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樣老師超讚超腦殘(耶)的啦!!!大家都快去看快去看快去看!!!!!!!
  *是說這一篇都被我惡搞了耶……算了王樣要寫成像符文那樣會變調的(耶
  *不要問我為什麼為真冬銜領主演,要怪就怪老師為什麼只畫了一個少根筋的帥氣女主角旁邊還為了一群男性吧(慢著 況且我是真受派的唷揪咪(噁
  
  
  
  
  
  
  
  A.舞真
  
  
  「啊,妳把頭髮剪啦?」貌似不經意拈起幾縷髮絲將之放置對方耳背後。
  
  「恩。」
  
  對於舞苑的親暱動作感到生疏,真冬發現自己對於久違的學長感到緊張不安。
  
  明明才幾個月不見不是嗎?那個喜好特殊又搞笑的舞苑誘人去哪了?
  
  
  「這樣很可惜呢。老實說我比較喜歡長髮的妳。」
  
  「咦?」
  
  ──不會吧剛剛那是告白嗎那個舞苑怎麼會對我說出這種話呢可是氣氛這麼好那句話不是告白是什麼原來這就是傳說中一男一女進入閃死人不償命墨鏡破幾副不是我的錯路人你要帶可魯可以但請注意環境整潔的甜蜜蜜兩人世界的入口嗎我該答應嗎可是對象是舞苑那個舞苑學長那個有怪──
  
  「因為一想到真冬大姐有可能用她那頭秀髮來絞殺我,讓我有機會體驗那美妙的窒息感,我就忍不住顫抖啊啊啊──!!」
  
  
  一、二、三。
  
  
  「──你這麼想死我現在就成全你!!」上鉤拳!
  
  
  
  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B.寒真
  
  
  「真冬大姐好過份,真的太過份了。」
  
  「寒川──」
  
  「這一次我不會原諒妳的!」
  
  寒川航平那一臉肅殺之氣讓黑崎真冬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她這才意識到當年那個只會真冬大姐真冬大姐叫著、跟在自己身後跑著的可愛國中生以不復存在。
  
  才短短一年已經改變這麼多了嗎?真冬有點無法接受眼前少年的巨大改變。
  
  
    不過──
  
  
  
  「──不過就是吃了一塊雞塊而已你生什麼氣啊!?」真冬炸了。
  
  「真冬大姐你不懂那可是最後一塊雞塊耶!把我的雞塊環來!!」
  
  「大不了我在去買給你嘛!」
  
  「不行,那不是最後一塊!!」
  
  「你對最後一塊的怨念是有多大啊?!」
  
  ──幼稚!!
  
  
  
  
  
  
  C.桶真
  
  
  自從明白「夏男=摩斯密碼女」後,桶川就一直陷入低潮中。
  
  
  
  「──我竟然被女生打敗我竟然被女生打敗……」
  
  「老大你不要這麼沮喪啦,」真冬陪笑說道,「像打架這種東西就是要看運氣嘛!不管在怎麼強也會有遇到打輸的時候嘛!」
  
  「──原來連命運女神都瞧不起我了是嗎?」
  
  「不是啦!!」為什麼會解讀成那樣?!
  
  「摩斯密碼女你不用安慰我了,」把自己縮進雙腿裡,桶川現在看起來就是一副被打敗的樣子,「反正我就是──」
  
  「才沒有咧!老大你很厲害的!!」
  
  「不用在安慰我了,而且妳不是新老大嗎?幹麻同情我這個敗者?」
  
  「老大是我的朋友,才不是什麼弱者!!!」
  
  「……真的?」
  
  「沒錯!!!!」
  
  
  用力把坐在地上的桶川給拉了起來,真冬露出了極度燦爛的笑容。
  
  
  「老大,既然我們是朋友,所以你不會把我的秘密說出去對吧!」
  
  「當然!」很好!!不用怕被揭發也不用擔心被退學了!!!!
  
  
  
  ──於是乎,黑崎真冬又度過了美好的一天,不但確認了朋友還成功保住自己的秘密,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over.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