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啦喔啦喔啦,夢枕貘的陰陽師超級推薦,大家要看哪!!
*吾夢祭參加作品,也就是說影這傢伙(?)是自創的生物,請不要跟我說原作找不到他的存在謝謝。

 

 

 


瑞雪紛飛,自庭院望去便是一片銀白的世界。
源博雅嘴含橫笛,坐在室內朝著大開的紙門幽幽吹奏著。
安倍晴明隨意的將頭枕在掌上,神情愉悅地看著庭院中的表演。


庭中,身穿長袖寬衣的墨髮少女舞動著,伴隨著優美笛聲頓足旋轉。
漆黑的長髮在雪中更加的顯眼,那雙狐狸細眼充斥著笑意。


當博雅顛顛地吹奏出最後一個音,少女捻著蓮花指、停下了舞步。
晴明熱情地鼓掌,為博雅倒滿了酒。
少女悄悄退去,不留一點痕跡。


「果然,邊聽博雅你的笛聲邊看舞蹈是最適合冬天的消遣了。」晴明彎起鮮紅朱唇說道。
「的確,舞真的是美。」博雅仰頭飲酒,「那女子是你的式神嗎?」
「女子?不……」晴明搖頭,「『她』和我有些淵源,但不是我的式神。況且,『她』的性別也還沒定呢!」
「晴明你又再說什麼了?」博雅皺著眉,不解問道。


晴明笑而不答,只是拍了拍手。
一個五六歲大的小孩輕快地步入房間,駐足在兩人旁邊:「博雅大人好。」


「晴明,這位是……」
「剛剛跳舞的少女。」
「什麼?」博雅吃驚地看著小孩,對方則是輕輕頷首。


「容我介紹,博雅。這位是影,是目前寄住在我這的天狐。」晴明柔聲的介紹,影則是漾起了不符合年齡的成熟笑容。

 

 

                              大人的魅力

 


                              *****

    

 

如果問影最希望事物為何,那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回答:長大。
原因不為他,身為天狐光要長到有性別的年齡少說也要上百年,雖說可以將自己幻化成人類十來歲的模樣、但維持不久。


他也想要快點進入那個時代,讓眾人認為自己是個有性別的成人、而非小孩子。

 


『影,相信我,小孩子的年代永遠是最天真的。』晴明曾語重心長地對他說過。『成人世界除了險惡外也太坎坷,能當小孩是件很幸福的事、相信我。』
『這話誰會信啊……』他嘟嚷著離開。

 

他當時不解,現在依舊是不解。
成為大人有眾多的權力、能力,不是嗎?為何晴明要否定呢?

 

『把握現下時光,不是很好嗎?』朱紅的雙唇微啟,晴明的眼神飄向遠方。

 

晴明的話真的很難懂啊。影切身感受到博雅的無奈了。


人類男性行了冠禮便算是成人了,而他活了三十幾年卻還被迫住在「童稚」的桎梏之中,叫他怎能不可望成長的那一刻?

 


-----長大,可謂為其唯一的渴望了。

 


                              *****

    


影隱身跟在晴明身邊來到了某位貴族的家中。
他本想要化身為年過二十的人類卻遍遍失敗,只能說他還沒修練到那個年齡吧?

 


「晴明也真討厭,說不願意教我變成大人的幻術就是不肯。要不是他是「那個」陰陽師,我就敢說他是不會才不教!」畢竟連離魂術都可以做得到了,區區在自己年齡上動些手腳總不該不會吧?


(想不到晴明在聽到這話竟是聳肩說他真的不會,倒是會保養自己容貌、使其維持在一定年齡的咒語。不過這些都是後話了。)

 


影擺了擺首,讓自己不要在去思考這類問題;他瞇著眼打量起這次委託晴明的貴族。
據說是不知道得罪了什麼,有女妖天天入夢說要在朔月之夜前來大啖其肉、啃其骨報仇,嚇得那貴族整天足不出戶、就窩在家裡哪都不敢去。

影大嘆口氣,擺明了就是私人恩怨嘛!鐵定是這貴族冷落了某個妒忌心重的女人而惹上了麻煩,不是嗎?

