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序】
  
  
  他們的相遇是在法國巴黎郊外的某個晚上。
  
  t
  那時候快要冬天,氣溫大幅下滑,比較體弱的他已經開始穿起了冬季大衣,臉埋在立領中。急急忙忙地走進了屋,點煤燈,開暖氣,好不容易才讓自己暖和了些。
  
  天氣越來越冷,支出也越來越多,但他卻沒什麼大成就,到現在還是個小作家來著,雖然文壇上肯定不少,但銷售量卻遲遲不見漲。「坐吃空山」可說是Maurice最擔心的事。
  
  而且,還有另一個讓他頭疼的事。Pierre(註:Maurice好友,雜誌編輯)
  的頻頻約稿。
  
  「唉……」

 

<% END IF %>作家的話:
【-------就這樣,所以我說如浮雲了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