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比!救命………』


------
看到妳難過且受傷的臉,為何心也跟著痛了起來?
------

『你還好吧?利娜莉!妳很累了!還是……』

『不要緊…我們快一點………快點……他們兩個…我從空中看到很強得光……可是不管怎麼找…我就是找不到…!』

『一定會找得啦。』

------
看到妳因同伴的安危而落淚,我只能安慰妳,什麼也做不了。
------

『根據迪姆的影像紀錄…他是在這裡跟亞連分開……他遇上諾亞…左手臂被毀…卻還是…拚命守住斯曼的…INNOCENCE…』

『血跡……這裡有血跡……可是他不在…亞連不在這裡啊!』

------
同伴,在妳的心中,同伴對妳來說是最重要的……我也只能夠當妳的同伴嗎?
------

『你是書人的繼承者,其他什麼都不是。』
『無論在什麼情況下,你都只能當旁觀者…我不是教過你了嗎?』
『在歷史的背面,必然有戰爭,一定會推動歷史。』
『書人必須置身於內,不屬於任何一方,不受任何束縛,以最公平的方式紀錄一切。』
『不要迷上了戰爭。』
『我們只是為了記錄,才剛好待在教團這一邊而已。』

------
只是為了記錄…才待在這……如果戰爭結束了,是不是就得離開教團?離開……利娜莉呢?
------

『不是同伴…只是剛好待在教團這一邊…為了記錄…剛好待在這一邊而已…書人………不需要心……』

------
不需要心……不能對任何人抱有任何感情……包括喜歡的人也是……遲早都得忘掉……包括利娜莉……
------------------------------------

女孩輕輕得推開大門。很好,左邊沒人,右邊沒人,前方無任何障礙物,只要出了這裡,我就可以回家了!「沒錯…我就可以回家了……」哥哥……我很快又可以看到你了……

「妳在這裡幹什麼?」

慘了!忘了檢查後方!女孩當場愣住,緩緩轉身。本想說會看到一個手握著繩子,一臉不爽的大人,但沒想到卻是一個橘色頭髮,和她年齡差不多的男孩,手裡把玩著一個小槌子。

「你…是誰?」待了幾個月了,卻沒過一個和她年紀相仿的人啊!…啊…八成是因為自己老是被關在房裡不可以出去,所以才不知道吧……

「我?我是拉比,那妳是?」
「我、我是利娜莉…」
「很高興認識妳,我來這三個禮拜了,卻沒找到半個玩伴,怎樣?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玩?」
「玩?」
「對呀!走吧!」

拉比輕輕抓起利娜莉的手,很輕、很柔。「走吧!」
利娜莉露出了微笑:「嗯!」

。。。。。。

「慘了!貓熊爺爺一定在找我了!」
「貓熊爺爺?」
「就是書人老頭啦!」
「書人?」

「啊…慘了、慘了,八成又是要我去看書吧!!我不要啊!!!」
「啊…對了,那些人可能又以為我又逃走了吧!」

兩人互看一眼,不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好了,我真的得走了,否則貓熊要來抓我了。」
「那,下次見。」

拉比轉身離去。

「拉比!!」
「怎麼了?」
「我們是朋友對吧?我們是同伴對吧?」

『書人不需要心…記住…拉比,書人不能有感情。』

管他這麼多,書人不能有感情,那我寧可不要當書人。

「沒錯!我們是最好的同伴!!」

~~~~~~~~~~~~~~~~~~~~

看完第七集有感而發。拉比和利娜莉都有自己的苦衷啊!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