 

然而,晴明卻是皺了眉頭,在那貴族前請萬請的情況下才不願的答應過夜。
為何皺眉?影凝視著晴明的雙眸、想要找出任何的蛛絲馬跡。

 

                              *****

    


「晴明,為何要猶豫這麼久才答應?」影退回原形,窩在晴明胸前問道。
「有很多咒不是說解就解得開的啊……」晴明嘆息著,輕輕搔著黑狐的頸後細毛。

「咒?又有咒?」情就情哪來的咒讓晴明解?
「影,要知道連感情也可以幻化成諸多的咒來桎梏人的的行為啊……」晴明開始解釋:「諸如男人允諾女人會前來會面的達映之咒、女人希望小孩健康長大的期望之咒,都是屬於咒的一環啊……」

「簡單來說,只要是話語與就有可能帶有著咒,對吧?」影連忙打斷晴明的「咒」論。
「……如果博雅的悟性也像你這麼高有多好?不,他其實已經很瞭解咒的,只是本人沒有意識到罷了……」


影不得不說,安倍晴明真的是個話說個不停的嘮叨男人。


「晴明,你真的是個很囉唆的男人。」
「噓,來了。」晴明示意噤言。


果然,陰風大作,有不乾淨的東西進入了這個家。

影從晴明身上跳下來化身為人形,趴搭一聲在掌心燃起了狐火。
晴明則是認真的看著自己的結界,並感應那妖現在在何處。


晴明的食指指向卯方。
影拋出了具有高溫的狐火。


一聲慘叫,妖魔現身,原本慘白的皮燒了片漆黑。
晴明念了幾句咒便將符丟了過去,使那妖魔被困在其另一層結界、動彈不得。


「還來、還來啊!」女妖嘶吼著,「把我兒子還來啊!!」
「兒子?」影愣住了。不是為了男女之間的感情嗎?
「……妳兒子已經死了。」晴明淡淡的說出了慘忍的事實。

 

「把我的兒子還回來啊!!!」女妖淒聲高叫。

 


                              *****

    

 

想要保持年輕美貌有諸多方法,其中有一種叫做「噬嬰」。
每個月不間斷的吃下剛生出來、不滿足月的嬰孩,藉以吸收其青春之氣息便可以維護自己的容貌。


有些貴族夫人或千金為了自己能永保年輕美貌,不惜命下人去窮鄉僻壤等地竊嬰,以此來達養顏美容之效。

這噬嬰的行為,和真正的妖魔鬼怪又有什麼差?

 

 

                              *****

    

 

「我兒才生下來一週啊!才一週就被這貴族搶走了啊!!!」女妖嘶吼著,「他才那麼小就被抓走了啊!!!把我的兒子還來啊!!!」


「晴明,這就是你不想接這案的原因嗎?」影收起了狐火,他拿不住主意了。
「是啊,就說了這感情一事斷不定啊……」晴明苦笑搖頭,不知該如何是好。「這女人為了自己的兒子走向了妖魔一途固然不對,然而這貴族有罪在先,連我也斷不了啊!」
「讓女妖殺了貴族?」
「那不就是我的疏失了嗎?」
「反正是那貴族有錯在先,晴明你還需要擔憂什麼?」
「影……如果人世間如你所言只需分黑白兩色就輕鬆了。」晴明苦笑回答。


「晴、晴明大人,那是什麼?」一個畏縮縮的嗓音自一人一狐身後響起,只見那貴族不知何時來到兩人的身後,不過很明顯的他看不見影的存在。
「是你、是你!!把我的兒子還來!!!」女妖一件那貴族便張牙舞爪,震得那結界隨時都會彈掉。


「兒子?我根本就和妳無願無仇、也沒見過妳這妖,到底再開什麼玩笑?」也許是見到有結界擋著,那貴族的嗓門也就大了點。
「嬰兒!你搶走了我的嬰兒啊!!」女妖嘶吼著。
「嬰兒?妳是指那個?我抓了一群嬰孩,妳到底是指那個?」貴族頤指氣使的說道:「像你這種人的嬰兒能被我相上真的是算那孩子走運、知道嗎?妳想想看,有些人一輩子都踏不進貴族的家裡,妳孩子小小年紀就有機會進來了,妳還有什麼好願的?」


「我不管,還我兒子來!!!」
「晴明大人,快點把這女妖解決掉吧,省得她害人。」貴族轉向晴明,高傲的說道。

「晴明,你打算怎麼做,那貴族完全沒有反省之意耶。」影悄聲說道。
「影,你聽著,我需要你的幫忙……」晴明彎下腰附在影的耳邊嘀咕了起來。
「……就這麼辦。」影笑道,抬起了手。

 


黑暗降臨。

 

 


                              *****

    

 

這,是哪裡?
一片漆黑,只看得見自己的五指。


「媽媽……媽媽……」


是誰在哀嚎?

