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看完德莫尼克8了(轉)好期待符文之子第三部啊……是蘭吉艾的故事嗎?



01.蘭黎-為何心會發疼


黎安站在木桌旁,靜靜地凝視著落地窗外盛開的玫瑰,但她的心並不在此。不知道為什麼,每到夜晚看見那一叢叢豔紅,她便會想起一年前蘭吉艾被捕的情景。
那時候,蘭吉艾為了讓自己不被盯上、吻了那個虛偽的女人,然後兩人便雙雙被逮。

--為什麼那時候看到的接吻場景會讓自己在乎到現在?

「我們……難道不只是朋友嗎?」

黎安娜喃喃地開口,問著每次看見夜色下玫瑰時都會產生的疑問。
如果不只是朋友,那為何以前和蘭吉艾相處時都毫無尷尬氣氛?如果只是朋友,為什麼會在看到那一幕場景心痛到現在?
以前,自己總會要別人叫自己黎安,希望別人把自己當成一個男孩來對待;也許就是這個緣故她才能和蘭吉艾相處得那麼融洽。

--那,現在呢?她和蘭吉艾之間的友誼還是沒有變質嗎?

之前老師曾經偷偷跟她聯絡過,說蘭吉艾現在在尼雅弗學院學習。黎安還記得自己在知道了蘭吉艾沒被拷問致死後大大地鬆了口氣。
她很想去見他一面,但黎安知道自己現在仍是被監控著;她不會為了這點小事就害整個組織受創的、害蘭吉艾跟自己再次陷入危機。

但。

黎安娜脫口而出,她握緊了拳又鬆了開來。
她真的很想念那個藍髮摯友,很想和他好好聊聊離開學院後所有發生過的事。上次匆匆見面後發現他變得更加迷人了,不知道現在在尼亞弗裡是不是追求者眾多、之前在學院裡就有很多女生在偷瞄他了不是嗎?
還 有,她也想問問蘭吉美的事,她現在的情況如何呢?如果是蘭吉艾的話一定會一點都不保留的告訴自己。然後她還要問蘭吉艾有關阿爾寧小公爵的事,先前聽過傳聞 說小公爵被人刺殺後復活、現在在尼雅弗讀書;蘭吉艾是和這個共和國最大敵人之一交友還是敵對呢?黎安敢說一定蘭吉艾一定是不和對方搭上關係、實際上卻是暗 地裡地收集有關對方的一切消息來作策略吧!

黎安露出了淡淡地笑容,彷彿已經見到蘭吉艾在自己面前愉悅地談論著近況的模樣。她可以想像蘭吉艾那雙玫瑰色的瞳孔中散發著難得一件的歡樂氣息,然後像當年與自己談論共和國理想般地熱情地說著那些事。

--真的,很想他。

不管是因為想起那場作戲的吻,還是因為自己對摯友的思念,黎安很清楚自己是想著他的。黎安娜從來不會是個對自己說謊的女孩,她真的真的很想去見蘭吉艾一面。但為了顧及大局,她認為自己必須要壓抑著這份思念。

至少可以確定的是,在未來的某一天他們是會相聚的;而自己現在該做的便是耐心地、

                             (完)


02.麥迪-不再是吾友了


他不懂,真的不能夠理解,為什麼麥君要否認自己、去追尋和自己相同的本體。他是個完美的生魂娃娃不是嗎?難道他和本體真的有差嗎?這種不該出現的瑕疵會在自己身上嗎?

--他也是德莫尼課˙喬書亞,不是嗎?

在翡翠城裡、那些與自己一起長大的人們都叫著自己「少爺」、「喬書亞」不是嗎?就連父母、爺爺都沒有人說自己是虛偽的存在,為何麥克斯明要否認自己、前往海肯把這個漫天大謊給戳破呢?
為什麼、麥君?為什麼?難道那鄉下的歡樂時光是虛偽的嗎?難道他們之間的堅定友誼其實是不堪一擊嗎?

少年在心中不停地吶喊反問著,雖然他是天才但他並不是全知,他、不、懂

他到現在還可以仔仔細細地說出自己和麥克斯明的所有互動--只要是他在自己身邊的,他都可以說得出對方的神態神情語調手勢用詞遣字,因為他是德莫尼克啊!
那時候他放火燒了風車只為了就麥君、和麥君跟爺爺一起繞著篝火大啖烤魚、與麥君的弟妹們一起去盜採別人家的蕃茄來當飯後水果……他們相處的時光,不曾被抹滅掉不是嗎?

