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接冰糖的「被厭惡的玻璃王冠」而來,我很努力地和冰糖設定一樣了(早知道就問清楚點……orz)
*我很盡力地除了骸春外沒有隱配對了。另外冰糖的文都很清淡,我的好血腥寫實啊……(掩面)

 

 

 

00.


她還記得那年的簽約。


縱使她在聽聞人主故做氣定神閒地指定自己的眼罩作為魔界象徵時楞了一下,但她不如人類公主般畏懼著自己的重責大任。

她當時甜甜一笑,答應了人主的要求。

 

 

 

『我親愛的庫洛姆,妳可會將這眼罩自妳右眼卸掉?』

 

 


回到城中,她的哥哥是用著如此優雅高貴的語調問著她的。

不過她心底倒也很清楚,倘若自己回答會那骸哥哥便會現下奪去她的神智甚至性命,畢竟人主說只要魔界公主解下這眼罩便是人類的勝利,是故哥哥會為了大局為了他所要得到的事物而不惜一切手段。

再者,她早就有了自己的想法。

 


『哥哥,你無須牽掛我是否會解開這眼罩。
『我早已不需要右眼來看這個世界了,是故沒有任何源由需要拿掉。
『況且,這個眼罩的含意,我懂。
『我不無知、也不會讓自己成為愚昧者。』


她看見自己的哥哥滿意的笑了,她又補上了一句:『但這跟哥哥的願望無關。

 


『那,庫洛姆是為了責任感而乖乖服從嗎?』

她輕搖螓首,再次開口時臉上多了些紅暈。

因為,那是人主指定的。

 

 

 

她還記得,人主在聽到她答應時,用嘴型偷偷的說了「對、不、起」

 

 

 

 

                            左半邊  的  世界

 

 

01.


之所以戴上眼罩,只因為她的骸哥哥在她三歲時毀了她的右眼。
當時的她不懂事,跑去跟自己的哥哥哭怨說一隻眼睛紅一隻眼睛紫好難看。

 

『庫洛姆,這可是身為王族才特有的雙色眸喔。』
『可是,一紫一紅的好難看,又不像哥哥那樣一藍一紅的多漂亮。』
『這樣啊……所以,庫洛姆討厭哪一隻眼睛?』
『紅色的。』
『是嗎……那,哥哥來幫妳,好不好?』
『好。』

 

下一刻,骸毫不猶豫地將手指刺入庫洛姆的右眼窩,在她來不及慘叫之時便拔出了她的紅色右眼

她摀著自己噴著血的眼窩看著那個寫著數字六的闇紅眼珠被哥哥摔在地上、一腳踩爛。


妳看,這樣子就沒有討厭的眼睛了,對不對?


她沒有哭,雖然右眼好痛好痛,但骸哥哥幫她了了個心結。
她露出了笑容,大力地點了個頭。


『嗯!』

 


沒多久,骸送了一個繡有髑髏圖案的眼罩給她,親自為她繫上。
他說,不可以拿下來喔;所以她永遠都不會拿下來、永遠。

現在、又有人主的要求,她當然不會拿下來。

 

 


02.


她曾和人主對話過好幾回。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人主都對她抱有歉意的笑著說話,她一點也不覺得人主欠了她什麼。


綱吉真的是個很溫柔的人。』她曾經這樣和哥哥形容過。『不過也是個過份軟弱的君主。

 

 

 

那天哥哥是這樣和她說的。

『我說公主,妳可曾見過人間的世界?』
『見過。』
『妳可還記得人間的王?』
『記得。』
『那,你還喜歡嗎?』
『喜歡。』


靛色長髮男子撫摸著自己妹妹的眼罩,神色愉悅地說道:『那,我們想辦法和他們聯姻可好?』

琉璃色的瞳仁骨錄錄地轉了一圈,她輕啟絳脣:『好。』

 

 

--是故,幾天後魔界至尊向人類之主提出了聯姻,不過人主拒絕了。

 

 

『要我把公主嫁給你這惡魔,是作夢!』人主難得的嚴厲拒絕了魔王,但當他將視線轉向魔界公主時卻充滿了歉意。

然後,又是「對、不、起」的嘴型。

 

 

她不明白,不明白為何人主要抱歉。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就算她在怎麼喜歡綱吉,也不代表人主就一定要娶她啊?


--我不懂。

 

在骸的默許下,她走上前雙手捧著比自己高了至少一個頭的臉、定定地望入那雙金紅耀眼的雙眸。
綱吉有些訝異地想要甩開庫洛姆的手,卻在看到那半邊紫眸卻又只住了想法。
她張口,聲音細小確有著不容反抗的氣勢。

 

『我不懂,為什麼你要道歉?
『你,人主綱吉,沒有虧欠我什麼。』

 

像是得到了解脫,綱吉長長嘆了一口氣。
然後那個有著金棕色長髮的人主像是個孩子般咿咿啞啞地失聲哭了起來。

 

 

 

03.


