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髑祭參加物+5/5雲雀生日賀






00.





每每他自日本大宅望向窗外紅楓時,便會不由自主地想起當年的那個紫髮女子。


明明可謂為點頭之交,他也不解為何總會在這樣的季節、這樣的場景想起她。





天漸漸寒了,他稍稍拉攏了點黑色甚平胸前的開口以擋寒氣。





不知遠在另一半球的她是否也穿暖不讓自己受寒了呢?






自她和另外兩個男人誇下海誓說要救出那個被關起來的六道骸,迄今已過了五年。這五年來,那仨人音訊全無,但他也沒有非常在乎。







如果問雲雀恭彌那女人重要嗎?他會毫不猶豫地掏出銀拐並回答你他雲雀恭彌是不會去在乎一個如芥子般的不起眼女人。

但如果問雲雀恭彌為何會想起那個女人呢?要是他心情好,他便會收起銀雙拐叫你坐下聽聽這個故事。







那是一個,有關名叫庫洛姆˙髑髏這個女人的故事。








01.



是人,就會多多少少有點牽掛在這個世上,也許是自己的父母,也許是自己的手足,也許是自己的友人,也許是自己的終身伴侶。


但雲雀恭彌在活了如此二十多個年頭卻依舊是孑然一身的站在眾人面前;除了自己最心愛的校舍,似乎已經沒有什麼可以令這個男人聞知變色了。



沒錯,他手下多如牛毛但他偏偏只記得自始自終跟在他腳跟後頭的飛機頭男人姓草壁小名阿哲;那本部遠在義大利並給了他雲之守護者這個稱謂的黑手黨家族現任首領是以前被他喚做草食動物的澤田綱吉;那個總是看到他便會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的中國女孩是個功夫高強且受到小鬼照顧的前任殺手;還有一個頂著鳳梨頭讓他首次嚐到如此不堪侮辱並發下毒誓一定要加倍討債回來叫做六道骸的男人。


除此之外,似乎真的就沒有人是能夠讓他牽掛在心上的了。人如其名,雲雀恭彌真的就像之雲雀般總是自由自在不受拘束地在天空遨翔。






而那個單眼女人,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於他眼前現身,並悄悄地在他心上留下了一絲抹滅不掉影子。









02.


依稀還記得,五年前的那個秋天,那個女人用著異常堅定的口吻在他難得出席的會議間說出了要救出六道骸的心願。


『骸大人才是真正的霧之守護者,我只是代理。』在澤田綱吉嘗試要她別激動時她是如此答道:『我並不期望首領你們要給予我和犬及千種任何支援,這七年來我們已經準備好了一切,只差尚未前往復仇者監獄了。』



當時眾人一片譁然,唯有雲雀恭彌如看戲般看著這個女人。平時她說話總是帶著敬語與他人保持一段距離及尊敬,沒想到在這種關鍵時刻說出來的話卻是如此的危言聳聽。




『那,為何現在在這個會議上提出來?』當議論聲漸熄,澤田綱吉清了清喉嚨發問。



『算是告知我們的未來行徑,畢竟倘若是失敗了我們在一年半載內是不會再次回到彭哥列家族的。』不管身旁的議論指點,庫洛姆˙髑髏繼續說了下去:『這一次,沒有救出骸大人我們是不會放棄的。





在這片越來越暴漲的吵雜聲浪中,就連十代目的安靜命令也被壓蓋過去;雲雀恭彌又看了一眼那個不為所動的庫洛姆˙髑髏後,便起身大落落地說了句跟我無關所以我先走了。



無視澤田綱吉的驚訝聲及獄寺隼人的威脅聲,雲雀恭彌邊走邊壓下一口呵欠。




雲之守護者。




他駐足,是那個女人。







『如果我們出錢向你購買情報,可行嗎?』




他轉身,直直地看進那個女人的單邊紫琉璃眼。





『行嗎?』



她再次詢問,單眼中的渴望執著懇求希冀他全看在眼裡。







他靜靜地頷首。



『雲雀你這是在幹什麼!竟然賣情報給別人!?』獄寺隼人大聲的質問。


『我收集情報,本來就是要用來做生意的;況且,』雲雀恭彌轉身,『她可是彭哥列的霧之守護者,算不上是「別人」吧?』






然後,他步出了會議廳,留下身後的五個守護者及大空繼續自行討論。















事後她除了向他購買了那些情報還寫了封文情並茂的感謝信給他謝謝他的答應及當時的回答。

他只是淡淡的把信看完便將之束之高閣再也沒有拿出來回味過。









03.



