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是別人激發起來的CP愛,所以要趁著很有愛的時候把它寫一寫。
*這是初雲與初代(也就是Alaudi和Giotto)的故事,因為有自己認定的性格描寫,看不下去者記得直接按「X」離去。如果認為是癿而反感的話也請同上面步驟、謝謝。
*是說我邊打邊看「羅蜜歐與朱莉葉」音樂劇,這樣好嗎……






00.

他從來不明白為何上面的老愛派自己去參加一些宴會。
穿著正式的宴會晚禮服,他面無表情地在宴會上漫無目的地走著,冷眼地看著周遭貴族要人們虛情假意地招呼彼此,漠視著宛如一場鬧劇的宴會。

Alaudi沒有碰餐桌上的食物、婉拒了侍者送上的紅酒,自己掏出個人的小酒瓶在角落默默飲酒--就連這裡的美食都讓他覺得虛偽得噁心。
也許是因為自己對於「宴會」這個事物存在抱持著強烈厭惡吧!

他搖了搖剩餘不多的小酒瓶,冷著臉看向幾個朝他走來的男士;被他這麼一看,那些人馬上想到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人還沒拜訪而立即轉身離開。

他想到臨行前上面殷切叮嚀自己一定要放柔表情一事,小小的呸了一聲。
他就是討厭這種群聚的場合--總覺得這是種弱小人物才會有的行為。



身為諜報科的頭子,不就該保持著隱密性、從不出現在一般人世間嗎?
他、Alaudi是一個只適合在月色下行走的黑衣人。



「好冷漠的眼神啊、喀爾森先生。」


邁諾斯˙喀爾森,是Alaudi在這裡的化名。他抬起了眼,對上那個有著水藍色眼的男人。
對方在笑,但他的眼神卻不是那麼一回事。Alaudi思索了一會兒,終於從那落落長的賓客名單中想起了對方的名字:

「……彼此彼此,凡斯先生。」

--李奧那多˙凡斯,義大利西西里島人,身高175公分,金髮藍眼,28歲,跨國貿易商。


凡斯輕聲的笑了起來,咯咯咯的清脆嗓音讓Alaudi想到少年。他打量了下眼前的男人,資料上雖然寫得是28歲,但從外觀看上去應該才23、4歲左右吧!另外,身高方面似乎也比資料上來的矮了些。不過從他剛剛說話的口音聽起來倒是貨真價實的義大利西西里島人。

說不上為什麼,Alaudi就是覺得他與其他人不同。


這個傢伙有問題。Alaudi略略起了疑心,稍微試探了一下:
「凡斯先生看起來真是年輕啊。」
「呵呵,這就是所謂的『童顏』吧?我已經年近三十卻還是孤身一人哪!」
「聽人說,凡斯先生有175公分左右高吧?今天一見面卻覺得凡斯先生比我想像中來得有些矮呢。」
「這您就有所不知了,當時裁縫在幫我量身高時我偷偷在襪底塞了些東西讓自己高一些。誰叫世人都偏愛高個子?要是我的真實身高傳出去了不就討不到老婆了嗎?」


Alaudi看著低了自己近乎一個頭的凡斯,在心裡默默同意了他的話。


「喀爾森先生不想去和其他人聊聊嗎?」
「不,我其實不怎麼喜歡這種場合,」他想到自己現在是沒落貴族的身份,又補上了一句:「要不是為了自己重振自己家名聲,我才不打算這類麻煩事。」
「噯噯,這可不行了,要重振家族更該多多和人交流才行啊!像我的話就是為了拓展生意才來參加宴會的,」凡斯笑笑補上一句,「喔、還為了要找真命天女。」
「我沒興趣。」


Alaudi可不打算真的讓自己名揚千里,要知道他可是諜報科的首領啊!


「是嗎,真是可惜。」凡斯往後踏了步,明顯表態出自己打算離去的意思,「不過喀爾森先生,您要知道一件事:想要不接觸人群的蒐集情報,是件不可能的事。

Alaudi聞言大吃一驚,但凡斯不給他任何機會、迅速掉頭離去。


--他知道?
剛剛那句話是真的如字面般勸自己瞭解上流社會來振興家業般那麼單純嗎?還是別有他意?那個凡斯,該不會真的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吧?


