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菊白菊好棒(羞)







03.

攤牌。


當兩個日/本/國在昏暗的房內面對面坐著時,本田菊心底冒出了這個詞。
雖然不知道對方隱瞞了什麼,但本田菊有種自己將會知曉過去一切事物的感覺。



「該從哪開始說起呢……」『另一個菊』呻吟了一下,緩緩地開口,「應該說,我的誕生跟阿爾弗雷德的強迫開港有關連吧!簡單來說,我是軍事主義下的產物。」

「是嗎……」頓了一下,「所以那些我未曾參與過的戰爭是--?」
「是我去打的。」
「那提供意見給上司的也是你嗎?」
「是的。」

看著面前與自己相同的冷淡面孔,本田菊心裡有個底。

--『另一個菊』,似乎不具備了感情。所以才能如此冷漠地回話。



那一夜,他們談了許久。



是誰打贏了伊凡?
是誰攻擊了王耀?

--路德維希從來不會稱讚自己在戰場上殺敵時有多英勇的。
--如果在場上的人真的是自己的話。



「都是我做的。」『另一個菊』回答,「所有的戰爭,上戰場的都是我。」
「為什麼?」他問。

因為我想要保護你。


本田菊頓時啞口無言。
的確,要不是有『另一個菊』,自己現在絕對不可能安安穩穩地度過每一天每一夜。

一定會失眠到天明的。





然後,『另一個菊』問了:


你願意,讓我成為保護你、替代你受傷的存在嗎?




04.


--你願意嗎?

本田菊面色沈重。


「如果拒絕了,那我也沒有存在在這裡的意義了。」



這個問題、太狡猾了。
真的,好狡猾。




05.


『另一個菊』知道對方不會拒絕自己的。
因為他們是那麼相像、尤其是那顆不想傷害人的心。

喔,是的,他也有不想傷害人的時候。
不過前提是對方不會成為己方的障礙、不會成為本田菊本尊的障礙。




於是乎,他大膽地伸出了手,抓住對方的手。
一樣的溫度、一樣的觸感。

--這將是他竭盡一生所要保護的對象。



「我的存在,本來就是為了保護你。」



我們,只是平行道上偶然預見的相似的人。
而我,願意為了你犧牲自己的性命。





讓我保護你、好嗎?

終於,他看見本田菊點頭了。
很勉強地、點頭了。

「謝謝。」





06.


本該是陌生人的我們,現在有了交集。
既然有了交集,那我會誓死捍衛之。



--因為我不想和你道別、就這麼簡單。

                                 (完)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