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這是V髑祭參加物,最後還是決定拿青蛙少年當男主角啊……





00.


「在這裡,妳是公主般的存在。」他說。

「無須思考無須反應無須要求無須提議,一切都會為妳打妥、一切都會為妳待命、一切都會為妳完成、一切都會為妳負責。」

所以--
頂著巨大帽子的男子稍稍頓了下。

請妳就在這裡,當個賞心悅目的人偶吧,庫洛姆˙髑髏。」

她沒有回答。

「若要說原因的話……」他轉了下海水綠的眸子,然後開口:「因為--



    親愛的,妳已睡去






01.


不用問這一切的起始。
不用問這一切的源頭。

因為這是已經刻在靈魂上的痕跡。

該發生的就會發生。
該閃避的就會閃避。
該受傷的就會受傷。
該死亡的就會死亡。

所以她會選擇以這樣的方式留下也是既定的安排存在。

就這樣吧。
就這樣、順著因果命運漂流下去吧。

反正逃不了躲不開,
那就、順從吧。


所以這個被眾人喚作弗蘭的男人將不會對庫洛姆˙髑髏做出的決定有任何干涉。


就算那個女人曾經是自己的最愛。
就算那個女人曾經是自己的世界。
就算那個女人曾經是自己的一切。

--既然皆為過去式,那不就表示現在的他無須去負責?


現在的庫洛姆˙髑髏已經不是當年的庫洛姆˙髑髏了。


『所以,我無須對她的現在狀況做出任何解釋。』







「呿、這傢伙講話怎麼還是讓人感覺很不爽啊!!」
「其實你打從一開始就不該期望這個毒舌的傢伙會說出什麼好聽的話、犬。」

探病的兩人踏出房門,離去。





02.


那,算是一場意外、嗎?


明明彼此間已斷了因緣,卻又被接了回去。
明明彼此間已斷了聯絡,卻又被接了起來。
明明彼此間已斷了通訊,卻又被接了上去。


--不可能,成為可能。這又是代表著什麼意思呢?





『在想什麼?』




一只白晰的手撫上了他的臉,讓他楞了一下。
他轉身,對上的依舊是那不該存在的半邊紫琉璃。



在想妳為何還存在著。
『難道、不該嗎?』
『是不該。』
『你這樣說話可真傷人心呢。小心樹敵喔!』
『我的敵人已經很多了,而且排名第一的還是貝爾前輩。』
『真是--沒有人望啊。』
『謝謝誇獎。』



她的出現,違反自然法則。
她的行動,違反自然定則。

不該存在,卻存在了。
這不是破壞自然環境是什麼呢?


難怪,會有「氣候災害」的戲稱。
一個守護者竟然以氣候之一的名義違背了大自然的原理原則,這不是荒謬是什麼?


--他很想捧腹大笑,卻發覺自己連彎起嘴角都略顯困難。

因為,那個人,是為了他






03.


因為是霧,所以能架構。
因為是霧之守護者,所以能架構出自己的存在。

他還記得自己看到現在這個庫洛姆˙髑髏出現時,頓時喪失了語言能力,久久才吐出一個問句。


妳醒了?

--那明明是個,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我難道不該醒嗎?

--那明明是個,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也許就是因為有抱著這種前提的心情,當他進入房間看到的是如往昔一樣的場景時他一點也不吃驚。

甚至還有餘力去嘲笑這個世界。

還有餘力去,
感謝這個世界。




--因為是霧,所以能架構。
--因為是霧之守護者,所以能架構出自己的存在。



他頭一次如此感激這個法則的存在。






04.


因為沒有死亡,所以有希望。
因為沒有失去,所以有機會。
因為沒有離開,所以有選擇。
因為沒有破滅,所以有更動。


--『我不該醒嗎?』
--『是不該。』



你看,他弗蘭的親密戀人不是離開房間去呼吸新鮮空氣了嗎?
你瞧,他弗蘭的美麗愛人不是依舊躺在床上靠著鼻管呼吸嗎?







05.

所以,
誰是構築者,
誰又是被構築者呢?


--答案顯而易見不是嗎?




06.


植物人。


那時候,夏馬爾是如此宣布的。
簡單來講就是腦幹被撞了一下所以陷入永久昏迷狀態就對了。

他還記得自己沒有顫抖。


『醒來機率?』
『不到5%。』
『喔。』


夏馬爾拿起了外套。


『真可惜啊……一個正值花樣年華的美女就這樣沒了……』
『喔。』
『我說你啊,是嚇傻了還是什麼、怎麼反應都那麼冷淡啊?好歹也是你的情人啊。』


聽到弗蘭冷淡回覆,夏馬爾有些不滿。


那是她的靈魂所選擇的。

這兩者有什麼關連,夏馬爾不解。

『所以?』
我尊重她的選擇。




所以我就說瓦利亞的人沒一個正常嘛。夏馬爾在離開房間時碎嘴道。






--幾天後,庫洛姆˙髑髏以幻術的方式建構出自己的存在待在弗蘭身旁。







07.


庫洛姆知道,整棟屋子只有一間她踏不進去。
每回轉開門把她便會被房間內發出的強光而閃到失去知覺。

從屋外看那間房間,從來沒有看過任何白光出現。
問了弗蘭和其他人,發現只有她才會有這種反應。
她問過房間有什麼,弗蘭卻回答什麼也沒有、表情十分冷靜。



不過她還是不懂為什麼走在路上會有人對他指指點點。
但、這不重要,對吧?


--能夠待在自己心愛的人身旁,她已經很滿足了。







08.

房間內。
頂著青蛙帽子的男人喃喃著說些話。

他起身,
離開房間前又回頭說了:


           「Have a nice sleep.

                                (完)











後記://

我也不明白為何會寫到這麼莫名其妙。
弗蘭被我寫得好像命運論者(掩面)

祝、V髑祭成功。


<% END IF %>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