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多時候,小C會覺得自己是個超級大笨蛋,而且是無可救藥的那一種。明明就被那個男人拒絕了卻依舊在乎對方的一切,就算要硬撐也會掛著笑容與對方嬉鬧、一如往常那樣。

  如果說那只是為了給高中同學一個「兩人是好友」的錯覺也就罷了,但畢業後他們往來仍很密切,對方待自己仍是相同親暱,只有在他女友也在場時才會收斂些。


  ──只要想到自己有耐心聽那傢伙說他和女友的情事,小C就覺得很不可思議。


  小C曾經問過他為什麼要告訴自己,但他卻說因為是朋友、是『從小到大一塊長大的青梅竹馬』,根據本人的說法是『都已經看了彼此窘態十八年了還有什麼不能說的?』的超級好朋友。

  啜引著高中時代作的對杯,小C想到了自己在大學時交往一年就分手的戀愛經驗──

 


  那天沒有下雨,晴朗無比。


  『小C,我想妳也感覺到了,我們之間的熱情早已不再了。』

  『……對不起。』她說,『是我不好。』

  『我什麼都沒說妳就先道歉幹嗎?這樣聽起來好像是我要被甩了、反了吧?』

  『可是這真的是我不好,打從一開始──』

  『好、stop。我先問妳,第一,是誰說要在一起的?』

  『……是你。』

  『很好。第二,是誰說了不會在意對方是否放不放得下上一個人來著?』

  『是你。』

  『第三,是誰說會讓妳永遠開心的──雖然最後食言了?』

  『……你這個笨蛋!不要、不要把錯都算在自己頭上啦!你就是這麼溫柔才會、才會……』

  『被妳用來懷念暗戀的前青梅竹馬嗎?』

  『你的說法好怪。』

  『欸,妳一定要現在吐槽嗎?反正我國文從以前就沒有救了啦。』

  『還敢說……』小C看著自己的男友,原本就討厭哭泣的她卻開始哽咽。

  『好啦,第四,今天提出來這裡分手的是誰?』

  『是你。』感到愧疚,小C低下了頭,『對不起,我──』

  『我不想再聽妳道歉了,好嗎?沒能達成一年內讓妳忘記他這個目標,是我失敗了。我說過我會退出的。』

  『梓……』

  『答應我、小C,就算不能真的抓住妳那青梅竹馬的心,妳也要幸福。』他搔了搔自己的頭髮,『至少不要在因對方和他很像就決定在一起、好嗎?』

  『我──』

  『小C,答應我。』

  『……好。』也就是說,自己和他、 再也不可能成為男女朋友了。『為什麼要犧牲這麼多、梓?』

  『因為……我還是很喜歡妳吧!就算妳的心不在我這。妳看得一直不是我。』


  但這樣的妳,我不會說是無情的、而是天真的。他補上一句。

  這句話小C一直聽不懂,現在依舊不能理解。


  『吶、小C,我和他真的那麼像嗎?』又是搔頭。

  小C笑了出來,但也哭了。『像、像極了……』

 


  梓的要求,她還沒能做到。

  但也許哪天、哪天她是有機會的吧?畢竟──


  「喜歡的對象類型,哪有可能這麼容易變得呢?」


  小C能做的,就是想辦法贏到他的心、那個甩了她的青梅竹馬。

  不管對方怎麼想,她會努力去得到他的心,一點一滴拿走的方式、奪得。

  因為那是梓最後的、也是少數幾個的要求之一。


  她不想辜負那個愛她愛到願意犧牲那麼多的男人的最後希望。

 

 

 

  手機想起了「只對你說」的旋律、是他。

  小C接了起來,「喂?」

  [喂、是我。]對方頓了下重重嘆氣,[小梅真的跑了。]

  「……是嗎?」砰通,小C的新大力大地跳動。

  [是啊。可惡、那個姓蘄的混蛋──]

  「要來我家嗎?我聽你說。」

  [……打擾了。]

  「不會。」


  掛上電話,小C握緊手中手機。

  機會來了,她得好好把握。梓一定會很高興知道自己成功的。


  她轉身,進廚房準備去。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