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莉莉!」

「幹嘛,天狼星?」
「我想,我喜歡上你了」

-----惡作劇開始-----

剛從地牢裡走出來的四個人正快樂的嬉鬧著。

「獸足,那一滴加得好。」
「對呀!你看到鼻涕卜的表情沒有?史拉轟那個老頭還捏著鼻子衝到教室最後面呢!」
「笨啊!只要一個氣泡頭咒就夠了。」
「對啊!連彼得都知道這個基本常識,他竟然不知道!」

「不過,如果當時加的不是臭樹汁,而是蜘蛛的腳的話,效果一定更棒!」
「鼻涕卜鐵定會當場毀容。」

「不,你們一定會當場開除。」

一名冰冷的女生從他們背後響起,四人回頭一看,是莉莉˙伊凡。詹姆的手馬上就跳到他的頭髮上。

「嗨,莉莉,好久不見。」詹姆用著自以為成熟的嗓音說道,當然,效果一點也不好。

天狼星彎著腰開始努力憋笑。
雷木思嘆口氣後,從書包拿了本書出來看。
彼得看著眼情的景象,開始暗自盤算該不該閃人。

既然朋友們都這麼得不領情,討厭詹姆的莉莉反應一定會更加[b]激烈[/b]。

「波特,你別耍白痴了。你知道就算我得在大猩猩和你之間挑選一個人和我約會,我也不會選你的。」莉莉瞪了眼石化的詹姆,轉向天狼星。「天狼星,我有話要和你說。」

聽到這句話,天狼星可笑不出來了。他連忙站好,誰叫莉莉上次就因為他「對級長不尊敬」而被罰了一次勞動服務,接著他就用很有禮貌的口氣問道:「敢問伊凡大小姐找小的有什麼事?只要是小的能做到得,不管是上刀山,還是下油鍋,小的都照辦。只要伊凡大小姐好心不罰小的勞動服務就行了。」

「呃──也許,我該在和你個別談話前,先去找麥教授,請她替我罰你幾個勞動服務在說。」

「呃──伊凡不用麻煩了──妳就快說吧──」天啊!劫盜真的會帶壞人的!!
「呃──這裡不方便說,」她抓住天狼星的手腕。「你跟我來──」

「喂!慢著!伊凡,你要拉我去哪啊!?」天狼星首次發現莉莉的力氣竟大到能把他拖著走,不禁嚇了一跳,連忙搜尋救援。

詹姆……仍呈現石化狀……不行。
雷木思……前幾天才狼化過,處於虛弱且易怒狀態……不行。
彼得……他不逃跑就很難得了,要他拉我回來──他八成也會一併被拖走……不行。

天狼星首次發現他竟交了這些酒肉朋友───需要幫忙時,一個也幫不上忙!

(某鹿:喂!我明明就可以幫妳!!對不對呀~莉莉~)
(某犬:……你還是我繼續石化好了……)

「哎,你別管,跟我來就是了!」莉莉匆忙瞄了一眼仍呈現石化狀態的詹姆。「這裡不方便說。」

話才說完,莉莉就拖著天狼星消失在走廊得另一端。

「不公平!!」不知何時已解除石化狀態的詹姆朝著天花板怒吼,有幾個一年級生連忙快速跑過。

「詹姆,不要大吼大叫的,」雷木思將書本『啪!』的一聲闔上。「我警告你最好乖乖閉上嘴,我很不舒服,你不要逼我動手。」

「不公平!莉莉都叫他『天狼星』耶!」

「詹姆,閉嘴。」雷木思再度發出警告,他雖然滿臉倦容卻殺氣騰騰,彼得在一旁不知如何是好。

她叫他『天狼星』,卻不肯叫我一聲『詹姆』,這實在是太───」詹姆還來不及把話說完,雷木思就用手上的磚塊書將詹姆打昏,接著用不之從哪冒出來的膠帶貼在詹姆的嘴上,並用繩子捆好詹姆的手腳。

詹姆瞬間從怒吼的獅子,變成動彈不得且昏過去的人質。

「彼得,」雷木思叫住了正躡手躡腳逃走的好友,彼得連忙立正站好。「幫我拖詹姆去醫院廂房。」

「雷、雷木思,你對詹姆用飄浮咒直接送去還比較快,不是嗎?」彼得對於要和進入危險狀態的雷木思一併搬運屍體(?)的工作感到遲疑。

「彼得,快過來幫忙」雷木思露出平時令人溫暖的微笑,但在彼得看來,這個微笑很明顯得表達了『你如果不來,下場和他一樣。』

「是……」彼得充滿恐懼的走向雷木思。
〝天狼星,你快回來吧……〞這是彼得第 N 次在心中吶喊。

--------------------------------------

莉莉拖著天狼星左轉誘拐,一下往上走,一下又往下衝。天狼星不禁暗自懷疑她是不是要帶他把整所學校跑遍才會停。所幸,她終於在一個小角落停了下來,雖然已經是十分鐘後的事了。

「伊凡,算我求妳,動作輕一點行不行,妳到底是不是淑女呀?」天狼星甩了甩剛剛才被釋放的手腕。慘了,沒知覺了。「我看我的手腕宣告報銷了---妳那是什麼表情?」

莉莉正瞪大了雙眼看著天狼星,雙眼中充滿了期待。

「妳要幹嘛?」天狼星立刻武裝自己。天啊!這女的又在打什麼鬼主意!「該不會又是要我幫妳拿回什麼東西了吧!我絕對不會幫妳的!」

莉莉得碧綠杏眼馬上就裝滿了淚水,臉上很明顯的露出失望的表情,看起來快要哭了出來。

「喂!喂!別哭啊!」天狼星連忙制止。梅林的鬍子啊!他對女生的淚水最沒輒了!「好!好!我幫妳就是了!該不會有是鼻涕卜拿走妳的什麼課本了,對不對?自己和他打賭製作魔藥的速度,輸了又不甘心,女生怎麼這麼麻煩啊!好!好!我去幫妳要回來就是了!---又怎麼了!?」

