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插花文。大家快去買阿任的雙子本!!!!!
  ※ 原標題是:I DON’T KNOW HOW TO SAY GOODBYE
  
  
  
  
  「兄弟,你在嗎?」
  
  『……』
  
  「兄弟,不要裝了,我知道你在。」躺在床上的他眨了眨眼。「不要讓我一個人講話,吱一聲好嗎?」
  
  『……』
  
  「……兄弟你好狠心,陪一個將死之人聊天這麼無聊嗎?」
  
  『……』
  
  「兄弟,你還在嗎?」
  
  『……』
  
  「兄弟?」床上的老人眨了眨乾澀的眼,盯著天花板,似乎他的紅髮雙胞胎兄弟就在那邊,「兄弟,你在,對吧?」
  
  依舊沒有回應,整個房間安靜得不像話。
  
  
  
  等了又等,等了又等,喬治閉上乾澀的眼,嘆息說道:
  
  
  「兄弟,你好狠心。」
  
  
  丟下我一個人面對死亡。
  
  
  
  
  ※ ※ ※ ※ ※
  
  
  
  
  喬治要死了,整個家都有這種感覺。
  
  於是大家陸陸續續地前來拜訪喬治,先是比爾攜家帶眷地佔領喬治家的客房及客廳沙發一週,然後是查理從羅馬尼亞風塵僕僕的歸來。
  
  派西已經去世,不過奧利佛有代他寄信跟一些補品來給喬治。哈利和榮恩兩家幾乎是同時間到的;雖然金妮已去世,但喬治在看到哈利出現時還是高興了一場。
  
  他很開心,就連Fred拉著James出現的時候都沒有發脾氣,雖然他到現在還沒有原諒James,但看到他們過得很好,喬治感到很開心。
  
  但在最後只剩下Fred留下陪伴他(James先離開了,免得自己的存在惹喬治不高興)時,喬治發現了一件他最恐懼的事:
  
  
  
  弗雷不見了。
  
  或是,他看不見弗雷了。
  
  
  
  「Fred,你有看到弗雷嗎?」
  
  「沒。」知道對方不是在叫自己而是在叫和自己同名的叔叔,Fred挑起一邊眉,「他不是走很久了嗎?」
  
  「……」喬治這才想到Fred不知道自己看得到弗雷的事,「抱歉,我有些糊塗了。」
  
  「爸,你還好嗎?」
  
  「……Fred,扶我去廁所。」
  
  「好。」
  
  
  在Fred伸出手攙扶自己的同時,喬治想到在大家來之前,都是弗雷扶他去的。
  
  
  
  『兄弟,你越來越沉啦!要不是我是鬼魂,還有誰扶得動你?』那時候弗雷笑得燦爛地調侃自己,而他鬥不過對方只好閉嘴。
  
  大家來了兩個禮拜,陪了自己兩個禮拜,而他也有兩個禮拜沒看到弗雷。
  
  
  
  弗雷去哪了?
  
  躲起來了嗎?
  
  為什麼不出來見他?
  
  
  
  喬治突然好想要看到弗雷調侃自己時露出的笑臉,那個他看了八十多個年頭的笑容。
  
  
  
  「弗雷,你去哪了?」
  
  
  
  喬治的低喃著,扶著他的Fred抬起一邊眉。他想他父親應該不是在叫自己。
  
  
  
  ── 父親想弗雷叔叔了。
  
  
  
  
  ※ ※ ※ ※ ※
  
  
  
  
  當天晚上,Fred在閣樓小房間找到了弗雷。
  
  
  
  「……他很想你,為什麼不去看看他?」Fred坐在弗雷身邊地板上,背靠著牆壁,淡淡地說著:「他一直叫你的名字。」
  
  『……他可能是在叫你。』
  
  「感覺不對,我相信你懂。」
  
  
  弗雷沒有回答,只是到處走來走去,有些心煩。
  
  
  「為什麼不去看他呢?你的存在可以給爸精神支柱,讓他活得比較久──」
  
  『那就是為什麼我不想出現!』
  
  
  弗雷突然吼出了一句,打斷自己姪子的話。
  
  
  「果然是這樣。」
  
  
  弗雷猛地回頭,看著Fred帶著淡漠的笑容,他一個怒氣就衝到對方面前,瞪著那張跟喬治年輕時十分相像的臉龐。
  
  
  『你懂什麼!』
  
  「你是個很溫柔的人。」
  
  
  Fred淡淡地笑了。
  
  
  「你不想要爸再受苦了對吧?」
  
  
  一陣沉默,然後Fred覺得自己看到了世界奇景:鬼魂臉紅到肉眼都看得見。
  
  
  『出去!不准告訴他我在這!』
  
  
  弗雷揚起一陣狂風,把門打開也把Fred給吹倒了地,後者只好摸摸鼻子出去。
  
  
  
  
  ※ ※ ※ ※ ※
  
  
  
  
  喬治越來越虛弱了。
  
  Fred覺得他大概活不過這個禮拜。
  
  弗雷還是沒有出現,不管是在喬治面前還是Fred面前。
  
  喬治越來越常對著天花板講話了。Fred幾乎都要懷疑其實自己父親具有透視能力,可以看見躲在閣樓的弗雷(前提是他還躲在那裡的話)。
  
  
  
