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因為我是有靈感就寫,所以很容易寫出冷配(媽媽我不相信有人寫過這種東西!)
*我是所有女角都愛的(請先不要加入密魯奧菲雷家族的,我還沒辦法接受大部分的人),所以所有BG CP都可能在這裡看到。

*老話一句,十年後有。喔,還有綱京結局。



------------------

「答應我。不要踏入這個世界。」
「永遠永遠。」

妳的純真笑容,我想保留住。
就算,事實是改變不了的。


------------------

Reborn-雲京-改變不了

------------------



黑色的法拉第跑車。
義大利的街道。




這裡是彭哥列家族的管轄範圍。
而車子,正是駛往家族的地點。




車上坐了兩個日本人。

一個清純的少女,一個冷酷的男人。
女孩臉上帶笑,男人面無表情。

---兩人成了很大的對比。






「笹川京子。」他看著前方的道路,後視鏡連看都沒看的叫人。
「什麼事,雲雀先生?」京子笑笑回應。
「等一下我會停在大宅門口,妳先下車。」雲雀。
「我知道了。」京子臉上的笑容又加深了。「雲雀先生,謝謝你。」
「叫雲雀就可以了。」雲雀皺眉,嫌麻煩似的補上一句。



車中再次只剩下引擎運作聲。
沒人開口,車子順著道路駛入鄉間。

------------------



「到了。」雲雀停下車。
「雲雀謝謝你來機場接我。」她拿起包包下車。
「……這只是命令。」雲雀冷著一張臉回答。
「還是謝謝你。」她從副駕駛的窗口跟他說話,臉上帶著笑容。





他在她要轉身離去時叫住她。

「笹川京子。」他喚。
「有事嗎?」她又問。
「答應我,不要踏入這個世界。」雲雀說出如謎一般的話。



她皺眉,搖頭表示不解。



「不要踏入這個世界,永遠不要。」雲雀加重語氣:「妳不該跟著墮落。
「那個,我還是聽不--」雲雀突然眼神一凜,未等她說完便把手排檔推到四檔離去。京子的髮絲隨著車子駛離的風揚起。

「咦?怎麼走了?」她張著眼,不解。
「京子。」熟悉的聲音出現在她背後。

倏地轉首,澤田綱吉的笑容及那束紅玫瑰映入眼簾。

「綱!」她喜悅的叫他的名。
「歡迎來到義大利。」獻上花束,禮貌性的在京子手上留下一吻。「我們進去吧。慶生會晚上六點舉行。」

兩人離去。宅邸大門輕輕闔上。

------------------

吸氣。
吐氣。

再吸氣。
再吐氣。

雲雀恭彌坐在車內平復自己的情緒。



今天一整天都是混亂的。



先是自己要求去接笹川京子,然後跟她講話卻發現自己無法對上那張笑臉,最後在臨走前還冒出那句話。



他是怎麼了?


雲雀搖頭,再次吸氣吐氣。




剛剛自己未道別就走一定讓她很驚訝。
沒辦法,他一看見澤田綱吉春風滿面的走出來,從他手上的玫瑰花就知道要發生什麼事了。
他一想到兩人等會的見面就一股怒氣湧上。

他選擇逃離現場以免自己下一秒會衝上前咬殺澤田綱吉。



今天晚上。
笹川京子的慶生會。
澤田綱吉勢必會在中途向她求婚。
而毫無意外的,她會答應。



----他不准。

雲雀恭彌皺眉思索。

澤田綱吉已經墮落了,笹川京子不需要跟著陪葬。
他不希望那抹天真的笑容最後也成了逃避現實的面具,就像澤田綱吉一樣。




『答應我。不要踏入這個世界。』
『永遠永遠。』


就算事實已定,他仍想保留住那個笑容。





今晚,是最後的機會。

------------------

可惡!為什麼是那個時間點!!
為什麼!!

雲雀倚著牆,手摀著因痛苦而扭曲的臉。


他只不過是去上個廁所,怎麼回來就變成這樣了!!
為什麼會在那個時間點求婚!!


腦海又浮現綱吉替京子戴上戒指的情形。
雲雀回來時正好撞見那一幕,連忙轉身靠在門旁的牆壁上。

可惡!!
自己墮落就算了,把那個純潔的女孩也拖下水是什麼意思!

