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哪隻眼看到我替這個偽娘設想啦?」
「誰是偽娘?我可是道道地地的女兒身好不好!!」鴆麝罵道。

「隨便啦隨便啦,」大夫對鴆麝隨口應付完後又瞪著樑下兩個小蘿蔔頭罵著:「反正你們這兩個小鬼哪隻眼看見我照顧這個不男不女的傢伙了?」

「咦、沒有嗎?」晶紅眼瞳靈活地轉了一圈,暗服小孩之一數落了起來:
「前天兩人出任務回來時,大家看見大姊姊是被大夫你給背回來的就在後面抱怨東抱怨西的,結果大夫竟然惱羞成怒把大家都給訓了一頓了呢!然後又為了要方便治療鴆麝姊姊特地把她給留下來過夜,甚至擔憂到半夜特地爬起來看她有沒有蓋好被子、會不會太冷而著涼。然後昨天早--」
「夠了夠了夠了!!給我住口別再說了!!」

髑髏大夫脹紅了臉,在樑上跳腳罵道。本來在聽兩個小孩說話的鴆麝突然開了口問:

「喂,變態大夫,你沒假借替我蓋被的名義對我亂來吧?」
「妳看我像是那樣的人嗎?!等一下,妳把頭別開是什麼意思啊妳!!」
「吶,琮兒我就說他們是一對吧?」
「對呀,人家說『打是情,罵是愛』,此話不假!」
「你們下面的兩個小鬼給我住口啊啊啊啊----!!!!」

抱著頭,髑髏大夫的表情悲戚的喊道;他在堂內經營已久的好名聲快給兄弟倆全毀了。他將矛頭指向了在一旁納涼的鴆麝:

「鴆麝,妳也說說他們啊!讓兩個小孩子這樣說不好吧?!」

本想鴆麝會助他一臂之力的,怎料對方只是冷冷地開了口:

「童言無忌,我又問心無愧、何必多說什麼?反正他們聽也聽不進去不是嗎?反倒是大夫你該成熟點才對吧?」

髑髏大夫被她的話這麼一堵,嘴巴一開一闔的找不到話來回。這時樑下的雙子又嘻嘻哈哈地說了起來:

「鴆麝姊姊和大夫剛剛的對話好像夫妻喔!要是兩人在互稱彼此為『孩子的爹』和『孩子的娘』就更像了!!」
「大姊姊,我和瑋兒何時喝得到喜酒啊?琮兒等不及了啦!」

聽到這,就算鴆麝再怎麼成熟也不禁刷紅了臉。和這個變態大夫成親?有沒有搞錯啊?她用著壯漢般的低沈嗓音咆哮著:

「你們兩個小鬼皮給我繃緊點!讓你們三分顏色就給我開起染坊來了啊?」

鴆麝本想這兩個小鬼會因為這怒吼而嚇破了膽,哪曉得雙子在楞了下後便又興奮地說著:

「新聲音、新聲音耶!!」
「大姊姊妳還會什麼聲音?做得出我和瑋兒的聲音嗎?」
「可以聽聽看髑髏大夫的嗎?」
「我想聽聽銅人的!!試試看、試試看嘛!」

鴆麝對於兩個小孩意料外的反應感到束手無策。怎麼會和她想像的相去甚遠這麼多?

「……你們不怕嗎?」
「怕?為什麼要怕啊?」
「大姊姊頂著那張清秀的臉那樣罵人有什麼好怕的啊?先不說這個啦,大姊姊我們想聽聽看其他聲音!」
「對啊,用剛剛的低嗓子講話嘛!妳現在用的少年音好平凡、換一個換一個啦!」

……那她一直刻意用少年音講話究竟是為了什麼啊?

「我說--」
「換聲音換聲音換聲音換聲音……」

摀著耳,鴆麝只能說這兩個小孩子真的好煩人。她瞟了擺著一副苦瓜臉的髑髏大夫一眼,後者悶悶地說了:「懂了?」

懂了、真的懂了,放眼天下還能從哪裡找得到像這對兄弟般的煩人存在?重點是你還找不到話去賭他們的嘴,因為他們說得沒有半句錯。

鴆麝嘆息,「懂了。」

小孩子絕對是另一種煉獄的存在,尤其是當他們在吵著要某種東西時。聽著下面雙子不屈不撓地研究著自己還有可能會哪些聲音、甚至打算列張清單來請她示範時,鴆麝真的是一個頭兩個大,想不出半點法子來要他們閉嘴。


突然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鴆麝感覺到第三者的氣息;就在同時,一人猛地從髑髏大夫後方一把鉤住他的脖子,透過夾鼻眼鏡一雙紅玉眼眸就這樣盯著鴆麝瞧。
就像那夜一樣,鴆麝的身子在他的注視下無意識地弓起以自我防衛;大夫很明顯地翻了個白眼,對於自己脖子被人勾著的一事完全沒有動作。

因為大夫是個比誰還更尊敬那個男人的傢伙所以才任憑著他動作吧,鴆麝如是猜想道。話是這麼說但她對於這個狐狸般的男人並沒有什麼好感,縱使他現在是自己的頭目。


焰陽堂堂主掛著一貫式地微笑,半壓在大夫背上對著鴆麝笑道:

「可是我不懂吶,我可愛的小鳥兒。」

 

 

                                                                                                                           tbc.

 

 

 

 

後記://

喔喔喔,終於給我打到堂主出場啦!(明明就最後一幕才出場)
可惡,明明筆記草稿上他的出場只有那麼一句話,為什麼到了電腦正式稿後就變成了一個還蠻帥氣的出場啊?堂主你是不是給靈感大神多塞了點前還是什麼??(指)不然為什麼你的戲份從一行增加到!七行啊!!!

這裡的雙子還是一樣的胡鬧XD大夫您辛苦了,一下被雙子耍一下被鴆麝吐槽一下被堂主當支撐物壓著很辛苦對吧?是說這就是主角的命啊(大誤)看在另一個主角鴆麝是女性的份上及堂主是你的主子份上,就這樣被欺負地過一輩子也好啦(誰要依啊)

老實說大夫明明一開始的設定是很有自信的男人啊,怎麼被我越寫越被欺負得很慘呢?一定是鴆麝害的(寫故事的不是你嗎?)反正鴆麝就某方面而言是大夫罩門這一點在前傳時已經決定好了。

然後,還是報告一下進度好了。預計十章結束,男女主角都被我內定好了(變動機率低,只要某人不要搶戲搶到後來真的升格就好),還蠻好奇目前最被看好的配對是不是我的內定配對哪(應該會是一樣吧……不過我同學卻給我其他答案、為什麼啊??)然後腦內已經寫好番外篇設定,預計十章完後在事出(要是那時再動筆我怕忘了),先給個小提示、是有關鴆麝靈魂穿越到現代世界的另一個自己身上的故事。

要是再講下去就沒梗了不好玩所以就此打住XD請各位看倌慢慢等待楔子三吧(飄)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