  
  「你什麼時候回來?」James的臉在火爐中跳動著,口氣不是很好地抱怨。
  
  「我爸大概撐不過這個禮拜。」Fred很淡地回應。
  
  James沉默了一下:「我去你那吧!」
  
  「別了,你來了,搞不好爸會氣炸。」
  
  「能生氣就表示他還有足夠的精神。」
  
  「真的,不用過來了。」Fred笑得很開心,「你能這樣想我很開心。就最後這幾天了,讓我一個人陪我爸吧?」
  
  「嗯。」James嘟起嘴做了個親吻的動作,「晚安吻。」
  
  「嗯,」Fred也嘟起了嘴,「晚安吻。」
  
  當James的臉消失後,Fred輕輕地嘆了口氣,起身,往閣樓的方向走去。
  
  他覺得自己還是該跟弗雷叔叔講一聲,雖然對方是否想要見到自己也是個問題。
  
  
  
  
  ※ ※ ※ ※ ※
  
  
  
  
  「Fred。」
  
  「嗯?」
  
  「……沒事。」喬治沉默了一下,才又開口,「你去休息吧。」
  
  「沒關係,我不累。」Fred坐在床邊的扶手椅上繼續翻著書,沒打算離開,「如果光太亮的話我可以坐遠點用路摸思。」
  
  「喔,那不是問題。」
  
  「早點睡吧,爸。」Fred翻了頁書,「還是你想要聊天?」
  
  「……不,我先睡了。晚安。」
  
  「晚安。」
  
  
  
  
  喬治做了個夢,夢裡有那個很久不見的弗雷。
  
  他想他的身體大概也回到了十幾歲,那個無憂無慮的年紀,他的好兄弟還沒有離開,整天跟自己在霍格華茲裡搗亂,想著如何製作出可以賺錢的好東西。
  
  那時候的日子好快樂,每天都有著期待。
  
  夢快到尾聲時,他和兄弟騎著掃帚在天空翱翔,剛剛才從恩不里居面前離開城堡的他們興奮異常,喬治還連翻了三個筋斗。
  
  
  
  然後他發現自己跟弗雷在一個空白的世界,四周什麼都沒有,連掃帚都消失了,只有兩個人面對面。
  
  
  「兄弟,好久不見了。」弗雷眨了眨眼,「抱歉這幾週躲著你,但我真的不知道怎麼面對你。」
  
  「哼哼,現在才知道要來道歉,太慢了。」喬治笑道,「等著被處罰吧,兄弟!這次總該我上你了。」
  
  弗雷聳了聳肩。「這不是重點。我只想問問,你這些年快樂嗎?」
  
  「有你的日子,當然快樂。」
  
  
  兩人都沉默了。他們都懂喬治沒說出的話是什麼。
  
  
  「兄弟,你知道為什麼我現在才來見你嗎?」
  
  「不知道。」
  
  「那你知道,你要死了嗎?」
  
  「所以呢?」
  
  「這幾個禮拜看下來,我想,只有我接受不了你的死亡。」弗雷自嘲地笑了,「從比爾來的時候我就躲起來了,偷偷地看著。你們很開心,一群人說說笑笑的,就連James出現的時候你也是笑著。然後,我就覺得只有我一個人不想你死,只有我一個人不知道如何笑著跟你說再見。」
  
  「我們會再見的。」
  
  「但那是什麼時候的事呢?兄弟,我不想跟你分開,你懂得。」弗雷摸了摸喬治的臉龐,「和你在一起這麼久了,我還是不太能接受你要死的事情,真的。但同時,我不希望你活得這麼辛苦,感覺好累,每天看你移動這麼辛苦,吃飯睡覺都要喘幾下……我會心疼的。」
  
  「兄弟你小覷我了。」
  
  「我想也是。」弗雷嘆了口氣,「還要你兒子來開導我我才能接受。」
  
  「Fred?他知道你?」喬治皺眉。
  
  「那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想通了,兄弟。對不起我之前逃了,我只是不知道如何跟你說再見。」
  
  「傻瓜。」
  
  
  
  
  
  後來他們好像又叨叨絮絮地講了好久、好久,久到喬治都不知道原來兩人之間還有這麼多可以聊。
  
  也許一直這樣子也很不錯。他想。至於要詰問Fred怎麼和弗雷認識的這點也被他拋棄到腦後,只是把握著跟兄弟聊天的時光。
  
  
  
  這樣下去,也沒什麼不好。
  
  
  
  
  
  ※ ※ ※ ※ ※
  
  
  
  
  「爸?爸?」
  
  搖了幾下喬治發現對方沒有清醒的跡象,Fred將手湊到對方鼻翼下,然後搖了搖頭。
  
  「……也太突然了。」
  
  算了,看在他笑得這麼開心的樣子,大概也做了個美夢吧!
  
  
  
  爸,掰掰。
  
  
  
  【FIN】

 

【註】

本文中Fred指得是喬治的兒子,敝人私心將他跟哈利的兒子James配對了。因為是James把Fred拐走的,所以喬治看到James都會給對方難堪。

至於弗雷在設定上則是「只有喬治跟Fred看得到的鬼魂」,而喬治並不知道Fred跟自己一樣也看得到弗雷,但Fred知道自己父親看得到。

喬治本身在原著中設定是有一兒一女的,但因為敝人腦抽忘了女兒,寫到一半以上才想起來有這人(←),所以就請大家把那個女兒當成是車禍死了吧(←);派西妻子也是,然後木透的出現也是敝人私心(←)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