雲雀的腦海浮現澤田在談判時常露出的虛偽笑容。

澤田綱吉有多久沒有真心微笑了?他不清楚。
他只知道,笹川京子的那抹溫柔、純潔的笑容也要跟著消失了。

變成一個戴上笑臉面具的機器人。




「恭喜十代首領夫人!!」
獄寺隼人的聲音從未關上門的宴廳傳出。

「既然都求婚了,那更該要親一下才對啊,蠢綱。」里包恩的聲音從音響中傳出,天真的語氣正說著邪惡的話語,「這可是彭哥列的傳統喔!」
「我連聽都沒聽過!」綱吉立刻反駁,「里包恩那是你隨口創造出來的吧!」
「喔喔喔,KISS、KISS、KISS、KISS……」大家都跟著起鬨。





吵死人了!!
不要這麼天真行不行!!

雲雀拿出拐子正想要衝進去咬殺人時,一陣歡呼響起。

他本能的衝到門前。
下一秒他就後悔了。



--澤田綱吉和笹川京子在擁吻。
--兩人是那麼的幸福、那麼陶醉在那個吻上。



雲雀快步的離開走廊。
身後的人再次歡呼,但他的神經早已麻痺。


他已經失去了那個笑容。
那個他要保護的東西。








「奇怪了,恭先生怎麼去了這麼久?」草壁狐疑的環看四周尋找自家長官,「太久了吧……那不成他有便秘之類的問題嗎?明天找醫生來看看好了……」

------------------

「我不要。」雲雀恭彌皺著眉拒絕。
「雲雀學長,我只能靠你了,拜託。」骸去接小春了(原本是獄寺去但被當事人拒絕了,最後變成獄寺去打理小春所需的一切,由骸去接她)、山本和藍波去其他家族談判管理權了、大哥又去找瓦利亞部隊的人,而庫洛姆又已經……不在了,全家族只剩雲雀這個守護者在,說什麼也要讓他答應。
「我不要。」雲雀再次拒絕。
「只要三個禮拜就夠了,三個禮拜。」綱吉保證。
「不要讓我重複一句話重複太多次,澤田。我不要。」青筋跳動,一臉不滿。

「只要照顧京子三個禮拜就夠了,很簡單的耶!」綱吉說。
「她選擇了你,應該由你負責照顧她。」要他照顧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想都別想。
「我要是有時間就好啦!偏偏公文一大堆要批啊!」綱吉無奈的指了指桌上的公文。
「那是你的事。我才不要照顧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雲雀轉身離開。他不想再理會這種無謂的請託了。

「她懂喔。」

綱吉突然冒出一句話,雲雀放下了已經放在門把上的手。
雲雀轉回去看,發現綱吉不知何時以轉了個身,將椅背背對著他、看著窗外。

「她……殺過人,就在十年前的我們來到九年後又十個月的世界時。她已經知道了那種黑暗了。」綱吉緩緩的說。



『綱吉!』十四歲的京子跑向十四歲的綱吉,他因為受傷而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京子……』綱吉額上的火焰消失,他整個人毫無力量的趴在地上,眼皮也是勉強張開的。

『小女孩,擔心他還不如擔心自己!!』黑魔咒的人用嵐屬性的鐮刀大力一揮,一到月牙向兩人衝過來。
『快逃啊,京子……』綱吉用盡自己的力氣說。

突然一個水的保護膜包圍住兩人,月牙碰到水便消失了。
說是水的保護膜,那是因為那個保護膜從京子的戒指向四面八方噴出的水柱所構成的。

『京子,妳……』里包恩該不會隱瞞了他什麼吧?
『綱吉,很抱歉沒有跟你說。里包恩為了以防萬一給了我們戒指和匣子使用。』京子拿出一個匣子,叫出了兩隻海鷗。兩隻海鷗毫不猶豫的飛向男人,躲過好幾個鐮刀的攻擊,只要一逮到機會便啄著那個男人。
『哈哈哈,根本不痛不癢嘛!』男人持續的攻擊,不過都被那道透明保護膜給擋住了。『哈,我就不相信攻不破妳的象牙塔,看我的分解速度快還是妳的水流快!』

『京子,妳可以吧……』只能說話,綱吉趴在地上替京子擔心。
『沒問題的,快了。』京子的眼中只有鎮靜。

『咦?怎麼動不了?啊呀呀呀!!』男人突然倒了下去。『怎麼……使不上力……』他不解,海鷗因為沒了攻擊,直接停在男人身上,開始啄時男人的手臂和腳。先是衣服被啄掉,然後是皮膚,再來是一塊一塊的肉。血流滿地,男人卻絲毫不覺痛苦,想揮走海鷗又沒有力氣、想說話唇部肌肉又動不了。

