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利娜利人呢?」

        「奇怪,她怎麼不見了?」
        「她房間門鎖著,八成在房間裡吧!」
        「咦?發生了什麼事?」
        「不知道。快點工作吧!今晚一定要弄完!」


        科學班的同仁,不斷對於今天沒出現的身影評論著。

        「瑞巴班長!咖啡---」
        「我沒空--」
        「咦?可是人家沒有咖啡就不能工作耶--」
        「嗚哇--!呃啊--!不要把燒杯往這邊丟,室長!」
        「可是--人家要喝咖啡啊--」
        「我說了我沒空--」
        「那,我只好更狠一點了…」語畢,只見科穆伊走到一個房間內,從裡面推出了一個被白布蓋著的推車,等等,仔細看的話還可以發現白布上有著斑斑血跡!

        「瑞巴班長---咖啡--」只見科穆伊頭上帶著工人施工用得帽子,手上拿著工人施工用得帽子,手上拿著鑽地機,等等,那不就是上次用來修理亞連左手的工具嗎!?

        「是--」只見瑞巴全身冒著冷汗,頭上得冰敷用品不知何時以掉在力上,他緩緩得站起身來。

        「臭捲毛室長,難道你不會自己泡嗎……」瑞巴一面小聲嘀咕,一片慢慢的走著。
        「瑞巴班長---擰妳快一點---咖啡--」科穆伊在鏡片後的雙眼發出刺眼的光芒,準備發動手上的機器。

        「是----」瑞巴連忙應到。

        ''利娜莉---妳到哪去了---為何不幫妳那『變態』的哥哥泡咖啡啊----咦?我記得他沒出任務啊!那把門鎖上做什麼?算了、算了,保命要緊,先泡咖啡再問室長好了,他應該知道。咦,背後怎麼有股寒氣?而且,還有馬達運轉聲!?嗚哇---我得加快動作了!我還想看見明天的太陽啊----''

        「瑞˙巴˙班˙長---咖啡好了嗎---?」科穆伊手上的機器發出不祥的嘎嘎聲,科學班的同仁不禁為瑞巴捏了把冷汗。

        「好了啦!拿去!」
        「這樣我才能工作呀~」科穆伊開心得拿起咖啡。咦?工人帽、機器和推車怎麼消失了?難道剛剛的事物全是幻覺嗎?

        瑞巴走向科穆伊,戰戰兢兢得問說:「室長,利娜莉不見了,你不擔心嗎?」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