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漾重漾重漾萌~
  *突然發現手寫稿單篇的都是這個世界而非正常向的囧
  
  
  
  
  
  
  
  
  
  當他睜開眼的同時,窗外天空的顏色正由宵藍轉淺、開始泛白,背後柔軟的觸感及蓋在自己身上的白被讓青年頓時理解自己正睡在床上的事實。
  
  
  所以說,他真的睡了一整晚?
  
  
  想起昨晚被妖師用言靈逼上床睡覺的場景他就想笑,對方甚至使用了他們一族代代相傳的祈禱之詩使自己能夠一夜好眠。
  而這一切全都是因為自己每天只睡兩小時的事情被他發現了。
  其實這對他來說不算什麼,但妖師卻跟他堅持這樣會睡眠不足然後就會像某火星人之王一樣陷入瘋狂黑暗期愛找人麻煩來發洩……
  
  
  老實說他覺得那位混血精靈會有如此暴躁的脾氣絕對和睡不睡得飽無關,而是和妖師腦袋乾淨度有關。
  
  
  思及此,青年本來面無表情的臉上難得露出了帶有寵膩的笑容,身體翻了個麵、手也輕輕撫摸著與自己同床共眠的黑髮少年的臉頰,心底有股暖流流過。
  
  說真的,他不太懂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緒……好像都是不殺妖師之後才開始的。
  會擔心他、會想幫助他、會不自主地站在他前面指點迷津,就連違背誓約自己也不在乎。
  
  
  
  只是很單純地,想要看見妖師那與自己身份不搭的乾淨笑容罷了。
  為此他可以拋棄一切。
  
  
  
  起身,重柳族的青年打算在妖師清醒前先躲起來以方便監視,卻意外發現自己的手臂被對方給緊緊抱在懷中不放。
  
  
  這是……不想讓他離開的意思嗎?
  
  
  青年無言地看著被攫緊當抱枕的手臂,思索著這動作背後的意義是什麼,然後他才輕緩緩地一點一滴將自己的手臂抽離開來。
  如果是以前的他才不會這般小心翼翼,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外族若是碰到自己的話就一刀殺了對方,哪可能像現在這般處處替人著想。
  
  
  
  也許是因為原本的抱枕消失了,褚冥漾先是伸手四處抓了抓,發現找不到東西後才開了眼,還未睡醒而顯得迷濛的黑眸眨了眨,視線在捕捉到床邊一抹銀白後便定住,漾開了笑有些靦腆開了口:
  
  「呃、早安。」也許是因為想到昨晚自己把對方放倒的事實,褚冥漾有些畏懼地打量對方的神情,在確定青年沒有散發出任何殺氣後才偷偷鬆了口氣。
  「嗯。」略微冷淡地回應了妖師的問候,他一手將還未睡醒的人又壓回了被窩,「還早、再睡一下。」
  
  他記得妖師最早也是六點左右才起床,而現在距離那個時間點還有兩個小時。
  妖師沒有必要和自己一樣早起。
  
  褚冥漾掙扎了一下,最後雙手抓住了壓著自己額葉的手腕,試探性地問:「一起睡?」
  
  青年面無表情地看著對方,讓褚冥漾有些後悔自己剛剛頗幼稚的發言。
  但當他看見青年倒回床上後一整個吃驚。
  
  「你、你沒事--」吧?
  「不是說一起睡?」不帶有一絲雜質的水色眼睛直直看著褚冥漾,語氣十分理所當然。
  
  反而是褚冥漾有些困窘了,畢竟他沒料想到青年真的會照自己的話做。
  難道剛剛我無意識用了言靈?依舊是半弔子的小妖師有些不安地看著理論上是不屑與其他種族打交道見到妖師就滅掉的重柳族青年。
  
  「快睡。」
  
  不敢有任何怨言,褚冥漾翻了個身把自己的臉埋進枕頭裡。
  畢竟沒有看日出的習慣,他不到幾秒又開始感到意識昏沈了,但想到剛剛重柳族竟然願意照自己的話睡回籠覺褚冥漾心底就有絲喜悅。
  
  他本來以為青年會直接消失在自己身邊繼續他的監視大業。
  老實說他實在搞不懂青年的腦袋在想什麼,自己都上床睡覺了沒事亂跑是要幹什麼?他又沒有夢遊習慣何必不睡覺繼續監視自己呢……難不成他有?!
  
  
  
  --其實只是不想要對方這麼辛苦罷了。
  
  
  
  當初他意外發現重柳族的青年一天只睡兩小時真的是氣炸了,尤其對方那一句「妖師不需要擔心其他種族,只要管好自己就好」時更是讓褚冥漾氣得下了言靈逼對方睡覺。
  
  說真的青年一天睡多少褚冥漾其實管不著,但讓小妖師悲憤的是「為什麼還是把他當成外人呢?
  
  重柳族在跟蹤自己的事情沒幾個人知道,而知道青年對自己沒什麼敵意者更是少之又少。
  若是給身邊的親朋好友知道了,會傷害他吧?所以妖師不曾張嚷過,甚至還有些體貼跟蹤者、偶爾會「不小心地」留下東西給對方,也許是瓶藥也許是份自己喜歡的點心什麼的。
  
  也因為自己是少數知情者,所以褚冥漾不希望青年也把自己當成外人。
  雖然本質上是敵人,雖然他是個三流得彆腳妖師,雖然他依舊很虛很弱連自身力量都不能使用得很好,但是他希望青年--
  
  
  偶爾地偶爾,依賴一下自己、好嗎?
  就像自己依賴著親朋好友、依賴著重柳族青年一樣,依賴自己一下。
  
  
  「……不要把我當外人。」
  
  
  語意不清地咕噥,褚冥漾覺得腦袋越發地昏沈,自己正一絲一絲慢慢地墮入夢鄉中。
  然後,他感覺到有人正用著手指梳理著自己的短髮、一下又一下。
  
  無力也不認為自己等得到青年的回應,褚冥漾熟睡了。
  
  
  
  
  近乎病態的白在夜黑髮絲中更加顯眼,一縷又一縷、一絲又一絲地滑過青年的手指,落回少年白晰的後頸。
  青年微微瞇起了天青色的眸子,有些眷戀手上的觸感。
  
  
  「--不是外人。」
  
  你是被我監視的妖師、改變了我的妖師。
  你的存在比其他人其他種族都來的重要太多。
  
  偶爾聽聽妖師的建議也不錯。
  於是他側著身子、調了個可以看見褚冥漾熟睡神情的角度,閉上眼休息。
  他沒有把手收回,而是直接放在對方背上,像是要防備妖師趁自己鬆懈逃走所做的防範,又像是要感受到褚冥漾的溫度自己才能入眠一樣。
  
  
  --依賴一下,未嘗不是件好事。
  
  
                                 (完)
  
  
  
  
  後記://
  
  (仰頭)要是我第一篇冰漾也可以寫得這麼甜就好了。
  沒關係現在便長篇了我可以有很長~的時間灑糖鋪梗砸小花(啥)
  
  諸君,我喜歡重漾啊!!
  看完2部6集重漾六漾愛大爆發啊!!!
  然後7集回1讓我九漾愛更爆發了啊!!!!
  
  簡言之,漾受是好物(拇指)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