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架空設定吧……跟家教劇情完全無關
*我實在是找不到雲雀帶著凪騎腳踏車的那張圖啊啊啊啊———(抱頭哭泣)之前竟然沒有存起來,現在怎麼翻日網都找不到啊啊啊啊啊——————這篇文算是為了那張圖寫的說—————————(謎:妳鬧夠了沒啊!)
*給12/5號生的髑髏的生日賀文喔!話說我決定叫髑髏「庫洛姆」了,要不然一直叫「克羅姆」很怪。


她變了。
「為什麼換了個怪髮型?」
「因為他也是這個髮型。」
「為什麼不選擇並中?」
「因為他讀黑曜中。」
「為什麼連名字都要改了?」
「因為……這是他幫我取的。」

她笑得如陽光般的燦爛,但他卻覺得她離他更遠了。

————————————————————————————————————
Hitman Reborn
-雲髑-等。(髑髏生日賀文)
————————————————————————————————————

他和她是青梅竹馬。
她是個很惹人愛的女孩,有些怕生,但又愛整天「恭彌、恭彌」的叫個不停。
說真的,雲雀恭彌對她動過很多次咬殺的念頭,理由是「捍衛耳根子的清靜」。
不過在看到她燦爛笑容便又作罷。

一切的改變源自於她要升國中的那個夏天,她和家人去了義大利。
當雲雀恭彌在機場大廳等了老半天等不到熟人時,反倒是一個頂著鳳梨頭的女孩跑到他面前。

「恭彌、恭彌!」
「閉嘴。」很不禮貌的回話,他不認識這女孩也不想理她。「我不認識妳。」
「咦?你忘了我嗎?」女孩張著大眼睛,定定的看著雲雀。「是我啊,庫洛姆˙髑髏
。」
「不認識。」
「啊!對不起,我忘記恭彌你還不知道,我是凪啦!」

這個「凪」字馬上就把雲雀的目光給吸引了過去。
如果除去右眼的髑髏的圖案及那顆閃電鳳梨頭,他可以正確無誤的指稱她是「凪」。

「想不到恭彌你竟然來機場不知道要等誰,真是的。」她嘟著嘴,不大高興。
「妳父母呢?」他從頭到尾都沒看見凪她那個工作狂爸爸和只會花錢購物的媽媽。

一抹悲傷微笑自她臉上揚起,「死了。車禍死了。」
「在義大利?」
「對,所以現在起由我奶奶照顧我。她說等我回日本會請你送我回家。」
「所以失去了右眼?」他好奇的摸摸她的眼罩,皺著眉頭。
「對,不過還好他救了我。」她又笑得燦爛,「他和他的朋友救了我,甚至提供我食宿、送我到機場呢!」
「他是誰?」
「六道  骸。」她興沖沖的說著:「他幫我和家人做了緊急治療,另外一個叫做城島  犬的男孩負責盯住肇事駕駛,而千種 柿本則是去打電話。他們三個人正好目睹了意外,是他們救了我的。」

「喔,然後他們就先帶妳回家囉?」雲雀皺著眉,手伸向外套:「妳也跟著人家走?」
「因為還有一個叫做M.M的女孩及蘭其洛的男人也和他們住在一塊,晚上我和M.M睡的。」
「那還好。」雲雀把拐子給放了回去。
「恭彌在吃醋嗎?」她可是有看到銀光一閃喔!
「沒有。」他轉身,「走了。」
「嘻嘻,吃醋了呢!」
「妳再不來我要騎走了。」
「啊啊!等一下啦!」

當時他還沒意識到,那女孩將會離他越來越遠。

————————————————————————————————————

「……妳這套制服是怎麼回事?」雲雀看到凪正穿著墨綠色的黑曜制服,眉頭皺了起來。
「啊!這是今天收到的!」她站在鏡子前轉了個圈,「好看嗎?」
「我不是問這個衣服。」他走到了凪的面前,指著她身上的制服,加重了語氣說道:「為什麼是黑曜的?」
「這是六道學長寄來給我的!」她笑得很開心,「他們在黑曜中當交換學生呢!」
「六道?」他總覺得這個姓很熟悉。
「對呀!還有城島學長和千本學長也要來耶!」她笑得很開心、非常興奮的說:「我好高興又可以在學校見到他們了。」
「……所以,妳不來並中了嗎?」雲雀緩緩的做出了結論。
「對啊!我要去黑曜中囉!」她並未察覺雲雀的臉色微慍,自顧自的說:「可是……這樣以後就不能坐恭彌的腳踏車上下學了耶……」

