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算出本的東西,不過依我的動力大概出不了(抹臉
  
  
  
  
  「你看到了?」Maurice有點緊張地問。桌上手稿不翼而飛,字紙簍中亦不見其蹤影,他又沒雇人來整理房間……想來想去就只有Arsène把它拿走的可能了。Maurice感到十分不安,不確定自己自私的小動作會引來對方的什麼想法,會是氣自己不衷於Arsène的口述,還是像過往一樣一笑以待之?不過後面那個聽起來猶如白日夢般可笑,要是Arsène真的接受,何須拿走他的手稿?大概真的是被撕毀了吧!
  
  Maurice覺得有些難呼吸,自己的夢──不,該說是妄想──就這樣被扼殺了。Arsène不希望有人亂做修改,做出侮辱他對手的行為,雖然自己本意是要突顯Arsène得好,雖然Arsène自己本身也厭惡著那男人及其同伴。
  
  「Maurice,我基本上不會太過干涉你的寫作,但對於你的新章,」Arsène單邊眼鏡反射的光芒刺痛了Maurice的眼,「我很不滿意。你沒有抓到Holmes的精隨也就罷了,我上次才跟你說過這個問題:不要弱化Holmes的能力,他是個可敬且高貴的對手,你以壓低他人光芒來閃耀我的舉動我無法苟同,請不要讓我覺得我找錯了人來當我的傳記作者。」
  
  「……對不起。」
  
  「為了彼此良好的合作關係,我由衷希望你不要再犯相同的錯誤,Leblanc先生。」Arsène像是變魔術般地掏出了一本筆記本放到面前桌上,Maurice這才知道自己用來記錄靈感的本子也被Arsène給拿去了。「我在上面做了些修正及補充。期待你重寫的新章,告辭了。」
  
  Arsène從長沙發椅上站起身,拿了手杖和帽子便逕自離去;Maurice見他走得這般趕也把原本要留住人的話給收了回去,拿起桌上本子翻讀起來,果然看見Arsène那優美中帶點猖狂的字跡。
  
  Maurice覺得鼻子有些痠,幾度想讓自己停下來卻又止不住翻閱的動作,看著幾道被劃掉的字句及在旁加註的法文,他彷彿可以想像那充滿魅力的男人坐在自己家的扶手椅上,刁著根雪茄看著自己的文字,有時會因為上面可愛的小點子而發笑,偶爾對著某段文字做出修訂……
  
  
  當Maurice看到Arsène在寫著莫里斯個性摹寫的旁邊畫了個小隻的自己,甚至還加了補充:「跟你一樣,小心翼翼中又帶著滿腔的熱情,很可愛的設定」時,他終於忍不住掉下了一滴淚。折磨。這真的是個可怕的折磨。Maurice承認Arsène總是能讓他一下子猶如待在冰窖中受寒般的凍人,一下子猶如喝醉酒在作美夢般的醺醺然,永遠都摸不清可以讓自己冷靜下來的時刻為何。
  
  他就像自己筆下的那些大姑娘般,瘋狂崇拜與愛慕著那個紳士怪盜。Maurice很清楚這代表了什麼,他一個四十來歲的腦男人對小自己十歲的魅力男子傾心,多麼可笑又可恥!
  
  
  啪!啪!啪!
  
  
  越來越多的淚水打到了紙上,弄糊了墨水跡,Maurice連忙將本子挪開免得造成更多損害,但眼淚卻有越掉越兇的趨勢。他想到Arsène當初從窗外進來找自己的場景,想到Arsène在看完被捕那一篇文後停不住的讚美,想到Arsène提及Holmes時懷念的目光,想到Arsène對「莫里斯」這個角色的喜愛,想到Arsène板著臉訓斥自己,想到本子上那出自另一人之手的狂娟字跡。
  
  他知道妒忌他人很蠢,妒忌自己創造的角色──尤其是那個分身!──很蠢,但Maurice克制不了自己,他好喜歡Arsène,被他深深吸引;Maurice已經無法滿足於成為Arsène專屬的傳記作者的身分了。他好羨慕能讓Arsène用那副表情說話的Holmes,好羨慕能和「亞森」成為摯友的「莫里斯」。
  
  Maurice恨這般醜陋的自己。
  
  
  
  「……請對我好…不,還是不要給我希望……可是我好想……我渴望……」
  
  
  
  
  
  Maurice混亂了,深陷在感情世界中而不能自拔。

 

<% END IF %>
作家的話:
解釋一下:

40歲時的Maurice遇到了30歲的Arsène,在對方的委託下開始寫起亞森羅蘋系列,書裡面的人名一律用中文翻譯,英文/法文的則是現實的人名,包括Holmes也是真有人(當然也有Waltson)。

這一小段發生的時間點是Maurice已經在書中毀了Holmes兩次,正要毀第三次時發生的事情,然後「莫里斯」這個角色已經在系列中出現過幾次。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