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搔頭)怎麼第一篇APH癿小說就是放這種沒列出來的配對呢?
英香英有、朝菊有,結果我還是無法放著本命不管哪!
*高校男子組萬歲!!是說阿冰你在我心中真的成了半無口女王了XD
*小香的英文非常口語,請容許我懶惰地不在旁邊放翻譯謝謝。
*算是聖誕節賀文,先放上以免時間不足以完成。
*因為是高校男子組,所以架空設定當然是免不了的(不是W學園喔!!)







00.


距離聖誕節晚會還有兩個禮拜時,班導師把班上最麻煩的兩個學生給叫了過去。
本來在心中數算著是否自己忘了做好掩滅步驟被老師逮到負責訂購外食與上課用手機上網玩股票的兩人,在聽到班導師的話時頓時傻了眼。

他說,「你們兩個要負責晚會上的聖誕歌曲個人演唱及鋼琴伴奏。

理所當然地,冰.島立刻不滿地回問:「為什麼是我和阿香負責這個表演?那以往都是學校合唱團的專門表演不是嗎?」
香.港也忍不住插了嘴:「再者,那天晚會 we 不打算留下來。」

他們早就打算好要在聖誕夜時去附近的電影院打工了,連打工費用都跟對方洽商好了;現在突然冒出這麼一個意外活動,叫他們怎麼和對方交代?


只見班導師氣定神閒地說道:「兩位不參加也是可以啊!只不過……香.港,你昨天在我課堂上用手機玩股票的事情,和冰.島你昨天手在抽屜裡發送出去的外食簡訊都會被我拿去記警告喔!」

原來這傢伙都知道!!!兩人汗顏。

況且要是警告書寄到家裡……香想到了亞瑟(為什麼那個亞瑟要以他養父自居啊?明明就沒有領養關係)的三小時念人功,冰則是想到了諾威的暴力手段(是說他已經看夠了丁馬克每回要衝過來抱自己時被諾威給揍飛的場景了,一點也不希望自己受到他的鐵拳制裁)




「所以呢,要參加還是不參加呢、兩位?」




那天放學,香和冰兩人不得不去向電影院經理連番道歉說自己當晚有事不便前來工作,還損失了一些保證金。






01.


基於兩人得練習的理由,音樂老師收到了學校通知要把音樂教室放學後使用,特地准許了兩人去偷打一把音樂教室鑰匙。

「--為什麼要讓我們去打鑰匙?」冰盯著音樂老師的臉不解問道。
「啊,是這樣的,因為我已經意外弄丟三把鑰匙了,想說要是再打下去太花錢了;既然你們要用音樂教室,那條件就是萬一我鑰匙又不見了你們的就得給我,知道了嗎?」

……什麼時候這所學校的人都像他們一樣這麼會精打細算了?



摸著鋼琴邊,寡言的香開口了:「阿冰,你要 sing 還是彈 piano 。」
「可以的話我都不要。」
「喔,那我選 piano 了,你唱歌吧。」
「好吧。」

反正我話還沒回答你就已經打開琴蓋坐下來了不是嗎?

「你想彈鋼琴就不用特地問我意見啊。」
「Mr.亞瑟說過是個 gentleman 就該要有禮貌的詢問別人意願。」
「那個偽紳士是這樣說的啊……」也的確很有他的風格就是了。
「阿冰,你要唱哪一首。」
「我才要問你要彈哪一首。」
「……」
「……我們上網查吧。」

結果兩個人一拿起手機就是去玩股票
就說了習慣是很難改的。






後來等到他們驚覺自己的行為時,已經一個半小時過去了。
看著外面夜色,冰.島默默地開了口。

「……阿香,我看我們今天先回去好了。」
「……也好。」


於是乎,第一天、無功而返。




02.


「啊,高中生的聖誕節該唱什麼歌才對?」

亞瑟對於自己養子(誰啊?)冒出得奇怪問題感到不解,這孩子百分之三百不像是會去報佳音的那種人啊!!

「Not me ,是阿冰要唱的。」
「喔,原來是冰……不對好不好!!你們這兩個連手機遊戲都不會玩只會用它來買賣股票的問題高中生最好是會去做報佳音那種善事啦!!」


亞瑟馬上吐槽,而且還一語中的。


「唔,就 school 的晚會是要辦給小小孩和家長看的,所以要我和阿冰表演。據說是找全校排名 highest 的兩個男生來表演的。」

聽到香的最後一句話,亞瑟緊蹙的眉頭才微微放鬆了些。
雖然真正原因不是這樣,但香他也沒說謊。的確全校排名最高的是他們兩個--

他和冰在「金融方面」(有多少高中生靠手機玩股票賺大錢的?)、「令老師頭痛方面」(為了賺錢他們可是犯盡校規也在所不惜)、「武器與暴力使用次數方面」(他可是隨身攜帶雙截棍的,冰那傢伙在諾威的訓練下全身上下都是武器好嗎)和「寡言方面」(冰得和自己相比才會顯得多話)都是遙遙領先其他人啊!!


