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五篇為一集,龜速更新中……
*久違的短篇(怎覺得有加長的趨勢)集啊各位、要好好善待它喔!
*女性向傾向有,不喜者請看清楚編號旁的配對。


31.貝弗

「為什麼要戴這個東西?」嘟著嘴,他瞪著手中的東西。
「噯,王子我叫你帶就對了啦!」耀眼的金髮晃動著,被掩埋的雙眼使得對方看不透自己的想法。

「看起來好怪,這是前輩選的嗎?」
「……戴就是了,你這個囉唆的傢伙。」

所以,這叫做默認囉?

「你不戴,我就刺你囉!」亮出飛刀,貝爾飛哥爾半威脅道。
「……前輩真的只會逼迫別人哪,真是不懂得什麼叫做體貼。」
「因為我是王子啊~」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

他再次低下頭看著那詭異的雙眼。
是說……那是青蛙嗎?

「……前輩,不可以不戴嗎?」
「不˙行˙喔~」
「為什麼?」

「因為,你是代替那個死去的阿爾柯巴雷諾小鬼啊!」

這才是實話吧?
因為自己是替代品,所以必須要和原本的瑪門前輩有共通點。

真令人不快。

 

話說回來……

「瑪門前輩的不是蛇嗎?」
「所以你的是青蛙啊!」
「……有什麼關連嗎?」
「你們兩個是一前一後來的,所以瑪門是蛇你就是青蛙啊!」

還是不懂。
不過意思是我和瑪門前輩不是同個人吧?

前輩幹嘛不直說就好?
果然王子的自我思想模式很難讓人理解。

 

帶著笑,他拉開繫帶,戴上那頂過份突兀的青蛙帽子。

                                                                                                                                                       fin.

 

 

32.髐靜

「這個世界是很奇妙的。
「小至塵埃大至宇宙,都跟我們息息相關。
「所以,不要小看任何一件事。
「就算是蜉蝣也有其存在的價值。」

 

對上她疑惑不解的眼神,他寵溺地揉亂她的黑髮。

 

「看來妳連聽都聽不懂啊。」
「髐哥哥的大道理跟我格格不入。」



漆黑的大眼眨啊眨,髐只是笑笑不語。

 

「不過……我可以理解一件事。」
「什麼事?」
「就是我和髐哥哥會在夢中相見也是有原因的囉?」
髐笑得更開心了,「小靜很聰明呢。」
「……怎麼感覺髐哥哥在虧我?」
「並沒有喔。」

 

輕輕地,髐將手指按壓在靜的唇上。

 

畢竟,妳是小靜,那個我永遠不會欺負的人喔。

                                                                                                                                                       fin.

 

33.骸綱

「不用在躲了,彭哥列。」六道骸站在原地,「出來吧。」
「我不要。」聲音不知從何處而來,不過語氣倒是很堅硬。

「我遲早都會逮到你的,還不如自己乖乖出來比較好。」
「打死我都不要出現在你面前。」

「想不到我這麼被你嫌惡啊?這樣子傷別人的心好嗎?」
「你去死吧。」噁心死了。

 

突然六道骸的身影消失,澤田綱吉有股不好的預感,連忙從藏身處跑了出來。
果然,六道骸下一秒鐘在那裡出現。

 

「還好跑出來了……」
「差一點就抓到了……」搖著頭,六道骸對著眼前的男孩問道:「我說你幹嘛要躲躲藏藏,有沒有什麼見不得人!」


還敢說!!

「你自己看看你給我套上了什麼鬼東西!!」

 

「不過是件哥德蘿莉裝而已……」
「還『不過』??你知不知道這是女孩子穿的衣服啊!!」
「反正彭哥列穿起來很可愛嘛……」
「歪理!!」

「那……你現在脫掉不就好了?」
「對耶--等一下!」澤田綱吉臉色突變,「誰要給你看我裸體啊!給我滾出去我房間!」

 

嘖……差一點。
此乃六道骸在被推出門後的想法。

                                                                                                                                                       fin.

 

34.獄春

「獄寺你會彈鋼琴?」
「對啦又怎樣?」
「好不搭喔。」
「妳這是在看不起我嗎?」
「獄寺你是在騙人吧?像你這種小混混哪可能會彈優雅的音樂啊?」
「誰是小混混啊?我可是十代首領的左右手耶!當然會那種高尚的東西啊!」

「不信,彈給我聽。」
「好,蠢女人,我就彈給妳聽。」

 

他坐在鋼琴前,彈起了貝多芬的第五號交響曲。

                                                                                                                                                       fin.

 

35.弗髑

「不要在自我欺騙了。」史庫瓦羅說,「你很清楚那是幻覺。」
「……是又怎麼樣呢?她永遠是我的庫洛姆˙髑髏,就算是前輩也說不動我喔。」弗蘭淡淡回話,看著正在廚房中忙東忙西的愛妻,「就算不是真的,我也很感謝她願意以這樣的方式來陪伴我了。」

「……算了,你沒救了。」
「謝謝前輩開明的指導。」
「……為什麼聽你講話就很想扁你啊?」

史庫瓦羅離開了。
庫洛姆走了過來,「你們剛剛聊什麼?」
弗蘭摟著她的腰,「一些往事罷了。」

 

--就算這不是真實的她,但只要「那個她」有如此心意,他就很滿足了。

                                                                                                                                                       fin.

 

後記://

第三十一篇是貝弗。是說青蛙弗蘭出場沒多久就擄獲我的心了,他和貝爾王子鬥嘴場景真的好讚。這篇主要是說弗蘭不想當瑪門的替代品啦!不過有沒有發生過就要問天野媽媽了喔!
第三十二篇是髐靜。是說子世代的各位好久沒出場了……我這個做媽的會好好反省的。
第三十三篇是骸綱。有被開頭嚴肅耍到的跟我報到一聲。
第三十四篇是獄春。就某方面而言算是為了獄春祭在做準備。
第三十五篇是弗髑。算是V髑祭會出現的片段吧?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