 

「媽媽……媽媽……」

 

是誰?是誰在那?

 


他打個顫,一個冰冷的觸感附上他的腳。

 


走開!走開!!

 

他奮力的踢甩,但那感覺依舊存在。
自腳踝緩緩上升,小腿、膝、大腿、髖骨。

 


「我要……找媽媽……」

 


自腰部發出了稚氣的聲音。
男人不敢往下看。


放開他、放開他!!
晴明、晴明大人在哪裡?


繼續上攀,來到了胸口衣襟。

 

「……媽媽?」
他胸前的「肉塊」瞪大了半顆眼珠望著他。

 

 

男人發出一聲慘叫倒地。

 

 


               *****

  

 

窄廊上,兩個好友再次聚在一塊。

「晴明,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博雅難得一臉正經地對著晴明說道:「聽說有噬嬰的貴族因你而發瘋了。」
「不是我做的。」晴明搖了搖食指,「那貴族自己心裡有鬼,自己瘋了。」
「……晴明,你在耍我,對吧?」
「我沒有。」
「不,你有。」

兩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會兒後,晴明撇過頭去竊笑。

「晴明,你果然耍我!!」
「偶爾一次也不為過嘛!」晴明微笑的回應。
「哪是偶爾?」
「噯,這不重要。」晴明話題一轉,「你剛剛說要問什麼?」

「所以那個貴族是怎麼回事?」博雅追問。
「啊,不就是瘋了嗎?」
「那為什麼會瘋啊?」
「……我找人說給你聽好了。」
「唬我?」
「不,」晴明收起玩笑的臉色,「找始作俑者。」


他擊掌,一隻黑色小狐舉高的爪猛地出現在晴明膝上。


「晴明你搞什麼鬼啊啊啊啊啊啊---」小狐碰地一聲變成了個小孩在晴明面前不留情地大喊。「我就差一點點可以抓到那蟲了!!」
「影,有客人在。」晴明微笑指指影身後的博雅。
「啊啊,是、是博雅大人,真、真的很抱歉!」影立刻低頭表示歉意。

「所以……你要告訴我是這孩子做的?」博雅楞楞地發言,「這我哪信得了啊?」
「影是狐,自然會些法術。所以我要他用幻術讓那貴族悔悟……」晴明斜視了影一眼,後者則是瞪了回去,「不過玩得太過火就是了。」

「晴明你叫我過來做什麼?我可不是你的式神、隨傳隨到的。」
「只是要你解釋給博雅聽聽當時那貴族為何會瘋。」
「晴明你都解釋完了,輪得到我插嘴?」
「這倒是真的……」晴明故做苦思貌,惹得影小聲埋怨了起來。


看著這樣交流的晴明和影,博雅心中浮出了一個疑問。


「那個,影……」博雅小心翼翼地開了口,「你……多大了?」
「以人類的年齡來說,三十好幾了。」
「三十!?那是成人了啊!」
「所以我才討厭當個孩子啊!晴明又老是和我說些當小孩子很好的鬼話!」
「影,我那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鬼才信!」

這兩個明明年紀相近、只是外貌一大一小的怎麼這麼愛鬥嘴?

「那,你是男的還是女的?」

「女的。」影說。
「男的。」晴明同時說。

兩人又互看一眼,「你說什麼?」


博雅聽得一頭霧水,兩人反倒又爭了起來。

「你要當女人?」
「對,反正男人都是負責惹禍造孽的。」看到晴明嘴角上揚,影瞪圓了眼:「你笑什麼?」
「……只是想到你穿女裝出嫁的場景一定很趣味。」
「安倍晴明!!!」


影大聲吼道,聲音貫徹整個安倍大宅。

 


               *****

  

 

因為得不到,所以才渴望。
天狐--影這輩子最渴望的莫過於成為成人的瞬間。


那便是大人的魅力。

                                (完)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