「原來如此啊,那那天我會去看的。」
「No ,請你千千萬萬不要來。」
「為、為什麼?」

對於如此直率的拒絕亞瑟的心有小小受傷到。

「因為現場會有提供 wine 給成人飲用,要是 Mr.亞瑟喝醉了我會很麻煩的。」
「也、也對啦……」

垂頭喪氣,亞瑟的酒品是眾所皆知的差、連他本人都有深深的自覺(雖然如此有時候還是照喝不誤,帶給周遭的人許多麻煩)。

「So ,那天請 Mr.亞瑟務必不要出現在 school 好嗎?」
「我、我知道了。」


又是一副失落的小狗表情。
香蹙起了眉,掂起了腳親親地在亞瑟額上留下一吻;後者立刻脹紅著臉恢復精神。


「小、小香!?」
「Mr.亞瑟,我沒有要拋棄你的意思。」
「我、我知道啦!!」

但這樣突然被自己的養子(誰是你養子了?)親額頭,任誰都會覺得反了吧!!

「而且, Mr.亞瑟可以考慮去和菊過節,他有跟我提過想要邀請你去他家一起過聖誕節。」
「真、真的嗎?」
「是真的。我還以為你打算和 Mr.阿爾過節所以沒有提。」
「誰要和那個沒禮貌的傢伙過節啊!那傢伙只夠格邀請紅酒男去啦!!我、我才沒有想去呢!一點也不想!!」


--喔,也就是說 Mr.阿爾沒有邀他去卻邀了 Mr.法蘭西斯去是吧。香在心中如是翻譯道。


「那我會告訴菊說 Mr.亞瑟會去的。」
「啊,不用了,我自己去和菊說!!」
「……喔。」


--是因為太久沒見到面了所以才想找 excuse 聽聽菊的聲音吧?看來要提醒菊小心聖誕夜那晚被 Mr.亞瑟給怎麼了才是。


「至於你問的聖誕歌曲嗎……」亞瑟走道書櫃前看來看去,最後拿下了一本有些年代的後皮書,上面寫了『各類兒歌選集』,「裡面應該會有你們想要的曲目吧!」


香.港隨意翻了翻書,裡面的歌譜看起來不會很難彈奏。
亞瑟又囑咐了幾句後,便春風滿面地打電話去了。


--瞧 Mr.亞瑟那看起來有些下流的微笑,今年聖誕夜菊的貞操恐怕不保了。


香默默地替自己的哥哥哀悼三秒鐘後便回房研究挑歌了。




03.


隔天放學,香拿出了做過標籤的歌集給冰.島,示意他從中挑出一首。


「……看起來沒有什麼適合我們這些少年唱的啊。」冰翻了幾首後抱怨,「像什麼『Jingle Bell』的都比較適合用童音唱吧?」

「只要不會走音應該都 okay 吧?」
「負責彈琴的不要說得那麼輕鬆。」


冰瞪了眼一副不關己事的香,是說要是用男人的低音唱『Jingle Bell』的話能聽嗎?那個鈴鐺應該會因為重低音而搖不起來吧?


「How about this one?」

香指了其中一張貼有標籤的歌譜。是平安夜、『Silent Night』。

「這個用你的聲音唱就不會 strange 吧?」
「……應該吧。」
「那就這麼說定了。待會麻煩你翻譜。」
「好。」

香抽起了書把它架在琴架上,然後兩眼看著歌譜雙手便輕快地彈奏了起來。


--阿香的手指好白好纖細哪……彈起鋼琴來感覺好漂亮,好想要摸摸看……


「阿冰?」

已經開始主旋律了怎麼還沒開始唱?香有些狐疑地停下彈奏回頭看,正好看見冰.島有些出神地伸出手不知道要做什麼。

「啊、啊,抱歉,我沒注意到,麻煩再重來一次。」
「……」

香雖然感到胡疑但沒有表示什麼,再次彈起了前奏。這一次,冰.島開口了。


「Silent night, holy night!(平安夜 聖善夜)
 All is calm, all is bright.(萬暗中 光華射)
 Round yon Virgin, Mother and Child.(照著聖母也照著聖嬰)」


