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我發誓我真的是為了想寫甜甜甜冰漾所以才寫出這一篇萬聖節賀文的,不是刻意放著連載在那邊死……(好啦老實說我被自己列出來洋洋灑灑好大一版面的大綱給嚇到了)然後不要問我為什麼是試閱我不想回答(撇頭逃避)
  *架空有,身份設定亂套有,惡搞有……腦殘有(逃)
    
    
    
    
    
    
  00.
    
    
  ──根據某聖騎士的回憶錄,當上魔王後的特殊技能之一就是可以搶公主搶到爽。
    
    
  我們姑且不去討論為什麼一個堂堂的聖騎士會聽到如此詭異的話語,而是把重點放到後面『搶公主』三個字。
    
  自古以來,魔王搶公主就是不變的公式。
  當然勇者為了把公主搶回來便會踏上旅程,和幾個志同道合的好伙伴越過千山萬水殺到魔王他老窩,大喊一聲把公主還來後就衝上去拼個你死我活,最後跟公主來個一見鍾情、直奔Happy Ending。
  喔,忘了說魔王在被解決掉的時候都會落下一句『你給我記住啊啊啊啊───』這種反派愛用NO.1的台詞,萬年不變。
  又因為通常有魔王有勇者有公主這三大主角存在的書籍叫做童話,而童話最喜歡的開頭台詞就是『從前從前,在某個遙遠的國度裡……』。
    
    
  於是我們遵照著上述定理,也用『從前從前』來開始這個故事吧!從前從前──
    
    
    
    
    
    
    
  01.
    
    
  這是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一個黑色人影正偷偷摸摸地沿著高塔的牆壁抓著繩索往上爬,仔細看的話在上面不遠處還有另一名黑影,似乎正在確保繩索的穩定性。
    
  「漾漾,加油、就快到了!」
  「……喔。」
    
  在比較下方被稱為漾漾的黑影露出了哀怨的神情,一副『我天生就不是幹這行的料為什麼要叫我做這種事』的哀怨表情,但在想起冥玥大魔王(女)的那句赤裸裸威脅後他就不敢反抗了。
    
    
    
  『身為魔王就一定要綁過公主回來,』老姐魔王在把自家弟弟踹出門時厲聲說道,『我明天沒看到人你就會被……了。』
    
  ──漾漾他敢發誓,那個被省略的『……』一定是會讓自己生不如死的東西!!
    
    
    
  不過不管是冥玥也好還是另一個大魔王然也好,都是長著一張回眸率高達百分之八十的臉孔,一天到晚都有人願意來到貼(雖然都被趕走了),哪向他這個最小的魔王長著一副路人甲臉標準的過目就忘型……
    
  說真的,他要是能被認出是魔王之一就該偷笑了。
    
    
    
    
  「漾漾,繩子!」
    
  剛剛恍神了所以也沒注意到前面的情況,再加上漾漾除了路人甲臉外還附帶了超強衰屬性,八成是因為這個緣故那條號稱可以承受四個成人體重的繩子竟然出現了要斷掉的痕跡。
    
  「千、千冬歲!」
  「漾漾你別緊張,我先把你──」
    
  話未說完,那繩子已經很華麗地給他斷成了兩截。漾漾只楞了一下便感受到瓜過耳邊的可怕強風外加上那離自己越來越進越來越近不知道是那個房間的陽台地板……
  漾漾手忙腳亂地向下丟出爬上高塔前千冬歲給自己保命用的漂浮符咒,果然感覺到自己緩緩降落在陽台上。等到他完全站穩後向騰空朝自己飛奔來的千冬歲打了個沒事的手勢。
    
  ──不是他懶不學飛行術,而是因為他每次飛每次摔,就算沒摔也會被不知從哪來的飛行中物件給砸中墜地,最後另外兩位大魔王乾脆不准自家弟弟(表弟)飛行、乖乖走路行動。
    
  不然他今天哪會爬牆爬得這麼心酸啊!!!繩鉤、發射器都準備好了是哪招啊!?
    
