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chainshadow (Ariz) 看板 BB-Love
標題 [自創] 鬼屋(全)
時間 Tue Dec 18 19:20:19 2012
───────────────────────────────────────

雖然是鬼屋,但一點也不驚悚。
更別提我超展開了orz


【鬼屋】

  我小時候住的地方,附近有個廢棄的屋子,據說那裏曾經發生過兇殺案,全家人被強盜給殺死,所以那個房子就被拋棄在那邊。以前我從小學要回家都必須經過那個地方,大家都是低著頭走過,不敢看窗戶裡面。

  屋子裡面會吃人的惡鬼。附近的大哥哥大姐姐們都這樣說,也因此那棟屋子成了一些人的試膽地點,每年農曆七月晚上就會有人偷偷約了去那邊探險,據說還真的有幾個看到鬼。

  這些本來都跟我無關,直到小胖子把我抓去一起試膽。


  小胖子是住在我的鄰居,跟我同年同班,因為我跟他感情很好,長得高,打架又很厲害,所以沒有多少人敢因為他的身材找他麻煩。但今天下午的時候小胖子卻說他因為被人笑說沒膽子,結果吵到最後就是那些人要小胖子去鬼屋探險一次,然後拿一塊鬼屋三樓的窗簾下來。

  大家都知道,鬼屋三樓的窗簾跟另外兩層不一樣,布滿了灰塵,偏偏又很好扯,所以要當去過鬼屋的證據就要用這個。目前看來是還沒有被扯完,也難怪小胖子會被人這樣要求。

  我本來是不想理小胖子的,但最後看在他說願意分我他的便當──林阿姨據說是得過什麼什麼大獎的廚師,她做的東西好吃極了──的份上,我答應了和他一起去探險。

 

  我們約在吃完晚餐後到鬼屋前集合,我兩手空空地到了屋子前,小胖子則是背了個小袋子,裡面裝了把小剪刀。

  「我跟媽媽說要來找你做美術作業,然後媽媽說剪刀很危險,要拿袋子裝。」小胖子露出有點緊張的笑容,肉肉的臉有點泛白。

  我比了個禁聲的手勢,小胖子配合地捂起了嘴。然後我們都聽到了奇怪的聲音,很小聲,悶悶地,但是在這種情形下更顯得鬼屋的可怕。我才不會承認我想退縮。

  「走吧。」我說,小胖子則是緊緊抓住我的手,跟著踏進了鬼屋。


  大家都知道鬼屋的大門是鎖著,但一樓的窗子都壞得差不多了,所有進鬼屋的人都是從爬窗子進去。我先協助小胖子爬了進去,這真的很困難,他好重,我撐得很累,好在他最後還是進去了。

  「你該減肥。」在跟著爬進房子後,我說。小胖子小聲地對我說對不起,然後又抓住了我的手。他抖得好厲害……大概跟那個聽起來在小聲哭泣的聲音有關,也可能跟我們所在的房間有關。


  早就聽說房子的主人是個很富有的家庭,但我沒想到他們會有一個……收藏間。整個房間一半是甲蟲標本一半是日本女兒娃娃,甲蟲標本不可怕,但那些娃娃就不一樣了。光線很昏暗,娃娃卻是慘白的,然後再搭配那個有點類似嗚嗚嗚的哭聲……

  小胖子湊倒我耳邊問:「喂……你聽到了嗎?」

  我當然聽到了,但我才不會說我害怕。


  我跟他說了一句不要管後就拉著他走,我有些厭惡地握上了那個滿是灰塵的門把──看來大家不愛走這個房間──轉開,進入了大廳。

  大廳很髒很亂,不過很明顯有幾道不同的腳印──看來其他房間沒那麼可怕,其他人都有先做過功課──通往了樓梯。我和小胖子都發現大廳裡似乎比較能聽見那個怪聲音,比剛剛在收藏室裡大聲了些。

  小胖子把我的手握得又更緊了些。我咬著牙把他拖上了二樓。


  爬上二樓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巨大的鋼琴,比較意外的是它鋼琴蓋是打開的,琴鍵上灰塵也沒有其他物品來的多。我想起最喜歡講鬼屋狀況的強哥,他說媽媽跟小女兒是在練琴時被闖進來的強盜給殺了,一人一刀被劃過喉嚨,放血死的。強哥說強盜是個愛鋼琴的人,所以拿布把琴鍵上的血全部給清了乾淨才去殺其他人,所以琴鍵白得發亮,琴蓋也沒有蓋起來。

  『還有人看過媽媽跟小女兒彈鋼琴的幽靈,不過鋼琴沒有發出聲音就是了。』強哥那時候表情故意弄得很可怕說著,嚇得一群小孩子都哭哭啼啼的。不過我沒有哭。

  二樓似乎聽得更清楚了,除了哭聲外,還多了點怪異的……讓人不會形容的叫聲。我和小胖子都把手牽得緊緊地。我好像聽到那個聲音有在叫什麼人的名字。


  「阿助,我好像聽到兩個人的聲音…」小胖子湊在我耳邊說。他全身都在抖。

  「兩個人?」

  「恩……」小胖子的聽力很好,這點我從不質疑。所以現在有兩隻鬼在……三樓嗎?