她喜歡人主的溫柔、她喜歡人主的真誠。
她喜歡綱吉的不忍、她喜歡綱吉的悲泣。
但她不會強求,因為得不到就是得不到。

骸很喜歡自己妹妹的這種個性,十分理性、理性到對於感性事物不多加理會
也因此他敢讓庫洛姆主持戰爭,自己則是混入到人類公主身邊誘惑她親手粉碎人類的最高榮耀。

 

 

『哥哥,祝您一路順風。』

她拉著繡著一朵又一朵黑玫瑰的裙襬,在王城門口恭恭敬敬地行了個禮。
骸只是擺了擺手,不久便消失在魔界長存濃霧之中。

 

而她、庫洛姆,坐上王座的第一件事便是下令與人類全面開戰。
戰爭如火如荼的進行著,魔界勢如破竹地攻下了人類一座又一座城池。

 

 


親愛的澤田綱吉,請問還要再繼續這場無意義的戰爭嗎?


她仿效著哥哥的書寫風格及語氣,寫了一封勸降信寄給綱吉。
但每每寫到「我親愛的綱吉」六字時,她總是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唸著那個句子。

一遍、又一遍。

 

 


04.


『哥哥,戰勝後,我們是否就能夠擁有人類的清澈天空而非濃霧?
『哥哥,戰勝後,我們是否就能夠遷居到人類的領地上面去享受自然呢?
『哥哥,戰勝後,我們是否就能夠得到一切想要的人類事物呢?』

 

她還記得,她最敬愛的哥哥帶著迷樣的笑靨、擺了擺食指說不會喔

 

--人類的天空將不會湛藍,因為會先被人類鮮血染紅,然後被濃霧終年繚繞。
--人類的領地將失去自然,就算有綠意盎然的美景也會因濃霧爾被遮蔽。
--人類的一切事物將會被毀滅,畢竟人類將會被全數屠殺掉。


『庫洛姆不也很喜歡、人類那於臨死前的高亢求饒慘叫聲?

 

嗯,對呀,很喜歡、很喜歡喔。她點了點頭回答,但又開口。

 

『哥哥,我可以留下人主不死嗎?』
『喔?為什麼會這樣要求,我親愛的妹妹?』

 

她難得像個孩子天真地笑了。


『因為,人主哭泣的容顏很美麗、我很喜歡。
『就像哥哥很喜歡人類公主當年那畏懼的神情,我很喜歡人主那時抓住我臂膀嚎啕大哭的神情喔。』

 

庫洛姆欣喜若狂地說著,她鮮少情緒如此激動。

 

我,很喜歡,人主那「對一切都無法挽救」而悲愴的神情喔!

 

『……那,就留下他吧。』

骸輕拍著庫洛姆的頭,允諾道。

 


唯有他和人類公主可以存活,其餘人類將會死亡,妳說好不好啊、妹妹?』
『好。』

 

 

 

05.


當她奉哥哥的命令前來人類別宮時,看見哥哥正摟著美麗的人類公主。
她對公主行了個禮,說聲參見魔后後便向哥哥詢問人主的去向。


「他,在後面房間裡。」


庫洛姆再次行了個禮,這次她注意到魔后正無聲地說著「綱吉對不起」。
她退出闔上門,暗暗捫心自問為何人類要不停地道歉

她不懂、她不懂。
就算綱吉抓著她哭過一次後她還是不懂。

 

「……不過,我會替您傳達口信的,魔后。

 

 


06.


澤田綱吉就那樣、坐在扶手椅上。
他雙眼紅腫、被迫聆聽著自己的子民一個又一個被殺死時發出的慘叫聲。

庫洛姆輕輕地碰著他的臉,綱吉啞著嗓叫了聲髑髏。


「我問妳,妳可曾想拿掉眼罩過?」
「不。」

 

聞言綱吉仰天大笑了幾聲:「為什麼差這般多啊!!春她,可是親手摔了王冠、毀了人類的最高榮譽啊!!」

 

然後,又是一段哭訴。

 

「……為什麼,所有人類要因此被殺呢?我們究竟做錯了什麼嗎?雲雀死了、史庫瓦羅死了,大家都死了,為什麼?為什麼非死不可呢?為什麼春會摔破王冠呢?難道不該讓她喝藥水遺忘嗎?難道我這個判斷錯了嗎?為什麼--」

「綱吉,你什麼都沒有錯,不需要一直哀求及對不起。」


她聽出來了,綱吉一直在抱怨的、在憤恨的,都是自、己


「魔后也說『綱吉對不起』。
「但我真的不明白有什麼好抱歉的。
「這世間,可真有如此多事物值得去悔恨?」


她輕吻了前人主的額,說你無須一直抱歉
然後她露出了少見的甜美微笑。


「不過,這樣的綱吉,很美喔。
我很喜歡,這樣子不停在悔恨的綱吉喔。


綱吉瞪大了眼,他並不知道原來魔界公主如同其兄般有著病態的喜好。


「哥哥說了,牢中還關了些綱吉你所熟悉的人。
「他說,只要我喜歡,那些人隨時都可以死喔!
「到時候,我們一起看著他們死前掙扎好不好?
那些景象可是很美的、綱吉你不覺得嗎?


無視綱吉的表情,庫洛姆愉悅地說著。


「所以,綱吉以後就是我的東西囉。
「因為是哥哥答應我的,說會給我綱吉的。
你,永遠都屬於我、我親愛的綱吉。


綱吉放棄掙扎,當庫洛姆吻上他的唇時他也沒有抵抗。

 

 


--已經被Game Over了,掙扎又有何用?

 

                                                                     (完)

 

 


後記://

我敢說這次的墨很深。
因為冰糖的原型是黑文嘛!這篇只是我個人興致勃勃地把前後自己補述了一番而已。
是說冰糖的玻璃王冠寫得比較美,我這篇太血腥黑暗了XD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