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真的是片段了,各位。
  
  
  
  【開頭】
  
  00.
  
  
  「會哭是件好事。」
  
  「Charles,你這樣的安慰很彆腳。」
  
  「不,我很真誠地這麼認為。不管從心理學還是生理學來說,『哭』對一個人來說事件好事。前者的研究指出,哭泣是種宣洩壓力的方式;後者的研究則指出,哭泣對於除了能夠濕潤眼角膜外,還因為淚水中有溶菌酶(Lysozyme),可以達到殺滅病菌的效果。」
  
  「那真是個令人振奮的好消息。」
  
  Charles 眨了眨眼,有些意外Erik 的回應,「你這是在認同我的答案?」
  
  「你說呢?」Erik 的臉上看不出表情,語調也很平靜 ── 這讓Charles 動了要去讀他心的想法,旋即又因這是個很不禮貌的行為而作罷 ── 「我想我該為了有人對於『哭』這件事提出了很正向的看法而開心。身為被普羅大眾認定『不該輕易流淚』的男性,能聽見有強硬科學作為墊背的『贊同哭泣』理論,實在很意外。」
  
  Charles 決定把這當成是個褒揚。
  
  「我一直都站在你這邊的,Erik。再說,人們本來就很容易受到感動而哭。這很正常。」
  
  Erik 聳聳肩,整個人比剛才放鬆許多。
  
  「但Erik 我想我還是得告訴你一件事,以朋友的立場。」Charles 猶豫了一下,確定Erik 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後說道:「就一個男人而言,你流淚的次數……多了點。」
  
  「……」
  
  「放心,我知道這很正常,一點也不可恥。不過還是想該跟你說一聲。以朋友的立場。」Charles 一臉真誠。
  
  「……」
  
  去你的朋友。
  
  
  
  01.
  
  當Charles 踏進客廳時,正好看見Erik 坐在沙發椅上,拿著紙巾拭淚;他忍不住地開玩笑說道:「Erik,我遇見你的時候可沒想過你是個這麼愛哭的男人。」
  
  「我只是淚線發達。」Erik嘟嚷著,順手抽了張衛生紙擦眼淚。
  
  「喔,我沒有嘲笑的意思。」Charles 舉起雙手作出投降狀, 很自然地坐到了Erik 身旁,
  
  「會哭是件好事,這代表了你的心很美。」
  
  「我滿心仇恨思想,怎麼會美?」
  
  
  
  
  
  
  【片段A】
  
  
  「Erik,我說過你是我們的一份子。」Charles對著Erik認真說道:『你對我意義非凡。」
  
  「Charles,怎麼了?」有些意外對方突然嚴肅的口吻,Erik轉過視線,捏了捏對方的手掌心,「放鬆,Charles。」
  
  「Erik,我在你身邊。記得,我會一直在你身邊。」
  
  「Charles,怎麼了你?」不能理解對方到底在嚴肅什麼,Erik微微憂心,「你還好嗎?」
  
  「……抱歉,我失態了。」Charles低垂下眼,輕聲道:「我只是又一次地夢見你離開的場警,而且剛剛那句復仇,正好是夢中的你反覆叨唸的字眼。」
  
  
  Rache.
  
  Rache.
  
  RACHE.
  
  
  
  
  
  Charles 曾形容過那個夢靨給Erik聽,Erik 不得不說Charles 夢中的事情自己很有可能做得出來;雖然他不相信自己會戴頭盔穿披風,但他一直以來都是把「復仇」二字掛在嘴邊的不是嗎?
  
  
  Charles 說他每說一次,人就往後退一步。Charles 想追卻動不瞭,只能眼睜睜地看著Erik 退到自己看不見的地方。
  
  Charles 還說,他是靠讀唇語的方式才知道Erik 在說什麼。
  
  
  Rache.
  
  Rache.
  
  
  RACHE.
  
  
  
  
  
  「Charles,我說過『復仇』是我唯一的動力,但那不會導致我們的分離。我們的目標都是Shaw,不是嗎?」Erik 搭上對方一邊的肩,晃了晃以示安慰。「冷靜下來,Charles,你太緊張了。」
  
  「……」
  
  「這樣說好了,我要是離開你一定是因為你拋棄了我,而我被你拋棄一定會難過的要死,鐵定會──」
  
  「哭個三天三夜雙眼浮腫佈滿血絲?」Charles 搶白搶得很開心。
  
  「……我原本只想說淚流不止。」
  
  「嗯,根據我對你的了解,那種程度鐵定不夠。」
  
  「Charles ……」他剛剛到底是哪根筋壞掉,才會想要安慰這個人?他現在嘲笑自己嘲笑得可真開心啊!
  
