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乃犬髑祭交件作--是說我幹嘛不先完成白蘭祭啊啊----








00.


當他意識到自己的動作已為時太晚。

   眼前視線如老式膠片般破碎支離。

      那把落地的傘依舊掉在地上替水泥地擋水。




「嗚,痛……」


心、在痛。

對,好痛。





             『我老是惹犬生氣耶。』

             『而且,犬也很討厭我對吧?』

             『犬知道嗎?我總是在想、犬會那麼討厭我,是因為--』


             『我不是骸大人、對吧?』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不是的。」


他呢喃、想要說給那個已經不在現場的女孩聽。

在雨中。





            在雨中 呢   喃








01.


為什麼要打掉她的手,明明是為自己送傘不是嗎?

為什麼要對她惡言相向,明明就很感激她替自己解圍不是嗎?


為什麼要一直一直排斥她的存在,明明就自己非常在乎她的舉動不是嗎?



「啊……好煩好煩好煩哪!!」


吸納吐氣,他城島犬並不打算在這件事上多加浪費時間琢磨。

他轉身、雙手插在口袋裡踏出了原本用來遮蔽的樹蔭,任由雨水無情地鞭笞在自己身上。





--如果被阿柿看到,會被罵白癡吧……對、一定會被罵。





                        那把傘還是留在地上,無人拾起。



02.





為什麼會搞到這種死胡同呢?






03.


「啊,庫洛姆,媽媽說洗澡水放好了妳可以去用了。」

「謝、謝謝首領!!還讓您費心了!!」

「沒有費心啦,只是--」意外罷了,畢竟一個全身濕漉漉的女孩在大雨中按自己家門鈴、任誰都會被嚇到的。澤田綱吉甩了甩頭繼續說道:「等下妳洗完澡後就下來飯廳吃晚餐吧。」

「啊,是、是的。」


在關上門前,綱吉又開口了。

「對了,庫洛姆。」

「啊、什麼事?」

「妳……是不是在煩惱什麼啊?」

「耶?」

「啊、沒什麼沒什麼,是我多心了而已。妳快點準備一下就去洗澡吧。」看到庫洛姆那不解的表情讓綱吉頓時慌了手腳,說完話後便狼狽地逃離了房間。





當綱吉關上門後,庫洛姆˙髑髏鬆了口氣跌坐在地。



「……我、我竟然擅自跑來麻煩首領--」


替別人添麻煩不說,還讓別人為自己而擔憂。


「而且,要晚餐了……他們會不會餓啊……」千種應該會自己料理好吧,至於……至於、--


庫洛姆蜷起身來。自己,惹犬生氣了、對吧。


「我真的很不會看情況哪……」



明明犬很討厭自己出現在他面前,那為何還要特地去送傘給他?

明明犬都說他不需要傘了,那為何她還是要堅持要他來跟自己撐傘?


明明就被人討厭了,為什麼她還要這麼遲鈍地讓對方看見自己的存在呢?





我果然是個笨蛋……





            她縮在那,直到澤田綱吉再次喚她名字時才手忙腳亂地去洗澡。




04.





為什麼會演變成這種狀況呢?






05.



                     雨。

                    很大。

                大到看得見雨絲的那種大法。






他討厭雨。

討厭雨味討厭雨聲討厭那一絲絲的透明物。


但他更討厭淋雨。

                                  她看向窗外。

            窗外斗大的雨滴在那一片又一片的破碎玻璃上畫出了直線軌跡。


                 也許很特別,但現在有個更重要的事情她該去處理。




因為怕雨。

所以蹲在樹下躲雨。

                                   因為下雨。

                               所以撐傘出門找人。







                 那是個契機。

          
                 





06.


