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是動力耗盡又不想砍掉(太花腦了)所以放在這,真的別太期待有後續

*不要問我為什麼會寫這個……靈感來動力來就對了!!
*我的祭典文債啊……為什麼殘紅第一段我要寫到那麼多繁雜的東西啊……
*食用這篇前務必閱覽過「朔秀-都怪那夜月色太美麗」,因為很多內容都有相連到

 

 

 


01.


在茶克洵看來,這學期的風風雨雨總算是結束了。


二哥出國留學、除了杜影月外交換學生們都要回去了、悠舜老師也要去貴陽任教、春姬成為琥璉中學的高一轉學生之一(雖然克洵等都很清楚事實並非如此)……雖然有不少變化,但總算是要結束了。

--而且他真的認為在他正式接下茶家最高領導人地位前,英姬大嬸婆是會幫他扛下大部分事物的(想當然爾克洵日後因這錯誤觀念吃了不少苦頭,但那是後話。)

現在、恐怕是這一生以來最輕鬆的日子吧!不用看祖父的不屑眼神、不會被二哥捉去辦些不入流的事,而且還可以和春姬一起上下學、離期末考還有幾個禮拜,生活至此、夫復何求?


不過要知道,人生要是如此容易風平浪靜那就不叫做人生了。

 


「茶克洵在這班對吧!我要找他、請他出來一下!」

 

聽見自己被點了名,克洵便傻楞楞地抬起了頭又傻楞楞地被人給找了出去。


「那個、請問有事嗎?」

只見對方神情嚴肅地說問了一句話,頓時把茶克洵的腦袋給炸個空白。

 


「你和茶春姬是什麼關係?為什麼她說她身心都是屬於你的?

 


--果然安詳日子和他無緣啊。

 

 

02.


「--所以,你就跑來找靜蘭、想問問他有沒有什麼好方法?」秀麗在皺眉片刻後擊掌做出結論,茶克洵則是點頭如倒蒜。
「我不懂為什麼春姬要講那些話來害人誤會啊!!」克洵低著首毫無自信地說著:「我們雖然有婚約了但這不代表我們有做過啊……」
「我說阿克啊~你到底是想要找靜蘭作什麼呢?」浪燕青湊了過來問道。
「我想請靜蘭幫忙分析一下春姬在想什麼。」
「這似乎有點牽強呢。我可沒有談過戀愛喔。」靜蘭立刻撇得乾乾淨淨,還順手推到了教室另一隅唧唧我我的小情侶身上,「這點應該要請克洵去問影月他們才對喔。」

燕青暗暗賞了靜蘭一個肘擊,當然被後者擋下。
對啦,你是沒有談戀愛、只是在暗戀中而已啦!


反觀另一邊的克洵則是進入自我放棄狀態(打從被香鈴指著鼻子大罵過一回後他完全不敢和對方有任何交流),開始苦惱著如何解釋比較妥當。

--什麼關係?不就堂兄妹關係外加未婚夫婦的關係嗎?對啦對啦他非常非常愛春姬但這不代表有膽子對未成年的春姬下手啊……那是犯罪的吧!!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