好啊!妳只知道要搭我的便車啊!雲雀額上的青筋跳動的異常快速。

「我要走了。」他轉過身,準備走出
凪的房間。
「咦?恭彌你要走啦?」
「看妳在適衣,我不方便打擾。」
「恭彌,你以後還會送我上下學嗎?」
「……」
「不行嗎?也對啦……兩校的方向相反,我真是的……」
凪張著紫色的大眼睛看著雲雀的背影,那灼熱的視線讓雲雀懷疑自己的背後是不是燒出了個大洞,「可是……我真的很想和恭彌一起上」
「明天早上,老地方見。」他冷冷的拋下了一句,走出了房間。
「恭彌!謝謝你!」
凪衝到房門口和正在下樓的雲雀道謝。

到了一樓,雲雀拿起了先前放在鞋櫃上的包裹,正要離開的時候被凪的奶奶叫住了。

「恭彌,你要走啦!」
「對,很抱歉替您添麻煩了。」
「不會,反倒是你還特地為那孩子帶來的並中女生制服,真是謝謝你。」老婆婆指了指他手上的包裹。
「不會,這是應該的。」他只是握緊了包裹,便離開了。

————————————————————————————————————

「嘿!庫洛姆!那個並中男孩右在校門等妳了呢!」站在
凪左手邊的女孩子大叫著。
「真的耶!他是來載庫洛姆的嗎?」另一個女生也跟著對雲雀指指點點的,「他好帥喔!」
「恭彌!」凪快步跑向了校門。「各位,明天見!」
「上車。」他跨上了腳踏車。
「嗯!」她抓住了雲雀的制服外套,示意他可以騎了。
兩人就這樣離開了眾人的視野中。

「啊!庫洛姆真好,我也好想要有那種男朋友喔!每天送我上下學真幸福!」
「那不是庫洛姆的男朋友啦!他是並盛的風紀委員長-雲雀恭彌啦!」
「咦?就是那個號稱一個人就把三十來個混混給解決掉了雲雀恭彌?」
「對呀!我們家的庫洛姆可是乖乖牌的好女孩,一定是雲雀對她有意思啦!」
「天呀!庫洛姆竟然被那種男人纏上了!」
「可是庫洛姆看起來很高興,她應該不討厭他喔!」
「那,六道學長就有情敵了!」
「六道學長?妳說的是交換學生-六道  骸學長嗎?」
「對呀!他不是每節下課都跑來找庫洛姆。他們一定認識很久了啦!」
「而且我上次看到庫洛姆和六道學長在校園裡一起吃便當呢!」
「而且他們兩個都是鳳梨閃電頭呢!」
「鳳梨閃電?妳的形容詞好好笑喔!」
「真的啦!他們髮型一樣呢!而且庫洛姆每次提到六道學長的時候就會笑得好開心喔!」
「看來庫洛姆真是豔福不淺哪!」
「真羨慕她,我也好想同時被兩個帥哥護在手裡呢!」
幾個女生就這樣嘰嘰喳喳的談論著早已騎遠的兩人。

「女生真吵。」雲雀在凪坐上車沒多久就說出了這句話。
「你是指我同學們嗎?」凪她露出甜甜的笑容,「因為恭彌長得很帥啊!雖然嘴巴上不說,平時又是一副冷漠的樣子,但恭彌骨子裡可是很溫柔的喔!」
「……」聽見凪這樣稱讚他,恭彌的臉紅了起來。