莉莉抓住天狼星另一隻手腕,力氣大到天狼星無論這麼甩都甩不掉。「喀!」的一聲,恭喜你,天狼星,另一隻手腕也報銷了。

「妳˙在˙幹˙嘛!!」天狼星開始對她砲轟。哪有人要別人幫忙還把別人手腕弄壞的呀!?「妳不是要我幫忙嗎?我要去幫妳拿東西,妳又不讓我去,妳是哪根經不對呀!妳真的是----」

「我搞不懂你在想什麼耶?」莉莉露出微笑,仍然緊緊的抓住天狼星那隻已經報銷的手腕,不讓天狼星有逃走的空間。「我甚麼話都還沒說耶!請˙你˙不˙要˙自˙做˙多˙情,好嗎?」

「我才沒有自作多情咧!我只不---」
「那請你不˙要˙想˙太˙多!」

莉莉鬆開抓著天狼星手腕的雙手,天狼星連忙甩甩手腕。慘了,這隻手腕骨折了,我怎麼使用魔法呀!等龐苪夫人醫好後,我就去找石內卜好好『談話談話』!

(小石:關我什麼事呀!)
(某犬:沒辦法,誰叫你是我的出˙氣˙筒呢?)

「好啦!有事快說,有屁快放。」天狼星開始思考等會該怎麼和石內卜來個『驚喜的見面禮』。嗯--把整桶豬油倒在他頭上是個不錯的主意--「我還有事呢!」

「喂!你口氣好一點行不行呀!」莉莉嘟起嘴巴,不高興的說:「虧你還是貴族耶!哪有人這樣對淑女說話的呀!」

「妳是淑女?妳是淑女的話,我不就是天神了嗎?」 天狼星馬上反對。也許待會再塞幾個蟑螂串也不錯,石內卜一定會開心的大叫的!「況且,我已經在計畫要逃離那個『黑』家族了。」

「隨便、隨便啦!」莉莉不耐煩的揮揮手,「但請你口氣好一點行不行?如過你是紳士的話,就請你態度好一點,否則---」莉莉露出狡猾的微笑--「我可能會『不小心』的罰你勞動服務唷!」

「好!好男不跟女鬥!」天狼星憤恨的說道。再追加一箱屎炸彈!「請問伊凡大小姐,有什麼事嗎?」

「我希望你能當我得男˙朋˙友。」

「什麼!!!」天狼星不敢相信得看著眼前的女孩,「妳在開玩笑,對吧?」

莉莉搖搖頭,一臉嚴肅得看著天狼星:「我是認真得。」

「不可能、不可能!!」天狼星在原地來回踱步,忽然,他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大叫一聲:「妳不是伊凡,對吧!」

「什麼?」

「果然,妳是誰?該不會是什麼『天狼星˙布萊克親衛隊』的人,對吧!」天狼星板起臉孔,「妳是誰?快從實招來!」

「我是誰?我是莉莉˙伊凡啊!」莉莉不高興的說道。「總之,我希望你能當我的男朋友。」

「為什麼?」如果是伊凡,絕對不會說出什麼『我喜歡你啊!』或是『我對你一見鍾情』等鬼話。「為什麼要我當妳的男友?」

「我希望你能幫我趕走波特。」莉莉笑嘻嘻的說:「我認為,如果波特知道我有男朋友的話,就不會整天纏著我不放了。」

「那為什麼選我?」

「因為,你有自救的能力嘛!」莉莉笑著說:「因為你和波特整天打來打去得,卻還沒有出命案,所以你是最佳人選。而且波特應該不會對好朋友下手嘛!」如果是的話,他真的沒救了。

「那雷木思……」
「不行,他看起來弱不禁風得。」
「那彼得……」
「不行,他的自救能力低於零。」

「所以啦!」莉莉笑得異常燦爛。「你,就是最佳人選啦!」

「我˙不˙要!」天狼星馬上反對。「我才不要當妳的擋箭盤,我還有事要做。」

莉莉忽然用力的打向天狼星後面的牆壁。『碰!』的一聲,牆壁露出了一個大洞,但莉莉的手卻毫髮無傷。

「怎樣?」莉莉笑著說:「在給你一次機會,要不要當我的男朋友呀?」

莉莉得微笑很明顯得表示:『你要不要和它一樣啊?』

「好---」天狼星瞥了一眼後面的牆壁。梅林的鬍子呀!這女的力氣怎麼這麼大!

「太好了!」莉莉高興得衝去抱天狼星,天狼星則是當場楞在那。

他曾經牽過女孩子的手、吻過女孩子得手,甚至和女孩子跳過舞。但---他沒有被女孩子抱過呀!

