴哥哥,我才不要哥哥來攪局呢!

此時,拉比眼前彷彿出現了利娜莉嘟著小嘴說這句話的情景。
要是,這些事都能發生有多好啊!

他還記得當時兩人的對話。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那天下午,拉比、利娜莉、亞連、米蘭達、柯洛利和神田聚在一塊聊天。

「利娜莉,妳說,妳要幾月結婚?」先是亞連提出了這個疑問。
「嗯……我想在夏天結婚。」

「夏天?」拉比頗驚訝的說道。怎麼他這個未婚夫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要結婚啊?
「對呀!既然我們是在冬天訂婚得,為什麼不在夏天結婚呢?」利娜莉很理所當然得答道。

「那誰來主持婚禮?」米蘭達好奇的問道。
「嗯……亞連,你來當好了。」拉比想了一下說道。
「我?我行嗎?」
「放心你夠格啦!你看哪個主持婚禮的神父不是白頭髮得?」

聽到這句話,亞連下意識得握緊拳頭。

好啊,拉比你這個小子,竟然是為了這個原因來找我當主持的神父,很好、很好,你今晚就給我有著家產都輸光的心理準備!我今晚絕對會讓你見識見識何謂我當年為了幫師傅還債所磨練出來的賭博技巧!

「那,阿優,你就充當一下我父親好了!」利娜莉笑笑得對神田說道。
「我?」有沒有搞錯啊?我當妳父親?我有這麼老嗎?
「拜託啦!我哥哥他不會想要當我父親得!」

才怪!他巴不得呢!

眾人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如此。不過,神田還是點頭答應了。

「那,照這樣看來,伴娘就是米蘭達,而伴郎就是柯洛利囉!」

「我?你們說我嗎?」
「我聽錯了吧?你們要我當伴郎?」

不愧是最有默契得二人組,想法都一樣。

「沒錯就是你們。」
「可是我連婚禮都沒參加過耶!」
「我根本沒當過伴娘,要怎麼當?」
「別擔心,到時候彩排你們就會了。」

「那妳要邀請哪些人?」亞連接著問道。
「豆芽菜,你問題很多耶!」
「綁高馬尾得,不准叫我「豆芽菜」,還有,我的事不用你管。」

「嗯………除了哥哥以外的人都可以!」

「除了妳哥哥?」米蘭達好奇的問道。
「對!」

怪怪?哪有人結婚不找自己哥哥來得啊?

眾人頓時發出了這個疑問。

「為什麼?」柯洛利也跟著問道
「因為哥哥一定會來攪局!」

又是一個莫名其妙得回答。不過這也解釋了為何神田得當利娜莉的父親了。

「哥哥最不希望我結婚了,而且那是我和拉比重要的日子耶!怎麼可以讓他攪局?」

聞言,拉比耳朵瞬間發紅。

「對喔!我都快要忘記當時拉比是怎麼被科穆伊先生追殺得呢!」亞連連忙大叫。
「豆芽菜,想不到你的記憶性這麼差。」
「不關你的事,綁高馬尾得。」
「這才是兩個月前的事也能忘,真不愧是豆芽菜。」
「你說話最好客氣一眼,綁高馬尾得。」

眼看著一場戰爭就要開始,拉比連忙談回剛剛的話題。

「那個死科穆伊當時竟然用那台該死得科姆林機器人追殺我,要不是我當時把他打壞了,否則今天我就要住在醫療班了。」

「不過,拉比你真命大,我聽說很少人能在向科穆伊提出訂婚後還逃回來得呢!」
「不對,米蘭達,是史無前例。」柯洛利糾正米蘭達,怎知,這又刺傷了某人的脆弱心靈。

「嗚哇啊,我竟然又出錯了,果然我是一個如此無能的人,我要以死謝罪!!!」說完,就衝向懸崖去了。

「喂!!!米蘭達,別尋死啊!!!」亞連連忙追了上去,而其他人也緊跟在後。

「亞連,你別管我了,我已經給大家添太多麻煩了,現在是我向大家悔過的機會。」說完,米蘭達非常勇敢得做了一個動作---她跳下去懸崖了。

眾人當場愣住。哪有人說跳就跳得這麼乾脆得啊?

「拉比,你在這裡發什麼呆?還不快點下去救米蘭達?」

接著,拉比只覺得屁股一痛,接著就---被地心引力給拉向距離自己少說也有一千呎的地面去。

只見利娜莉在懸崖邊上開心得向剛被她踹下去的拉比招手說道:「要快點回來唷!」

見了此狀,其他三人不禁替拉比捏了把冷汗。

這八成是黑教團史上第一件,未婚妻謀殺自己未婚夫的案件吧!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想到此,拉比不自覺得摸了摸那時被踹的屁股,那股痛覺彷彿還在。

拉比,你還記不記得當時我和你說我最喜歡看海得情景。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喔!

我說我雖然喜歡海,但總覺得海好寂寞。
你卻回答我說還有那橘色的夕陽會陪它。

「我當然還記得啊!傻瓜。」拉比又輕聲的說著,手指輕輕得在腳邊泥土上畫著一個又一個得圈圈,「那,可是很重要得呢!」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0   
                                                                                                   (待)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