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小寒的遲來生日文!!對不起現在才送上(逃)
  *久違的子世代!!!是說這次的主角兩隻是小寒家的孫子女唷☆
  *其實全長標題應該是「我的女人誰也動不得」,不過要是寫出來我怕會爆字數……然後副標是「哥哥大人的青春戀愛煩惱好難搞」(啥)
  
  
  
  
  
  
  
  
  
  
  
  
  
  
  那只是一瞬間的事。
  原本圍在她四周的不良少年由遠處開始一個一個倒下,人群中發出尖叫聲求饒聲及難以忽視的爆炸聲,山本澪在過了這麼久後終於感覺到自己緊握日本刀的雙手正不止地顫抖著,同一時間她的心卻整個鬆懈了下來。
  
  只要聽到那熟悉的炸藥聲,她就能靜下心來。
  
  
  沒錯,一直以來她都知道的,一直一直都是這樣……
  那個總愛叫她小不點的他,總會在自己需要協助時現身,為她炸開一條血路。
  
  
  
  
  她知道的。
  
  
  
  
  
  
  ◆
  
  
  
  
  
  
  「回、神!!」彈額。
  「啊,喔。」摸了摸自己被彈的額頭,他很難得的沒有發飆。
  
  看著自家哥哥很罕見的沒有立刻抬起桌子往自己身上丟來,獄寺皐月頓時理解到今天事情真的大條了。
  
  「那個、哥。」
  「嗯?」
  「……可以麻煩你收起那一副不管怎麼看都很小狗的表情好嗎?
  
  有沒有搞錯,他那個一走出去就會讓老師們滴下冷汗附近不良少年跪下喊大哥的哥哥竟然會露出一副「我是被拋棄的可憐小狗汪汪」的表情!?
  
  獄寺侑鷹聽了弟弟建議後的確有收斂些,不過換成了「我是進入憂鬱期的少年維特先生」的表情。
  
  要是給人看到了對方一定會昏倒,然後他哥哥的英勇名聲也跟著毀了吧。
  老實說,獄寺皐月已經覺得自己快昏了。
  
  
  
  「那個……一切只是謠言、謠言不是嗎?」皐月很努力地開始為自己兄長打氣,「人家小澪還沒有說是不是嗎?」
  
  
  
  
  
  
  
  過了一個週末來到學校時,獄寺兄弟在踏入校門口的那一刻就立刻被據說是新聞社的社員給纏上。那三個人無視哥哥惡鬼眼神弟弟惡魔微笑遞上麥克風直接問道:「請問跟山本澪最要好的獄寺兄弟對於山本和葛萊爾公開戀情的舉動有什麼想法?」
  
  獄寺皐月當下的反應是「那個姓葛來什麼鬼的怎麼沒有在自己黑名單上?」及「小澪妳怎麼可以隨隨便便跟人跑了!」,然後才想起身邊站了一個不定時炸彈。
  
  還好不定時炸彈仍在定格中,不然他們跟這所學校早就完、蛋、了
  
  
  
  「皐月想要說什麼嗎?還是--」麥克風不知死活地轉向了仍在定格中的炸彈,「請侑鷹你來--」
  「抱歉,我們對於這件事不清楚,晚點我們會去問小澪詳細狀況究竟為何。」
  
  
  
  為了避免這些笨蛋(by皐月)造成哥哥爆發學校垮掉彭哥列負債乙銘大哥找上自己麻煩,他這個作弟弟的先回過神表示會去問清楚小澪想法後,立馬拉著尚未回神的哥哥擺脫想繼續追問的社員衝進校舍才解除危機。
  
  但在戰戰兢兢地上了一整天課發現學校沒有垮哥哥班級沒有傳出廝殺哀嚎聲後,皐月覺得很不對勁便在放學後踏進侑鷹教室找人,結果--
  
  獄寺皐月敢發誓說他當時看到了一隻黑毛棄犬趴在桌上的模樣,四周的危險界線則是由方圓一公尺增加到兩公尺半,從前後左右學生的桌子挪移位置就可以很明顯地看出來。
  
  
  看來哥哥懦弱的模樣比他的凶神惡煞的模樣還來的嚇人啊。皐月一秒結論。
  
  
  為了在回家後不被老爸媽詢問自己寶貝兒子怎麼變成了這副德行,獄寺皐月很盡責的當起了心理導師一職,不過--
  
  
  
  
  
  
  「搞不好她只是還沒告訴我而已。」侑鷹有氣無力地說,「也是啦像我這樣的暴力份子竟然會妄想有人--」
  
  --慢著慢著現在這個正在演不知道哪一齣八點檔、講著被丈夫拋棄的元配台詞的人真的是那個有「來一個砍一雙、來兩個殺四隻」惡鬼之稱的哥哥嗎?
  
