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終於輪到冰漾了啊!!!!








忘了我。
忘了你十七歲這一年跟我有關的事,忘了你曾有個總是腦殘的學弟,忘了你當過妖師代導人的一事,忘了……




         有關褚冥漾這個人的一切一切。






相對的,我也會忘了你,一如你忘了我一樣。
只因為你是我最親愛最重要的學長。























自從與鬼族大戰醒來之後,他一直有種感覺自己身邊好像少了些什麼。明明身邊的人都告訴自己一切如常,但他就是覺得有些不對。

隔壁的房間應該要住人。
腦袋裡應該要常常出現另一個聲音。
自己身邊不該出現這麼多學弟妹。



太多太多的不正常,他卻不知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冰炎,怎麼了?」身邊的搭檔摘下面具問著正仰頭看著夜空的他,臉上有些意外的神情。


也是,難得自己會在任務尚未完成前把注意力轉到他方。
但他就是轉移不了自己的視線,總覺得那夜色太過眼熟、過份的熟悉。



                  忘了我。


               夜色髮絲飄動著,如水如絲無法捉摸。


                     忘了我。


                  墨般色調的雙眼除了淚水溫柔多了堅定。





             忘了我。






「……沒什麼。」甩頭,他強迫自己回神但依舊忍不住開口詢問,「夏碎,你認識一個黑髮黑眼的人嗎?」

「什麼?」

「算了,不重要。」



他把疑問壓回心底,不再去想剛剛腦海中閃過的片段。




也因此他沒有注意到自己搭檔皺眉的表情。

















「冥漾,怎麼突然發呆了。」衛禹叫了下身邊的友人,讓對方回神。
「啊,抱歉。」
「沒關係啦,」看向褚冥漾剛剛盯著看的物品,「這項鍊有什麼特別的嗎?」

那是一個牌子式的項鍊,銀色面版上畫了幾條焰紅,設計得很漂亮。


「也沒什麼啦……」褚冥漾自己也說不上為什麼,就是在看到那狗排項鍊時會愣住,好像再哪裡也看過相似的物品。



                  白銀中帶著焰紅。

                      永遠都很強大的背影。



似乎有種很熟悉的感覺但褚冥漾就是說不清楚,他對於這一切感到朦朧不清,似乎有人以手遮住了他的雙眼讓他看不清楚過去的回憶。



他現在是某市立高中的一年級學生,比同班同學都來得年長一歲。

根據自家姊姊的說法是因為高一時出過意外在醫院昏了快一年才起來,重考一次基本學力測驗後他進入了現在的高中讀書。

也許是昏了一年自己的衰運也減少不少,也或許是考前他那大學的魔女姊姊帶著他唸書,甚至陪他去考場幫他定心,才讓他這次的考試成績不錯得以進入公立學校。



但褚冥漾卻覺得有些不對勁,感覺上生活少了什麼。

有時候自己在腦袋想事情想到一半會自動抱住自己的頭像是要避免被人巴,有時候在半夜家中走路會看到奇怪的東西,身邊似乎要有一群朋友和自己嘰嘰喳喳地說些非常識所能理解的事物,還有……



         『如果心能說話,那一定是咒一般的言。』


他腦海裡常常浮現那句話卻又不明白是在哪裡看過。
好像是有人告訴他的但卻想不起來是誰。



心的角落好像缺了一塊東西,但他不知道是什麼。




「冥漾,你還好吧?」有些擔憂友人的走神,衛禹問道:「今天還是不要逛算了。」
「我沒關係。」
「是嗎……」
「真的啦。」褚冥漾露出笑容率先往前走,「走吧。」






走在他身後的衛禹皺眉看著對方有些僵硬的笑容,嘆了口氣他知道自己什麼都不該說,因為那是褚冥漾自己的決定他無權干涉。

雖然他真的不覺得這個決定是好的。






你這個決定,錯了。

一直以來他很想這樣對友人說,但衛禹說不出口。
因為他在告訴自己這個決定時正在哭。

明明不想要這麼做不想要忘記那個人,為什麼要這樣做?



『因為他是我最重要的人。
『如果忘了我可以不傷害到他。
『那,


                『我寧可他這輩子都沒看過我。』




冥漾,你真的好傻。
真的好傻。








        忘了,不會比較輕鬆啊。


















冰炎的記憶裡有個不存在的人。
那個人曾經是他的代導學弟,也是他最重要的人。

但他忘了他。




褚冥漾的記憶裡有個不存在的人。
那個人曾經是他的代導人,也是他這輩子最在乎的人。

但他選擇忘了他。









    Forget me, please.

          My love.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