--像是被打了嗎啡般毫無痛覺得看著自己被吃掉。

『我的戒指是雨屬性的,他會毫無痛苦的死去的。』京子蹲在地上跟綱吉說話,不知是有意無意,她背對著男人,任由海鷗將他吃光。『小春的是晴屬性的,很符合她的個性呢。一平的則是嵐屬性的,雖然我總覺得她不用戒指就很強了……』

綱吉沒有講話,只是呆呆的看著海鷗將男人吃乾淨,一點也不剩。



「她,很堅強的。」從回憶中回神,綱吉繼續說:「她絕對知道我們的黑暗面,絕對知道。」
「喔。」雲雀只是單音回應。他不太相信。
「雲雀學長,我之所以會選你,除了守護者只剩你一個的原因外,還有另一個原因。」綱吉轉身面向雲雀。「因為你是最強的守護者,所以我需要你去保護京子。」

「不要讓她再次殺人。」綱吉的眼中有著一股堅持。「答應我,不要讓她再使用戒指。」

雲雀點點頭。
再點點頭。他不清楚自己為何會點頭,也許是因為綱吉的聲音帶有著不許違逆的威嚴吧。

------------------

這三個禮拜他都跟在京子身邊。
雲雀發現自己總是在貪婪的看著她的甜美笑容。

趁著她結婚前,把那笑容留在自己心中。

說起來,雲雀自己也不清楚為何會喜歡那個笑容。
也許是因為很pure(純潔的、白的、潔淨的)的關係吧!
就像未受污染的雪花般的白。



這三個禮拜她大都在笑。
只有在提到小春的病時才會皺眉頭。


--其實三浦春的病是因為六道骸的幻術。
--那傢伙不希望小春步上和庫洛姆同樣的結局才會這麼做的。

雲雀有考慮過要告訴京子真相,不過那只會減少自己看到笑容罷了。
況且,已經有個獄寺在了,關他什麼事。


不過,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
雲雀注意到她的笑容有在逐漸減少的趨勢。

也許是因為綱吉太忙了,沒能多陪陪京子的關係吧!
看來他應該要去警告一下澤田,不要隨便剝奪他的樂趣(=看到京子的笑容)才行。




這天晚上,雲雀送京子回房。
平常他都是等到她進房時才離開,但今天她卻把他拉進房裡。

「怎麼了?」雲雀看著她拉著自己又不說話,皺眉問。
「雲雀,綱……是不是討厭我了?」京子的聲音在顫抖。

雲雀沒有回答,京子又說了下去:「綱他最近都沒什麼在見我,偶爾只能在餐廳見到他……我不懂,他的公文真的有這麼多嗎?」

「是的。」里包恩總是會要求綱吉要在最短的時間做到最多的事情,這件事大家都心知肚明。況且,那傢伙還打算預先批改公文,好空出蜜月時間和婚禮時間可去。

「可是他好歹也要和我說說話啊!每天都這樣,我快不能理解他了!」京子有些歇斯底里。「綱他到底怎麼了,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跟我說啊!」

「有些東西是不能說的。」總不能跟京子講說綱吉現在在安排婚禮的一切吧!那傢伙說要保密的!


『這件事,還請雲雀學長務必要保密喔!』綱吉露出難得一件的真心笑容對著雲雀恭彌說。

想當初雲雀就是為了勸(是逼迫)綱吉多花點時間陪京子,不過想一個人籌辦婚禮未免也太吃力的點就是了。


「你是說黑手黨的那一面對吧!我都知道了、我早就知道了!早在十年前我就殺過人了,我也撐過來了,沒有什麼是我不能知道的不是嗎?」京子的淚水滾滾流出,一發不可收拾,「雲雀,你自己覺得呢?綱到底還愛不愛我?」

「……笨蛋。」雲雀把她拉近懷中輕拍著背,京子哭泣著。

哪,再堅強的人也會有崩潰的時候呢。

「澤田他……在進行一些計畫,想要給妳一個驚喜。」雲雀用著哄孩子的口吻說著:「這種事當然不能跟妳說,而且為了增加自己的假期,那傢伙正在預先批改以後的公文。」


也許,人都有崩潰的時候吧。
那她的婚禮舉行時,就是換雲雀恭彌崩潰了嗎?