--那為何麥君要背叛自己呢?

不懂、不懂,他就是不懂。
自己也是「喬書亞」、也是那個到海肯當演員的「卡爾迪」、也是被幽靈糾纏著的靈媒、也是當年救了麥克斯明一命的男孩……自己和本體,沒有差別啊。
小時候的夢想實現了、有人創造出他這個生魂娃娃當替身待在城堡中,但他沒有感到半絲愉悅。因為他喪失了自己最重要的、也是唯一的朋友。

--我們難道注定要分道揚鑣嗎、吾友?

                             (完)


03.喬奈-為了你我願意


換上另一套不屬於自己角色的戲服,少女的臉上有些惶恐但仍努力保持鎮定。她很清楚西斯皮埃爾現在可能遇到的狀況,也很清楚自己接下來有可能要走上那條不歸路,但、那又何妨呢?
臉上的粧除了抹盡的口紅依舊是梅麗的粧,但沒關係、等一下的場景男女主角皆是站在紗幕後方、不打緊的。況且座位離舞台有段距離,觀眾不會這麼在乎的。

--她願意踏入危險只為了幫西斯皮埃爾和約斯唐特多爭取些時間。

伊奈絲想到了同樣在幫助那三人的各位,也許自己的所作所為小到不足掛齒吧!她想過了,如果要幫西斯皮埃爾、要幫喬,只有努力守護著這個他鍾愛的舞台,讓他所珍惜的劇碼於落幕時獲得最多的掌聲。

『太遲了……我愛他。

梅麗在說這句話時,是不是同她一樣在顫抖著?對於這不大可能成真的幻夢,她願意為之奉獻一切;就算會犧牲自己的性命又何妨?
伊奈絲決定了,當那幕再次升起時、她會以麥克斯明利安的身份代替喬站到最後。就算西斯皮埃爾並沒有真的那麼在乎自己、就算約斯唐特小姐還沒意識到西斯皮埃爾對待她的態度有多麼的特別,特別到讓人妒忌。

沒關係的。她說服自己。
沒關係的,為了喬、她願意,就算西斯皮埃爾眼中的自己是飾演梅麗的女孩、就算西斯皮埃爾眼中只容得下約斯唐特。
她願意、願意為了喬,願意為了這個來處不明、又不知道將要前往何處的男子奉獻自己,只因為自己以深深地被他的言行舉止給俘虜。

--幕緩緩地升起,她明白、這將是一場硬戰。

                             (完)


04.喬瑞-海肯來的禮物


「唷,這麼大包啊。」
「對啊,真的比我想像來的多很多。」

麥克斯明看著喬書亞笑得有些無奈地抱著一個大箱子走著。雖然有不少人提出要幫忙拿,但小公爵卻一臉堅持地要自己扛、唯有在看到麥克斯名時才露出了放鬆的神情。

「該說是瑞秋太想你呢、還是--」
「是爺爺請瑞秋做的。」
「……看來那個老頭子很清楚瑞秋的個性嘛,還知道說要請她設計你的衣服。對了,你們進展到哪裡了?」

喬書亞很難得的支支吾吾起來,麥克斯明無奈地伸手掩面。

「真的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啊……」
「原來麥君你是太監啊。」
「你不要亂扭曲意思好不好啊!!」
「開玩笑、開玩笑的啦,別發那麼大的脾氣啦。」

麥克斯明重重地嘆了口氣。

「需要我幫忙拿嗎?」
「不,我想自己拿。」
「……真搞不懂你們兩個為什麼會互相吸引對方,明明都是固執的人。」
「說真的,麥君你才是最固執的那個吧。」
「誰給你固執了,那可是『堅持』、『堅持』!」
「是是是,是『堅持』,不過其實『堅持』是固執的一種表現方式喔、麥君。」
「……你這小子嘴巴越來越毒了嘛。」
「因為有好的老師在旁邊教授嘛!」
「真糟糕,要是那個老頭知道了我鐵定會被臭罵一頓。喔、對了,還得算上瑞秋的一份。」
「哈哈哈,那麥君你可要受兩個人輪番轟炸了呢。」
「不、是三個。」
「喔?」
「你忘了算那個臭魔法師,我的小提琴到現在還是沒什麼進步,鐵定會被講話。」
「我看你今年還是不要和我一起回翡翠城休假好了。」
「我才不管呢,住在公爵城堡可不是天天有的好事。」