然後,在啟程去義大利的前一天,她自動聯絡了他,也只有聯絡過他。






只是很單純地希望有人來送他們一程罷了,她說,並沒有為了什麼特別的理由。


為何不找其他守護者而選上他,他問。


因為,她解釋,因為他和她一樣,是個對於世間沒有過多留戀的人,所以找他來送才不會有多餘的麻煩。


是嗎,他不自覺的莞爾,妳真要是對世間不留戀,又為何要找人送機?三個人就此自世上消聲滅跡也不錯不是嗎?







『……』



『我要掛電話了。』


『慢著。』


『怎樣?』





『……                    ?』
















待他掛上電話,他叫了聲阿哲記一下我明天凌晨三點要起來去送機。









04.



他輕輕啜了口自中國進口來的菊花茶,讓自己的思緒回歸現實。

也許真的是受到了這個季節的影響,他竟像個老頭子似的不知不覺開始緬懷起了過去回憶。






窗外的景物早已抹上了各類的紅黃褐,若真要說的話一點深藍的影子都早不著;連那蒼穹也是湛藍配上些許如絲的白雲,不帶有任何一點紫的意味存在。






但不知為何,他就是會在這種時刻想起她。













驀地,他又想起在她過境前,他半戲謔地說了句:『妳口口聲聲說要救出六道骸、六道骸是妳最重要的人,卻竟然會硬是用那種理由把我找出來送機。』




--……如果我說是因為想要再見你一面,你就會來嗎?

當時在電話的那頭,她是如此說道的;而這也是他會前來送機的原因。






而庫洛姆˙髑髏的回答也非常值得令人再三回味。

--那為何明明對世間毫無留戀的雲之守護者會因為那種理由而現身在此呢?


然後她毫不留戀地轉身過境,獨留他一人還半吃驚半呆楞地站在原地思索剛剛的反問句。









05.



其實,雲雀恭彌他懂。

兩個人就算真的都是對這世界毫無留戀好了,在將自己抹滅的最後一刻時就是會想到對方、想要將自己的最後容顏倒映在對方心上,讓對方記得自己。




就算是,對這個世界,留下自己的生存證明吧!






也許。



也許,哪天換做是他,他也會把她找出來後叫她來送個機,就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因為,他們無須多說就能夠明白彼此所要表達的含意。









06.



說奇怪也不算奇怪,太過的理所當然讓他對於這種浮上心頭的人物緬懷沒有任何怨言,雖然他一直以來都是孑然一身地遊走在這個世界上。

除了那棟他情有獨鍾的校舍外,還有幾個零零雜雜的人物會讓他牽掛外,雲雀恭彌對於任何事物都不具有特別的反應。




只是。





只是,很偶爾地,在這種落葉時分,他會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個女人。





--『……如果我說是因為想要再見你一面,你就會來嗎?



那時,那個庫洛姆˙髑髏究竟是以什麼樣的神情心境來說出這種話的呢?

一直以來他都抱著這個疑問,只是他在短時間內,在他有心把她找出來向她告別前,他雲雀恭彌是不會有機會知道這個答案的。






往往,除了聲音外,只有那如花的容顏會倏地在眼前顯現,又在下一刻自他眼前消去。





真的不重要。


真的不需要太在乎。




她所留給他的,除了聲音,便是那一抹讓他會不自覺相思的容顏罷了。









一 抹 相 思  顏


















後記://


很莫名地,就冒出了如此清水的文章。

本來想要悲,可是寫了第一句我就覺得這篇是注定清水了。

不過,這清水中還有點點糖吧!


算了,至少一篇趕上5/5了,希望雲春那篇也有機會……加油吧……

 

 

那個,關於小綠有提到「然後,他步出了會議廳,留下身後的五個守護者及大空繼續自行討論。
」中應該是四個守護者的部分……影是把庫洛姆也算進去囉!所以六個守護者扣掉雲雀就是剩下六個。

雖然庫洛姆矢口否認,不過現在戒指帶在她手上她還是算在守護者一區喔。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