「這樣好了!哪天恭彌來我們學校,我來介紹恭彌給大家認識!」凪一個擊掌,「這樣恭彌很快就會有女朋友了!」
「不用了。」他的臉色倏地變寒,想到那些女生發花痴的模樣他就很想咬殺人。
「恭彌,你聽我說喔!今天六道學長他……」凪又開始在腳踏車上述說自己今天在學校的遭遇,通常和六道  骸都有關係。一開始雲雀並不喜歡她在他面前述說另一個男人的豐功偉業,但講了也沒用,久了也就讓她自個兒講個夠就是了。

「……然後我就說,城島學長你-」
「妳喜歡他嗎?」雲雀沒由來的問了一句。
「誰啊?」
「六道  骸。」
「這個嗎……」
凪的眼神飄移不定,臉頰也紅了起來「……我想是吧……」那幾個字用蚊吶般的音量說了出來。
「喔。」雲雀的聲音悶悶不樂。
「恭彌,怎麼了嗎?」凪關心的問。

雲雀沒有回答,只是一個勁的猛踩腳踏車。

————————————————————————————————————

「恭彌!不好啦!」
凪這天一大早就衝到了雲雀家,一進門就劈頭說了這句話。
「幹嘛?今天不用上學耶。」
「六、六道學長要回去義大利了啊!」
「喔。」心腹大患終於要走了,雲雀雖然表情平淡,心中卻很開心。
「可、可是我還沒和六道學長說再見、我還有好多好多事要和六道學長講、我還有……」
凪的眼淚大滴大滴的落下,很不爭氣的說:「我不要他走……我還沒跟他說我喜歡他……」

「笨蛋,不是早就叫妳講了嗎?」聽到她還沒告白,雲雀又安了不少心,至少可以確定那個叫六道的沒有利用地利之便乘機佔有她。

雲雀早就理出自己對凪是抱有感情的事實了。
那凪呢?他相信一定有,但現在有個叫做六道的傢伙先搶了那個位子,不過六道回去了他雲雀恭彌還是有希望的。

「我、我說不出來啊!況且……」她又哭得更傷心了。
「不要哭了。」雲雀皺眉,他不希望看到
凪哭。「他們在哪裡?」
「在、在機場,城島學長剛剛還罵我說受到了六道學長的照顧卻不來送行……」才剛擦乾的淚水又滴了下來。
「就說不要哭了。」雲雀用袖子擦乾了凪的淚水,拉著她到了腳踏車的停放處。「上車。」
「咦?」雖然有疑問,但凪還是乖乖的坐上了車。
「去機場。」他踩下了踏板,加快速度的騎向了機場。

————————————————————————————————————

「請班機是JS622的乘客前往大廳。」廣播中的女生響起。
「唉呀呀,要離開日本了呢。」六道  骸環顧四周,「結果我可愛的庫洛姆還是沒趕上啊!」
「蠢女人,竟然沒來送機。」

「犬,別抱怨了。」柿本推了一下眼鏡,「該走了。」
「喔。」很不甘願的拖著行李,準備上手扶梯。




「快點,他們應該還沒上飛機。」
「知道了。」
機場大門口有一男一女在狂奔著,他們的目標正式那個鳳梨頭男人。
左拐、右彎,跑過了服務台、在行李車要撞上的時候加速逃逸、衝散了一對母子、打斷了一對情侶。

「六道你這個混帳,死到哪裡去了!」雲雀很難得的破口大罵。
「恭、恭彌,你別激動……」凪試圖去安撫雲雀的情緒。




「我剛剛好像聽到有人在叫我。」骸停下了腳步往回看。
「骸,後面還有人,別楞在那啊!」犬半推半嘶吼的對骸說。「那女孩是趕不來了啦!」
「也對。」骸又露出了微笑,「要回義大利了,不可以再想這麼多了。」
「……你笑得很憂愁。」柿本冷冷的冒出一句話。
「因為我很想和庫洛姆說再見哪!」骸聳聳肩,「我很想見到她這個妹妹喔!」




「恭彌,他們該不會上大廳了吧!」
「我們走。」
「等、等一下,大廳在那邊啊!」
凪抓住他的手腕,指了指反方向。
「誰說要搭電扶梯了,」雲雀反抓住凪的手腕,拉她到一旁的電梯:「我們搭這個,以那個的速度永遠都到不了。」