一、二、三----

「妳在幹什麼!?」天狼星這時才注意到懷中的人兒,奮力的把莉莉推開。他一直退到背貼著牆壁才停,臉上開始冒出紅暈,結結巴巴得問道:「妳、妳在幹什麼?」

「哎呦!有什麼好害羞的嘛!」莉莉湊到天狼星的臉前,兩者距離不到三公分。天狼星的臉更紅了,他從沒和女生靠得這麼進呀!「反正我們都是男女朋友了,有些親密動作也無妨,對吧?」

女生就是這麼可怕的生物。天狼星再次驗證了自己的理論。

「好啦!陪我去吃午餐吧!」莉莉開心的走開。

天狼星開始暗自懷疑,他究竟還會碰上類似剛剛擁抱等『過度親密』的動作呢?

「喂!快點啦!」
「喔!來了!」

--------------------------------------

「伊凡…」
「……」
「伊凡……」
「……」
「莉莉˙伊凡!」
「幹嘛?」

「妳到底要抓我的手抓到什麼時候呀?我這樣怎麼拿東西呀?」天狼星連忙甩開為莉莉鉤住的手。拜託!龐苪夫人才剛修好的手晚,要是被伊凡再次弄壞了那怎麼行?

「你不是有嘴嗎?」莉莉再次鉤住天狼星的手臂。學不乖是不是?小心,本小姐把你的手臂扭斷給你看。「用嘴咬著就行啦!」

「你要我書本?」天狼星不可置信得看著眼前的女孩。天啊!看她的模樣如天使,想不到心地這麼惡毒!

今天,天狼星深深的體會到何謂『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眼前的莉莉˙伊凡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對呀!反正你嘴巴夠大,不是嗎?」莉莉露出滿意的笑容,「反正這些書也沒厚到哪去,不是嗎?」

「沒有厚到哪去?」天狼星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孩,究竟是本來就是惡魔,還是被惡魔附身了。「這些書加起來少說也有五十吋以上耶!」

「那就不要抱怨!!」莉莉用著命令式的口氣說道。但是,詹姆會聽,天狼星可就不一定了。

「妳有沒有搞錯啊!伊凡,妳可是把妳的書全丟到我身上的耶!」
「我沒騎在你身上就不錯了,天狼星。」

天狼星瞬間感到恐懼。梅林的鬍子啊!這女的比發飆時的雷木思還要可怕。

「啊!對了,以後你必須叫我莉莉,否則我絕對不理你。」

「為什麼我一定要聽妳的話呢?伊˙凡。」天狼星刻意在後面兩個字加重音,不過他馬上就後悔了。

莉莉用力抓住她之前鉤住的手臂,一個反身。『啪答!』天狼星懷裡的書全都掉到地上,而天狼星整個人則是被莉莉壓到地上,左手臂被莉莉抓著。莉莉一邊膝蓋壓在天狼星的背上,一手抓著天狼星的左手臂,使得天狼星動彈不得。

「你不用掙扎了,天狼星。」接著,莉莉將嘴巴輕輕得靠在天狼星的耳朵旁說道,「還是你希望我把你整隻左手臂都拆下來呢?」

天狼星在聽見左手臂要被拆下來時,右手緩緩的伸向長袍的口袋,準備拿出魔杖對莉莉使用惡咒。這個女的根本就不是人,再這樣下去,小命會不保的!天殺的,我把魔杖塞去哪了?

「天狼星,你在找這個嗎?」莉莉將天狼星的魔杖晃在天狼星的眼前。

「混帳!立刻還給我!」天狼星話才一說完,就感覺到左手臂越來越疼,他連忙改口說:「抱歉、抱歉,麻煩妳把魔杖還給我好嗎?」

「不˙行!!!」莉莉將天狼星的魔杖收到自己的長袍口袋裡。「你還是乖乖的給我聽話吧!否則---」莉莉加重手腕的力道,天狼星得左肩的地方已經發出『喀喀喀』的聲響---「我現在就把它整個拆下來。」

「…………我認輸。對不起,莉莉。」天狼星在面對左手臂有可能會重創,有不能使用魔法的情況下,只好低聲下氣的向莉莉道歉。沒關係,君子報仇,三年不晚!

「這才乖嘛!」莉莉放開了天狼星的手臂,拍拍長袍上的灰塵,「這才是我的好男朋友嘛!」

「莉莉,我的魔杖……」等我一拿到魔杖,我就要---
「放心,我上課時會還你的。」想得美,我才不會讓你趁機暗算我呢!

「啊!對了,我還沒有跟你說,當我的男朋友有哪些規則要做到耶!」差點就忘了這麼重要的事,還好想起來了!

「什˙麼!」男朋友還有規則呀!

天狼星˙布萊克開始抱著未來將會是一片黑暗,每天都是水深火熱的覺悟了。

--------------------------------------

「第五百五十一條,要有禮貌,不能對人不敬。」莉莉拿著一本少說也有五吋厚的磚塊書唸著,天狼星則是已經進入恍神狀態。

「好了,目前就只有這麼多。」莉莉『啪!』的一聲把書本闔上,天狼星這時才把頭抬起來,一臉茫然得看著笑瞇瞇的莉莉。

「啊~現在幾點了?要吃早餐了嗎?莉莉妳怎麼在這啊?」天狼星才說完,莉莉就把手中的磚塊書狠狠得砸在天狼星的頭上。

「妳在幹什麼啊!?」天狼星揉揉頭上剛腫起來得包,一臉不爽的大叫。

「犯規,第五十三條,不可以對女生大呼小叫。」莉莉指著天狼星說道。「想不到不到十分鐘就犯規了。」

莉莉˙伊凡!妳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喔!!」天狼星拿起魔杖指著莉莉,「請妳不要把我當成是玩具行不行?我已經受夠了!」