他凝視著凡斯的背影,突然理解為何自己一開始會覺得他與其他人不同。
李奧納多˙凡斯就像是一道明光在宴會中遊串著;如果這個宴會是黑夜,那凡斯便是照亮夜晚的月光。


他和自己一樣,不是這個光鮮華麗世界的人。





01.


大意了呢。

Giotto搖了搖手中的筆桿,對於自己昨夜的失言感到些許懊悔。
沒辦法,誰叫他看到自己的目標竟是塊美玉、就欣喜若狂有些得意忘形了。
不過這樣也好,讓他來找自己吧!這樣可以省下許多麻煩。

Giotto很有自信地笑了下,繼續批改起手上的公文。
他相信很快又能和那個說要振興喀爾森家族的諜報科首席Alaudi再見了。





02.


Alaudi臉色發青地看著遞給他資料的部下,後者則是不自覺地微微打顫。

「只有查到這麼一些些嗎?」他揚起了手中的資料,上面只有兩三行字,「難道就查不出更多有關那個男人的資料了嗎?」

他鬆手讓那張近乎全白的紙飄到地上,讓所有在同個房間的人嚇得動彈不得、大氣不敢哼一聲。

「你們查不到他的過去嗎?我也知道他三年前開始經商,也知道他現在貿易橫跨三大洋、五大洲,也知道他是哪裡人……這些我都知道,那我還需要這類情報嗎?」

Alaudi環視全場,一個、兩個、三個……共十五個人、是嗎?
什麼時候他的諜報科也是充滿了人群,成了弱小的代表之一?

「沒有人能夠查到更多嗎?」

沒有人答覆,Alaudi冷著臉掏出了一副手銬。
每個人頓時往門口衝去,卻被Alaudi隨手丟出去而在門板上碎開來的墨水罐給制住了行動。

「看來,該換新血了。」

一手轉著手銬,另一手拿著鐵棍,Alaudi開始行動了。





03.


「又,見面了呢、喀爾森先生。」
「……您好,凡斯先生。」

看到對方帶有調戲意味的水藍色眸子,Alaudi只有說不出口的氣憤。
一個月查詢未果,他只得再次參加他最痛恨的宴會--因為那是他和那個凡斯有接觸的唯一可能性。

「怎麼,看喀爾森先生如此疲倦的神色,是最近遇到什麼麻煩了嗎?」
「……只是點小事、不打緊的。」
「是嗎?有什麼麻煩我幫得上忙的話就儘管說吧。比如調查什麼的。」

Alaudi可以明確感受到對方話中諷刺的意味,彷彿在嘲笑他說堂堂一個諜報科首席竟然連自己的小小身份都查不清。
他索性不語,默默地喝起自己的小酒瓶。凡斯倒是很識相的離開了他。

他一開始就去查裏世界中知名的人物,卻連半點影子都查不到。
然後,他慢慢地細查起那些和凡斯有生意往來的貿易商,卻找不到半個可疑人物。
他試著去找凡斯的過去,卻發現早就有人--應該就是凡斯自己--把他的過去全部給銷毀了,不論是明確的出生地也好、成長環境也好,就連西西里島上也找不到半個看過那個凡斯長相的男人。

--看來凡斯連口音都是假的。

Alaudi越想越感到心煩意亂,這樣的對手他從未遇過--太過精明太過周全,竟然讓他和他的諜報科形同廢物一樣。
不甘心、是的,很不甘心。他的鬥智早就被點燃起,但他卻連進到對方眼中都辦不到。


想要不接觸人群的蒐集情報,是件不可能的事。
他想起了凡斯上次跟他說過的話,猶豫著要不要去執行看看--畢竟聽敵人的話行動實在不是他的風格。


最後他服從了,踏入人群之中,然後得知了義大利半島上一個名為Giotto的男人帶著幾個人就除去了一整個三流黑手黨家族的事蹟。




04.