  
  
  
  
  
  皐月突然覺得自己內心受傷很大、比哥哥的還來得大。
  
  
  
  
  
  無視自家弟弟僵化的表情,侑鷹抱怨完後又瞇起棕色眸子安靜地趴在教室桌上向窗外看去了,從那個角度正好可以看見劍道社的大門及室內戴著面具揮刀的社員們。
  
  若有似無地,獄寺皐月輕輕嘆了一口氣,只覺得全身無力。
  
  
  
  
  「等一下我們去找小澪問清楚吧。」
  「……你去。」
  「這不是該哥哥你去問的嗎?」
  「……」一秒把臉埋進桌上雙臂中,耳根子紅得像什麼一樣。
  
  
  
  
  看來「青春期的通病就是有戀愛煩惱」這句話還真的說對了。
  獄寺皐月再一次嘆氣。
  
  
  
  
  
  
  ◆
  
  
  
  
  
  
  「澪,聽說你跟那個有錢有勢有臉蛋的葛萊爾交往啦?」收著刀具,有著雪白皮膚的女孩走到了山本澪身邊跟她聊起今天的最大八卦。
  
  「呵,怎麼連潔西都在這樣耍我啊?今天又不是愚人節。」輕輕拍了下好友的肩,八卦女主角完全在狀況外,「潔西妳明明知道我們不是那種關係的,我跟他完全不熟。」
  
  「可是連新聞社都這樣說了耶!我今天早上還被訪問過喔!」想起今天的麥克風攻勢,潔西就有些昏頭。
  
  
  問兩人進展到第幾壘就算了,怎麼連澪的三圍都要問啊?
  
  
  「是嗎?可是我完全沒碰上耶。」想了想今天早上依舊風平浪靜除了幾位同學用著奇怪眼神打量自己外似乎什麼事都沒有的情景,澪很理所當然地表示自己的不知情。「怎麼了嗎?」
  
  「妳不知道嗎?妳什麼都不知道嗎?」
  「嗯。」
  「天呀~」她扶著頭差點昏倒。日本人都這麼狀況外嗎?
  「潔西,發生了什麼事嗎?」
  
  看著完全不知世間險惡的單純小羊一臉好奇地看著自己,潔西第一次覺得有人可以少根筋少到如此徹底還真的是需要天分的。
  
  「妳難道不知道大家都說妳跟葛萊爾是一對了嗎?聽說是葛萊爾一大清早借了廣播室當著全校示愛的樣子。」
  
  雖然說那個時間點早到除了啦啦隊跟一些運動性質社團外都沒有學生在,但好歹也是沸沸揚揚吵了一整天的超級大八卦,為什麼身為女主角的山本澪會是從頭到尾都在狀況外啊?
  
  
  --難道說那些新聞社的就是明瞭澪的少根筋所以才會特別忽略不去訪問她嗎?太高明了!!
  
  潔西一秒理解新聞社的高明之處。
  
  
  
  「喔,這樣啊。」語氣依舊平淡,山本澪想了想說道:「唔,那我晚點或是明天早上跟葛萊爾拒絕掉好了。」
  「就這麼簡單拒絕掉好嗎?人家好歹有錢有勢有臉蛋耶!」這可是傳說中可遇不可求的金龜婿耶!
  「因為我不想談戀愛嘛!」爽朗地笑了笑,「而且大賽快到了我不想失去奪冠的機會。」
  「……好吧,反正決定權在妳嘛!可別後悔喔!」
  「才不呢!」
  
  
  無言嘆口氣,潔西對於自己好友眼睜睜放棄大好機會的行為感到可惜,不過又很喜歡她坦率單純的想法與眼神。
  
  真不知道,未來能夠讓這傢伙開心花的會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兩人聊得愉快,卻沒有注意到附近一名男孩在聽到兩人的對話後皺起了眉,拿出手機快速按鍵。
  
  
  
  
  
  
  ◆
  
  
  
  
  
  
  「澪,我今天還要去打工,我先走囉!掰!」
  「掰!」
  
  出了校門,山本澪一個人背著木刀跟書包在街上走著,邊聽著耳機中傳來的輕快音樂邊哼著旋律,整個人完全沈醉在自己的世界中。
  
  閉著眼走路,山本澪練習著父親所說的、在暗夜中以感應四周氣息來行走的方式,直到有人從旁邊突然閃出來時嚇了一跳才張開眼睛。
  
  
  
