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洛姆生日賀文!!!(不要跟我催初髑唷(喂#
  *自創角色出現有。英文懶得翻譯成義文中文有。命名無能有。時間跳痛有。個性歪掉有。(你到底沒有什麼啊#
  
  
  
  
  
  
  
  
  
  
  
  
  
  Before。 她說她的命他的一切都是那個人給的。
  
      Present。 她說她心底已經有個如天般高的信仰存在。
  
           After。 她說她這輩子最愉悅的事莫過於遇見他。
  
  
  
  
  
  
  ── Well, it’s not a big deal.
  
        那個男人用帶著濃厚口音如此表示。
  
            ── I’ll get you anyway.
  
              嘴邊彎起的勝利微笑是那般的有自信,湊近耳畔的惡質地說:
  
  
  
  
                        ── YOU ARE MINE.
  
  
  
  
  
  
  
  
  
  
  
  
  
  
             三段式進行曲。
  
  
  
  
  
  
  
  
  
  
  
  Before。
  
  
  
  「我喜歡妳。」
  again?「嗯,但我沒那麼喜歡你。」
  
  
  Chrome輕輕地眨著那偏長的眼睫毛,一扇一扇地如蝴蝶正要拍翅起飛,罕見的菖浦色瞳孔透露出淡淡的憂傷,臉色也許是為了剛剛突兀的對話而有些蒼白,略薄的紅唇緊張地抿了起來。
  Alaudi知道就是那小巧的美成功地吸引自己的目光。
  
  
  
  「我心底有人了。」
  「我知道。」
  「那還問?」
  
  
  Chrome露出了甜美的笑容。老實說這樣Alaudi很不是滋味。
  
  
  「就那麼喜歡那男人?」
  「畢竟是他將我從那個魔窟救出來的。」Chrome微笑,但那笑裡又多了些甜蜜與無奈,「女人嘛,不都會對所謂的英雄動心嗎?」
  「……明明就是個變態。」
  「情人眼裡出西施。」
  
  
  Alaudi辯駁不能。
  
  
  
  
  After。
  
  
  
  「庫洛姆你真幸福。」
  「耶?」
  
  輕柔地替女人梳妝打扮,三浦春突兀地開了口。想當然爾被點名者吃驚地答覆不了。
  
  「因為妳跟他相處得真好。」
  「是、是這樣嗎?」
  「對啊,看起來超甜蜜的呢!」停下手中梳髮的動作,春拿起放在一旁桌上的髮飾並悻悻然地補上一句:「哪像我跟隼人天天吵來吵去的。」
  「沒有啦……」
  「不過想不到那個人竟然也有這麼柔情的一面,我一直以為他只會打打殺殺的呢。」
  「……他對我很好、真的。」有些不自在地紅了臉,庫洛姆小聲地說道。
  
  很喜歡很喜歡很喜歡、那個男人。
  喜歡到只要念著他的名字就會覺得像是在吃蜜糖般的甜蜜、看見他英俊帥氣的臉龐就覺得腦門一陣熱、聽到他有點惡質地用那低沉魅惑的嗓音在耳邊炸開時就像是被電流流過般會害羞地大抖一下。
  
  
  
  
  
  
  看見鏡子裡安靜的女人突然臉紅得跟什麼一樣,春笑開了。
  
  「──妳真的很幸福呢、庫洛姆。」
  
  
  
  
  
  
  Before。
  
  
  
  望著宣誓完主權的Spade離去的背影,Alaudi的拳頭鬆了又握、握了又鬆。
  
  
  「……還是把他抓回去審問好了。」他手癢了。
  「當然不行。」Chrome一秒否決。
  「妳干涉不了。」
  「他是我的男人。」
  「那又如何?」不服。
  「就憑你一再被我拒絕卻還深愛我。」
  
  
  再一次地Alaudi辯駁無能,只能回房把氣出在無辜的部下上。
  
  
  
  
  Present。
  
  
  
  「妳是六道骸的誰?」
  「為、為什麼這樣問?」堇色瞳孔又是畏懼又是不解地看著對方。
  「妳用的招式跟那個混帳一樣。」
  「……請注意你的用詞。」
  
  
  生氣了?意外發現對方死穴的雲雀笑了。
  
  
  「我偏要說他是個混帳妳又能怎麼樣?」
  「雲之守護者。」沉著臉色。
  
  
  
  見到此景雲雀心底更加喜悅了。
  他期待著,與這神秘女孩更多的接觸。
  
  
  
  
  
  
  Before。
  
  
  
  「你知道嗎?我一直拒絕你的原因還有一個,」也許是因為光線問題,Chrome的笑在Alaudi眼中竟看起來帶有著Spade一貫式的嘲諷,「就是你的髮色太明亮了,我喜歡暗色系。」
  「……耍人者、逮捕之。」
  「算了吧你捨不得的。」輕笑。
  「要不要真的來試試看看我捨不捨得把妳抓走囚禁起來?!」
  「少狂妄了,你連我本體在哪都不知道。」
  
  
  嘖,被看出來了。一直以為自己隱瞞得很好的Alaudi暗自咋舌。
  
  
  
  
  
  
  After。
  
  
  
