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先生我討厭你……這是我第幾次重寫了?
*本回男主角:G(問女主角為何者死)
*糟糕我喜歡上女傭長這角色了!為了她我願意爆字數!!(這不是初髑、初髑嗎?)





02.電影演得都不是真的。(上)




自從庫洛姆˙髑髏小姐一個人住進後,不是女傭長要抱怨、但她真心地覺得這首領的秘書小姐跟她所認知的彭哥列最高幹部差太多了。每回彭哥列的高級幹部們要來別墅時,都是順道把他們一起帶上山來、然後整個大宅就會鬧哄哄地,一刻也靜不下來。

嵐守就像是個不定時炸彈,雷守不會看場合說話,雨守明明笑得燦爛卻會無意識(女傭長強烈懷疑)地出些惡劣主意,晴守動不動就喊著極限,霧守呵呵呵笑起來比不笑還容易讓傭人們害怕,雲守則是露出一副隨時要攻擊別人的表情。

就連那個溫溫懦懦的十代首領,也是會頭冒火焰地突然爆走的。


--果然只有非人的存在才能當彭哥列的幹部啊。女傭長一直都是這麼認為的,但這個首領秘書卻讓她徹底改觀了。

一開始聽到要隨首領秘書上山的消息時,女傭長怎麼想都想不起對方的長相是如何,想了好久才想起來似乎是帶著眼罩的一個女性。在見到她本人時,女傭長立刻理解為何有著號稱超強記憶的她會連「首領秘書」長什麼樣都不知道。


--不是她要說,但這小姐給人的存在感真的是好薄弱啊……


而且這首領秘書,什麼都不要求、什麼都不想要,總是一個人靜靜地坐著事情,只要有人走進就會突然被嚇了一跳。

這叫人怎麼敢接近她呢?再加上首領吩咐了要好好讓客人休息……所以這三天來都沒有半個人敢去碰她,連彭哥列那邊也沒有半點想跟她聯絡的樣子(其實別墅有特別與本部裝了電話線緊急聯絡用)。

首領秘書表面上都說沒什麼,直說自己一直都讓首領他們太操心了,所以才會被送到這裡休養……但當她一個人的時候,女傭長卻又覺得這名叫髑髏的女人似乎很孤獨。

不可否認,女傭長對於這名一點也不熟女子,起了憐憫之心。

要知道現在跟這小姐相近的女性一個個都是什麼模樣,有誰還像她一樣帶著天然純真的可憐外貌的?每次看到她露出「抱歉叨擾了」的表情時,女傭長(四十五歲,未婚、也不想結婚)幾乎不存在的母性保護欲都給她激發了出來、想要讓這個女孩也露出幸福的微笑。

所以在那小姐面色困擾地跑來廚房開口要增加七人份晚餐時,女傭長是第一個反應過來喊著要廚師們別楞在那的人。


終於。
偌大的別墅裡終於有了點熱鬧的氣氛。














「喔喔喔!!!極限地把那群人給解決掉吧!!!」
「你是笨蛋嗎?那些是來幫主角的人好不好!!!!」
「G真的是個笨蛋呢!」
「你憑什麼說我啊蠢牛!!」
「好了好了別吵了,這樣Giotto會聽不到台詞的喔。」
「糟、糟糕!首領對不起!!!」
「沒關係的G。」
「謝、謝謝首領!」
「終於安靜下來可以看了。」
「Spade你這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吵死了。」
「想打架是嗎你?」
「好了好了,別吵了你們。」

……唔,好吵。我可不可以回房啊?
幾乎是躲到最角落的位置,庫洛姆畏縮地坐在沙發上。

--為什麼她要自討苦吃地問眾人要不要看電影啊?

想到吃完飯分好房的七名客人可能因沒事可做而感到無聊、可能還有種初到不熟之地而不知所措地可能,庫洛姆才帶著羞愧心播出了之前和十代首領一群人看過N次的電影。本來還擔心這群人有沒有看過,不過想來真的是她多心了。


他們(除了Alaudi,他義正嚴詞地拒絕了與眾人聚在一塊看電影的機會,自己窩在房間裡)幾個人才踏進客廳就開始對著有著投影機和DVD播放器問東問西的。經過一番很籠統的解釋後,她發現根本不用擔心這些人有沒有看過這些影片,應該說--庫洛姆強烈懷疑這些人該不會連黑白電視都沒看過吧?(答對了)


本來想說看電影嘛、大家應該都會自動消音安安靜靜地才對,沒想到她錯了、而且錯得離譜。

--他們像個小孩子一樣,吵翻了。

尤其是那個拿著十字架的神父。你不是神父嗎?為什麼看到血腥場面會這麼激動的喊極限啊?你到底是要極限個什麼啊?


不知道是第幾次了,庫洛姆長長嘆了一口氣。

……我可不可以回去房間休息啊?早知道自己不要多事了!!一想到那個Alaudi先生現在是多麼輕鬆自在地待在房間,庫洛姆就會想大喊說他真的是個有先見之明的男人啊!!




「怎麼,您累了嗎?」坐在她旁邊的Giotto開口了,「您要不要先去休息?」
「不不不,沒關係的,我還好、真的。」要是我不在了這裡的器材要有了損毀我就完了!!「只是因為我看過這片了所以……啊!我在說什麼、真是的。」
「是嗎?果然您為了讓我們盡興而迫使自己留下來啊,真是麻煩妳這個主人了。」
「那那那那個,Giotto先生請您務必把我剛剛說過的話忘掉啊!其實這部片很好看的、會讓人想一看再看呢!」
「所以您不會感到無聊囉?那就好了。」
「不不不,怎麼會無聊呢?」
「那就好。」

突然G那邊又爆出了一陣吵鬧,只見他把坐在自己身旁的Ranpou高高舉起,螢幕有一塊都被他們倆的身影給遮住了。到底是誰把他們兩個放一塊的啊?

「啊啊,又吵起來啦?」
「……做為首領的您不需要去阻止他們嗎?」
「不了,朝利會幫我解決的。」
「……」

就在庫洛姆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一道黑影突然衝到她和Giotto面前。然後伴隨著一句高昂激烈的喊話,一道驚人的空氣劃破聲響起。

接著,庫洛姆看見了原本的用來當螢幕的白拉幕上,多了支利箭。



「G,你幹了什麼?為什麼要--」
「首領,剛剛那個人打算要攻擊你啊!」
「那個人,哪個人?」
「就是那個我射中的人啊!」

順著G的手指去,Giotto老實說什麼也沒看到。螢幕上的人影依舊跑來跑去,就連跑過那支利箭、螢幕上的人影也沒有皺眉什麼的。


他看到的,只有不知何時站起身來、呆楞不動地看著那支箭的庫洛姆˙髑髏。



「啊,似乎闖禍了哪、G。」
「耶?首領你說什麼?」

Giotto指向了庫洛姆。「你自己看吧,人家主人可是一臉惶恐喔。」



--完、完蛋了,竟然把拉幕給弄壞了,里包恩先生十代首領大家都會恨死我啊!!!!


庫洛姆˙髑髏感覺到世界末日真的要來了。






後記://

這是難產幾回後的產品呢?不管怎麼說,原本預定的完結竟然順延了……G算你走運(該死的都是你害我寫不出來)
確定會到(10)了,到時候會不會再超過啊,我真的好擔心啊……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