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31~35 over了,僅在此通知一聲。
*本篇乃是答應夜宣實所寫的指定文兼貝爾生日賀文。
*架空有。







00.

如果,能夠永遠不長大有多好?

如果,能夠永遠住在自己的城堡裡該有多好?


如果,可以嫁給自己最心愛的人、而不是對國家有利的人,該有多好?




01.

『很多事,都只能當成妄想、埋在心頭上的。』

她想起,六道骸曾對他說過的話。
明明同為國家的未來領導者,三浦春不得不承認他就是比自己來的成熟的多。


『是人,就會長大。
『是人,就會遇到困境。


『是人,就有不得不妥協的時候;縱使那個未來不是你所想選的。』




她咬著下唇,仰頭看著等待自己答案的父王。


是的,她身為公主、必須做出一個對國家最有利的抉擇。
縱使,那個人不是自己真正討自己喜歡。




「父王,我會嫁給貝爾飛哥爾王子的。」

這樣的回答,簡短、不失禮貌、但也瞬間決定了她三浦春的下半輩子。




02.

『不是每個公主都等的到自己的王子的。』

六道骸低沉的嗓音戳破了她長久以來的幻夢。
明明是那般懶洋洋、不帶刺,卻有辦法讓三浦春瞬間看清事實。


『實際上,王子和公主兩人能夠永遠幸福快樂生活的結局這種東西根本不存在
『這全是童話給人的誤解。


『這世上我們這些公主王子唯一有的用途,便是獲取國家的利益。』




現在想想,骸說的話不無道理。
真是奇怪,所有人中他不是最年長的、卻每每能說出一番大道理。



這世上,真的有所謂的白馬王子嗎?
有,又是誰呢?

誰才是小春真正的王子?







         WHO IS MY PRINCE ?





03.

忘了多久以前,小春她很喜歡澤田綱吉。
是的,喜歡了好久好久、最後卻聽說他和京子訂婚了。

她哭了、哭了好久好久。
因為,自己沒有機會一直陪著她最喜歡的阿綱了。



『哭,有什麼用?』

那一幕她至今忘不了,那位貌似十三歲、只比小春自己大沒多少的少年冷冷地出現在她面前說道。


『事情都發生了還哭,又能改變的了什麼?』

他的漆黑眼眸讓三浦春深深地被吸引。
他那富磁性的低沉嗓音讓小春永銘在心。



『哭,不能解決任何事。
『所以,要堅強、堅強到不讓自己有機會在落淚。』



不知何時,小春的淚水乾了、不流了。


她開始好奇眼前的男子是誰。
而男子則是睜大了眼盯著她瞧、看得她有些不自在。

終於,她忍不住開口:『你在看什麼?』




『……妳不哭比較好看。』他彆扭地撇過頭,一副就是沒有稱讚過女孩子的說道。





那是三浦春第一次見到雲雀恭彌。





04.

雲雀恭彌,一個小國的王子。

他那清秀的俊帥面孔讓人一見難忘,一雙漆黑的鳳眼更是替他吸引了不少愛慕者。
不過,因為他本人所散發出來的殺氣及冷冽氣息,導致人們對他又愛又怕、不敢隨便接觸。



「恭彌~~」



好吧,一人除外。


這個人很明顯的什麼沒有、就是神經特別大。
果然是個標準的被養慣的公主。



「……我不習慣別人直接叫我名字。」雲雀開口抱怨。
「恭彌,好久不見。」笑盈盈地,很理所當然的忽視對方的抗議。



這個神經大條的令人無言以對的公主便是三浦春。
是個單純到從她的巧克力色眸便可以洞悉她所有想法的女人。



--也幸好她是個公主。不然早就不知道被人口販子騙走賣去什麼地方了。



也許就是這股蠢勁,才得以讓雲雀恭彌對她有著異於常人的特別待遇。
基本上沒有人敢向雲雀恭彌表達任何不敬之意、更別提忽視他的抱怨了。


--不可否認,三浦春在雲雀恭彌心中是個特別的存在、極為特別。



套句雲雀恭彌貼身守衛 - 草壁所說的話:「王子的春天終於來了。
好一句雙關語,不是嗎?





05.

如果說,雲雀恭彌在三浦春面前是個把自己血腥一面隱藏起來的人,那貝爾飛哥爾便是跟他背道而行的人。



『妳,就是三浦春,對吧?』金髮男子露出大大的笑容問道。
『對。』三浦春努力的想看到他的眼卻徒勞無功。



突然,貝爾飛哥爾掏出了一把飛刀。
小春愣住了。這傢伙要做什麼?