    
  「沒事就好。」輕輕地降落在自己身邊,千冬歲瞇起了眼看著兩人現在的位置,腦袋中的城堡地圖已經開始颼颼颼地跑動了起來。
    
  他記得這個房間是──
    
  「千冬歲,我就請這間的跟我走一趟好了。」
  「那個、漾漾──」
  「反正都來到這邊了就乾脆把裡面的人帶走回去交差啦。」用著想要逃避現實的口吻,漾漾自暴自棄地說著:「搞不好就是神要告訴我就是要搶這一間了不然剛剛不會哪不掉掉到這裡,況且──」
    
  吸了一口氣,漾漾臉上的神情突然亮了起來。
    
  「──這是我第一次從高空落地使用符咒完全無失誤耶!你也知道我要能夠不帶傷落地是多麼奇蹟的事情,這不是神的旨意是什麼?」
    
    
  有那麼一瞬間千冬歲覺得自家主人真的是(衰到)可悲了極點。
    
    
  「那千冬歲我進去了唷!」也不等對方的回答,漾漾踏著愉悅的步伐爬窗進房去了。
    
  ──他警告話都還沒說完就跑這麼快是哪招?況且這個房間是Atlantis王國第一『王子』的房間耶……
    
  喔對了他還想吐嘈明明門就在旁邊為什麼還要爬窗戶進去?
    
  千冬歲覺得自己已經可以看見漾漾回去後會怎麼被那個可怕的惡魔(冥玥)給宰割了,而且聽說這個王子的脾氣是出了名的差。
    
    
    
  想了又想、想了又想,最後千冬歲很乾脆地雙手合十朝大開的窗戶拜了拜。
    
  祝你一路好走、漾漾。
    
    
    
    
    
  02.
    
    
  至於我們被難得的好運沖昏頭的主角魔王漾漾邊開小花邊爬進窗戶,雙腳一落地……就很華麗地被人給釘在牆上了。
    
    
  「你是誰?」
    
  一雙紅玉般的眼惡狠狠地盯著自己,在搭上那一頭感覺很滑順的披散銀白長髮……
    
  「媽呀!有鬼啊啊啊啊──────!!!!喔!」
    
  猛地一個重擊砸上了漾漾的頭,在蹲下不能的狀況漾漾只好一手抱著頭(另一手被定住了),張著一雙地泫然欲泣的大眼睛無聲地控訴著對方的暴行,換來的則是再用力的一巴。
    
  「看什麼!還有這麼晚了大叫是要吵到誰啊?!」
    
  好兇好兇好兇好兇好兇好兇好兇──────!!!
    
  看著對方那一副般若樣的惡鬼臉,漾漾開始在心裡抱怨著千冬歲的情報錯誤。不是說這個國家的公主一個優雅無比一個活潑可愛嗎??怎麼沒人告訴他還有一個像惡鬼般可怕的公主啊!?
    
  千冬歲你害死我了!!!(孩子人家在外面想要警告你是你不聽啊。)
    
    
    
  「你是誰?」惡鬼再次開口,那彷彿會凍死人的溫度差點讓漾漾回話不能,「快回答,不然不用等守衛來我現在就直接解決掉你。」
    
  「我說我說!!」不想要被解決掉的漾漾連忙開口,「那個,我叫褚冥漾,會來這邊的原因是因為老姐說要是我不把個公主回去她就會把我給……掉了!!」
    
  看到對方不信任的眼神,褚冥漾激動地說著:「這是真的!!你應該也聽說過我老姐冥玥大魔王的惡鬼名號吧?應該知道她有多可怕多邪惡──喔痛!」
    
  「不是跟你說了給我小聲點!」惡狠狠地瞪著眼前這個自稱是冥玥大魔王弟弟的黑髮少年……有那麼一瞬間他心底湧起了無力感。
    
  這傢伙該不會是瘋子吧?
  不過旋即又想起如果真的是瘋子也不會三更半夜闖入王族的房間,更何況一般的瘋子也是闖不進來城堡的。
    
  所以這少年說的,是真的?
    
