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面就是未完成片段,看懂看懂不懂不懂。我放棄跟我的坑品討論人生。
※ 跟《丑》一樣是我流超能力paro。

 

 

「你不要嗎?」

「我為什麼要呢?」

 

男孩站起身來,日日樹涉這才注意到這並不是個男孩,而是個瘦弱的少年。

再定睛一看,少年原本如大理石般光滑的手背不知何時出現了還泛著紅的點。針孔。少年的嘴唇不似初見時的那般紅潤,頭髮也不再會被人比喻成如陽光般亮眼而是漸漸淡化──

 

那孩子識破了我的技巧。日日樹涉想。

他發現了這只是個夢境,但又和那些逃脫出去的人們不一樣。

 

「這夢如此美好,令人沉醉其中不願清醒呢。」

「那何不永遠駐足於此處呢?」

 

 

 

 

 

這樣說好了。

皇帝在成為皇帝前,就跟許多劇本創作者鍾情的突出手法中描述一般,只是個久臥病榻的少年罷了。

 

「……說,那不是詛咒,是契約時,你不會知道我是多麼的不屑這個答案。他說是我祖上有人和妖物做了契約獲得強大力量,但人類身體無法承受這麼強大的力量,於是我家代代早逝。」

謠傳天祥院英智曾對他的親信這麼說過,但罕有人信了這個傳言,只當作又是皇帝自己隨心所欲做出的新自己設定。

畢竟天祥院英智看上去是那麼的強大,只要一個翻手就能將一切不穩掐死在搖籃之中。

 

但日日樹涉相信。

他一直都相信天祥院英智如自己描述的那般脆弱,或許是被人誇讚成如雪白般的肌膚透露了真相給他,又或許是那頭並不會讓人聯想到陽光、稻草一類自然顏色的鉑金頭髮讓他相信了這個說法,又或許是天祥院英智只要轉過頭來,對著他笑並瞇彎那雙如天清澈的眼──

 

 

 

 

世人說丑無條件地追隨著他的皇。

日日樹涉會說,是皇在自己如鴿子振翅要衝向天際時,用力地抓住了他的雙腳,象徵性地摘了幾根他的羽翅後就將他關到最上等的工匠打造出的最昂貴牢籠,不──

 

「是我自願進去的。」丑把玩起自己尾端挑染成跟皇帝雙瞳相同顏色的髮辮。

他想見識,那個吞噬掉自己美夢的巨獸,能創造出什麼樣的世界,又能走到什麼程度。

然後當巨獸因偽神審判而墮落之時,換自己狠狠抓住他,不讓他摔下死亡的深淵。

 

 

 

 

──天祥院英智,代號無,人稱『皇帝』。

──外傳能力為『排除異己』,實際能力為『絕望吞噬』。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