「嘻嘻嘻,要來了要來了呢!」

像個小孩子一樣,Giotto舉高著剛收到的信--上面還大落落寫著是喀爾森寄來的,明明就知道他早就曉得對方是別國諜報科首席的事了不是嗎?

「就這方面而言,未來的雲似乎是個很難搞的存在呢。」

像個固執的任性小孩。某個現在舉止很童稚化的男人如此評論著。
想到那個冷著臉的強大男人將會成為自己的雲--Giotto感到十分的興奮,比當年得知那個難以捉摸的霧願意納入自己麾下時還來得興奮的多。

該打扮一下吧?該裝潢一下吧?這個樸素的大宅該修飾一下吧?他是不是該去街上重新縫製一件西裝呢?


--Giotto像個等待聖誕節的孩子一般,期待著後天聖誕老人Alaudi的拜訪。




05.


「歡迎來到寒舍啊,喀爾森先生。」
「……您好、凡斯先生。」
「先進來坐坐吧,免得受寒了。」

外面正下著大雪,Alaudi只能乖乖地跟著Giotto的腳步進入屋子。
兩人先是毫不投機的說了些客套話,最後Alaudi沉不住氣地開了口,直接說道:

「我想我們還是打開天窗說亮話好了,Giotto先生您接近我究竟有什麼目的?明明是個連成立都不算的新興黑手黨家族,為何要引起我的注意?」
「想不到Alaudi先生已經查到那麼多了、是嗎?真不愧是諜報科出身的。」

Giotto無視Alaudi發青的臉色,逕自喝著茶、還問了Alaudi要不要也喝一杯。
後面那句話讓Alaudi氣得立刻站了起來,掏出手銬狠狠威脅著:

「……不說我就來硬的了。」
「不要這麼容易被激怒會比較好喔,」Giotto喝了口茶潤喉,繼續說著:「不過有些事還是直說會比較好、對吧?」

Giotto放下瓷杯,盯著眼前的男人,說:



你願意當我的雲嗎、Alaudi?






06.


Alaudi有種自己被耍了的感覺。
尤其是在他回國後發現自己大衣口袋不知何時被塞了一枚刻有雲圖紋的戒指。


你願意當我的雲嗎、Alaudi?

在Giotto說完這句話後,他二話不說立刻和對方打了起來,怎知那個男人雙手突然冒出烈焰、不但融了他的鐵棍,連一副手銬都讓他給毀了。
最後他是跳窗逃出來的--有夠狼狽。


那枚戒指還是丟掉好了,看了就礙眼--他不需要其他東西提醒自己的失敗,他遲早會找那個男人復仇的。

「Alaudi先生,有您的電報。」

一名部下怯怯地送上一份電報,Alaudi一把拿了過去。才看完第一行字他就氣得把電報給丟到地上,開始拿自己的部下出氣。

上面寫了:[雲之戒還喜歡嗎?感謝你願意加入彭哥列、Alaudi。]



他最好是加入了啦!!那個混障娃娃臉!!

Alaudi忿忿地把桌上戒指放回口袋,現在他不打算把東西丟掉了--他要把戒指狠狠地摔回那個男人的臉上。
幾天後他再次啟程去找Giotto談判,不過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完)



後記://

老實說,一開始看到Alaudi出場的時候我就愛上了那個角色,再加上看見黑奇大美美的初雲和初代圖、讓我頓時成了這個CP的擁載者之一。

然後、這麼一篇文就誕生了。
本來預計要寫首領祭的文,但是想到沒有一個頭、我要怎麼寫呢?於是就冒出了本篇「猜」(還是覺得這個命題好爛orz誰來幫我取好一點的?)

下一次再寫AG可能就真的是充滿癿的故事了。畢竟標題是「明天就要把昨天忘記」這種可以想入非非的題目,我不趁現血還熱的時候宣揚AG要何時宣揚啊?
希望不久後可以寫出閃亮亮的AG文(笑)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