  「……你真的是魔王?」
  「是啊。」
    
  他無言了,真的。
  誰來告訴他原來魔王也可以有蠢到這種程度的?那每隔多久就會聽到的『XXX勇者挑戰魔王失敗身亡』的消息都是聽來搞笑得嗎?
    
  他感到一股淡淡的哀傷。
    
    
    
  「那個……可以請問你的名字嗎?」看著對方面無表情的臉,褚冥樣怯懦地開了口。
  「……冰炎。」
  「那個,請問你願意跟我走一趟嗎、冰炎公主?我只要讓老姐看過你就會放你回────喔痛痛痛!!!」今日第三巴。
    
    
  漾漾摀著頭完全不能理解自己再次被巴的原因為何,但在看到對方身後那已經視覺化的火焰時很聰明地閉上了嘴,乖乖縮在一角等著對方過來把自己……一頓。
    
  只見他吸氣再吐氣、吸氣再吐氣,最後露出了一個超漂亮超動人超燦爛的笑容──這讓褚冥樣打了個惡寒──柔聲地說:「好,我跟你走。」
    
  在看見漾漾像隻小狗一樣露出了開心的神情只差沒生根尾巴在後面甩呀甩後,冰炎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要親自去把那個養出眼前自帳白癡加三級的魔王一家給種了!!!!
    
    
  
  
  
  03.
  
  
  「庚姊姊、庚姊姊!!大、大事不好了啊!!」金髮少女一看到眼前的女人便抓著她的手膀激動地說著:「冰炎哥哥被綁架了啦!」
  
  「冰炎?喵喵妳確定?」那個全家最強悍的冰炎?
  
  「對啊!桌上還留了一張紙條說『你們的冰炎被我帶走了,不要來找他』,妳說這不是被綁走了是什麼嘛!」喵喵哭得梨花帶淚地好不傷心,抓著眼前的庚著急地說道:「會不會是被魔王給帶走了,最近很多人都被魔王殺死了,冰炎哥哥會不會也──」
  
  「好、停。」堵住對方的嘴,身為長姐的庚不准喵喵再把話給說下去,「既然這麼擔心冰炎的去向,不如我們就派人去魔王那邊一趟,把冰炎帶回來就好啦。」
  
  「那……姊姊想派誰去?」
  「這個嘛……」想了一想,庚開口:「我想我們還是先去跟父王說一聲會比較好喔!」
  「那我們一起去跟父王說吧!」
  
  「不用了。」
  
  一個不屬於兩人的低沈聲音浮現了出來,喵喵回頭一看發現一個灰藍色髮的男人不知何時站在她身後。
  
  「萊恩,你不要動不動就跑出來嚇人啦!」吐舌抱怨。
  「我剛剛就一直站在這啊……」不解。
  「萊恩,有事嗎?」轉移話題。
  
  「王已經知道這件事,也已經派人去處理了。」萊恩想了一下繼續說道:「還說要兩位公主不要擔心。」
  
  「有哪些人會去?」庚問
  「夏碎、安因兩位將軍,另外還請他們自己決定要帶哪些人去。」萊恩答,「屬下報告到此,先離去了。」
  
  說完萊恩就隱身消失了,喵喵轉身看向自己的姊姊。
  
  「喵喵可以去嗎?」
  「不行喔喵喵,妳可是公主,不可以隨便亂跑。」
  「可是……」
  「沒有可是的,這是應盡的責任喔!」戳了戳喵喵的額頭,庚露出了笑容,「走吧,我們晚點在聽他們的好消息。」
  
  「唔……好吧。」
  
  乖乖地讓對方牽起手,喵喵沒有說什麼就跟著離開了。
  
  
  
  
  ──幾天後,王國軍就浩浩湯湯地出發至魔王地,拯救他們的王子去了。
  
  
  
  
  
                                 (試閱over.)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