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髮上的水順流而下,稍稍奢住了視野,但並不影響自己看見對方,更不用說那熾熱的視線早已把自己看透。這讓他頭皮發麻,心跳不自覺加速。


近距離的看著男人挺立的部位還是第一次,撲鼻而來的味道讓人發狂,有些怯懦地伸出了舌舔了一下,確定沒什麼反感才抓住了那青莖,張嘴含入

 

理智早已消散,情欲駕馭著身體,只是一味的刺激,想要擁有對方的一切。當他將精華射入口中時,自己毫不猶豫地吞了下去,彷彿滿嘴的苦味腥味都如蜜糖般可口。

 


火熱的身體糾纏在一塊,捧起對方的臉直接吻了上去,舌頭相互追逐,挑逗著彼此的慾望。手指在身上遊走點火,想要擁有彼此的感覺十分強烈。

 


抖著身子感受著後方異物的進入,可以想像對方的手指是如何在自己最柔軟的部位探索、挑逗,有時是按壓,有時是彎起指節。脹,但又異常的舒服。

 


方才的射出感十分美好,後方逐漸增加的指數讓人難耐,扭著腰懇求著更深更多的進入。「想要?」對方笑著問。「恩…進來嘛……」

 


入口處被三根手指充滿,來回抽插所帶來的快感讓洩完不久的青莖又一次高舉,隨時隨地都能夠爆發出來。猛地,身後的人將手指抽了出來,才想抱怨就感受到一巨大灼熱頂在穴口,蓄勢待發。

 


句子被打得斷斷續續,身下的人兒閉上了雙眼,臉上佈滿紅潮,喘息呻吟聲益發的加大──誘人。抬起對方的腿將其價在自己雙肩上,往前一推又讓自己的陽具鑽進了更深處。

 


大力卻緩慢的撞動反而帶出了幹多的快感,頭皮發麻,不自覺發出呻吟聲。「快…快點啊……」邊扭著腰邊哀怨地呻吟著。在這樣緩慢抽動下去,他會被逼瘋。

 


何謂自掘墳墓?莫過於被對方趁著自己欲求不滿之時偷了個縫,硬是讓自己坐在上方還要主動扭腰。我雖然在心中抱怨著,但還是乖乖地撐起了身,感受那炙熱的柱體在自己體內滑動,然後在緩緩坐下來,被貫穿的感覺自集追底爬上了頭皮,麻、但又有說不出的快意。

 


聲音因為身下的猛然頂撞而拔高,一個不注意便發出了誘人的呻吟。「呼……太用力了……」嘴上如此抱怨著,但馬上又因為接下來不給人喘息機會的抽插而張大了嘴,津液溢出順著下巴曲線流下。

 

 

結果這對少年來說反而是致命的一擊,原本打定好了要一起達到高潮的想法被打亂了步調,他仰頭,射出。

 


角色顛倒,剛剛還很囂張丟枕頭的自己一下子被壓回了床上,然後那人湊在自己耳邊說道:「在不安分點,我們就繼續剛剛的運動囉!」他連忙安分躺好。

 

「作什麼無奈表情啊!」笑笑地蹭了蹭男孩的臉,他笑道:「我只是說你要是安分點,我就能控制好自己,所以不要亂動。」

 


「移…移開啦…別壓著我……」半抗拒地推著人的胸膛,卻依舊抵不過對方,更不用說自己也被挑逗起慾望來,「我明明就很乖……」

 

【END】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