  「山本澪,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定睛一看,是同社團的人。不疑有它,山本澪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好啊。」
  「跟我來。」
  
  對方一把抓住澪的手腕將她拖到暗巷中,緊緊握住不給她有逃開的機會。
  
  「你幹什麼!?放開我!!」
  
  注意到對方的不正常,山本澪開始掙扎地要對方鬆開,無奈對方卻只是一個勁地將她往巷子裡頭拉去,使她掙脫不得。
  
  被拉進去後,澪這才注意到這條巷子是條死巷,底端不大的空間中則是站滿了手上拿著木棍球棒等的人,光看模樣就知道是不良少年的那種。
  
  
  
  糟糕了。
  
  頓時理解自己的狀況,山本澪悄悄地按下了藏在手錶內側的彭哥列求救鈕,然後她深吸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沒問題的,一切都會沒問題的。
  
  
  
  
  拉著她走的少年將她帶進團體的正中央後將她摔到地上,大聲地怒罵山本澪,大意上說的是我們老大看上的人沒有人敢拒絕一類的話,說什麼老大為了追她連自尊都拋棄了而她山本澪卻不領情,既然如此他們要為老大出一口氣。
  
  人群漸漸縮小,澪被逼得一路後退,直到背後感到紅磚的紮實感才曉得自己已經無路可退了。
  
  
  然後她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他們口中的老大就是那個葛萊爾。
  
  
  老大,也就是指黑手黨首領,而這一區的地是屬於彭哥列的,所以說……
  
  
  「……所以,你們是要來跟彭哥列搶地盤的囉?
  「啊?」
  
  
  少年沒聽懂山本澪的話,正想要再多吼幾下讓眼前的小女孩知道何謂害怕時,他注意到山本澪整個人的氣勢不一樣了。
  
  從原本的單純無邪變成嚴肅氣息。
  
  澪讓自己的側背書包滑落地上,解開袋子拿出裡面的竹刀,跨開步伐,穩穩將之握在手中。
  
  
  
  閉上眼,吸氣吐納。
  平常心。
  
  
  
  
  「雖然說只是個遊戲,但--」日本少女張開了眼,棕色眼眸變得暗沉並多了堅毅,「敢對我的家族出手的話我是不會放過的。」
  
  輕輕一晃,原本的竹刀瞬間變成了日本刀;微微彎膝,她擺出了攻擊招式的預備動作,「誰都不可以對彭哥列出手。」
  
  
  然後,在不良少年們尚未理解的情況下,水自他們頭上傾覆而下。
  
  
  
  
  
  
  ◆
  
  
  
  
  
  
  「應該在這附近!!」
  「訊號是從這出來的,這邊轉!!!」
  
  
  順著耳麥的指示,獄寺兄弟在街上狂奔著。
  剛總部那邊一收到山本澪的求救訊號立刻通知離她位置最近的兩人前去支援,而彭哥列那邊的人也很快就會趕過去。
  
  一聽到澪有危險的消息,侑鷹立刻從座位上跳了起來衝出教室,讓皐月嚇了一跳後才跟著去追自家哥哥。
  
  什麼嘛,原來只要這樣就可以讓他打起精神喔。看著沒有忘記戴上耳麥聽從總部指示的哥哥,皐月對於自己提心吊膽了一整天及放學後白白浪費的心理輔導時間感到很無言。
  
  
  
  不過,哥哥總算是恢復精神了。
  看著前方皺著眉頭的哥哥,皐月心中的一顆大石頭也放了下來。
  
  算了,今天預定要領的輔導費就不要收了,就當作是給自己上了一課的學費吧。
  
  
  
  
  「哥,前方右轉,第一個小巷子就是!」
  「收到。」
  
  
  輕輕鬆鬆躍起翻過被刻意擋在巷口的施工用牌子,侑鷹在落地的那一刻卻差點因為腳下的積水而滑倒。
  
  
  
  水?可這幾天都沒有下雨啊……難道!!
  
  
  他毫不意外地看見重重人牆之中正揚起的巨大水花,雨屬性的鳥類在空中一閃而過。
  
  
  跟在他身後的皐月也注意到了這個狀況,正要開口時卻黑了一張臉。
  侑鷹十根手指都夾著已經點燃的炸藥。
  
  
  「那個、哥,你該不會打算--」在這裡炸的話連他們自己都會受到波擊耶!!
  
