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說我被冰糖妳影響了嘛!本來跟泡泡說要寫G京結果現在變成5995了(妳這是在怪罪別人嗎?)
*京子祭參加物,請多多指教。

 

 


00.

淅哩淅哩淅哩。


                                                            一階、兩階、三階。

 


淅哩淅哩淅哩淅……


                                                         四階、五階、六階……

 

 


滴、答。

 

 

                                                             「啊,雨停了。」

 

 

 

 

 

                       斑  駁  石  階

 

 

01.

 

    不可否認的,那個共傘的下午只是個回憶,果然如過眼雲煙般在下一刻就被丟入腦袋的某個一於惹灰塵去了。

    一直到他在踏出玄關前看到天空烏雲密佈,然後瞟到傘桶那把墨色雨傘才想起說自己還沒還傘,這才抽了出來開扣使用。

 

    這一開,他想起那一個下午。當時他也是這樣開傘、為她撐。

 


    「無聊。」

 

    他踏出家門,想著待會要如何在不遇到棒球笨蛋的情況下和十代首領一起上學。

 

 


02.


   『糟糕,下雨了啊……』

    他看著大門外的斗大雨滴,思索著該如何回去。


    『獄寺,你有帶傘嗎?』『啊,沒有耶。』『這樣啊……只好請家裡的人送了……獄寺要不要我也順便請媽媽帶一把給你?』『啊、不、不用了!怎麼好麻煩十代首領的媽媽呢?』『……其實真的不會麻煩啦。』『真、真的不用了十代首領,我等下跑一跑就回去了!』『咦,這樣會感冒吧?』

 


    最後他為了不給十代首領添麻煩而以書包頂頭衝了出去,果不其然衣服瞬間被傾盆大雨給淋濕,冰冷的雨水貼著背脊讓他十分難受。

    但他還是一直跑、一直跑到那一長排石階梯才停下來大口喘息。雨水趁著這個機會快速流入他的喉頭中算是替他解了渴,而濕漉漉地氣味也使得他那過份熱血的大腦甦醒了些。

 

    『……幹嘛要耍帥給十代首領看說不需要傘也可以不感冒的回去啊?』

    他有些自責,因為這樣看來自己是感冒定了。到時候又會讓十代首領擔心了吧……

 

 

    『獄寺?』

    他轉頭,是笹川。她撐著傘瞪大眼睛看著獄寺頂個書包在那邊發呆碎嘴,全身衣服濕到可以看到膚色並緊緊伏貼著他的軀幹。

 

    『幹嘛?』

    『……我知道附近有一家不錯的蛋糕店,你要不要和我來呢?』

    『憑什麼?』

    『過幾天是阿綱媽媽的生日,我想請你幫我挑合適的甜點給她謝謝她平常的照顧。』京子頓了下問:『可以請你跟我一起去嗎?』

 

 

    『……可以。』


     笹川甜甜地笑了,他則是嘖了一聲說我只是為了十代首領的媽媽才會答應的。當他踏出步伐打算走下那不知是大正幾年建的石階時又被笹川喚住。

 


     『幹嘛?』

     『一起撐傘、好嗎?

     『…………』

 

     當他不怎麼甘願地靠到她身旁接過傘撐時,他發誓有看到笹川露出狡黠的笑容

 

 


03.


    當他彎過轉角看見那一長石階梯時駐足了,因為有一對情侶正唧唧我我地撑著折疊傘走上去。

    傘很小,但男生把女生護在胸前走著,只讓雨刷濕自己的書包和背後制服。男生沒有表露出半點不悅神情,只是愉悅地和女生聊著天。

 

 


                                             --他好像看見自己和笹川的倒影。

                --為了不讓笹川淋到雨,他把笹川往前推了點、半護在自己胸前走著。

                          --開始走下石階的時候,他讓她先走一階、自己才跟上去。

                    --每當笹川往下走一階,他便把傘移至到她的頭上不讓她淋到雨。

                        --雖然自己半身全數暴露在雨水中,他也沒有提出任何不滿。

 

 

 

 

    那時候,他們有像現在這對情侶一樣交談嗎?他不太記得了。不過那時候是兩人從階梯上走下來,現在這對情侶是要往階梯上的學校走去。

    他仰首看了下自己手中的墨傘。一股難以形容的苦味在自己心中蔓延擴散開來。

 

    「不重要。」

 


    他走過階梯,繼續走向十代首領的家。

 

 

04.


    『妳家到了。』

    挑選完甜點樣式、又陪笹川逛了下幾家店後,最後他才送她回家。


    『謝謝你。』在她踏進門前,又轉頭說道:『那個傘以後在還我就好了。』

    『喔,好。』

 

    他轉身要走。

 

    『獄寺,明天見。』

 


    他沒有轉頭回話,只是舉起了手示意他有聽到。

 

 

 

 

                             --現在想想他有些後悔那時幹嘛不也跟她說聲再見。

 

 

 

05.

 

    當他站上那年代久遠的石階時又駐足了。


    「獄寺,怎麼了嗎?」「啊……沒什麼。」「真的嗎?」「是的,讓十代首領擔心了。」


    他搖了搖頭、露出笑容說十代首領我們繼續走吧,要不然可能會遲到喔;綱吉一聽連忙匆匆忙忙地爬了上去。

    雨聲滴滴答答地打在傘面上、淅哩淅哩地濺在石頭地上,像是在敲擊他的心臟般讓他感覺十分沈重及不適。


                                                       --一階、兩階、三階。


    他想起那天下午他陪著笹川一前一後地走下樓梯的場景,當時自己似乎一直在思索該如何不讓對方淋到雨,反而都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背早就濕慘了一片。


                                                     --四階、五階、六階……

 

    雨聲似乎越來越小了但他也不是很在意,畢竟繼不繼續下雨和他踏著斑駁石階上行去學校又有何關連?

    但不可否認地他總覺得這雨要是停了什麼東西也會跟著雨跑走。他總覺得好煩躁。

 

 

 

 

                            「啊,雨停了。」

 

 


    聽見已經到達石階頂端的綱吉如此說道,他把視線自有些龜裂的石階往前方看去,果然沒有了原先遮滿視線的雨絲。

    他突然有一股說不出來的哀傷,好像喪失了什麼美好的事物。但他最終一語不發地走完石階,收了傘和他的十代首領一起往學校前進。

 


    當他把傘還給笹川時,他只覺得自己做了全天下最錯誤的選擇。但笹川接過傘時只淡淡說了聲謝謝就不有多家表態了。

 

 

 

06.


    那個下午的撐傘走石階的鏡頭,最後還是只有留在他的回憶裡。

 


                                                                         (完)

 


後記://

有一點點的不知所以然。

想要表達出獄寺君把傘還給京子後兩人便不可能同撐傘一起走石階的含意,雖然題目是斑駁石階但我總覺得傘的戲份比較重耶。

不過石階的份量也不少,要不是那對情侶上石階,獄寺君也不會意識到自己當時和京子的動作有多曖昧吧?

 

好,祝泡泡京子祭成功囉!!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