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請君先行祭的參加作。
*架空有黑化有,所以還請諸位慎入唷☆
*那個,風是指風太君;如果是風的話我會寫「師平」,還請各位注意一下。







00.

刺入。
   壓下。
     抬起。
        拋出。


刺入。
   壓下。
     抬起。
        拋出。


刺入。
   壓下。
     抬起。
        拋出。



--這樣夠了嗎?
--還不夠還不夠還不夠,連放都放不進去。


--那,就繼續吧。





刺入。
   壓下。
     抬起。
        拋出。




                 於是成了循環。











01.

他曾經問過,『支那是個什麼樣的國家?』

『是個很大很大、有著許多很棒的風土民情的大國喔!』
『喔,那所謂的風土民情又是什麼呢?』

小姑娘歪了頭想了很久很久,最後才吞吞吐吐地說:『……有好多好多的牡丹花。』

『還有呢?』
『我、我不記得了……』

看著小姑娘一臉因詞窮而爆出的羞赧,他溫柔地碰了碰她的臉頰要她放鬆。

『……耶?怎麼臉更紅了?』
『風、風太先生,男、男女授受不親啊!』
『耶、啊,我竟然忘了,真是抱歉真是抱歉。』
『不對不對,應該是我說抱歉才是,明明是這種低賤身份竟敢指使先生您……』

小姑娘越說頭越低下去,甚至連最後幾個字的尾音都聽不清楚。
他皺起了眉。

『一平,我不是說過不准說自己低賤嗎?』
『可、可是,嬤嬤吩咐過--』
『沒關係的,現在的妳是給我包下來了。我說了算、那些老鴇的話不用管。』
『……是的,風太先生。』
『一平,答應我不再說那些蔑視自己的話。』
『是、是的先生。』

聽到小姑娘的答覆,青年很滿意地碰了碰她的面頰。
小姑娘的臉又紅起來了。









--真難想像這樣清純的姑娘家竟是名青樓女子。


『一平,走了。』
『啊,好的、風太先生。』









其實青年該想到的。
如果他那時對於這姑娘的身份有確切認知的話,那就不會有日後釀成大禍的機會。

                                    tbc.


<% END IF %>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