冰.島的優美嗓音隨著鋼琴彈奏聲在音樂教室中環繞著。
似乎真的會有天使降臨呢,香不禁這樣想道。

找他來唱,真的是對的。


「Holy infant so tender and mild,(多少慈祥也多少天真)
 Sleep in heavenly peace,(靜享天賜安眠)」
 
高音部分完全沒有難倒少年,他很自然而然地拔高了嗓子、完全沒有違和感。
似乎可以看見天使在雲端上唱著歌呢。


「Sleep in heavenly peace.(靜享天賜安眠)」


冰.島降下了音,唱出了最後一句話。
但香.港的彈奏聲沒有停下來,接著、出乎冰的意料之外又進入了主旋律的部分。他連忙喊停。


「等、等一下,後面還有?」
「對,共三段啊。」

香不理解地看著喊停的冰島。

「……我只會第一段的詞啊!」
「不用擔心,譜上有 lyrics 。」
「不、不是的,我、我是指……」
「嗯。」
「我是指……」

冰.島結結巴巴地說不下去,最後撇過頭紅著臉說:

「剩下的我不大會發音……」


香都忘了,冰.島有自己的語言、不像自己一樣一直受到英文的薰陶。
他竟然忘了這麼重要的東西。

要知道冰是個很要面子的人,要逼他講出這種「我不行」的話語是多麼困難!

看著冰.島那副受了委屈、眼眶泛紅的模樣,香.港突然有股想要把他抱進懷裡安慰的衝動;但他只是伸出了手摸了摸冰.島的臉頰。


「幹、幹什麼啊你!不要這樣摸、好奇怪!!」
「我教你。」
「什麼?」


冰震驚到連香摸自己臉的事情都忘了。

「我教你怎麼念, sit down。」

香往旁邊挪了點,牽住冰.島的手把他給拉到自己身邊坐好。另一隻手則是指著歌譜一句一句唱了起來。



「Silent night, holy night!(平安夜 聖善夜)
 Son of God love’s pure light.(牧羊人 在曠野)
 Radiant beams from Thy holy face.(救贖宏恩的黎明來到)」


從來沒有想過,香.港唱起歌來會這麼柔和。
冰又再次恍神,直到香.港催促了才重複了他剛剛唱過的那一段。


「那個字念 Ra-di-ant。」
「Ra-di-ant。」
「好,念快一點。」
「Ra、Radiant。」
「perfect。好,接下來……」


--很意外地,阿香很適合當老師呢。能夠如此溫柔、有耐心地教導自己唱歌的他,以後還能兼職當英文或音樂老師吧!

被牽住的手突然感到發熱了起來,但冰.島又不好意思直接把它甩掉。
畢竟以後好像不會有機會像現在這樣理所當然的牽手吧?

香哼了一下上一句的旋律又跟著唱了下去。


「With dawn of redeeming grace,(聖耶穌我主降生普照)
 Jesus Lord, at Thy birth.(散發出來容光) 
 Jesus Lord, at Thy birth.(耶穌我主降生)」


--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想要哭。是感動嗎?還是……


香本以為冰.島又是恍神而正想開口時,卻發現坐在自己旁邊的冰臉上掛著兩行清淚。

「阿冰?阿冰!! What’s up?」

香.港頓時慌了手腳。他用剛剛指譜的那隻手拍了拍冰的臉頰,原本牽著冰的手則是握得更緊。

「阿冰?你怎麼了?阿冰!!」
「啊……」

終於,冰.島發出了聲音。像是嘆息一般的聲音。

「好、好美……」

--不管是歌詞內容也好、旋律也好、阿香的嗓音也好,都好美、好美……美得讓人移不開視線、美得讓人感動想哭。

好美、真的好美。


「痛!!」

突然頭頂被人用力敲了一下,冰轉過頭看正好對上香不悅的臉。

「不要讓人擔心好不好。」
「……抱歉。」

但香.港似乎不打算就此做罷,他利用自己和冰牽手的機會突然用力地把冰.島拉了過來,在他倒到自己身上後便緊緊抱住冰。


「阿香,你、你幹嘛啊?」
Shut up。

不知道為何香.港的聲音跟剛剛唱歌時不大一樣,好像沙啞了些。

「……阿香?」
「就說 shut up 了。」


老實說,聽起來有點像小孩在鬧彆扭。
但冰.島就這樣任由他抱著自己,張開了嘴在他耳邊小聲地唱起剛剛學會的『平安夜』。


「Silent night, holy night!(平安夜 聖善夜)
 Son of God love’s pure light.(牧羊人 在曠野)
 Radiant beams from Thy holy face.(救贖宏恩的黎明來到)」


