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短篇集,這次全是正常向的喔(這應該是理所當然的吧)










16.APH-耀灣-empty



--突然意識到,這間屋子的遼闊。

王耀站在客廳看著沒有其他人聲的家。
一股苦澀湧上了心頭。

『耀大哥被伊凡給洗腦了!你才不是我的耀大哥!!』

那是灣在背著自己行李離開時,對他吼的一句話。
他那時候回答了什麼呢?好像是叫她閉嘴乖乖屈服吧。
如果那時候開口叫她留下,灣兒也不會聽吧?

--已經沒有什麼好談的了。
上司是這麼認為的,他也是這麼認為的。



王耀眼角撇到了廊上的一排房門。
從左到右共有六個房間,中間偏右的是自己的、再往右是小香,隔壁是小越的;往左是小灣、小灣隔壁是菊的然後是勇洙的。

最先空下來的,是菊的房間吧?應該說他不怎麼常住自己房間。
然後是勇洙和小越,兩個人都是差不多時間離開的吧?
接著菊要走了灣,亞瑟要走了香。
然後勇洙被菊給帶走,小越則是被法蘭西斯帶走。



明明那時候也是一樣空空如也的房子,為什麼他現在才感到心痛?
是因為當時知道灣和香還會回來的關係嗎?
是因為現在明白又有人不打算回來而難過嗎?



還記得他去菊家把灣娘帶回來時,灣被菊從後面輕輕推了一下就撲進自己懷裡。
耀抱住了自己的妹妹,說:

『歡迎回來,灣。』


結果,才四年、四年對吧?兩人就鬧分家了啊。
離香的回來還有好久好久,明明想說可以讓灣陪伴自己的怎麼反而把她氣到離家出走了呢?


那時候的歡迎回來好諷刺啊。







這個家,好空。
他的心,也、好空。


                                  fin.



17.APH-伊娜-不要說死



「為了哥哥,我願意死。」
「別那樣說、拜託。」

娜塔利亞歪了半邊頭,不解。

「可是,我真的好愛哥哥,所以我要和哥哥結婚、然後為了哥哥而死。」
「娜塔,別這樣說話、真的。」

伊凡背對著自己的妹妹,聲音帶有著一絲絲畏懼。

「……今天的哥哥好奇怪。」
「我只是覺得,要是死了,就真的什麼也沒有了。」
「什麼意思?」

娜塔利亞望著哥哥的背,伊凡則是看著灰濛濛的天空。


「要是死了,就不能有任何期待了。」

--要是死了,就不能夠完成自己的夢想了。

「娜塔也有吧,屬於自己的夢想、想要完成的夢想。」

--除了和我這個哥哥結婚,應該也有所謂的夢吧?

「哥哥的夢想是能夠擁有溫暖向日葵田,娜塔呢?」
「和哥哥結婚。」
「我是說娜塔自己的夢又是什麼呢?為了自己的、夢想呢?」
「我想……」

娜塔利亞茫然地看著哥哥的背影,只覺得今天的伊凡很奇怪。

「我想……」

--她想要什麼?有沒有只是為了自己而存在的夢想呢?



「……我不知道。」

娜塔利亞放棄思索。她的腦中除了哥哥還是哥哥。

「是嗎?沒關係,現在開始去找吧!」
「找?」
「對、去尋找。」

伊凡轉過來看著自己的妹妹,溫柔地說:

「在找到自己的夢以前,都不能尋死。」

--哥哥的表情感覺很悲傷,為什麼?

「娜塔,答應哥哥、要為了自己的夢想而努力活下去,絕對不可以把死掛在嘴上,好嗎?」
「只要是哥哥說的,我都答應。」
「……那就好。」

伊凡又轉過身去。

「今天的哥哥好奇怪。」
「……是嗎?」

--那應該是因為,我已經不想再看這種為了他人而出現犧牲了吧。

                                  fin.





18.APH-英貞-請直呼我名


法蘭西斯曾經問過他一句話。
他問:

「為什麼要殺了貞德?」

--那少女只是個愛國者你心知肚明不是嗎?


那時候他沒有回答。
應該說,他不敢回答、連眼神都在逃避。

「……人都死了,還追究什麼?」
「就是因為死了才要問,哥哥我一直都不懂你為何要扭曲事實。」
「……那不重要。」

亞瑟狼狽地帶上帽子匆匆離開法蘭西斯家的庭院,後者則是一臉錯愕地喊著:

「喂喂,別說了這句話就走啊!喂!」

想他用那種速度逃跑鐵定有問題,法蘭西斯決定下次要問個清楚。







『為什麼要殺了貞德?』

--因為她從頭到尾都不肯叫我名字。
要是他真的這樣回答,會被罵死吧?



                                  fin.





19.黃昏色的詠使-虹夜-等待妳的歌


『到時候,可以--』

距離那時候的約定已經兩年了呢。凱因茲暗忖。
明明距離看見那個夜髮少女難得脆弱的表情有兩年了,他總覺得只是前幾刻發生的事情。

中學畢業後他們各自分道揚鑣,完全斷了音訊。
但是只要看到了如那天傍晚的淒美黃昏色,凱因茲就會想起自己和伊芙瑪麗的約定。

「我有在努力喔。努力地讓自己的名詠達到那個境界喔。」

他在樓頂,對著夕陽小聲說道。

「妳呢?老實說,我--」

明明知道聽不見,他還是想說。
枯草色外套隨風揚起,連帶著也把他最後一句話給吹散了。



--老實說,我現在就想見妳呢、伊芙瑪麗。

                                  fin.





20.黃昏色的詠使-虹夜-我期待著……


如果沒有遇到你的話,我就能夠孤獨的死去、對吧。

「……原來如此,好狡猾呢你。」

伊芙瑪麗嘴角含笑地說著,對於遠方那個和自己下了約定的男人而露出罕見的笑。
因為要是誰先完成,另一個就得去見對方……也就是說兩人終究會再次見面。

「真是狡猾呢。」

要是他先完成,自己就得去見他;相同的,他也會不辭辛遠地來見自己。
那時候就算自己的身體撐不住了她還是會盡己之力完成夜色名詠吧?為了要讓他能夠看見。

--這是變相地給了她「活下去」的要求。


「……我一定會完成的、完成夜色名詠給你看的。然後--」

--然後她一定會去見他,不管以任何形式。要和他說、自己達成了目標。
不知道遠方的他,是不是也聽得見自己的回答呢?


                                  fin.





後記://

第二十一篇是耀灣。又是一個悲情物,是說我總覺得APH是個悲情成分大於甜蜜的存在啊。

第二十二篇是伊娜。只是很單純地想表達那種以為為人死是件很帥氣的想法是錯誤的,那其實是最傷人的一種行為。

第二十三篇是英貞。簡單來說,年輕時的亞瑟因為貞德鄙視自己而犯下殺人的大錯罷了……好啦我承認我有私心,應該是亞瑟因為要貞德叫自己名字無望而惱怒殺人了才對。

第二十四篇是虹夜。我愛死這個CP了!!虹夜萬歲!!!!

第二十五篇還是虹夜。這一次是伊芙瑪麗在說話喔!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