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里斯你為什麼要和伊索蕾用那種方式分手(?)啊啊啊啊----






00.


望著窗外月亮,長髮少年用著低沈的嗓音幽幽開口:

「……雖然明知道妳一定聽不見但我就是想問妳、最近過得好嗎?」





         I miss you








01.


「……波里斯,你還好吧?」
「為什麼這樣問?」

看著友人路西安憂心的臉色,波里斯只是成穩地轉頭回答。

「因為你給我一種很悲傷的感覺。」
「……我記得我們見面不久你就說過我太憂鬱了。」
「不一樣、這次的不一樣。」

路西安用力的搖了搖頭,眼色充滿了擔憂。
波里斯彎起了嘴角,看似在嘲笑路西安一般地說道:

「還分這次那次呢!我這個人就是給人憂鬱的感覺不是嗎?」
「……波里斯,好好回答我,你是不是想起那個漂亮的大姊姊了。」
「……」
「波里斯?」

看見波里斯僵硬地點了下頭,路西安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既然這麼想念她,那為何不去找她呢?

路西安一直有在追問波里斯和那個白金色頭髮小姐的相處情況如何,但每次都被他以沈默不達而不了了之。
老實說,現在看見波里斯這樣失魂落魄地看著窗外月亮的模樣,路西安感到非常的難受。他可以感覺得到要好的朋友正受著心靈上的痛苦,但他卻一點忙也幫不上。

「你們是吵架了嗎?還是發生了什麼誤會?拜託、波里斯,告訴我一下在你離開的那段期間發生了什麼事好不好?每次看見你這樣寂寞地看月亮就會覺得很不舒服你知道嗎?」
「……抱歉,我不能說。」
「為什麼?連我都不能說嗎?」
「我不能說。」
「波里斯……」
「別問了、路西安,我有我不得不保密的苦衷。」

路西安的臉色雖然沉了下去,但他明白自己在怎麼死纏爛打波里斯都不會向他吐露半個字的。波里斯是個多麼頑固的人,這一點他路西安非常瞭解。
就算是朋友,也有不能不說出口的秘密是吧!

「--好吧,你不說也罷。」

路西安快步走到波里斯身旁坐了下去。

「不過條件是讓我陪你看月亮。」
「……什麼?」
「我說,我要和你一起坐著看月亮想事情。」
「你要想什麼?」
「什麼都可以啊!可以想媽媽、想佣人、想派對……反正我就是要坐在你旁邊就對了。」
「……隨便你,安靜就好。」
「沒問題!!」

波里斯懶得去管了,路西安也真的沒有發出任何一句話干擾波里斯。








……那個聒噪要死的路西安和波里斯肩併著肩坐在一起看月亮?波里斯還好,那個路西安看起來就不像是會多愁善感的人啊!

「--我一定是走錯房間了。

從喬書亞房間回來的麥克斯明在開房門時呆呆地吐出一句後,當場決定今晚要找個理由去和喬君擠房間睡一下。反正他那間單人房大到可以藏一個人形娃娃了多一個自己不會有什麼差的對吧!
而且重要的是--

「--路西安那個傢伙會多愁善感真是令人感到不安。」

麥克斯明把滑下鼻梁的眼鏡推回去後悄悄地關上房門。最近還是不要和那兩個人扯上什麼瓜葛來的好。




                               tbc.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