  我們看了彼此一眼,然後下定決心走上了三樓。

  三樓跟一樓的擺設很像,也是我們的最終目的地。我們要窗簾正在不遠處隨著吹進來的風飄啊飄。但三樓的聲音明顯比之前的大很多,而且感覺地板在晃。

  「阿助……」小胖子拉了下我的手,不敢自己一個人往前走。

  我想再走幾步我們就結束了,所以就拉著小胖子跑了過去,催著他拿剪刀把窗簾剪了,我則是雙手打開把他護在我身後,像老鷹抓小雞遊戲中的母雞。


  然後,突然間,什麼聲音都沒有了。原本的呼呼聲,嘶嘶聲,嗯嗯聲,反正現場除了風吹起窗簾的那個啪搭聲外什麼都沒有了。地板也不搖了。

  小胖子一手拿著剪刀,一手拿著布,緊張地看著我。我也緊張地看著這層樓幾個門關死的房間,就怕哪個房間突然衝出什麼東西來。

  「我們走吧!」小胖子眼睛有點紅地跟我說。

  「你把東西收一收吧!」我緊張,有些語無倫次地說。我發現我也在抖,抖得甚至比小胖子還厲害。

  小胖子很快的把東西都放回了袋子裡──他還是有把剪刀放回剪刀套──抓著我的手隨時準備好要跑的樣子。

 


  「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閉嘴!!!!」

  最左手邊的門碰的一聲打開,把我和小胖子下了一大跳,然後光著上半身的強哥就從房間內走出來並對著我們大吼了。強哥表情像是要殺人,所以我和小胖子連忙把自己嘴巴給捂起來。我從來沒看過這樣子的強哥,在我的認知中他就是個會講鬼故事嚇人的高年級生。


  「原來是你們兩個小鬼,怎麼跑來這了?跑來就算了,一直講話,」強哥很不爽地看著我們,「小福都被你們嚇昏了。」

  我:「小胖子和人約定試膽,我陪他來。」

  小胖子:「……小福?」


  強哥的表情也柔合了點,他搖了搖頭,「東西拿到了就走吧。」

  「是,強哥。」我連忙拉起小胖子的手腕要往樓下走,但小胖子卻站在原地。我看到他一臉古怪,想要問些什麼又不敢開口。

  「小孩子別管這麼多。」強哥說完就轉身回去那個房間了。


  我怕強哥生氣──他很會打架,比我還會,而且打人很痛──就打小胖子,硬是把他拉下樓。小胖子一直回頭看,一直到分開的時候都沒有說話。

  我想大概是那天晚上發生太多事情,小胖子嚇到了什麼,畢竟隔天去學校時小胖子又跟平常一樣跟我一起去上學。唯一不同的是小胖子很常跑去找強哥跟小福哥,兩個人或三個人會湊在一起小聲講東西,這讓我覺得很不習慣。我問過小胖子是不是被強哥收為小弟什麼的,但他總是否認,而且我也沒看到強哥或小福哥支使他。

 

  等到我小學畢業時,我們全家搬到了台北,再也沒有回來過。

 

  幾年後,我大學考上了台南的,由於老家賣了,所以我不是住宿舍就是附近找地方租屋。我趁著暑假難下,隔了六年回到台南,一切都變了,而印象中的鬼屋也不在了。我站在鬼屋的原址看著新蓋的大樓,總覺得十分感慨。

  不過還好大部份的人都沒有搬家,我一家家串門子,認那些小學時認識的朋友。我也找到了小胖子家,林阿姨很開心地做了午餐給我,跟我說俊義──小胖子的本名──去補TOEFL,下午才會回來,很熱情地留我下來一起晚餐。

  我拒絕了,反正同在台南,以後要蹭飯有的是機會。


  我跑到曾經的小學,趁著暑假學校沒有被限制進出,在裡面晃了晃,發現有的樓翻新了,操場上多了些設施,有棟樓拆了。當我出來時,看到附近的公告欄上貼了很多租屋資訊,我開始一個個看了起來。我還沒想好要住學校宿舍還是租屋,畢竟我對這裏很熟,還住學校就感覺有些怪。

  有個跟我差不多年紀的人走到了我旁邊,然後似乎是打量了下我才拍我的肩搭訕。


  「嘿,你在找房子住嗎?」

  「對……」

  「我家有在租房間,你要嗎?」

  「咦?」


  我這時候才仔細看了看對方。對方比我高了快一個頭,頭髮染成棕色,穿著比較偏韓系,整個人笑嘻嘻地。我沒有印象看過這個人,大概是後來搬過來的,但我又覺得我可能看過他,想不起來。

  仗著對這裏還算熟,我請對方帶我去她家看看,但他越走我越奇怪──十幾分鐘前才經過的地方,總不會這麼巧,對方住我舊家吧?


  「我家到了。」


  他的確是往我家的方向走,但在走到我家前就停了下來……他停在林阿姨家。這時候我反應再怎麼慢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笨蛋阿助,還沒認出來?」我傻眼地看著對方朝我湊過來,一腦袋撞上我的頭,「我就是那個小胖子,林俊義啊!」

  「……你變太多了。」我揉著被撞疼的前哦。小時候又矮又胖,現在又瘦又高,最好是認得出來啊!

  「哼哼,我現在比你高啦~」他一手搭上了我的肩,像小時候我會做的那樣,「歡迎回來啊~」

  然後他在我臉頰上親了下。


  「這些年我可和強哥學了不少,阿助你等著吧~」


  我傻眼地看著他,然後他這次就直接親到了我嘴上……


    【END】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