貝爾飛哥爾很隨手地把刀子射了出去,刷過小春的臉頰,釘在她背後的樹幹上。
小春楞在那,久久才意識到貝爾飛哥爾做了什麼。



『你、你幹嘛射我?』


他沒有回答,只是靜靜指著那棵樹。
三浦春回過頭,赫然發現一條色彩鮮豔的蛇被釘在樹上。


一刀穿腦,很俐落的手法。


『嘻嘻,是王子幫妳把危險清除的喔!』

她轉了回來,一愣一愣的開口:『謝謝。』


『不會。』輕輕鬆鬆地走過三浦春將飛刀拔了出來,任由那蛇爆出的腦漿噴灑在草地、衣服上。


然後貝爾飛哥爾便打算轉身走人。



『等、等等!你、你叫什麼名字?』
『我嗎?貝爾飛哥爾。』

說完便連頭也不回,留下小春回想著剛剛有些血腥的一幕。




06.

「……所以那個叫做貝爾的救了妳一命。」
「沒錯沒錯,恭彌好聰明喔!」


……這是任何人都會做出來的結論吧?
所以說生在王室真的是三浦春的幸福、不然早就被人口販子運到哪了都不知道。



雲雀恭彌再次感謝上天讓在他面前摘著花的少女生在王室,保護她那愚昧的個性保護了這麼久。



--他能遇到三浦春是不是也要順便感激一番?
--因為若非兩者都是王室、是無法見面、深交,甚至……結婚的不是嗎?




「來,恭彌!」

小春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雲雀面前,接著、他的頭上便多出了一環花圈。


「很好看喔!」似乎是因為面對著小春的笑靨,雲雀硬是壓住了要當場把花圈撕裂的衝動。「而且和恭彌很搭喔!」


某人握住拳頭不發一語,不過很明顯的三浦春絲毫沒有注意到。




「我走了。」順勢扯下花圈放到小春手中,雲雀恭彌轉身要走人。
「啊,恭彌要走啦!」小春張大眼,「生氣了嗎?」


被看穿了?
也好,免得自己總是被欺負(?)。


「恭彌對不起嘛!我不會這樣了啦……」

少女淚眼汪汪地看著要離去的少年,看得少年覺得自己理虧。

「……我沒有生氣。」



說完後連雲雀自己都覺得不妥。
果然,小春立刻開心的再次把他拖拉著到處玩去了。





俗話說的好:「絕對不要讓人握有自己的把柄。」
只是雲雀恭彌很想要再加上一句:「尤其是被女孩抓到自己的口誤。


雲雀恭彌正在朝「妻奴」的身份邁進著。




07.

「嘻嘻嘻嘻--」
「貝爾王子不要只會笑好嗎?可以回答小春的問題嗎?」

打斷竊笑個不停的金髮王子,三浦春問道。

「嘻嘻嘻嘻,第一次有人敢對本王子這般大膽無理哪!」
「我是公主,又有什麼不對的嗎?」
「嘻嘻,被寵壞的公主。」
「才不是咧!!」
「是喔~」
「才不是咧!!」

嘟著嘴、叉著手,三浦春很明顯地對眼前遲遲不肯回答自己問題的貝爾飛哥爾極度不滿。




「你到底要不要回答啦?」

不要就給我走人!右手直直指向庭院通往大廳的走廊,威脅式地下了逐客令。



「嘻嘻,果然是大小姐公主,脾氣好暴躁啊!」貝爾飛哥爾搖了搖頭,「你就不怕我把你殺了?」
「幹嘛要怕?」我是公主耶!諒你也不敢對我動手!
「嘻嘻,好勇敢啊,嘻嘻。」
「回不回答啦!!」

明明只是問個眼睛的顏色是什麼為什麼要那麼愛搞神秘啊?





那,妳自己看不就知道了嗎?」「耶?」

一把抓住三浦春的右手使其靠近,貝爾飛哥爾的閃亮金髮迷亂了她的視線。


「想知道、就自己撥開來看,懂嗎?」聞言,小春反而楞在那不知是好。


貝爾重重嘆口氣。




「我說,妳來撥開不就好了嗎?」


輕輕抓住她的左手朝自己的瀏海撥去,使三浦春能夠看到自己的雙瞳。
小春倒吸口氣,因那曈仁色調的美、那專注眼神的念。




--那眸、映出了三浦春自身身影的雙瞳,將印在她的心中不散。






08.

「要,決定?」

聽得一愣一愣的,三浦春久久才理解自己父王的話語。



--選出妳的未來夫婿吧!
--那個男人必須是要對我國有利的人。
--如果我們的王國要擴張,勢必要找個對方也是大國的王子才行。
男人是這麼說的。



「可是,為什麼要加上『大國』呢?
「難道,我就不能選自己所愛,而是對國家有利的嗎?」


她懵了。
難道,這表示她得背著自己的心來決定嗎?