喬書亞小聲的念了句「不知道是誰之前住了半年喊悶」,被麥克斯明白了一眼。

「對了,你剛說瑞秋,她也會來嗎?」
「你這小子耳中只有女人嗎?見色忘友的傢伙!」
「不,準確點來說、瑞秋也是我們的朋友,所以我並沒有『忘友』。」
「還狡辯!!」

哈哈哈哈哈,喬書亞看到麥克斯明張牙舞爪的神情大笑了出來;愉悅的笑聲迴盪在石廊上久久不散。

「沒錯,那小姐也會來。」
「這樣啊,那可得好好準備了。」
「等一下,你的意思是之前招待我都是隨隨便便的嗎?你這可是對待好友的態度?」
「反正麥君你也很滿意不是嗎?」
「這是兩碼子事!!喂,誰准你走那麼快的,給我停下來!!手上抱著一大箱東西等下撞倒人了還得了啊!喂!!」

喬書亞忍著大笑的衝動將自己和麥克斯明的距離拉遠,整個人的心情異常愉悅。也許,這和那個即將再次出現在自己面的海肯裁縫師有關吧。

                             (完)


05.麥迪-遺留下的手札


當他踏出沉眠地,映入眼簾的除了不變的風景外還多了一大疊特地用魔法保存的信。少年蹲下身拿起了一封看,是屬名給他的、而那手寫體正是他再也熟悉不過的。
他心急地用手撕開了信封,掏出裡面的信紙細細詳讀。內容是以第一人稱書寫的日常生活、比較偏向是日記的存在;裡面的人名有少年熟悉的也有不熟的,當然還有一些是他認識但另一個他卻不清楚的。

看完手邊的這封,他又伸手拿了下一封、再下一封,最後索性盤腿坐在草地上、任憑露水弄濕自己的長褲,專心地看著那些信封。
裡面提到了麥克斯明、提到了波里斯、提到了蒂琪愛兒、提到了路西安、提到了蘭吉艾、提到了阿爾寧公爵、提到了西斯潘尼老人……最讓他不解的是為何一直提到一個那個曾經灑了他一身水的瑞秋。

「啊?結婚?」

一張信紙讓他愣住了。為什麼另一個他會和那個恨死「麥斯˙卡爾迪」的瑞秋結婚?他繼續看下去,然後露出了笑容。

「……看來一年的差距真的會差很多哪。」

難怪麥克斯明會不認他,畢竟另一個他和自己真的差很多。
他就這樣坐著,一直看那些信直到天色暗下才收好信紙帶走離去。

                             (完)



後記://

「01.」算是殘念的所在,畢竟一直以來都認為會和蘭吉艾在一起的黎安竟然是親眼目睹他和另一個令人作噁的女人接吻,讓我非常非常的心寒。只能說希望未來的兩人可以幸福地在一起,不過總覺得連這個願望似乎也是很難達成的就是了。

「02.」 是對卡爾迪被麥君拒絕感到同情的一篇。總覺得卡爾迪很可憐、身為生魂娃娃的存在還要被眾人排擠,連唯一的摯友都背棄他。但我也沒有把罪錯怪到麥君身上過, 畢竟要是有個和自己最要好的朋友一模一樣的存在、而且那個存在還試圖殺死摯友的話,我也會選擇不與那個存在有任何友好關係的,就算那個存在是自摯友分裂出來的也一樣。

「03.」 是第四集出場的伊奈絲獨白,雖然第四級末她以身亡、但我一直記得那女孩是自願代替喬君上台的,而且最後還因殺手誤認而扭斷了脖子逝世。也許愛上被追殺的德 莫尼克是她一生中犯下的最大錯誤,但我必須要說她一舉一動是非常非常勇敢的。順帶一提,八集中個人最喜歡第四集,看到那些美妙的歌詞、我總可以想像喬書亞 是如何用他的美貌及嗓音擄獲每個人的心。

「04.」這一篇完完全全是要宣揚我對喬瑞這個配對的愛。畢竟兩人的相處模式真的讓我很喜歡,不知道最後是誰先開口說我愛你呢!然後麥君喬君的對話也讓我寫得很開心,麥君真的是個開心果的存在!

「05.」因為在第八集看到喬君在寫信,所以就延生出這一篇來、雖然我個人比較希望是寫給瑞秋的啦;不過,總覺得要是喬君願意這樣寫給卡爾迪看他之後的人生,不也是另一個很美妙的故事嗎?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