「去去,武器走!」

天狼星的魔杖應聲拋向空中,詹姆一把抓住在空中的魔杖。

「獸足,想不到你連女生都不放過。」雷木思冷冷的說道,他的魔杖還在冒煙。

「獸足,不准對莉莉下手。」詹姆露出嚴肅的表情。「她要是受傷了,我唯你是問。」

「鹿角,把魔杖還給我!!我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個女人!」

「絕對不行。」詹姆把天狼星的魔杖塞到自己長袍的口袋中,接著像小狗一般湊到莉莉身旁問道:「莉莉,看在我剛剛幫妳忙得份上,和我出去約會啦~拜託~」

「不要。」莉莉冷冷的回答,詹姆再次結冰。「我只和我的男朋友約會。」

「我不是妳的男朋友嗎?」詹姆露出可憐兮兮的模樣,又跑回莉莉身邊。「拜託,一次就好。下週六我們可以一起去活米村,那天正好是情人節,聽說蜜蜂公爵那的巧克力全都打半折耶!雷木思、彼得和天狼星都會去,妳就和我一起去活米村嘛!」

「不要,況且,我的男朋友又不是你,波特。」莉莉跑到天狼星的背後,「『』才是我的男朋友。」

「『』是誰?」彼得不解得問道。

「『』],就是你們所認識的天狼星˙布萊克。」莉莉將天狼星往前推了一步,「他才是我的男朋友,波特。」

「莉莉˙伊凡,妳是要我們搞內訌,是不是?」天狼星憤怒的瞪了一眼正笑嘻嘻揮手的莉莉。

「啊!對了,我想起來潘妮有事要找我耶!」莉莉做出像是剛剛才想到事情的模樣,「那我就先走一步囉!」

「喂!妳別跑啊!」天狼星叫住打算要逃走的莉莉。
「好啦!各位,待會見!」莉莉說完,就消失在四人眼前。

「該死得!」那女的竟逃得這麼快!

「天狼星,我只想問你一句話,」詹姆面色沈重得說道,天狼星忽然覺得殺氣重重。「你,真的是莉莉的男朋友嗎?」

「我只問你一句話,你真的是莉莉的男朋友嗎?」

「詹姆,我可以解釋的,」天狼星連忙策劃逃走路線。慘了!糗大啦!

「也就是說,你是囉!」
「呃----對…」死了!死了!這全都是莉莉˙伊凡害的!

「喂!那老兄,我提供你一些『好康』吧!」詹姆環住天狼星的脖子,笑嘻嘻得說道。
「咦?」他不是要殺人的嗎?怎麼又………

「我跟你說喔~莉莉她啊!喜歡粉色系的東西,所以你送禮物時要記得用粉色的彩帶,記得了嗎?」

「喂!鹿角,你是不是驚嚇過度了啊!」天狼星不明白得問道。

「放心,我正常的很,」詹姆笑嘻嘻得應道,「啊!對了,莉莉喜歡吃糖絲羽毛筆,要記得買給她喔!」

「鹿角,我看我還是帶你去醫院廂房一趟好了。」天啊!他該不會是發瘋了吧!可憐的傢伙。

「對了,說到醫院廂房,」雷木思緩緩的說道:「龐苪夫人說不准你們兩個隨便進去。」

「我們兩個?」關我啥事?

「對,因為詹姆剛剛『不小心』把你之前送給他得屎炸彈丟進醫院廂房內,且不偏不倚得丟到龐苪夫人得頭上。」彼得答道。「龐苪夫人生了好大的脾氣喔!」

「所以啦!獸足,這次要不要考慮去和飛七開個小玩笑呀?」詹姆笑嘻嘻的問道。

「我可不可以和你交換身份啊!」天狼星問道:「你去當莉莉的男朋友好了!」

「那可不行!」詹姆馬上拒絕。「莉莉她選擇了你當她的男朋友,我怎麼能破壞她的幸福呢?」

「所以你要破壞我的未來嗎?」

「你放心,莉莉他是很溫柔的女性,」詹姆仍然是笑嘻嘻的,「只是有時候會生氣罷了,尤其是害羞的時候,她更是可怕喔!」

「你知道嗎?和她一比,我開始覺得我老媽是這麼得[b]親切、和藹[/b]。」她害羞?我看她根本就是把脾氣出在我身上嘛!

「總之,好好得珍惜莉莉,」詹姆忽然變成嚴肅的表情,「她要是哭了,我唯你是問。」

這下可好了,一個莉莉就夠了,現在還有一個詹姆,天狼星開始懷疑他的未來究竟還有沒有一絲光明。

「那月影…」
「我也是和詹姆有著同樣的想法。」
「…蟲尾…」
「我也是。」

撇清關係的速度還真快呀!

「我在想……」該是找人出氣的時候了--「鼻涕卜似乎需要我們得關心關心了。」
「沒錯!」詹姆馬上應道。似乎真的是該找人出氣出氣了---「東西都好了,隨時上路。」

詹姆在心中盤算著,自己和莉莉的關係可是越來越容易上升了!呵呵~他這個『搗蛋大王』得名號,可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得到得呢!下週六得活米村,就是扳回一城的時候了………作戰名稱就先叫做『從天狼星魔王手中救回莉莉公主』!

