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喔喔,APH的菊灣是好物啊啊啊---
*是說最近上課看到陸放翁的那一句「滿城春色宮牆柳」很有感覺所以就借用的作題了。










00.


他要的不多,只是滿城的燦花他都看不上眼,只要那被深鎖在宮中可望不可觸摸的柳罷了。







                滿城春色宮牆柳





01.

如果問本田菊,他在經歷了那W/W/Ⅱ後最後悔失去的事物是什麼時,他絕對不會回答是耀君的滿.洲,也不會是勇洙的離去,而是--


他現在要的不多,說真的,他只想要那個倔強的姑娘再次回來讓笑聲充滿那個過大的宅院。

也許他會牽著灣的手,帶她去看女兒節人偶、帶她去看夏夜的廟會祭典,也許還會再送她一本自己手繪的最新同人本。



--不過菊很清楚那些妄想終究只能是妄想。


在他因被阿爾投下的原子彈而簽下了條約後,那姑娘就不再是屬於自己的了。



--no more




02.

菊還記得那個姑娘初次來到他家時,只肯跟勇洙說話完全不理會自己,甚至還在那大言不慚地說什麼自己和耀哥哥沒有關係根本不該被送來這邊、然後又偷偷溜回自己家住了。


『灣說,你們搞錯人了,耀哥哥簽下的條約對獨立的她根本沒有用。』傳完話的勇洙還歪著頭說:『我怎麼不記得灣獨立了?』


不得已菊只好請勇洙傳話給灣說妳的獨立除了耀君外沒有人承認,乖乖投降對彼此都好。



『那個……灣說她才不管,然後要我比這個給你看……』勇洙扭扭捏捏了一陣子,『那、那個真的是灣要我這樣比的喔,不是我要--』

『好好好,她要你比什麼?』菊邊忙著政務邊催促著勇洙動作。




勇洙對著菊狠狠地豎起了中指。







幾天後,日.本出兵硬是把灣扭送進了本田大宅。





03.


其實灣對菊生了幾天悶氣後又像以前一樣跟菊和勇洙笑嘻嘻地處在一塊為他們煮飯,菊最後只能說小姑娘對於這類離情依依的事情不大在乎所以過一陣子就不怨了。

菊對於能夠再次吃到具有耀君風格的菜還蠻開心,雖然灣的菜比大哥的油了點但總比勇洙那些又紅又辣的好上不少。



『勇洙,你不覺得辣嗎?』

『不會啊,難道日.本你怕泡菜啊?』

『才、才不是,我只是怕灣吃不順口罷了。』

『我覺得很不錯啊!喔--原來菊是個膽小鬼啊?』

『誰、誰說的!?我好歹也是個日.本男孩怎麼可能會怕!!』



那天,本田菊因為吃了太多泡菜導致自己味覺失靈,連續好幾天都食不知味。





04.


菊也覺得自己很奇怪,明明那個野姑娘一點也沒有大和撫子的形象,但偏偏他就是對於灣放不下。當灣和勇洙要離開自己家的時候,他只感到空虛與不捨。他緊握著拳頭目送兩人離開,然後在不為人知的一隅開始放聲大哭。

之後他在聽聞灣和耀君大吵一架分住後,偷偷跑去灣家想要安慰一下灣,畢竟那姑娘一直以來都是敬愛著自己大哥的。



『灣,是我--』

『如果是大哥派來的人,一個都別想進來!!』

『不是的,我只是想來看看妳而已!』

『騙人!!我不信我不信!!』

『真的,我--』


當灣哭腫著雙眼拿著軍火出來時,菊嚇了一跳。


『快離開,菊!我不想對你也武力相向!!』

『等一下,灣--』

『我說,走!!!







最後菊只得摸著鼻子走人。

後來聽聞阿爾好心和灣站在同一陣線後他才偷偷搭了便車再次去和灣見面。當然憑灣那種不在意小事的個性立刻又和菊打哈哈了起來,一點也沒有當時手持AK-47的兇狠落魄樣。

但是當菊的上司選擇和中.國建交後,灣又不願意理人了。這一回她沒有搬武器出來,但任憑菊怎麼敲門按門鈴就是沒人應。菊不得以只好以掛號的方式寄了自己的一堆書籍過去,當然也包括他的手繪同人本。



然後沒過幾天他收到灣的信,上面列了長長的清單說她要哪些漫畫小說;菊很認命地一本本掛號寄過去。





05.


菊發現,打從灣離開他家後,一直都處在自己碰觸不到的地方。


兩個人之間有道、牆。

那牆是外力造成,而非兩人溝通上有不良。



現在他只能以貿易的方式和灣保持的地面下的友好關係,要是被王耀逮到菊有任何打算浮上台面的輕舉妄動對兩個人都是個災難。



灣一開始離開後是待在大哥身邊、和大哥吵完架後則是和阿爾開始有了良好關係、然後等到香君從亞瑟那邊回歸耀君身邊後又藉著他和王耀溝通、最近則是和大哥關係放鬆點開始直接互動了起來。



--在這個階段裡,菊除了維持和灣的貿易外,在政治上沒敢有太大的動作。因為他的個性就是這樣,不會輕舉妄動。





可是、可是、可是

他還是想要像以前一樣,能夠在打完仗回家後在勇洙面前把灣抱個滿懷說要充電

那時候的灣還會意思意思地拍拍菊的背說今天你辛苦了不過再抱下去我可煮不了飯了

接著勇洙就會奮力邊把菊推開邊大聲嚷嚷著我肚子餓很久了要不是灣說要等你我們早就開動了






--明明那時候的三個人,都笑得那麼開心歡樂不是嗎?






「難道,真的是我奢求太多?」



菊仰望著夜空繁星詰問,想當然爾無人回應。







06.

比起大戰前,他已經收斂了很多。

很多很多的慾望,像是稱霸太平洋等都已經被他拋棄了。




但是他有一個願望怎麼樣都不能拋棄,那是個關於他所鍾愛的女性的願望。





--我只是想,再次將妳抱個滿懷、然後妳會拍拍我的背說歡迎回來而已。


難道真的只能是個妄想嗎?









他對於滿城可隨採隨棄的花草了無興趣,只想要再一次擁有那被隔在宮內的楊柳樹。


--滿城春色又如何?依舊比不上那宮中一棵柳。




                                  (完)




後記://

喔喔我終於寫出菊灣了好開心好開心~~

大家都要理解菊灣的美好喔!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