  「給妳。」
  
  
  大掌一把抓過庫洛姆並塞了杯飲料給她,後者連忙畏畏縮縮地道謝起來。
  
  
  「這麼畏懼我嗎?嗯?」惡質地玩弄戀人的髮絲,果然看見她的臉頰迅速飆紅,「我記得我只准許妳對我多依賴點喔。」
  「不、不是啦!只是……」
  「只是什麼?說出來、我的庫洛姆。」
  
  
  緋紅色的臉頰像是代人採收的蘋果般鮮嫩,讓他忍不住在上面偷咬了一口。
  
  
  「再不說我可就不只是親臉頰了。」
  「太、太犯規了啦……」
  
  
  雖然是如飛蟲般小聲的回應,但聽到了還是能讓人感到心情愉悅。
  所以他笑了。
  
  
  
  
  
  Present。
  
  
  「我會一輩子追隨著骸大人的。」
  「妳跟他有什麼關聯?」
  
  
  看見女孩臉上猶如再做夢的神情,雲雀不自覺地動了氣。
  
  
  「……我現在能在這裡,全都是因為骸大人。所以──」
  
  
  三叉戟憑空冒出在女孩手中,庫洛姆沒有被眼罩遮住的紫羅蘭眼微微瞇了起來。
  
  
  「請你不管怎麼樣都不要說骸大人的不是、好嗎?」
  「喔?我說的可是事實。」
  
  
  握緊了銀拐,他也有了大開殺戒的打算。
  
  
  「一樣。請不要汙衊骸大人的形象。」
  「我偏要說你又能哪我怎麼樣?」
  「請自重,雲之守護者。」
  「叫我雲雀恭彌、女人。」
  
  
  雲雀猛地俯衝過去,差一點就攻擊到目標的銀拐卻被三叉戟給檔了下來。
  
  
  「戰吧。」也許是因為知道對方也有一定的水準,雲雀笑了,「讓我看看妳能為妳的信仰堅持到什麼樣的地步。」
  
  
  輕輕往後一躍躲開了自腳底竄上來的火柱,雲雀無懼地再次與庫洛姆交戰起來。
  
  
  
  
  
  
  
  Before。
  
  
  
  「我愛妳。」
  「但我不愛你。」
  「就算那混帳不在了?」
  「對。」
  「就算他背叛了Giotto。」
  「反正你也沒對首領多忠誠。」當然我也是。她笑著補上。
  「就算Spade他把妳拋下留在這裡一個人面對這些審問?」
  
  
  Chrome感到煩厭了。她面露不悅之色,伸出食指警告地擺了擺。
  
  
  「Alaudi你特地來禁閉室不是跟我講這些廢話對吧?要說什麼就快點說。」
  
  
  對於Chrome這番話,Alaudi動了怒氣。
  
  
  「妳明明就知道他的心中在乎的從來不是妳!!!」
  「是啊、我知道。」自嘲地笑,「但我在乎他。Alaudi,就像你一樣,我深愛著那個永遠不會真心愛上我的他。」
  
  
  一陣沉默。Alaudi再一次開口時聲音比往昔來的沙啞。
  
  
  「妳真的打算這樣拒絕我一輩子?」
  「我從不違背自己的心、你知道的。」
  「……我可以給妳妳所想要的依賴,妳也知道我要的從來不是崇拜。」
  
  
  Chrome沒有馬上回應而是沉默地思索一陣子,最後才艱澀地開了口。
  
  
  「下輩子吧。這輩子的我沒有資格擁有那些東西。」
  
  
  ──如果真的有來世,你再給我你那滿腔熱情但我接受不起的愛意吧。
  
  
  
  
  Present。
  
  
  
  「妳很崇拜那個混帳嗎?」
  「是的,還有請注意你的用詞、雲之守護者。」
  「雲雀恭彌。」
  
  
  看著對方以沉默來表示抗議,雲雀也皺起了眉,但基於一些私人因素他不想馬上再戰一場。
  只要一扯到那個混帳六道骸平日畏畏縮縮的女孩就會變了個人。煩死了。
  
  
  「我會超越他的。」在她的心中。
  「什麼?」
  「沒妳的事。」
  
  
  
  ──這種東西還是要潛移默化會比較好。
  
  
  
  
  
  
  
  
  After。
  
  
  
  「喂。」
  「嗯?──你!!」不經意地轉頭回去,庫洛姆馬上因為眼前的景象而激動地說不出話來。
  
  
  那個孤傲的男人竟然單膝跪在她面前,手上還拿著一個盒子。
  想也知道那裏面裝著是什麼!庫洛姆的腦袋就算熱呼呼的還是能想著這簡單的答案。
  
  
  「我愛你,所以嫁給我。」眼底發出精光,卻又同時像是在看最尊貴的寶物看著庫洛姆,「妳沒有拒絕的權力。」
  「這、這…我……」庫洛姆完完全全慌了手腳。
  「說妳願意、我的庫洛姆。」眨著她最喜歡的濡羽色眼,他命令著:「把妳的未來交給我雲雀恭彌。」
  
  
  
  
  
                                「──好的。」
  
  
  
                                   fin.
  
  
  
  
  
  
  
  
  
  
  
  後記://
  
  時間表有點亂。
  
  簡單來說before是Alaudi的故事,present是雲雀的故事,after是十年後的故事(當然也可以說『before是被拒絕期,present是磨合期,after是閃光期』啦XDDDDD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