--------------------------------------

今天是情人節,正好又是去活米村玩的日子,大家都沉醉在這種羅曼蒂克的氣氛,到處都可以看見有人在送巧克力的情景,或是邀請對方去約會的情景,除了兩個人----

 

「什麼!?紫色!?」天狼星看著莉莉手上得紫羅蘭色長袍,忍不住拍桌子大叫。「打死我也不要穿這麼娘的衣服!」

「可是,今天是情人節呀!人家男生們都很聽女孩子的話耶……」莉莉做出無辜的表情,張大眼睛看著天狼星。

「我寧可當那個例外!!」天狼星大吼著。拜託!要是穿上那件長袍,他的形象全都毀了!「我已經有黑色的長袍可以穿了,不需要妳多心!!」

「拜託嘛~~」A計畫:撒嬌模式啟動!
「不要!」我不吃這套的!
「求求你,天狼星,一天就好,一天就好。」B計畫:落淚求情!
「不要!」我說了我不吃這套的!

「獸足老弟,我勸你最好乖乖聽話吧!」詹姆不知何時站在兩人後方,穿著靛藍色的長袍,眼鏡後閃爍得充滿自信的神情。「我說過,要是你讓莉莉哭了,我˙絕˙對˙不˙饒˙你。」

「這個………」呃………殺氣重重……怪了,還不只一處,鹿角何時會了分身術啊!

「就算我不出馬,他們也會把你大卸八塊的。」詹姆指了指四周的男生。咦?怎麼還有人得頭上綁著「莉莉˙伊凡後援隊」的頭巾啊!

「這個………」後面得竟然還舉起了「讓莉莉˙伊凡哭者,全部處死」得版子,莉莉何時有這麼多的迷啦?

「做出決定吧!」詹姆向天狼星走了一步,臉上露出「你敢不答應,下一秒我就讓你屍骨無存」的表情。

天狼星看看莉莉手上的紫羅蘭色長袍,再看看詹姆及越來越向他和莉莉包圍的男生們。一股冷汗緩緩自額角滑下。

「好吧----我答應。」在死和失去自尊之間,我寧可選擇失去自尊。

「早說嘛!」詹姆露出笑顏,開心得勾了勾天狼星的脖子。

怪了,剛才的人怎麼都不見了!難道那真的是幻覺?

「呸!要不是你威脅我---」天狼星話還沒說完,就覺得自己怎麼喘不太過氣來。
「請你說話小心一點,天狼星。」詹姆加重勾住天狼星脖子得力道。

「還有,天狼星,你剛剛犯了第四十二條規定,不可以說出難聽的字眼。」莉莉露出不滿意的表情,「才兩個禮拜,你就犯了超過兩千條的規定,怎麼可以這樣子呢?」

「我才沒----」看到莉莉和詹姆的眼神忽然變得殺氣騰騰,天狼星連忙改口說道:「抱歉、抱歉,是我的不對,我會改進的。」

看到莉莉及詹姆露出滿意的笑容,天狼星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好了,拿去穿吧!」莉莉將手上的長袍交給天狼星。
「咦?」
「你難道忘記你答應莉莉要穿了嗎?」不會吧!記性這麼差!
「對呀!你看,連波特都穿了我幫他選得長袍耶!」

「對呀!就是這件靛藍色的長袍。」詹姆鬆開的勾住天狼星脖子的手臂,開心得在原地轉了一圈展示。

好小子,你就為了一件長袍而背叛了我!

天狼星狠狠得瞪向一旁笑嘻嘻的詹姆。

這不是一件普通的長袍,這是「莉莉」送我的長袍耶!

詹姆不服氣得瞪了回去。

「好了、好了,」莉莉露出頗具有威脅性的笑容,「你快點回去寢室換吧!」

「呃--這--」沒有妥協的機會嗎?我真的真的不想穿耶!

「波特!」
「是!」雙腳併攏成四十五度角打開,兩手平貼大腿兩側,抬頭挺胸縮小腹,並比出軍人敬禮的姿勢。

「幫我好好得看住天狼星,別讓他跑了!」
「是!」能幫莉莉做事,這是天大的榮耀啊~

「獸足走吧!」詹姆一把抓住天狼星的手臂往前走……呃…用「拖」形容會比較好。
「喂!等一下!」不會吧!見色忘友!
「你敢說不?」
「呃--走吧。」

天狼星再次明瞭到自己竟交到了這個見色忘友的朋友。詹姆˙波特不愧是他天狼星「天下第一大損友」啊!

--------------------------------------

活米村裡到處都充滿了情人節的氣氛,更別提『泥腳夫人的喫茶店』了,因為節日關係,店中的人也比平常多很多,不過,似乎還有一些特別因素在裡面----

 

「天狼星?」
「嗯?」
「我想要喝紫羅蘭水,可是………」
「可是什麼?」
「我沒帶錢耶………」
「那就不用喝啦!」
「可是……你都可以喝奶油啤酒……人家都沒得喝………」
「好啦,好啦,我順便幫妳買就是了。」

天狼星站了起來,卻又被莉莉一把抓住手。

「怎麼?」
「可不可以再幫我買一盤奶油花生蛋糕。」
「好,好。」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女生的視線順著天狼星的路線來到了櫃臺,男生則是癡情得望著坐在位子上的莉莉。泥腳夫人不禁懷疑該不該請兩人當活招牌,這樣生意才能天天興盛。

不久,天狼星回到了座位,一手拿著碟子,另一手則是握著莉莉的紫羅蘭水。

「謝謝你!」莉莉露出笑容,笑嘻嘻得接下天狼星手中的東西。
「不客氣。」天狼星瀟灑得坐回位子上。

「喂,莉莉。」
「怎麼了?」
「妳什麼時候才要結束這個無聊的惡作劇?」
「惡作劇?」
「對,妳知不知道妳害詹姆傷心死了。」
「波特?關他什麼事?」
「他變了一個人。不喜歡說話,總是癡癡的望著我們兩的背影。」
「所以?」
「別鬧了,快點結束這場沒有意義的惡作劇吧!我一點也不想和妳待在一塊。」

