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孫肖群後大家一起玩的接龍肉,接了第六棒,責任有點重大。反正就是歡迎喜歡孫肖的大家一起加入這個畫風魔性的QQ群唄:67031140

 

看著窩在自己懷裡的肖時欽露出如此表情,孫翔全身的血液衝上了腦袋。他能感受到對方靈活的手指已經從腹部往下慢慢按壓到了鼠蹊部,敏感的部位受到如此熱烈的刺激讓孫翔覺得自己隨時都要噴發出來。

忍不住了。

孫翔的手探到肖時欽的穴口附近,按壓了幾下便鑽了進去,馬上就受到兩側括約肌熱情的包裹。而肖時欽因為前面被跳蛋跟手機的入侵過,反而隱約有些覺得一根指節的入侵已經滿足不了進入狀態的他了。

「…給我……」肖時欽臉貼在孫翔的脖頸邊,「把你的東西…進來……」他反覆著進來兩字,臀部小幅度地磨蹭著孫翔的胯下,變相帶動體內的指節撞上不同的位置,增加一些快感。

「好,小事情。這就給你。」

孫翔歪了下臉親親對方的耳根子,抽出手指後左手就扶著自己的巨根緩緩進入肖時欽的體內。緩而堅定的動作讓肖時欽感覺自己像是正在被插入竹棍子的肉片一樣,比跳蛋還要粗大的性器讓下半身傳來的腫脹感揮之不去,他不可自拔地收縮著自己的腸道,像是要把對方擠出體外,又像是要阻止對方退出的動作,只能繼續前進……坐在孫翔身上的他突然發現地心引力是個多麼地令人感情複雜的存在。

最終,他感覺到孫翔的陰毛似乎戳到了自己的屁股上,有些硬有些癢,但這樣總算是到了個頭了。肖時欽想,然後繼續努力地放鬆自己直到感覺到孫翔的整根陰莖都被吞入了自己體內,只剩下沉甸甸的囊袋在外。

孫翔抱緊了肖時欽,不斷在他耳邊叨念著裡面有多舒服。「我會死在裡面的,小事情。」

「……別說傻話。」

「我是說真的,你那裏緊緊包著我,好舒服。」孫翔說,「好想就這樣永遠待在裡面。」

肖時欽捫心自問也覺得這沒什麼好害臊的,也不是第一次做愛了,孫翔也不是當年那個連潤滑都不知道的愣頭青,這樣的情話他不需要感到不自在……可是肖時欽還是覺得有股火燒上了他的臉,燙得讓他不敢去看孫翔的臉。

「小事情,我要動啦。」孫翔話才說完,肖時欽就感覺到體內的巨碩微微往後退了點,然後猛地衝撞上來。

「啊!」肖時欽連忙抱住對方的脖頸穩住自己,但孫翔的動作卻越來越快,雖然不大,可是因為才短小分離下就又猛撞回來的來回抽插,反而讓肖時欽覺得快感累積的速度更快……太快了,有些難以應付。

他本能地收縮穴口,卻讓孫翔因為刺激而更加猛烈動作,囊袋與臀肉間啪啪啪相撞的聲音布滿了整個房間,肉撞肉的觸感讓肖時欽害羞的同時感受到了更多的興奮與快感。舒服,真的很舒服。

可這樣還遠遠不夠。

也許是前戲太長了,也許是因為被道具挑逗地太久了,肖時欽覺得自己的後面像是個無底洞,快感累積起來但離滿足還有一段很長的距離。他想要更多──更多的刺激,更多的快感。他希望孫翔能夠更大幅度地操他,或是多撞一撞他敏感的地方,再不然摸一摸他身體其他部位,而不只是安分地抱著自己的腰也好……

肖時欽有些迷糊地想,自己不是精蟲上腦了,就是真的被孫翔給操壞了吧。


「孫翔……」

「……什麼?」孫翔聽到肖時欽叫他的時候還沒有反應過來,滿腦子只記得衝刺的他花了點時間才讓大腦反應過來,連忙停下動作緊張地問對方:「我弄痛你了嗎?小事情你沒事吧?」