不知為什麼,她的思緒飄到了那兩個黑髮和金髮的王子。


「恭彌……和貝爾……要做抉擇……」

兩個她都不討厭、兩個都是她的好友。
誰能告訴她哪個才是正確的選擇?






09.

「選擇?妳太天真了吧三浦春。」六道骸聽完嗤之以鼻,「妳以為妳父王會讓妳選那個小國的雲雀嗎?」
「可、可是--」

骸伸出食指止住了未完的話語,「不要太天真了,身為一個未來的國家領導者,應該早就該料到這個結果才對。」


揪著裙擺,她懂。
囓著下唇,她默。



「三浦春,這種事情很明顯不是嗎?
「妳父王都說了要『選大國的』,難道還需要多說明嗎?
「講名點妳的未來丈夫絕對是那個貝爾飛哥爾了,不用多說了。
「我不是說過了嗎:

『這世上我們這些公主王子唯一有的用途,便是獲取國家的利益。』」



滴答滴答,三浦春的眼淚簇簇地落了下來。
搖搖頭,六道骸語帶冷漠的繼續說了下去。


「很多事,都只能當成妄想、埋在心頭上的。
「是人,就會長大。
「是人,就會遇到困境。」



抹去眼淚,三浦春不讓自己繼續脆弱。
然後,她注意到六道骸的眼神縹緲不定,魂已飛離。



「是人,就有不得不妥協的時候;縱使那個未來不是你所想選的。」




說完後他還硬是乾笑了幾聲,說這種基本道理妳都不知道真是讓人想發笑。
難得的,三浦春沒有立刻開口回辯。



這些話,是在說給她聽還是說給他自己聽呢?



「骸,我問你一個問題。」
「說吧。」
「你有喜歡的人,對吧?」
「對。」
「是誰?」
「……」


他臉上掛著一貫的戲謔微笑,異色雙眸瞇了起來。


「是誰?」
「妳無須知道。」闔上眼,「反正,我和那個人是永遠不可能在一塊的。」
「耶?為什麼?」
「妳先管好自己的婚事吧!不然特地來找我做顧問不就白來了?」


三浦春看著眼前的男人,是在轉移話題吧?
不過,眼前這個燙手山芋的確比較麻煩。






10.

--雲雀恭彌,一個小國的王子。
所以,毫無機會

--貝爾飛哥爾,血腥的王子。
然而,這不影響他背後有龐大領土的事實。



啊啊,貝爾和恭彌,誰才是小春真正的王子?


Who is my Prince Charming?(誰才是我的白馬王子?)





11.

握緊左手,當成是握著雲雀恭彌。
握緊右手,當成是握著貝爾飛哥爾。

左手是屬於感情。
右手是屬於理性。


『這世上我們這些公主王子唯一有的用途,便是獲取國家的利益。』


--如果,可以嫁給自己最心愛的人、而不是對國家有利的人,該有多好?





她張開眼,同時也放開了左手







12.

同樣的位子。
同樣的國王。
同樣的等候。


然後,她開口回答。




「父王,我會嫁給貝爾飛哥爾王子的。」




這樣的回答,簡短、不失禮貌、但也瞬間決定了她三浦春的下半輩子。






男人漾出笑。

「這才是我的乖女兒,我立刻就幫妳是聯絡婚事。妳先退下吧。」





她拉起裙擺敬禮退去。
從頭到尾都不讓自己的眼淚落下來。





13.

「……聽說妳要嫁給貝爾飛哥爾了?」
「對。」
「恭喜。」
「謝謝。」
「……我走了。」

雲雀恭彌冷淡的轉身。
這一回,三浦春沒有淚眼汪汪的要他留下。





14.

「Who is my prince?」

她問。
她喜歡恭彌。

「Who is my prince?」

她再問。
她將嫁給貝爾。



--左手牽著恭彌。
--右手牽著貝爾。
--兩個都是王子,兩個她都不討厭。

「Who is my real prince?」
                                 (完)




後記://

over歸over了,不過和當初跟小實說好的也相去遠已。
現在看看當初答應的和這篇成品……小實對不起我食言了。
不過,還是請收下,好嗎?(妳還敢講)


這篇的支線很多,應該說妄想比較對。
至少還可以延伸出綱髑線獄京線骸髑線及本篇(對我而言)最重要的:骸X線!!(”X”表示保密啊各位,剛剛是那個講XANXUS的?)
會不會寫在說吧!是說之前的雲京延出的骸春線我到現在都還沒over……(快滿一年了孩子)


另外,雲春雲髑祭其中一個會「盡量」在5/5恭彌生日前發出啦……我說「盡量」喔(逃)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