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姊姊、大姊姊,來陪我們玩嘛!」
「大姊姊為什麼攀在樑柱上,下來陪琮兒、瑋兒玩嘛!」

兩個長相一致的小男童穿著暗色長袍對樑上的人影喊叫著;被這麼一喊,樑上的的人大聲嘖了一下便翻了下來。

「別大聲嚷嚷著!還有,你們看我這模樣應該叫我哥哥才是!!」

那人穿著淺藍色的短袖上衣及白色長褲,容貌雖說清秀卻不至於讓人誤會成是女孩。但兩個小孩卻沒聽進那人的話,依舊一搭一唱地說著:

「鴆麝姊姊明明就是女的,為什麼要叫妳哥哥?」
「鴆麝姊姊是個大美人,叫哥哥就太失禮了!」

兩人睜大了晶紅的雙眸看著鴆麝,讓後者有些不自在。

「好啦好啦,隨你們便、私下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啦!在其他人面前可不能這樣叫,聽到沒?」
「有有有!!」
「那鴆麝姊姊我們來玩吧!」
「這……」

鴆麝十分為難地看著這對雙子,基於他們是焰陽堂中少數接受自己的存在,若是平常她一定會與兩人嬉戲的;但今天的狀況實在是不容許她如此放鬆--她再逗留下去可就慘了。

「那個……琮兒、瑋兒,我晚點在陪你們,我現在--」
「琮兒知道,大姊姊正被大夫追殺著!」
「瑋兒也知道,大姊姊剛剛換了三張臉,卻都被大夫逮到了唷!」
「因為大姊姊還不熟悉焰陽堂的一切,所以三兩下就被髑髏大夫識破了不是嗎?」
「……你們的消息也未免太靈通了點吧?是誰告訴你們的?」

鴆麝皺著眉頭說道。才幾分鐘前發生的事情,這兩個連十歲都不到的小娃兒是怎麼知道的?是有人在監控這一切嗎?
結果這兩個七歲大的孩子手拉著手,很有默契地一同說道:

「是風告訴我們的!!」

……是她不對,不該對這兩人抱有期待的。

「啊,大夫來了!」
「什麼!?」

鴆麝驚跳了起來,才轉身看向後方走廊就正好與髑髏大夫四目相交;兩人頓時都變了臉色。

「給我站住!!!」

大夫大聲一喝,一甩袖便飛出了四根泛黑的銀針、全往鴆麝面部射來;鴆麝本想直接打掉,卻想到身邊還有兩名稚童而作罷。
她向上一躍直接跳上廊頂寬樑已躲過毒針,卻發現那大夫不知何時也跳了上來、正等著她自投羅網。

「終於被我逮到了妳這個混帳傢伙!!」髑髏大夫緊緊揪住鴆麝衣領,不讓她再有機會趁機溜走,「妳可知道我那藥我調了多久嗎?兩天、兩天哪!!用得盡是昂貴的藥材啊!!全都是為了要幫妳治療養身的妳知不知道啊!結果妳這傢伙竟然趁我不注意時拿去澆花!?妳到底是想怎樣妳說啊妳!!」

「也還好我沒喝吧?那些植物在幾秒內就竄得比人高你還想要我喝?變態大夫你才是心懷不軌想報仇吧?」
「那是因為使用對象不同,藥效也會有差好不好!!」
「你別唬攏我,我玩毒也玩得頗有心得了、一看就知道那要有詐!早知道那時就該不管會不會破戒、趁你體虛時多砍你幾刀的,總比現在被你暗算來的好!!!」
「就說我沒想過要報仇了妳是聾了嗎?而且我被稱作髑髏『大夫』、『大夫』耶!!整個焰陽堂有誰比我還精通醫術的?我敢說就連妳也比不上!!」

雖然不服氣,但鴆麝很清楚大夫說得十分正確,自己對於醫術的瞭解只限於解毒罷了。不過依據鴆麝的個性她打死都不想在大夫面前認輸,一口咬定大夫是在為先前的糗態報仇。

「反正你一定有在暗算!誰知道你這個愛毀人容的大夫在想什麼啊?」
「就說我沒暗算了妳是聽不懂嗎?而且妳要怎麼賠我藥材?」
「怎麼賠?反正你就和堂主要一份,在要他從我薪資扣不就行了?」

鴆麝白了大夫一眼。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過往收入全被那狡猾的堂主先下手為強的全把它給收刮一空、說要拿來「賠償心靈受創的諸位同伴」,還逼自己加入焰陽堂「抵債」。

怎知髑髏大夫被她這麼一堵,竟然支支吾吾地找不到詞反駁。
鴆麝皺起了眉、疑他有詐,正想發作時樑下男童之一清脆的嗓音打斷了她。不知是琮兒還是瑋兒天真說道:

「大姊姊有所不知,大夫他用的幾味藥可是他珍藏的呢!大夫在拿的時候還半心疼地說了什麼『是我害的』、『為了鴆麝』,一反平日的自信模樣呢!」

鴆麝聽了她的話,只覺心中湧起一陣陣愧疚:是她氣量小、誣賴了如此好人。一直忘不了初見面對戰的人是她才對吧。
髑髏大夫紅著臉朝樑下二童揮了揮手,手忙腳亂地說:

「喂喂,大人講話小孩插什麼嘴!鴆麝,童言無忌,妳可別真的信了!那些藥材並沒有很貴重、真的,而且我還有剩。況且先前也是我害妳重箭的,妳可別想太多啊!」

……這話和你追殺我的理由矛盾的太厲害的吧?

「哇啊--瑋兒你看,那個髑髏大夫臉紅了耶!」
「對啊,真是難得一見呢!那個髑髏大夫竟然會害羞呢!」
「就說大人說話不要吵,小孩給我到一旁涼快去!」

琮兒和瑋兒笑嘻嘻地牽著手,完全沒有要離去的意思。其中一個還搶在大夫再次開口前問說:

「大夫和大姊姊是一對嗎?不然為什麼大夫這麼照顧鴆麝姊姊呢?」




                                                                                                                                                   TBC.(?)













後記://


是說焰陽堂開始連載了!!!明明才寫到第二章草稿、規劃到第五章內容,還沒預計好每隔多久發一回、什麼時候會歡樂斷頭,就已經開始連載了,這樣真的好嗎?

我只想說,管他的。反正我就是要寫,這樣才有辦法發揚我對鴆麝、大夫、雙璧、堂主、狂姬、玉狐……的愛啊!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