  「你可是我見過最愛哭的男人。對了,下次在床上哭哭看如何?也許我會更興奮!」
  
  Charles 眉飛色舞地說著,完全沒有剛剛哀傷的模樣。
  
  「Charles!你昨晚哭得不夠多是吧!?那我現在就讓你哭個夠!!」
  
  Erik 撲到Charles 身上,對著後者毫無防備的胳肢窩搔去;Charles 沒料到Erik 的攻擊(還是這麼幼稚的攻擊),只能讓自己退到沙發的一邊,任由Erik為了追上自己而趴在他腹部上的舉動。
  
  
  鬧了一陣子兩人才停歇。Erik收手抱住Charles的腰,趴在上面不動;Charles輕輕地順著Erik頭髮往後梳。
  
  
  「怎麼突然安份了?」氣這麼快就消了?
  
  「噓,我在聽孩子的心跳聲。」Erik把耳朵貼在Charles的肚皮上,輕聲笑道。
  
  「喔?那多大了?」Charles 跟著鬧。
  
  「嗯……聽起來是三個月大。」
  
  「喔……那你肚子裡的又多大了?」Charles反問。
  
  「不大,才剛成形而已。」Erik好整以暇地回話。
  
  「早知道就該早早做top,才不會吃虧。」
  
  「技術不如人就別妄想了。」Erik捏了下Charles的腰側,笑得一臉蕩漾。
  
  「……Erik,你知道嗎?有時候我真的希望我是個女人,懷了你的孩子,這樣你就離不開我了。」
  
  「Charles……」
  
  「Erik,我真的很怕你走。」Charles的聲音有些微弱,「那個夢…太真實了……」
  
  「Charles,看著我。」Erik 坐起身來,認真地對著低垂著演的Charles說道,「那只是個夢而已,你不需要這般憂心。」
  
  「也許吧……」
  
  「對我有點信心,Charles。」
  
  他握緊Charles 的手,「別再想東想西了,好嗎?」
  
  Charles 沒有回應,只是反握回去,力道大得發痛。Erik 覺得那是件好事。
  
  
  
  
  
  【直接跳結尾】
  
  
  X 教授曾經這樣形容過Erik:
  
  
  『Erik 是一個很溫柔的人。當然,我所謂的溫柔並非連一隻蒼蠅都不敢殺,近乎懦夫的善良溫柔。而是依種讓人看了會安心、放鬆的溫柔。
  
  也許他不會給你安慰性的話語,但他本身的存在就是種安心,你可以從Erik 狠毒的話中聽見她的慰問與指點,可以從一些頑皮的舉動中體會到他的關心與關切。
  
  再說,一個會為了他人、為了和平而枯的男人,必定是個溫柔的人。』
  
  說到這裡,總是和藹的X 教授就會彎起一抹促狹的微笑,戲弄地說著Raven 那時候應該給Erik 取名叫Crybaby (愛哭鬼)才對,因為它真的很愛哭。
  
  
  在說這句話的教授看起來就像是在做一個美夢一樣,雙眼微微瞇起,神色平和卻又略帶哀愁。
  
  小時候的我讀不懂教授眼中的無力感,只覺得X 教授似乎有些哀傷,便問了教授為什麼不去找Erik。
  
  
  『Erik 人去哪了呢?』
  
  
  直覺告訴我,Erik可以讓教授不那麼悲傷。
  
  因為教授是坐在輪椅上而我是站立著,所以我可以看見教授那光滑的腦袋──聽說教授以前頭髮很多很漂亮,是深色的。他抬起手拍了拍我的小腦袋,眨了眨我最喜歡的藍眼睛,柔聲說道:
  
  
  『Erik已經前往我抵達不了的地方了。』
  
  
  
  
  
  當時我以為教授指的是死亡,現在我知道我錯了。

 

<% END IF %>
作家的話:
拼不起來就是拼不起來啊←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