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主公推下去的人渣首領】
  
  
  我想說,我本來只打算寫肉,完全不提感情耶(抹臉
  
  所以沒有糾結好不好,那好累(YAY)
  
  
  
  
  
  ----------
  
  
  
  
  手指沾滿潤滑液後,鎮反覆按壓著皺褶使之放鬆,那種詭異的感覺逼得黎明停下嘴邊動作。
  
  本來就是因為藥物而被迫作出這類不合理的行為,黎明雖然腦袋發昏,至少還知道自己對於給鎮口交的意願不高,全都是因為自己該死的反應。
  
  為什麼他得和司狼做這種事?鎮和哥哥做不就好了,為什麼要扯到他?放他一個人在旁邊打手槍打到自己爽了不是更好?
  
  
  鎮拍了拍他的屁股,叫他繼續動作。
  
  「……」
  
  看著鎮玩味的笑容,黎明感到很不舒服。明明自己是抗拒這樣的接觸,但因為藥物卻不得不做。
  
  他不是司狼,玩不起這種遊戲。鎮應該只和自己喜歡的人做才是,扯到自己又是為了什麼?
  
  
  「想什麼?」
  
  雍道被人按壓了下,引起的快感讓黎明的神智更加混濁,原本的反感又一次的消失。他又一次地湊近被司狼整個含住的地方,伸出舌一下一下舔舐著一邊的囊袋。
  
  「嗚…」
  
  身下內壁的刺激讓黎明快感不絕,羞恥心與排斥感早就因為藥物而拋到九霄雲外,剩下的只有更多的飢渴。
  
  舒服,但還不夠。嘗試性地收縮小穴,讓自己更深刻地感受到插入體內的兩指,果然多一根指頭可以讓自己感覺到更多。
  
  
  黎明晃著腰,期待著鎮更加深入他的體內。
  
  
  
  
  --------(That’s all)--------
  
  原本簡訊:
  
  (1)
  
  手指沾滿潤滑液後,鎮反覆按壓著皺褶使之放鬆,而黎明雖微感不適,但仍沒停下嘴邊動作,和司狼一起以舌服侍著陣昂揚的碩大。
  
  (2)
  
  將再次挺立的東西插入另一人的後口,鎮的動作讓司狼險些咬下黎明的東西。黎明則是有一下沒一下第舔著哥哥的,剛被射滿的穴口段流出精液來。
  
  
  所以我要堅持這篇沒有人渣首領,只有兩個人為鎮獻身(YAY)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