「我果然是自作多情。」
「?」

天狼星不解得看著莉莉,她得頭低低的,一直在用吸管攪拌那杯紫羅蘭水。

「妳怎麼了?」
「天狼星,你有在乎過我嗎?」

天狼星愣住了,他隨即又露出笑容。

「『天狼星,你有在乎過我嗎?』,這是什麼爛問題啊?妳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討厭女---」天狼星剩下的話與立刻卡在喉嚨裡說不出話來。莉莉抬起頭來,碧綠色得大眼充滿了淚水。

她哭了。

「妳、妳怎麼了?」
「我果然是自作多情,還以為你會喜歡我。」
「妳在說什麼啊?」

「我說,我以為你會喜歡我!!」莉莉站了起來,眼淚緩緩滑下。

「妳--」
「我喜歡你!!我一直很喜歡你!!」
「可是妳不是最討厭我和詹--」
「那又不代表我真的討厭你!!」
「可是,妳叫我要當妳的男朋友,是因為妳想要甩掉詹姆,而我又--」
「你這個白癡!!你沒想過我為什麼不選路平嗎?你以為我不知道他比你還要狠嗎?你難道沒有想過我為什麼要選你嗎?因為我喜歡你!!」

天狼星愣住了,他從來沒有看過莉莉如此失態的表現,當然,朝他們看來的視線也讓他渾身不自在。

「莉莉,妳冷靜一下。」天狼星站起來想要拉莉莉坐下來,卻被莉莉甩開。
「不要碰我!!」莉莉轉身跑開,衝了出去。

「莉莉、莉莉!!」天狼星連忙追了出去。

--------------------------------------

莉莉奮力得跑著,一直跑到了一個小山丘上。
她一直哭一直哭,心碎得難受。

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她不小心被石子絆倒,趴在地上,眼淚一直流。

下雨了。就像是天空也為她滴下了同情的淚水。

她很喜歡天狼星,這件事不用懷疑。
她被他的外貌、聲音、氣質所吸引著。

現在仔細想想,天狼星從沒有喜歡過女生,自己又怎麼可能能夠和他在一起呢?

心,好痛,真的好痛。
好像有人在她的心上打了個洞似的痛。

這,就是心碎的感覺嗎?

--------------------------------------

               當一個人喜歡另一個人時
               會不斷去追求    不斷去尋求 不斷去把握

               不論空間
               不論地點
               不論身份

               只希望能得到你有相同得回應
               只希望你也能親口說出我愛妳

               就算到最後 我只能在角落獨自一人哭泣
               只要你說過    你曾經愛過我就夠了   夠了
                                                                                 《INSIST》 by    舞影

--------------------------------------

這是--哪裡?
我--為什麼會在這?
那個人是誰?坐在椅子上的男孩是誰?

是--天狼星嗎?


莉莉坐了起來,看著四周的物品。


這裡是………醫院廂房?
是誰--帶我過來的?

是--天狼星嗎?


「莉莉,妳醒了!真是太好了!」


不對--這不是天狼星的聲音……不對……


「妳知不知道我好擔心妳呀!」


這個人是---


詹姆˙波特緊緊抓住莉莉的手臂,深怕她會在下一秒消失。

「太好了,妳沒事了。」詹姆露出放心的笑容,莉莉迷惑的看著詹姆,綠色的眼裡充滿了疑惑。


為什麼是詹姆?
為什麼不是天狼星?
他在哪?天狼星為什麼沒有在旁邊等我?


「為什麼--我會在這?」
「不知道,天狼星把妳帶過的!妳那時整個人昏倒而且還發高燒。當時我正好在罰勞動服務(還不是因為麥老太婆!),天狼星便把妳留下並要我在旁邊照顧你。」


是天狼星---帶我來的?
真的?

他不是---不愛我嗎?
為什麼還---?

「他也真是的,竟然把妳弄成這樣!他到底懂不懂什麼叫做憐香惜玉呀?竟然連妳都敢傷害!!」詹姆氣憤的自言自語,「要不是我不在場,否則我一定會把他好好修理一頓!」

「沒關係……」莉莉難過的說道。反正他從來沒有注意過自己不是嗎?

「什麼沒關係!!那傢伙只知道在妳床邊說什麼『對不起,傷妳這麼深,我愛妳』的鬼話,卻不懂得要保護你!!」


對呀!反正他根本也不知道要----等等,詹姆說天狼星說什麼?

「等一下,」莉莉做直了身子看著詹姆,問道:「你剛才說天狼星說什麼?」

「他!?他只知道說什麼『對不起,傷妳這麼深,我愛妳的鬼話,卻不曉得每個人都是很脆弱,需要別人保護!!」詹姆仍然非常的生氣,但莉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天狼星說---他愛我……?
也就是說--他仍然很注意我?
那麼,他,仍然對我有感覺?