『醜女人妳來幹嘛啊?』『那個、下雨了,所以我想犬會需要傘……』『呿,不過是點小雨,還需要撐什麼傘嗎?』『可、可是犬會淋濕感冒的啊!』『要妳管啊、醜女人。』『這……』『算了,本來想等雨停了再走,我看還是淋雨回去好了。』『咦!?不、不可以啦!』『煩死了,離開啦。』『可是,傘……』『我不需要啦!!』『會感冒的,感冒……很難過的。』『笨蛋!跟妳說我不用撐傘了不是嘛!不要把傘挪向我啦!』『可是……』『就叫妳不要把傘放過來了、妳這個醜女人不要太過份了!!!』




『『……啊。』』





            --那是個很漂亮的拋物線圓弧。

     --靛藍色的傘面畫出了一層又一層的雲彩,最後落在地上禁止不動。



            --一陣沈默,然後、她開口了。


                             



                           
                             『我老是惹犬生氣耶。』

                          『而且,犬也很討厭我對吧?』

              『犬知道嗎?我總是在想、犬會那麼討厭我,是因為--』



             『我不是骸大人、對吧?』





他沒有反應。

無言、以對。
                                  她沒有訝異。

                                  於是、她說。



                    『我知道了,一直糾纏別人也是我的不對。』

--不對、妳沒有糾纏我們。

                       『謝謝你和千種一直照顧麻煩的我。』

--不對、其實千種常常抱怨我比妳還要麻煩。

                           『讓你們費心了真是抱歉。』

--不對、根本就是我讓妳操心怎麼反了過來呢?

                    『幫我跟千種說對不起、就這樣不告而別。』

--不對、整個情況都還很混亂妳又要擅自跑去哪?






                      看見他還是一樣的呆楞,她淡淡地笑了。

看見她在雨中露出的淡笑,他卻深感不舒服。







               『那、我走囉。』

               『掰掰。』





             然後,她奔跑出了他的視野。








07.


犬狼狽地在街上跑著,最後還是不敵雨勢停在騎樓下。



「啊啊,雨真的好大好討厭。」


他一直都很討厭雨。

討厭雨味討厭雨聲討厭那一絲絲的透明物。


但他更討厭淋雨。





「嘖,有傘就好辦了……!!」



那把傘。

是的,髑髏有送傘來、但自己把它打落了不是嗎?

然後,她跑走了。



「……可惡!!」




那個女人……不知道是跑去哪了……

哪有可能讓她說走就走啊……

超任性的、超討厭的……



「對啦對啦那個女人超討厭超煩人的、而且長得好醜!!」


不過,那個時候……她卻笑了。


她應該有哭吧?

雖然那時候下大雨,他根本看不出來。

不過,應該是、哭了吧?



「…………」



現在那個醜八怪,在做什麼呢……

是和他一樣隨便找個地方避雨嗎?


--不想承認,自己很擔心她。



不想、承認。

所以、逃避。





08.


「那個,庫洛姆,妳都不吃嗎?」綱吉含著筷子問道。

只見庫洛姆˙髑髏一手捧碗一手拿箸卻不見後續動作,她的眼神明明就是看向對面的牆壁、但又似乎是穿透過去看到了更加遙遠的地方。

這、是走神了吧?


「庫洛姆?」

「……」

「庫洛姆?」

「……」

「庫洛姆˙髑髏!」

「啊、是的!」


唔,回神啦。


「妳不吃嗎?」

「咦?……啊、啊!!對、對不起!!我、我會盡力把這些菜餚都吃光的!!」


綱吉連忙阻止她想要狼吞虎嚥的動作。

怎麼……感覺比平常還來的偏激啊?


「妳……在想什麼嗎?」

「咦、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啦……」

「妳和另外兩個人吵架了嗎?」


不愧是繼承了彭哥列直覺的男人,一語中的。

庫洛姆低下了頭、無法反駁哪。


「怎麼了嗎?發生了什麼事了?」

「是……犬。」

「犬?」

「首領!!」

「噯,是、是!!」


突然被點名,澤田綱吉有些手忙腳亂的應答。

接下來的問題讓他傻眼了很久。


我,真的這麼惹人厭嗎?


耶?

現在的對話好像跳出原本範圍了?


「……果然首領也這樣認為啊。」

「沒沒沒,沒這回事啊妳別直接下結論啊!!」

「首領你這是在安慰我吧。」

「等等我不是這個意思啊!!」

「謝謝,首領果然是個很溫柔的人呢。」

麻煩妳聽聽別人說話好嗎!?


……好難溝通。

是說這就是傳說中的那種腦內自動補完嗎?





門鈴響了。

然後藍波的聲音自玄關傳來。

「阿綱阿綱!!是一個在地上爬的人耶!!!」


……地上爬?

