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拖很久,很抱歉。
  
  
  
  
    
    
    
    
    
    
  『說完了?』
  「……嗯。」
  『那就走──』
  「耶?」
  
  一抬頭,褚冥漾看見了巨大的冰塊在空中飄浮著。
  在他抬頭的同時,冰炎輕輕一揮手,亮紅色的火焰燒過冰塊,在上面已扭動的姿勢撲出了幾個中文字:
  
  
  
  告訴我你真正的願望。
  
  
  
  
  「學、學長,你……」
  
  
  
  『褚冥漾,快點走!』
  『琴,封鎖那個人的能力!』
  
  
  
  「學長,這樣很夠了,真的。
  「學長,我們不該違背的……
  「學長,別這樣看我……」
  
  
  在冰炎的直視下,褚冥漾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化為哽咽。
  那眼神中除了決絕外還多了些請求。
  
  那個高傲的冰與炎的殿下,在無聲的憐求。
  
  
  
  另一方面,琴和瑟提遇上了問題:他們封鎖不了冰炎的能力。
  
  『……為什麼封鎖不了!?』
  『那先清除那個半精靈的存在!』
  『清除不了!』
  『該死的妖師能力!』
  
  瑟提表情陰暗,面色發黑地罵了出來。
  
  
  
  
  冰塊上的字眼又在火舞的跳動下換了樣:
  
  
  
  
  問問你的心,褚。
  
  
  
  
  火焰只出現了一下下就熄滅,連帶著冰塊也憑空消失,很明顯的琴與瑟提否決了那兩樣東西的存在。
  
  但只出現一秒也夠了,褚冥漾站在透明牆邊,雙手貼上同樣也走到牆邊的冰炎臉龐的位置,哭著。
  
  
  ──他想要學長找個人好好過下去,但他發現自己根本瀟灑不了。
  ──他已經開始在思念冰炎了。
  
  
  
  冰炎的嘴一張一闔地,褚冥漾成功地讀出了唇語。
  
  
  
  
  你。
  
  的。
  
  心。
  
  在。
  
  說。
  
  什。
  
  麼?
  
  
  
  那是最後一擊,成功打破褚冥漾的堅持。
  
  
  
  「──學長我跟你走!!!!!」
  
  
  
  
  一陣白光亮起,琴和瑟提只來得及看到冰與炎的殿下嘴角那抹得逞的微笑,下一秒便發現兩人都從空間中消失了。
    
    
    
    
    
    
  ◆
    
    
    
    
    
    
  「漾漾他醒來了!!!!」
  
  褚冥漾一張開眼就被金黃色物體佔滿了視線並壓回了床上,應該是激動到飛撲自己的喵喵的頭髮吧?
  
  
  「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漾漾。」這是千冬歲,從他的現在坐在夏碎學長身上褚冥漾可以猜到個幾分自己昏迷時發生的事。
  
  「你個大白癡,有事沒事搞成這樣!嚇死人了你知不知道!!」還抓著自家男朋友手不放的大小姐難得坦率了一點點。
  
  「漾~還好你醒了,不然本大爺就打算……」不要給我亂消音!!
  
  
  
  一群人鬧哄哄地圍在褚冥漾的床旁,唯獨不見冰炎的身影。
  
  
  
  「學長人呢?」
  
  
  才問完,大家就又一種「見色忘友」的表情看著他……好吧,他承認他開口第一句話不是說抱歉讓大家擔心了而是問學長去處很差勁……
  
  
  「冰炎去街上逛逛了,」夏碎帶著微笑說道,「說是要留個空間給你們慶祝。」
  
  
  
  褚冥漾的臉色變得有點難看。
  他以為自己一醒來就會被冰炎打罵說連游個泳都可以溺水什麼的,沒想到對方卻這麼「大量」地放過了自己。
  
  
  ──不知道以大難不死這種藉口可不可以成功跟學長攎到不要這個禮拜都不用做激烈運動?
  
  
  「對了,褚,你是不是哪裡惹到冰炎了?他消失一陣子突然出現後的表情很猙獰喔?」
  
  夏碎悠哉哉地補上一句讓褚冥漾想吐血的話。
  死了死了,他的腰斷定了……
  
  
  
  
  「你真的想要腰斷掉,我可以現在就幫你。」
  
  
  紅眼殺人兔魔王的聲音陰森森地從門口響起,幾乎是同一時間,原本抱著自己脖子的喵喵、坐在一起的雪野家兄弟、不自覺放閃光的兩位跟說會罩褚冥漾一輩子的五色雞頭全都瞬間消失到門外,喵喵還邊說「不打擾兩位了」邊輕輕帶上門。
  
  這麼有效率是做什麼!!!!
  
  
  「褚,我想我們該好好談、談了。」
  
  
  紅眼殺人兔魔王邊折著手指邊靠近,褚冥漾腦海中開始不自覺地放送起輓歌。
  
  
  
  ──不是都說大難不死的人要好好和情人來個愛的大抱抱,又哭又笑的進入HE結局,最後打上THE END嗎??那他現在面對的是什麼???
  ──電影你都呼嚨我!!!
  
  
  「不要再給我想亂七八糟的東西!!」
  
  
  
  又是習慣性的一個巴頭。
  褚冥漾已經懶得去抗議會越巴越笨了。
    
    
    
    
    
    
    ◆
    
    
    
    
    
    
  「你希望我去找其他人是嗎?」
  
  冰炎坐在褚冥漾的床邊,淡淡地問。
  褚冥漾在聽到問題的同時腦袋瞬間當機。
  
  「原來你對我的保證這麼沒信心。」
  
  ──現在是在演哪一齣?
  
  「剛剛那個空間,」冰炎白了褚冥漾一眼,「你說,你要我去找其他人。」
  
  那個是……
  
  「精靈認定了就不會改,我記得我很認真地跟你說過。」
  
  我……
  
  「但你卻很輕易地要我再找人。你對我們的關係是認真的嗎?」
  
  冰炎的聲音很平穩,但口氣卻是很認真的。
  這讓褚冥漾沉默了下才組織好自己想要說的話。
  
  
  
  「學長,我只是不想要你難過。」一個人太辛苦了。
  
  人類壽命只有百年,精靈是無限長,你雖然說過就算未來的日子會很痛苦也要跟我走下去,但我會愧疚。尤其是比以為的八九十歲才會死卻早死這麼多時,我會很愧疚的。
  
  學長你還有很長的一段路可以走,為什麼要為了我駐足,然後犧牲自己的幸福?
  
  
  【TBC】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