  「放心,我有計算過數量、角度、距離了,可以完美抵銷我們跟小不點身邊的爆炸氣流。」彎起嘴角,侑鷹眼神中散發著老鷹看見獵物的兇殘眼神,「沒問題的。」
  
  「喔。」明白自己人都不會受到傷害,皐月也很乾脆地放手讓他去做了,「那就靠你了。」
  
  「包在我身上……」雙手向外劃開的同時炸藥飛上了天,獄寺侑鷹兇狠地說道:「我會讓他們知道動了我的人會有什麼下場。
  
  
  
  
  炸藥落下的同時,哀嚎聲搭配著爆炸聲四起。
  
  
  
  
  
  
  
  獄寺侑鷹大開殺戒了。
  
  
  
  
  
  
  ◆
  
  
  
  
  
  
  人太多了。
  
  她喘息著,再次畫出一道水浪、沖掉一些人,但很快地後面的人又遞補上來。自己的體力不足以應付這麼大群人。
  
  本來想說用水沖沖他們嚇唬一下好讓自己逃跑,沒想到對方仗著人多應是不給她機會離開。早知道就使用一般的攻擊,至少打倒一個算一個。
  
  
  然後,山本澪聽見了爆炸聲。
  在所有認識的人中,只有兩個人會使用炸藥,其中獄寺隼人叔叔已經好一陣子不用炸藥做武器了。
  
  
  於是,她笑了,同時也注意到正在顫抖的身體。
  
  
  那不是害怕,而是狂喜。
  那個總叫著自己小不點的獄寺侑鷹來救她了。
  
  
  
  
  「澪!!!」
  
  
  
  
  最後一個爆炸聲在自己附近響起,山本澪本能地伸手擋在眼前想使爆炸氣旋不攻擊到自己,卻意外的發現所有氣流都很完美的相互抵銷掉了。
  
  ……只有那個天才有這種本事。
  
  
  她放下手,正好看見獄寺侑鷹把最後幾個人踢倒在地上,棕色的眸子充滿了不屑與憤怒,但在看向自己的那一瞬間又軟化了下來。
  
  澪毫不猶豫地衝過去給對方一個擁抱,完全沒有意識到侑鷹的僵硬。
  
  
  「謝謝你來救我!啊!」山本澪注意到巷子口顯眼的銀髮少年,「連皐月也來啊!」
  「嗯,」走向前,皐月很自然地接受了澪的擁抱,這讓某人很眼紅。「沒事吧?哥哥一收到妳的求救信號立刻就衝過來救妳了呢。」
  「謝謝你們!」
  
  
  嗤地一聲撇過頭,侑鷹擺出了「老子只是順便」的表情假裝不知情。
  不過皐月倒是一眼就看出來那傢伙又害羞了。
  
  
  「你怎麼會被那些人纏上?」
  「嗯?就是有人說要跟我談一談,所以我就被拉進來了,啊、對了,」澪突然換上正經的表情,「葛萊爾好像要對彭哥列不利,那些人都叫他老大、也就是黑手黨首領的意思。」
  「什麼?」侑鷹皺眉,「這樣的話事情就非同小可了。」
  
  
  
  皐月打量了下攤在地上的人,全都是青少年,再加上這附近也沒有其他黑手黨,這些人應該只是小小的不良學生集團、根本就不會被放在心上的那種吧。
  
  不過攻擊了山本澪這件事依舊不可否認,所以皐月並沒有出聲修正另外兩人的錯誤想法。反正晚點送去彭哥列那邊給人審問一下讓他們學到教訓也好。
  
  
  
  一群黑衣人從巷口跑了進來,是彭哥列那邊派來的。
  
  
  
  一切都結束了。
  
  
  
  
  
  
  ◆
  
  
  
  
  
  
  又一個禮拜一的到來,獄寺家兄弟和山本澪一踏入校園又被麥克風給團團圍住:
  
  「請問山本澪是正在和你們兄弟兩的哪一個交往嗎?還是同時交往呢?
  
  
  
  ……啊?這群人會不會太有想像力了啊……糟糕。
  獄寺皐月立刻看向自己哥哥,果然一張臉一下紅一下青一下黑的好不顯眼,垂下的雙手則是緊緊握拳不放。
  
  
  完、蛋、了。
  
  
  
  
  第一時間打大嫂(by皐月)和自己安頓到遠處躲好,然後果然聽見一連串的爆炸聲響從剛剛站立的地方傳來。
  
  
  好可怕的害羞方式啊。皐月汗顏。
  
  
  
  「皐月,侑鷹是怎麼了啊?」
  
  拉了拉身旁人的衣袖,頭號女主角依舊在狀況外。
  於是獄寺皐月也默了。
  
  
  
                                 (完)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