他的背脊爬上一股寒意。


「誰給你在地上爬啦、啊?我這是在確定味道、味道!!」

「哈哈哈,好像狗啊!!」


還有那個聲音跟「狗」……

糟糕了藍波會有危險啊、還有風太跟一平!!

他瞟了眼身旁的庫洛姆,後者則是一臉畏懼地回看他。

--所以,是來找庫洛姆的囉?


「喂,醜八怪,妳還樣縮在裡面多久啊、啊?」


--嗚,果然是啊。

綱吉開始摸索死氣丸跟自己的手套,並做了等里包恩回來後因破壞房子而被狙擊的覺悟。



「嘖,麻煩死了,乾脆直接進屋算了。」

「……不要進來。


出乎綱吉的意料,庫洛姆開口了。


「醜八怪憑什麼命令我啊!!」


綱吉只聽見一陣吵雜噪音,便看見城島犬凶神惡煞地出現在廚房。

--是說為什麼城島犬你還穿著鞋子進來啊!!



「醜八怪,你躲到澤田綱吉後面幹嘛啊?」

「咦?庫洛姆妳--」

犬,討厭我不是嗎?


聞言,兩個男生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回應。


「所以我想,如果能夠不讓犬看見自己的話,也許就不會這麼討厭我了。」


這、該說是直線性思考還是單純呢?

綱吉無言只能苦笑。

犬用力搔了搔頭。



「喂,髑髏、我什麼時候說過我討厭妳了?」

「……可是你不都嫌我--」

「那是因為妳溫溫吞吞的態度任誰看了都會不爽好不好!!」

「之前也說過我很討人厭……」

「那是因為妳表現出來的行為、行為啦!!!」


--怎麼越聽越像是一對情侶為了芝麻綠豆的小事在爭吵啊……而且還是標準的一面倒。

澤田綱吉思索著自己是不是要讓一讓空間給這兩個人。



「真是的,回去了啦!!」

「可是、我……」

「喂,妳還要在這裡待到什麼時候啊?」

「這--」

「我說妳啊,就是這一點惹人厭!!要說什麼就快點說啦!!」

「那、那個,我、還有資格回去嗎?

「啊?」

「因為我一直以來……都在給別人製造麻煩哪……」

笨蛋。


犬嘟囔著,大手卻壓在庫洛姆的頭上。


「妳怎麼這麼死腦筋啊!要是妳不在了誰來幫我們做飯洗衣服啊?而且我們要如何和骸大人聯絡啊?」


--……怎麼聽起來都是在支使庫洛姆啊?

綱吉汗顏。


「而且……」

「……而且?」


犬很不自然的撇過了頭。


「而且,我們都習慣妳了,要是沒有妳、很怪。

「咦?」

「我、我的意思是說,看不見和阿骸一樣的鳳梨頭會很奇怪啦!!絕對絕對不是在說看不見妳喔!!我只有指頭髮喔!!」

--這句補充只會欲蓋彌彰啦。

「……我知道了。」

--為什麼妳要買他帳啊?



「回去吧。」

「好……啊!」

庫洛姆輕點了下綱吉的肩讓他轉回來看自己。

「那個、謝謝首領特別招待我吃東西和讓我洗澡。」

「啊,這沒什麼、沒什麼啦!」

「所以,這是謝禮。」


庫洛姆墊起腳尖。


「啾。」

「……」

「……」

「謝謝。」



庫洛姆˙髑髏妳在搞什麼啊妳!!!





09.




             『我老是惹犬生氣耶。』

             『而且,犬也很討厭我對吧?』

             『犬知道嗎?我總是在想、犬會那麼討厭我,是因為--』


             『我不是骸大人、對吧?』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不是的。』


他呢喃、想要說給那個已經不在現場的女孩聽。

在雨中。



               「是嗎……太好了。」


她回應、用著如蚊蚋般的呢喃聲。

在雨中。







                                  (完)








後記://


以為這會是悲文的請舉手~

是說這篇我一開始就決定好要讓它開頭很哀傷,最後則是標準甜文。

然後犬髑這一對真的是……該說周瑜打黃蓋之家教版本嗎?畢竟庫洛姆都不怎麼否定的哪(哪像那邊那對「蠢女人」「小春才不蠢」的笨蛋情侶啊XD)。



是說阿法犬髑祭加油吧!希望會成功喔~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