不會,他不會的。
他不需要那種感情。

他雲雀恭彌不是脆弱的生物。


待京子的情緒冷靜下來後,雲雀恭彌放開了她,往後退一步。

「笹川京子,答應我一件事。」雲雀說,「這一次,不能向上次那樣食言。」
「什麼?」京子擦乾眼淚。「我沒有食言啊?」
「妳剛來的時候,我不是囑咐妳『不准踏入這個世界』嗎?」雲雀皺眉,她的記性難道和她大哥一樣差嗎?
「呃,我想我那時候沒聽清楚,真是抱歉。」她鞠躬道歉。原來這就是她當時要問問不道的那句話啊!

「算了。這次,不准食言。」雲雀嚴肅的說。「不准,像澤田那樣露出虛偽的笑容。永遠只能開心的笑。」
「我不太懂。」京子搖頭表示不解。
「……不想笑就不要笑就這樣。」雲雀盡力把話用最簡單的方式表達。
「……我知道了。」京子雖然不理解為什麼要這樣做,不過還是答應了。

「食言的就咬殺。」雲雀拿出拐子威脅。


我怎麼覺得變小狗好像會比較好命啊。
忍不住這樣想,最後還是乖乖點頭。




送雲雀離開房間的時候,京子再次道謝。

「讓你看笑話了真不好意思。」京子說,「有什麼幫得上忙就告訴我。」
「……是有件事妳幫的上忙。」雲雀想了想說。
「什麼事?」京子連忙問道。

「快樂的笑一個給我看。」雲雀命令道。

京子楞了一下。

「笑一個給我看。」讓我相信自己並沒有做錯選擇吧!雲雀暗想。
希望,把京子讓給綱吉的同時,我仍能保有她的笑容。



京子笑了。
如花般的燦爛。

------------------

婚禮舉行了。
雲雀恭彌坐在角落的木板凳上,草壁則是坐在比較前方的位置。
主要原因是因為他不想要有任何人來吵他。(雖然也沒有幾個人敢。)

要不是為了看到笹川京子的笑容,他打死都不會參加有這麼多人聚在一塊的婚禮。




「雲雀先生的臉色特別臭呢。」坐在藍波小聲的對山本說。
「哈哈哈,雲雀前輩就是討厭這種地方,要他來真的是難為他了。」山本很爽朗的回答。

「呵呵呵,新娘要來了呢。」利用入侵他人腦袋的方式看見外面的情況,六道骸張開眼冒出這一句話。


果然下一秒,笹川京子出現在紅地毯上。
雲雀不得不佩服設計禮服的人,把她的美全數顯現出來。



重要的還是那個笑容。
那個笑容真的很美,是他見過最漂亮的一個。

如果那個笑容繼續存在,就算她是澤田綱吉的妻子也無所謂了。
只要那個笑容在就夠了。







「我現在宣布,你們為夫妻。」

眾人歡呼,十代首領和他的妻子擁吻。
雲雀跟著大家鼓掌。






新婚夫婦兩人步上禮車。
京子沒有忘記在上車的那一剎那將花束往後丟。

小春接到了那束花,笑嘻嘻的聞著花的芬芳。


「章魚頭,恭喜了,婚禮什麼時候舉行啊?」了平拍了拍獄寺的肩膀。
「草皮頭,你不要亂說話!!」獄寺臉紅的拍掉了平的手。



「恭先生,您要走了嗎?」草壁跑向雲雀問道。

雲雀點點頭,轉身離開。
他已經看到了,他所要的笑容。



永遠不能讓它逝去,澤田綱吉。

                                    (完)



後記://

打完了有種舒爽的感覺。真好。

接下來我會先結束巧克力,不過試閱的機率很高就是了,都是因為這篇雲京啦……(不要怪到別的文章上),再來就是寫骸春的『WHAT A NAIVE GIRL』,屆時將會寫出庫洛姆怎麼了唷!

『WHAT A NAIVE GIRL』雖然是寫骸春,不過還是獄春結局就是了。這篇文和『WHAT A NAIVE GIRL』有很大的關係,所以大家可以從這篇『無法改變』來猜猜劇情喔!比起來搞笑部分多了很多喔!


接下來會寫的是正春(又是個怪配對,很抱歉),因為已經打了大半了(3000多字呢),而且劇情是綱春和正春都有(過去式和現在式),綱春那一部份是悲的、正春是喜的。


好啦!就這樣了!
祝大家有個美好的假日!(明天就要上學了妳有沒有搞錯)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