「波特,天狼星在哪?」
「天狼星?他說他要會寢室啊!妳要去哪?」看著要下床的莉莉,詹姆又加了一句。

「我,我要去找他!」

說完,莉莉就跑出了醫院廂房。

「嘖嘖嘖,奇蹟耶!級長自己在走廊上奔跑………」詹姆站了起來,眼神顯得有些落寞。「也許,我在妳的心目中真的比不上天狼星吧!但,我只希望你能記得,當妳需要求助,這裡就有一個避風港在等妳。」

--------------------------------------

莉莉˙伊凡大步大步的奔跑著。
不顧別人異樣的眼光跑著。

她要忘掉那一切。
她不想再想起來。

「莉莉!」一位女同學叫著她。
「怎麼了?」強忍住眼淚,莉莉停了下來。

「沒什麼啦!只不過───對了,天狼星呢?」怪了,平常都會和莉莉站在一塊的天狼星怎麼不見了?人家可是特地來找他的說………怪了,莉莉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不要在我面前提到他的名字!!」
 
莉莉對那個女孩大吼,接著又繼續奔跑著。

 「搞什麼啊?發瘋了是不是………」女孩不滿得轉身離去。

莉莉跑著,跑出了城堡,一直跑到湖邊的樹下才停了下來。
眼淚已經止不住了,她摀著臉,開始哭泣。

眼淚一滴一滴的掉落,莉莉抱頭痛哭。

為什麼,他要這樣對待她?
為什麼,他要這樣說她?

他又不是不明白,自己對他的心意。

「天狼星˙布萊克,你這個大笨蛋!!!」

--------------------------------------

鏡頭回到過去幾分鐘。

莉莉正笑瞇瞇的走到天狼星他們的寢室房前。


他說他愛我……他說他愛我………


手正要敲到門上時,門卻自動的打開。

莉莉愣住了。不是因為門自動打開,而是因為──


天狼星和一個女孩從房間走出來!!
而且,兩人的手還握緊緊的!!
 

「唷!伊凡,妳怎麼會在這?」天狼星好奇的問道。

語調,就像是兩人第一次見面一樣。
稱呼,也自動的從「莉莉」改成「伊凡」。

「她、她是──」

「我是蘇˙馬博林(Sue˙Murplin)。」女孩笑笑的說道。一雙琥珀色得大眼眨呀眨,聲音有些高亢,就像是一個男生刻意模仿女生的聲音一樣。
 
「也是我的未˙婚˙妻」刻意加重了後面三個字的音,天狼星笑笑的望著蘇。
「天狼星!!」蘇嘟起嘴巴,頗不高興得樣子。

「未、未婚妻?」莉莉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孩就是天狼星的未婚妻。

她頭髮是稻草色的,但剪得就和男生的頭髮一樣短
一雙琥珀色的大眼水水的,看起來很可愛。
聲音雖然像男生刻意模仿女生的說話聲音,但也有些甜美。
她全身散發出一種高貴的氣質。

「你沒說過你有未婚妻!」莉莉對天狼星大聲說道。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天狼星冷酷的說道。
「我是你的女朋友呀!」莉莉拉大了聲音。
「那是妳自己要我做你的男朋友得。」同樣得冷酷語調。「我從沒說過我要和妳交往。一切都是妳自己自作多情。」

「可、可是你──」
「我怎麼了?」

「可是詹姆說,你喜歡我!」

天狼星先是楞了一下,接著又回復原先的口氣說道。

「那是詹姆聽錯了。」

莉莉傻住了,她說不出話來。

「天狼星,她為什麼要纏著妳呀?」蘇一臉疑惑得問天狼星。

「她,只不過是個迷戀我的女人罷了。」天狼星用手輕輕的撫摸蘇的臉,「妳,才是我的最愛。」

「我、我是那麼得愛你……」莉莉喃喃說道。
「好了,你這個自作多情的女人,沒事的話請回,不要打擾我和蘇。」一樣得無情。

莉莉怒目瞪視天狼星,接著,狠狠得賞了天狼星一個耳光。
天狼星摸摸臉上刺痛的地方,那五個手掌印還清楚得印在上面。

「我莉莉˙伊凡這輩子做錯最大的事情就是───愛上你這個賤貨!!」
 
說完莉莉轉身就跑。
她再也不要看到那個大爛人了。

--------------------------------------
 
看著莉莉越跑越遠,天狼星臉上的表情也黯淡了下來。
轉身打開了寢室的門,直接倒頭就躺在床上。
彼得坐在裡面,一直努力憋笑。
 
那一巴掌可真痛啊!
反正,他也沒資格得到她的愛。
 
「月影………你、你真得好像女孩唷………」彼得又繼續竊笑。

「是啊!託你的福!要不是你那一句『伊凡就不像月影一樣那麼有溫柔感,依我看,月影才該當女生。』的鬼話,我也不會淪落到這種下場。我這輩子從沒穿過百褶裙、泡泡襪、皮鞋,更別提塗口紅、畫眼影、擦粉底等鬼東西,託你的福,我今天全穿啦!」
 
雷木思難得得對彼得大罵了一頓,雖然彼得仍是在那邊竊笑。
 
「為!還有你,獸足。你從哪冒出這麼多有得沒得得怪東西呀!」雷木思一臉不爽得做到床上,拉了拉那條短得不能再短的百褶裙。「還有,為什麼得要我穿!」
 
看來,雷木思今天真的是氣瘋了。
平常不抱怨、總是在生氣時用威脅語氣說話的雷木思,今天難得得會砲轟別人,而且其中之一是彼得而不是詹姆。
 
「唉,你才犧牲一點點就在叫,我可是連女朋友都沒有了耶!」天狼星一手遮住眼睛,用著自認為是平常的口氣說話。雖然彼得和雷木思都聽出了在天狼星提到女朋友時那顫抖的聲音。「反正,她就和其他的女孩一樣嘛!幹嘛替他擔心這麼多?」
 