「你……」肖時欽猶豫了下,決定不去解開這個誤會,「你先退出來下。」

孫翔連忙把自己的東西退出來,雖然他全身都在咆哮抗議著如此行為,甚至有一部分的大腦在跟他說肖時欽腸壁都夾著你不放肯定沒有受傷,但孫翔不敢賭。他真的怕肖時欽因為自己的過分舉動而受到傷害,尤其是對方已經表達出自己的不舒服。

「小事情你哪裡不舒服?是被我操壞了嗎?需不需要送你去看醫生?」孫翔把肖時欽翻了個身,讓他趴在床上,仔細地觀察著對方肛門那邊是否有任何受傷的痕跡。

肖時欽其實還是有點感動的。曾幾何時,當年那個跩到不行的孫翔也會擔心人了?不過現在的重點不是這個……

「沒有嚴重到要看醫生,」肖時欽人本來是趴在床上,說這話的同時翻了個身,然後趁著孫翔因為自己的動作而後退了些的同時用雙手把雙腿抱到了腦袋後面,將自己還未滿足的後穴跟精神奕奕的陰莖都展示在孫翔面前。

「我想我只是被你操壞了,你再進來檢查看看?」

孫翔愣了好久才終於明白肖時欽話中的意思,他臉上掛著不懷好意的笑容,說:「小事情,你剛唬我呢。」

肖時欽不置可否。他笑著聽孫翔反覆說著那句話,看著對方下了床去拿了些東西。孫翔回來的時候手上拿了條領帶;肖時欽腦袋一轉,大概猜到了對方想要做些什麼。

「小事情你說,是不是該罰?」

「該。」肖時欽語帶笑意地回答,由著孫翔壓了上來把自己的視野用領帶遮住,然後在對方起身的時候問:「只罰這個?」

「……我來了。」

孫翔就著對方雙腿大開的姿勢調好自己的位置,手抓著自己的陽具就拿龜頭撞入了從剛剛就一直收縮、甚至還流出些潤滑液體的穴口之中,又一次被直腸熱烈歡迎包裹的感覺讓孫翔欲罷不能,急吼吼地由上而下地幹到了最底,直到雙球都撞上對方屁股才停下插入的動作。

肖時欽只覺得自己又一次地被撕裂成了兩半,刺激到大腦的快感讓他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失去了視覺後他能清楚地感受到體內的碩大並不安分於進來就好的現況,那東西又開始往外退出,縱使他有心挽留對方也還是退到只剩下頂端在自己體內,然後孫翔又狠狠地一操到底──

肖時欽終於覺得這做愛比較像是做愛了。他爽到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孫翔開始最簡單的抽插。肖時欽覺得自己的靈魂都隨著對方的大屌前前後後地來回在跑動著,他無法把自己的注意力從下身移開,前面勃發挺立的陰莖似乎隨時都會被因為太過刺激而被幹到射出來……

「啊!」肖時欽突然感覺到自己左胸的乳頭被狠狠地捏了下,驚叫出聲。

「小事情,多叫一點,我喜歡。」孫翔又捏了次對方的乳頭,很滿意地聽到肖時欽又發出了動人的叫聲。

 


這個夜晚還沒有結束,他還有很多把戲沒有耍出來呢。


【TBC】

====
後記://
對不起我的孫翔一點也不酷炫跩霸屌(默

只是我覺得如果他們真的處了一段時間,孫翔二的時候歸二該清醒還是會清醒的,所以這邊我讓他因為心疼肖時欽而主動退了出去;我的想法是他分得清楚哪些是「嘴上說不要實際上想要」跟「不要」,如果今天肖時欽是呻吟說要壞掉了什麼的,孫翔才不理咧,該怎麼幹就怎麼幹,可是肖時欽認真地叫了他的名字,不像是那種到點的驚嘆抒發,而是有些迫切地叫了,進而導致孫翔誤會肖時欽是不是受傷了。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樣的兩千字好短……對不起我的肖時欽沒有因為太過刺激而哭,孫翔的把戲也不夠多不夠驚豔,這些場景就交給我們最清新正直的土豆奆奆來處理了(咦)噢對了,聽說是一個月終於進去了?恭喜啊孫二翔,繼續努力吃肉吧。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