--唔,剛剛阿香好像抖了一下。

但冰沒有多想,只是繼續唱著。
他想試試看自己有沒有能耐唱出剛剛香.港唱出的感動。


「With dawn of redeeming grace,(聖耶穌我主降生普照)
 Jesus Lord, at Thy birth.(散發出來容光) 
 Jesus Lord, at Thy birth.(耶穌我主降生)」


一段終了,冰.島偷偷瞄了眼香的反應,很開心地看見了香.港的眼眶也是泛著淚著。

突然香很猛力地把冰給推開,轉過身背對著冰用袖口擦拭自己臉部。
見狀,冰笑了。

「哈哈哈……」

聽到了冰.島小小聲的笑聲,香轉過身來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出來。

「哈哈哈……」






看來,表演的那天一定會很順利的。






04.


聖誕夜的那晚,晚會會場擠滿了人。


「……有沒有搞錯啊?怎麼這麼多人來啊?」

躲在布幕後面,冰.島有些咋舌。

「而且還有好多都是女孩子……不是說是小孩和家長為主嗎?」
「因為學校 ad 做很大嘛。」

不但把他們倆找去拍海報,還錄影弄出了一個宣傳影片,完全把他們當成活生生的拉學生看板使用了嘛!


香曾經問過負責這些活動的老師,「只是 students 的 X’ mas carol 表演,有必要弄到這麼盛大嗎?」

結果那個老師竟然回答,「根據校長的意思,似乎是打算日後放在學校網路上供人點閱欣賞、作為拉學生的手段之一喔!」


……就說了為什麼現在的學校比他和冰還來得會善用資源啊?




香.港看了下舞台下,果然發現有專業人員正在架設攝影機。

「連攝影機都架起來了啊……」
「……這麼多人真討厭。」
「阿冰?」
「阿香你不會覺得討厭嗎?要是自己彈錯任何一個音就會被當場抓包啊!這樣可是會被恥笑一輩子的耶!」

--等一下,這種口氣好熟悉啊……啊啊,所以說……

「阿冰你是在怕自己唱不好嗎?」
「嗚!!哪、哪有啊!!!」

--果然沒錯,這種反應和 Mr.亞瑟被人戳破時一樣。


小小地偷笑了一下,香突然親了下冰.島的臉頰,果然引起對方摸著臉小聲地哇哇大叫。


「阿香你、你幹嘛啊!!!」
「Mr. 亞瑟說過,這叫做鼓勵吻。」
「……那個偽紳士在哪裡,我現在要去宰了他!!」
應該在另一半球吧。」Mr. 亞瑟去菊家過節了呢……
「……等他回來我會一定要宰了他。」


這時,司儀的聲音響起了。

「……那,現在就由我們來歡迎今天要負責開場的兩位高中生的表演!!!今晚他們要表演的曲目是--」



「Let’s go。」
「嗯。」

冰.島踏出的步伐有些僵硬,不過他還是跟在香.港的身後走著。
香很自然而然地坐在鋼琴椅上,打開了琴蓋待命;冰則是站在鋼琴前面一點點的地方等待幕簾的拉起。

就在布幕尚未拉起、司儀仍舊在介紹時,香突然小小聲叫了冰。


「阿冰。」
「幹、幹嘛啦?」
你抖得好厲害。
「我知道啦!!」
「阿冰。」
「你要說什麼啦?」

香.港突然頓了一下,然後一手食指壓著唇問道:

「結束後,May I kiss you ?」
「白、白癡,現在不要講這個啦!!!」

冰的臉紅了起來,不過香依舊不屈不撓地問:

「May I ?」

被香炙熱的眼神這麼一看,冰困窘地轉了過去。

「再、再說啦!表演成功後再說!!」
「一言為定。」


--反正不管成不成功他都吻定冰.島了。誰叫阿冰沒有講清楚條件呢?


冰.島沒有看見香.港露出了少見的狡猾微笑。











然後--

布幕拉起,兩位少年開始了表演。
那是一場撼動人心的精彩表演。

                         (完)







後記://

是說我迷上高校男子組了,誰叫阿冰和小香在我心中排名一個第二一個第三呢?(當然菊是依舊是第一名啊!!!)

突然好想找同好大家一起喊高校男子組萬歲啊!!!!<% END IF %>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