「說到女朋友,你幹嘛那樣對伊凡說話?」雷木思雙手扠腰,一臉不高興的看著天狼星,「你明明知道她對你的感情。」
 
「反正,我又不可能給他幸福,還不如把她交給詹姆照顧。」
「這是什麼鬼話啊?」
「獸足,伊凡真的是很難過。」彼得終於停止笑聲說話了。
 
「所以?」
「所以你不該這樣對伊凡說話呀!」彼得和雷木思同一時間說話。
 
「所以我就得說些『抱歉,我不能給你幸福,所以我把妳讓給詹姆。』的鬼話嗎?」天狼星不滿得吼道:「她會信嗎?她會聽嗎?」
 
雷木思和彼得不語。天狼星又悶悶的說道:
 
「莉莉是個麻瓜,我的家族也不會接受她的。」
 
「你不是要逃家了嗎?又是個爛藉口。」雷木思又狠狠得瞪了天狼星一眼。
 「獸足,想不到你這麼蠢。伊凡絕對會跟你跟到天涯海角得。」連彼得也說出難得有深度的話。
 
「那又怎樣?」
 
「廢話!當然是去道歉呀!」
「怎麼能讓好友失去幸福呢?」
 
「與其讓她跟我,還不如跟詹姆。」天狼星冷冷的說道。「難道,詹姆的幸福不是幸福?」
 
另外兩人又說不出話來。
 
「喂,那你至少跟她解釋一番呀!」
「我敢跟你們保證,我只要一接近她就會被轟得遠遠得。」
 
「那……」
「別說了,蟲尾。」
「可是……」
「你也一樣,月影。讓我好好得靜一靜。」
 
『天狼星,他是個麻瓜!!!』
『為什麼不能和麻瓜做朋友?』
『他們會污染我們高貴的血統!!我們布萊克加的人是貴˙族!!不能和那些人在一塊!!!要我說多少次…………』
 
為什麼,我生在這種爛家族?
 
『我好喜歡妳耶,羅伊。』
『我好愛你,安娜。』
『請和我交往,艾菈。』
為什麼,一向被人稱為大情聖得我,今天竟會被一個小女孩弄得心神不寧靜呢?
 
你愛上她了。你愛上莉莉˙伊凡了。
對呀!也只有她,能讓我天狼星弄得心浮氣躁,全身不對勁。
反正,把她讓給詹姆,對誰都好。
 
「天狼星。面對事實吧!」
 
月影又在那邊碎碎念了……
他真該當我老媽。
 
鬧一下他好了!
 
「是呀!」天狼星用那種超級邪惡無比的口氣說道:「我現在可真需要一個女朋友了。月影,因為你現在在我身邊,又穿著女裝──」天狼星坐了起來,邪惡得看著臉色刷白的雷木思(彼得:「天呀!天狼星腦袋燒壞了!」)說道:「如何,要不要當我的女朋友?」
 
雷木思馬上送給天狼星一記飛拳。

 


對呀!事實以定,破碎的戀情,是挽救不回的

--------------------------------------
 
「怎麼啦?莉莉級長?一個人躲在這哭啊?」
「別吵我。」
 
莉莉悶悶得回答道。詹姆則是直接坐在莉莉身旁。
 
「怎麼啦?那隻笨狗惹你哭啦?」詹姆刻意露出生氣的表情說道,「要是我在場的話,我一定會立刻送他上西天。」說完還刻意朝空氣發出兩記直拳,此舉逗得莉莉呵呵笑。
 
「還有啊,今天上午天狼星惹妳哭的事還沒找他算帳。要不是因為之前龐苪夫人罰我勞動服務,我會立刻叫他付出代價的。不過,君子報仇,三年不晚。也許我也該附贈兩記右鉤拳,一記上鉤拳,再加上連環踢十下,手刀猛砍四十下────」詹姆笑笑得對莉莉問道:「怎樣,夠不夠啦?能不能幫妳出一口氣啊?」
 
「這──沒必要。」反正他也不會在在意我了…………一想到著莉莉就心痛,又掉了滴眼淚。
 
「噯呦,怎麼又哭啦?看來是不夠對不對,那───再加上從天文塔上摔下去夠不夠?放心,一切都會是場『意外』的!」
 
莉莉忍不住「噗吃」得笑了出來。
 
「啊!笑了笑了!!」詹姆高興得歡呼,「妳終於笑了!妳笑起來比較可愛唷!要多多笑才行!」
 
莉莉不自覺得臉紅了。
 
「我啊,只希望妳能天天開心、幸福就好。」詹姆笑著對莉莉說:「如果有什麼事,都可以對我說。我是妳的避風港。」
 
「詹、詹姆……」莉莉感動得掉淚,甚至還改口叫他「詹姆」。接著她衝進了詹姆得懷裡,大聲得哭泣:「詹、詹姆……我、我…………」
 
莉莉一直哭、一直哭,她要忘記天狼星、那些討厭的回憶。她要忘了他。

--------------------------------------
 
那天,天狼星和莉莉正好在路上遇到對方。
 
「伊凡,早啊!」
「早啊!布萊克。」
 
悉鬆平常得打完招呼後,兩人擦身而過。

                                                  (全文完)


--------------------------------------
 
該說是小女盡力得吧,真的只能寫出爛文。
時間、情節完全不搭嘎(有興趣者請等待「惡作劇~後台記錄」,看看影是如何得被「審問」)

這是影把這一系列的文章做得整理,希望大家喜歡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