「骸、骸、骸,你看看這個!」犬指著免稅商店中的水晶,「真漂亮。」
「是呀!就像我家庫洛姆的大眼睛呢!」
「我說犬,你可不可以閉一下嘴啊,」柿本頗不爽的看著犬,「從頭到尾都是你在大呼小叫的。」
「難道阿柿你一點也不興奮嗎?」犬抬起了頭,將視線,轉到柿本上「我們要回義大──咦?髑髏?」
「庫洛姆/髑髏?」骸和柿本也跟著轉身,果然看到一男一女跑了過來,而女孩的髮型果然是鳳梨頭。
「阿骸,你幫她剪頭髮真的是剪對了。」犬喃喃自語,「全天下只有你們兩個有那種怪髮型。」
「犬,」骸轉向犬,甜滋滋的笑著說:「阿犬要不要也換個髮型啊?我免費服務喔!」
「……不用了。」




凪大口大口喘著氣,她剛剛可是跑了好多路啊!「六、六道學長好、好。我、我來替你們送、送行了。」
「喂!那我們呢?我們也要回義大利耶!」犬不滿的指了指自己和柿本。
「噓,不要吵了。」柿本指了指愣住的六道  骸。
「剩下的交給你了,凪。」雲雀轉身走開,「我在腳踏車那裡等妳。」現在,是他和她的時間了,不可以去打擾。
「謝謝你,恭彌。」

「庫洛姆有事要跟我說嗎?」骸走向前,親暱的摸了摸凪的臉頰。
「對、我……」骸使了個眼神示意要另外兩個人先走。
「知道了。」
「真是的,虧我還想看好戲的說……」犬邊碎碎念邊跟柿本離開。

「好啦,我可愛的庫洛姆,有甚麼話要跟我說嗎?」
「那個、我、我……」盤著手指,
凪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恭彌,要怎麼跟別人告白啊?』
『幹嘛問我?』
『拜託啦!教教我!』
『拒絕。』
『求求你啦,恭彌!』
『……』
『拜託~~~』
『……直接一股腦兒的說出來就好了嘛!』

「六道學長,我、」
凪深吸了一口氣。「我喜歡你。」
「嗯,我看得出來。」骸憐愛的摸了摸凪的頭,「不過,我只是把庫洛姆當成妹妹來對待喔!」
「我知道。」凪低著頭,「從以前到現在,六道學長都是把我當妹妹,我感覺得出來,」她抬頭,努力的克制在眼窩中打轉的淚水:「可是我──」
骸輕輕的抱住了凪,「不要哭。我不討厭妳,可是我跟妳的互動比較像是兄妹喔!」
「六道學長……」凪連忙把淚水擦掉,「我知道了!」
「那,庫洛姆還想說什麼嗎?」骸盯著她的臉問。
「希望六道學長可以平安的回義大利!」凪露出笑容,往後退了一步,「那,恭彌在等我了。再見了,六道學長。」

她跑走了,骸則是和另外兩人會合。

「那女人說了什麼?」
「她說,希望我們能平安的回義大利。」
「那你為什麼要抱她?」
「因為她很可愛,所以就抱啦!」
「什麼爛理由啊!」

相較於犬的吐槽,柿本只是安靜的站在那邊看著骸略帶悲哀的笑容。
再加上凪的跑走,剛發生了什麼事他千種  柿本也可以猜到七八成。

「走吧。該上機了。」




「嗨,恭彌。」凪走到正在看天空的雲雀身旁。「我回來了。」
「……別笑得這麼難看。」
「可是六道學長要走了,我必須要笑給他看才算是祝福呀!」
「笨蛋。」
「咦?為什麼要罵我?」
「那傢伙不會希望妳笑成這副德行的。」
「……」
「肩膀借妳。」雲雀轉了過去。「給妳五分鐘,我什麼都會沒聽見。」

一陣沈默,然後是啜泣聲。
雲雀感覺到並中的外套濕了。


「謝謝你、謝謝你,恭彌。」
凪邊哭邊嘶啞的說。「謝謝你等我。」
「笨蛋。」雲雀臉紅著,小小聲的說:

「我一輩子都會等妳。」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